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972章 孤儿寡母

972章 孤儿寡母

从医院中出来,韩雨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知道了叶随风的过去,也终于了解了他的目的,虽然对手是三色石,看上去这个对手太过强大了些,可是,为了老叶这么一个军师,似乎,也不亏。

实际上,得知对手是三色石,韩雨的心中,还有一些跃跃欲试的感觉。

他喜欢通过努力,将一个强大的势力,踩在脚底下的感觉。这个势力,越强大,这种成就感就越强!

再说了,就算没有了老叶的事儿,他也得跟三色石干一场。

别忘了,忘语的师傅,是三色石曾经的杀手,反被三色石的人给杀了。韩雨曾经答应过忘语,要替他师傅报仇了。

现在嘛,他只是更有理由,跟这个杀手组织过不去了而已。

“老大,您快去看看吧!关森的老婆,想走!”刚一回训练场,才下了车,墨迹便将手中的电话放下,走了上来,看样子是正打算给他打电话。

“嗯?走了吗?”

墨迹将车门关上,轻声道:“还没呢!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啊,我让几个兄弟,将她堵在房子里了!”

“你把一女人,堵在那里算怎么回事?他们都没进去吧?”韩雨不满的问了一句。

“哪儿能呢,我让他们在外面守着呢!”墨迹急忙道。

韩雨点了点头:“走,去看看!”

在训练场的一角,靠近对面天劫训练的地方,有几座单独的普通别墅。还有一栋宿舍楼,这里,是给墨迹,苏飞等经常在这里住着的黑羽堂高层和教官们准备的。他们现在都还没有组成家庭,可这不代表着他们以后不会。

而关森和他的妻儿老小被抓来之后,便被直接送到了其中的一栋别墅中。

韩雨赶过来的时候,几名训练场的教官,正站在别墅的四周。

“老大,堂主!”看见两人,他们纷纷站直了身子。

韩雨轻轻嗯了一声,跟墨迹一起走了进去。

一进门,便看见一个有着长头发的优雅女人,正坐在客厅中。她面容姣好,妩媚中带着一种贵气。不过,那一身灼目的黑色罗裙,又让她多了一丝冷艳的感觉。此时的她,正抱着一个不足一岁的婴儿。

韩雨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关森的夫人,李东的姐姐,李梅。他在门口站住了脚步,墨迹轻声道:“关夫人,我们老大来了。”

“嫂子。”韩雨轻轻的打了声招呼。

李梅抬起头,她的眼神中,没有一点仇恨,有的只是平静,还有一点好奇。

“早就听阿森提起过你,想不到,你竟然是如此的年轻!”李梅轻轻的一指:“坐吧!”

韩雨忽然有些拘束起来,不管他拥有多少的理由,关森,都是因他而死的。眼前的这一对孤儿寡母,也是他一手造成的。

面对关森的时候,他可以心如磐石,此时,却微微的有些局促起来。

“我就不坐了,嫂子,我听说你要走?”

“嗯!”李梅淡淡的道:“阿森在美国给我买了一套房子,其实,很早他就想让我送出去的,只是,我一直没有答应。他贪恋孩子,这才一天天的拖了下来。现在,他的葬礼,也已经结束了,我也没有必要继续再留在这里了。我想去美国,在那里将我们的孩子,抚养成人。”

昨天下午的时候,关森,郑元豪,任振波以及天狼十三位义士,还有郑元豪的手下,全都安葬在了遮天公墓的对面。

韩雨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留嫂子了。我跟关大哥,虽然是道上争雄,可我们彼此间,没有什么仇恨。相反,我对关大哥,不无仰慕……”

正说着,李梅怀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小家伙大概是饿了,手舞足蹈的。李梅立即掀开了衣服,毫不介意的哺乳了起来。

黑色的衣服,和胸间的雪白,彼此映衬,分外晃眼。

韩雨禁不住将目光挪向旁边,世界上有一种人,是伟大的,是值得人们尊敬的,那就是母亲。

李梅一边喂着孩子,一边轻声道:“你们男人的事,我不想去管。不过,阿森跟我说过,你是个很值得交的朋友。唯一可惜的,就是你们没有这个缘分而已!”

韩雨点了点头,关森能够这样想,一点也不意外。这个西北枭雄,不论是非功过,至少,他绝不是一个小气的人。

“看起来,嫂子是已经决定了,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墨迹,”韩雨一伸手,那边的墨迹立即将早就准备好的五百万的银行卡放了上去,韩雨又拿出个名片,跟银行卡一起,放在了李梅面前的桌子上。

李梅抬起头来,静静的扫了他一眼:“你干什么?”

“临走前,关大哥拜托我,让我照顾你们娘俩。现在,你却执意要走,我能做的不多。卡里有点钱,是我的一个意思。只要遮天不倒,里面的钱,将会一直维持那个数。直到十八年以后,孩子长大成人!”

“名片上有我的电话,有什么事,您可以给我打电话。”

李梅笑了,她目光一抬,静静的望着韩雨,幽幽道:“你觉得,我会用你的钱,要你的东西吗?是,阿森跟我说了,这一切跟你没有关系。我也的确不恨你,可我对你,也没有一点好感。毕竟,我的男人,是因你才走的!”

韩雨第一次正面直视这个女人,这个属于关森,赢得了这位西北狼王全身心的爱的女人,这个可以让他宁可一个人承受荣辱,也要为她们挡风遮雨的女人。虽然她比关森要小上十七八岁,可显然这并不是关森,会如此毫不计较的为她付出的原因。

“要不要,那是您的事。”韩雨从兜里摸出烟来,叼上:“我这么做,并不是想要改变什么。事实如此,日后,你完全可以告诉孩子。我会等着他来找我报仇!不过,对待敌人,我也绝不会心慈手软!下面有车,我会让人帮您订机票的!”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机票就不用了,阿森有为我办的专卡,每天都有给我订票。”李梅轻声道:“我只求黑衣老大一件事!”

“您请说!”韩雨走到门口的身影停了下来,却没有回头。

“让李东,去您的集团里,做份正经工作吧!”李梅轻声道。

“好!”韩雨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墨迹掏出火来,要给他的烟点上,韩雨却拒绝了:“不想抽!”韩雨抬起头,静静的望着不远处的树木,此时,树木正是一片浓绿,投下了一片光阴。天空,还是能偶分辨出蓝天白云的,却已经没有了过去的纯净,一如人生。

“你说,我是不是挺虚伪的?将人家变成了孤儿寡母,却又给她们送钱!”韩雨轻声道。

墨迹笑笑:“我倒觉得您这是爷们。咱们跟他们男人,打生打死,那是爷们之间的事。她愿意恨咱们也好,日后报仇也罢,咱都接着。照顾他们孤儿寡母,则是处于道义,看他们可怜!祸不及妻儿,这有什么好虚伪的?”

“也是!”韩雨劈手将火机夺了过来,点上,径直回到了办公楼,找到烟嘴,问明白了李剑白的房间,韩雨走到门前,抬手一敲,门就开了,李剑白正坐在窗边,发呆。

李剑白跟忘语,昨天晚上就已经回来了。不过,那个时候,韩雨在处理叶随风的事儿,便让他留在了训练场。

韩雨再见到他,并没有怎么安慰,他已经从卓不凡的汇报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那样的人间惨剧,任何安慰都是苍白的。

李剑白真正需要的,是报仇的机会。

“剑白,飞羽堂正式扩编为五千人的堂口,不过,你手中的那三千老人,需要匀给天狼堂六百!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准备,三个月后,我们会对青帮展开行动。到时候,你的飞羽堂,便是主力!”

飞翎社剩下的三千人马,真正被姜东所带到了社团的,不过是一千六百人。剩下的千多号人马,基本上都已经散了。毕竟,李剑白这个少爷,是从天而降的。就是剩下的这些人,也主要是因为姜东的威信。

不然的话,只怕这一次,他连一个人都带不回来。

好在现在留下来的都是精锐好手,尤其是其中的两百名弓箭手,几乎人人称的上是百步穿杨。再加上他手中拥有的三十人的流火战队,现在的飞羽社,才算是名副其实,也已经无愧与遮天主力堂口的称号了。

“从现在开始,你就暂且留在训练场吧,你手下的那些人,我会让人给调回来,进行整训的。我已经让墨迹开始筹建靶场了,到时候,你去看看,有什么不合适的,尽管跟他说!”

“建一个两百米的街道,按照实战标准!”李剑白终于开口了。他抬手给韩雨也倒了一杯茶,显然他是一夜没睡,眼睛里满是血丝,不过,精神却很平静。

韩雨的回答也很简单,他端起茶杯,干脆的回了一个字:“好!”

现在的训练场,规模较最初,已经扩大了一倍有余。现代化的训练设施,十分齐备。就算是按照李剑白的标准,建一条街道,也不是什么难事。

默默的将茶水喝干,韩雨抬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摁了一下,起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