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01楔子抵死纠缠

楔子 . Chapter001 楔子抵死纠缠

(1)

“樊迪,18岁,Z大广告传媒专业一年级学生,家里有一个姐姐,再没有其它亲人,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无传染病史,无家族病史。”

昏暗的咖啡厅里,一个瓜子脸,脸色莹白,眼睛低垂的女孩子,正背书一样的说着对方想知道的一切。

“生儿子,100万;生女儿70万;双胞胎无论男女200万;三个月内怀不上,只能拿10万营养费;还有什么问题?”女子的声音温婉而低沉,沙哑之中带着成熟女子独特的性感。

这是个年近30的知性女子,一身浅米色的职业套装,温婉中带着干练的气质;微微上抬的下巴和脸上淡淡的笑意,让她看起来高贵而优雅。

只是从她们嘴里吐出来的话,却让人大跌眼镜:如此的气质女人,如此的纯情少女——谈的竟是皮肉生意!

“签定协议后,即支付5万的定金;怀上后,支付30万首付,确定胎儿性别后,支付整体50%的费用;之后每个月支付余款10%。”许诺的双手紧紧撰着搭在膝上的裙摆,强自镇定的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谈着这桩买卖的条件。

对面的女子在听完她的话后,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头——这个女孩子,像一株野草一样,看似弱不禁风,实则坚韧强悍。

“怎么样?”许诺见对面的女子久不出声,抬起头后的眸光里,微微闪出一丝焦急——是介绍人帮自己制造的身份,除了名字其它全是真的,而这名字,也是确有其人的,对方?不会看出什么破绽来吧?

“可以,还有什么问题?”女子嘴角轻扯了一下,眸色清冷如故,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没有了。”许诺在心里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那签字吧。”女人侧身从包里拿出两个文件夹,轻轻的推到许诺的面前。

许诺快速的翻看了一遍,与女人说的条件完全一致,便接过女人递过来的笔,在合约上快速签下樊迪的名字——那份果断与绝然,几乎不像一个18岁的少女。

“这张卡是你的名字(樊迪),密码是你的生日,以后的每笔款都会打到这张卡上,最后一笔款打出后三天,我会直接消户。”女人接过合同,满意的看了一眼后,将一张卡推到许诺的面前。

“我能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小心冀冀的收起卡片,许诺不抱期待却仍不死心的问道。

“对方的身份和背景你无需知道,生完孩子后,会有专机将孩子送到国外!以后的任何条件下都不许认孩子!”女人的语气淡然而冷洌,高贵疏淡的眸子,让人不自觉的感觉到压迫。

“我知道了!谢谢!”许诺轻应着,沉沉的低下头后,厚厚的牛海下面,斗大的泪珠成串的滴了一下来——很龌鹾吗?很肮脏吗?

可她,别无选择!

(2)

火热的夏季,山顶的豪华别墅里却清凉一片!

因为女主人身体不好,所以这里的温度常年保持在27度,厚厚的窗帘一色的绿白条纹,显得清雅而素净,一看就让人感觉到清凉而舒爽,如同艾蜜尔柔软的声音,让人听了只觉心旷神怡。

“子夕,这是那个女孩的资料,你看一下。”艾蜜儿将手里的一份报告递给了坐在身边的顾子夕。

顾子夕强忍着怒气接过资料略略扫过了一眼后,一双浓眉紧紧的皱了起来,雕刻般的五官也因此显得凌厉而阴沉:“胡来!是不是她们又逼你了?”

“子夕别这样,这和妈、大姐没关系,我真的很想要一个孩子,一个有着你的影子的孩子!男孩儿女孩儿都好!”

“子夕,我那么爱你呀,你要是不肯,我就拼了命也要生一个,你自己选,是让我生,还是让这个女孩子生!”艾蜜儿说话从来都是软得像棉花一样,即便是在发脾气,也是那么的好听,让人不忍心生气。

“好了好了,你一生气就发病,到时候心疼的还是我!这事儿再放放,我这次出差回来再说!”顾子夕看着一脸痴恋又一脸不妥协的艾蜜儿,叹息着把她搂进了怀里,微眯的眼睛里,将对她的失望隐藏得很深、很深。

“这个女孩子的排卵周期,正好是这几天,你办好这事,正好去出差,什么都不耽误,好不好麻!我好想快点儿见到你的孩子呀!”伏身在顾子夕的怀里,艾蜜儿再不用掩饰自己的情绪——如水般的眸子里,早已盛满着失落、黯淡的眸光!

“蜜儿……”顾子夕知道因为不能生子,让艾蜜儿在家族里备感压力,可他以为:有他的爱、有他的呵护,她该安心的!

他以为,他们之间,有十年的感情和了解,她该信任他、与他一起为这份爱而努力的!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知书达礼、善解人意的妻子,能与母亲和姐姐联手把爱人推到别的女人的**;能把床弟间的事情,说得如此的功利、如此的露骨——她还爱他吗?

或者是因为太爱而害怕失去?

又或是因为……

他爱她,爱了整整十年,所以,他宁愿相信她只是太爱他了——只是,即便如此,他的心里仍然极度的失望与灰心。

“你身体不好,就别为这事儿操心了!我晚上还有个会,去公司一下,你先睡吧!”顾子夕放开她,淡淡的说道。

“子夕,答应了吧!”艾蜜儿知道他的感觉,却不得不继续劝说着他。

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幽暗的眸子沉了再沉,直到感觉到她的眼神微微的慌乱起来,这才收起了眸子里的冷意,低低的说道:“你安排吧,确定好时间和地点,通知我就行!”

说完头也不回的大步往外走去。

这间别墅他回来得不多,可每次回来,都有一种想要窒息的感觉,被艾蜜儿那无微不至、无处不在、如影随形、不绝不休的爱,缠得窒息的感觉!

而现在,除了她如藤般缠绕得他呼吸不过来之外,居然还要把他打包送到别的女人**去。

呵,他这个丈夫,于她来说究竟是什么?

那就生个孩子吧,大家都安心了!他也就解脱了!

或者,他和蜜儿之间的情份,也就完了……

(3)

‘御庭华院’是一处临溪别墅群,北靠万亩森林公园,南临流溪河水,别墅外观设计别具欧陆风情,而每栋别墅的后花园,彩用的蓝灰色中空LOW—E玻璃墙体,直面户外的蓝天清溪、绿树繁花,是个绝佳的安胎怡养的地方;超大的独立花园、方园千米才一栋的大间隔设计,让这里更兼具了某种隐私的需要。

而顾朝夕为弟弟选的这一栋,则更靠里一些,如果不开车而步行,没有一小时是到不了的。

顾朝夕,对这事儿可真是上心呢——当顾子夕拿着别墅大门的摇控器,眸光直直的落在红色玉质的门牌上时,嘴角不由得噙上一缕轻讽而无奈的笑意。

……

深夜,漆黑的房间不带半点光亮,由于他的侵入,房间里原本纤细而克制的呼吸蓦的急促起来。

“洗了没?”

“恩。”

“脱吧。”

“……”

“开始吧。”

黑暗中,顾子夕沉沉压下,那柔软而微带颤栗的身躯并没有激起他的怜惜,带着对妻子的怒气,他的动作甚至称得上粗暴。

许诺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可当周身被这强烈的男人气息所包围、他高大而沉重的身躯毫不控制的压下来时,她仍然慌张得不知所措。

在她还没有完全适应他的体重、还有他大手在身上揉抚时带来的难受时,他便直接进入了主题,在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后……

“先生,今天就到这里好吗?”从昏迷中醒来时,室内仍是一片黑暗,而身上的疼痛比之刚才只增无减——做为卖家,她确实没有喊停的立场,可她的身体,真真正正的吃不消了。

听到身下女孩娇软带怯的声音,看着散落一枕的凌乱黑发,顾子夕不由得微微一愣——他这是怎么啦?在这个年轻女孩子的身上,他似乎早已从对妻子的灰心、从报复的怒意,变为满足的享受,在她身上寻找着遗失已久的、属于男人最原始的力量和满足。

怎么可以这样!

就算对蜜儿再失望,她也还是他最爱的女人;就算蜜儿身体不好,不能满足他正常的生理需求,他也能自己解决啊,怎么能在没有感情的情况下,沉迷于具完全陌生的身体呢?

顾子夕在心里责备着自己,抽身披衣下床,迅即洗了澡快速离去——对刚才给他带来从未享受过的快乐的女孩,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

第二天,顾子夕没有来,而许诺则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才稍稍恢复过来。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而后排卵周期的这十天里,顾子夕每天深夜过来。

除了第一次时,许诺曾经因为受不了而叫停外,以后的八天,无论顾子夕是如何的狂风暴雨、如何的索求无度、如何的整夜不休,她都咬呀挺着——这段交易,他是有权利予取予求的!

这段交易,她也希望这样的频率,能让自己更快些受孕,这样她才能顺利拿到钱、被折腾的次数也会更少些。

她如是想着、以最佳受孕的姿式配合着,偶尔也会在他冲击的感觉里,忘记这只是一场交易,但更多的时候,她会压抑自己感官感觉,让自己时刻保持在清醒的状态里。

而顾子夕,在一次、两次之后,那被常年被压抑着的正常需求完全被激发了出来;离开她后,脑子里又满是艾蜜儿而柔媚哀怨的眸光。

于是,在这样的矛盾里,他越来越少回家;于是,在与许诺身体热烈的纠缠里,他愧疚着、却又疯狂着,对自己矛盾的心思却不愿深究——拼命的要着那个女孩,早已不是被迫、早已不只是为了让她受孕,她像一颗带毒的樱粟一样,浸入他的身体,让他无法停止。

……

第十天.

“你从来没喊出过声,是我还不够努力吗?”

“今天可以了吗?”

“才三点,离天亮还有两小时。”

“好,你继续……”

黑暗中,他沉沉的看着她紧闭的双眼、画着浓妆的脸,良久,将唇凑近她的唇边,轻轻的覆了上去……

“不要!”许诺用力的转过头去,紧闭的双眼里,滑下两行滚烫的泪,在擦着厚厚粉的脸上,制造出两道蜿蜒的沟壑。

“睁开眼睛,看我。”顾子夕用力的擒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摆正在自己的面前。

“求你,我还想有未来……”在他的掌心,许诺轻轻的摇了摇头,紧闭的双眼中,卷翘的长睫不停的抖动着。

顾子夕盯着她看了许久,低头强迫着在她的唇间轻触了一下后,看着她沉声说道:“等我回来,你的未来,我接手。”

许诺浓密的睫毛微微轻颤,却始终不肯睁开眼睛。

顾子夕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毅然转身离开。转身时,艾蜜儿流着泪的凄婉面容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只是,对这个女孩,他却不愿再放手——他要她,就算他们的开始只是交交易;他要她,就算他们之间的契合只是身体。

与艾蜜儿的爱情,或许在她亲自将自己推向这个女孩时,就已被挥霍殆尽;在犹豫挣扎了这许久之后,他终是选择让心来决定——他不想分析,这心有多大程度是跟着身体走的。

而,那天之后,他出差欧洲,这一走,竟被绊住,一年多不曾回来;

而,那天之后,她常坐在后花园里,看着窗外蜿蜒的溪水独自发呆……

------题外话------

各位亲,书院2015现代类别征文,个人年度总决赛开始投票了!

年度人气作品,请投袁雨《蜜婚晚爱》或浮光锦《豪门暖媳》,两部任选一部都可以啦!

年度明星作品,请投古幸铃《嚣张儿子霸道爹地》

爱你们哦!

投票资格:有潇湘阅读帐号,绑定手机,2015年6月——2016年1月,在书院消费金额达30元以上。

请多支持!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