极道特种

971章 随风往事

971章 随风往事

财不动其心,利不更其志!

这个世上,这样的人不多,可总是会有一些。(..)

韩雨,无疑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叶随风轱辘一下,从**跳了下来,冲着韩雨便要下拜。

要知道,韩雨虽然说的轻巧,可是,想等到他掌管三色石的那一天,只怕不知道需要付出多少的代价,经历多少的血腥和磨难!

而且能否完成,还是个未知数,可韩雨却毅然选择了坚持,选择了站在他这边。

虽然叶随风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答案,可是,听到韩雨亲口说出来,他还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他很庆幸。

自己在以前的时候,虽然也看错过人,可是,在这人生最为关键的一步上,他走对了。如果说,要是换做遮天已经成为了国内头号社团,称霸江湖的时候,韩雨有如此的态度,那还在情理之中。

叶随风也不至于如此感动,因为那个时候,他应该也已经建立了足够多的威信,至少,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而强大的足以挑战一切的力量,使得社团自然需要一个发泄口。那个时候他提出这个要求,一切将会顺理成章。可是,现在却不一样。

现在的遮天,强敌环伺,需要助力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而韩雨依然能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他,而不是三色石,这份信任和情谊,足以让人感动。

可要是仅仅如此的话,叶随风还不至于下拜。真正感动他的,是眼下的情势!

昨晚的那个杀手,已经跑了。

这就代表着他的身份很有可能已经暴漏了,也就意味着,韩雨现在的选择,等于是要跟他一起,迎接可能到来的三色石狂风暴雨般的刺杀!

这,如何能不让一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叶随风,感动莫名?

韩雨急忙伸手搀住了他,他两腿绷紧,两臂轻轻一架一抬,在叶随风没有发力之前,便将他扶了起来:“我靠,叶胖子你这是玩真的啊?啊?快回去躺着,哎呦,你差点废了我的武功!”

好容易将叶随风弄了回去,韩雨拧眉不满道:“老叶,咱们自家兄弟,说笑归说笑,你可别跟我来这套啊,不然,老子真生气了!爆了你的菊花……”

“别说菊花了,我要是个女人,海棠花,我都给你!”叶随风依旧激动难耐。

韩雨没好气的笑骂道:“滚一边去,像你这么胖的女人,哪儿个饿了八辈子的主才敢要呢。你这大晚上的,都容易招东西你知道不?”

叶随风笑笑:“老大,啥也不说了,我这条命从现在起,是您的了!”

韩雨随口道:“可别,你的命还是你自己的,这么重的玩意,我可不要!”

说着,从兜里掏出烟来递了过去,然后帮他点上,笑道:“你现在啊,就是太激动了!抽支烟冷静一下。”

坐回了沙发上,韩雨自己也叼了一根。叶随风被烟呛的轻轻咳嗽了两声,这才道:“老大,有您这个态度,我已经很满足了。从现在开始,我转入地下,不再公开露面。您对外可以宣称,我已经离开了……”

韩雨摇了摇头,忍不住笑了。

叶随风拧眉道:“您笑什么?”

“我在想,我们的叶大军师,竟然也会有脑袋秀逗的时候!这不是天下奇闻嘛,还不值得一笑吗?”韩雨悠然的吐了一口烟雾,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叶随风不解的望着他:“嗯?”

“那个杀手虽然已经跑了,可是,这不代表你已经暴露了了啊!”韩雨随意的将腿蜷了起来,胳膊耷在膝盖上,轻声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杀手,应该就是幽冥会的剑血吧?他是幽冥会的人,又不是三色石的人。”

“顶多,是让人知道了我们的叶大军师,会功夫而已。可你的功夫,又没有打上三色石或者第六家族的标签,我想,那些杀手,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联系到你身上吧?所以,你也不用躲,因为,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

叶随风愣了一下,随即左手成拳,右手横掌,狠狠的对了一下,大声道:“对啊!”

所谓当局者迷,他一直隐藏自己会功夫的事实,隐藏着自己是第六家族的少主身份,因为他怕别人从他的功夫上,联系到他的身份。这样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中持续的久了,竟然形成了一种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误区,那就是他的身份跟他会功夫的事,变成了一件事。

而经过韩雨这么一说,他这才发觉,自己实在是紧张的过头了!

“嗯,”他微微拧了下眉头:“不对,我当时,用出了家传的拳法,如果那剑血宣扬出去的话,还是暴露的那一面居多!”

“那要不要赌一下?”

“您拿着社团的生死存亡,陪我一起开大小?”叶随风苦笑着摇摇头。

韩雨笑眯眯的道:“其实,人生就是一场赌博。黑道尤是,输了的话,不过就是一条命,赢了,却就是拥有了全部。这样的赔率,我觉得还是很值得赌一下的!”

“再者说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要不想引起三色石的注意,引起那个剑血的警觉,就养好了伤,继续该干啥干啥!只要按我说的去做,我相信,我一定会赢。我这个人的运气,一向都很好,这点应该是知道的。”

“好,那这次我就听您的!”叶随风琢磨了一下,终究还是点了下头。

韩雨哈哈一笑,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不仅仅是这次,以后也要听老子的。现在,你先给我说说,那个剑血,身手怎么样?”

叶随风将昨晚的情形说了一遍,最后轻声道:“那个剑血的出手速度很快,尤其是他最后用的那一招,跟贺兰家族的出招手法,有些相似!”

“嗯?”韩雨眉头弯了起来,狐疑道:“三皇会中的另一家,贺兰家?”

叶随风点了点头,韩雨沉声道:“那这个剑血,会不会可能就是贺兰家的人?”

“不是!”叶随风很有把握的道。

韩雨诧异的盯着他,叶随风揉了下鼻子,有些尴尬的道:“纳兰家族人丁不旺,其嫡系到了我这一代,更是只有一个女孩。跟我差不多大小,从小的时候,我们就由双方的老人,指腹为婚。”

“你的小未婚妻?”韩雨笑了,一个是第六家族的少爷,一个是纳兰家族的千金,两人的结合,显然是意味着三皇会中两大势力的联盟,嗯,不太对,照叶随风的说法,纳兰家到这一代,只有一个千金,应该是纳兰家族的被吞并才对。

不过,韩雨并不关心这个,他有些八卦的追问道:“那你的小未婚妻呢?怎么没见着她人啊?”

叶随风目光中闪过一抹幽幽的神色:“二十年前,贺兰家族突然遭人突袭。所在的山庄,上下大概三十余口,无一幸免。我的父亲,接到了消息之后,率领三色石大部分精锐,外出追查,结果,却遭到了手下的出卖!”

“暗榜,红盟,血域的三位长老,同时反叛。我父亲中计,力战而亡。我的母亲,将我托付给了星墨的叶伯伯,自己,却也遭人毒手!”

“嗯,原来是这样!那这么说,在墨园中出现的那支星墨,是你的人了?”韩雨轻轻的叹了口气,墨雨心当时说,什么贺兰家族分崩离析,第六家族内部叛乱,看来只是说对了一部分!

“嗯,三色石的人,知道我没死,所以,一直不放心。他们跟幽冥会李家的合作,有一多半也是为了借助他们的力量搜寻我的下落。所以,叶伯伯便将他手下的星墨,送给了我!因为资源不足,他们的人数比较少,总共也不过百人左右,都是一些孤儿。”叶随风轻声道。

显然,这些人,是叶随风用来自保或者复仇三色石的最为坚强的倚靠。不过,只靠他们,却显然也是不行的。

“所以,你才会先后加入剑门,遮天。为的便是辅佐一个社团,能够先剪除掉三色石的帮凶,幽冥会!然后,通过成为黑道霸主,掌握更多的力量,去找三色石报仇?”韩雨终于都明白了过来。

叶随风轻声道:“如果,我自己出面的话,很容易会受到幽冥会或者三色石的注意,引起他们的调查。所以,我只能做一个军师,而不能当一个老大!”

韩雨点了点头,到了此刻,叶随风的动机,目的,和手段,这一切的一切是为了什么,此时,都已经有了答案。他终于明白,这个叶胖子在做什么。他是想着,用一个人的力量,来干趴下曾经的第一杀手组织。

很难想象,一个年轻人,背负着这一切,在黑暗中一个人盘算,隐忍,默默的进行着这个庞大的计划的时候,是一种何等的坚强和执着。

“你故意将自己整的这么胖,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吧?”韩雨不无佩服的道。

叶随风轻笑一声:“一开始的时候,是因为压力太大!所以,喜欢吃东西来让自己放松,让自己的头脑更清醒。至于胖了以后,让自己变的更加安全,只能算是最初目的的一个分支收益!等到了现在,不胖反倒不是我了。”

韩雨也笑了,他抬手在叶随风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们还活着,还活的好好的,早晚就有让那些王八蛋,为他们曾经所犯下的罪孽而付出代价的一天!”

“要不是因为这个信念,或许,我也撑不到这一天了!”叶随风整个人就犹如一把明晃晃的宝剑,充满了凌厉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