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01针锋相对

权少的新妻 Chapter001 针锋相对 无忧中文网

五年后。

全国最大y视广告竟标会。

……

“‘妆成’是顾氏今年推出的唯一一款新品,倾注了我们研发团队所有的心力与智慧。‘妆成’的特点是成熟中带着轻灵,稳重里又有动感,适合25岁至35岁年龄的轻熟女使用。”

“而这个年龄段的女人,要么是已有男友、要么是已有家庭,所以我们的宣传诉求,绝不是肤浅的美女加头发,而是大量的运用亲爱、爱情、家庭的元素,从中推动产品与消费者之间的必然关联,实现诉求与定位的高度契合,同时,看不出吆喝叫卖的痕迹。”

“策划这款广告的顾氏执行总裁,正是一个四岁孩子的父亲,他能准确的诠释出妆成产品所有的内函与外延。而且,顾氏的品牌,一直代表着国内最高水准,中国式的拍摄的手法,也符合国人目前的消费选择。”

顾氏的市场总监洛简,在3分钟的广告宣传片播放完毕后,立即进行了动情的演说,将这则广告片里所传达出来的感情诉求,表达得淋漓尽致。

在看到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脸上隐露的满意表情后,洛简与台下的顾子夕相视而笑,从容的回到了竟标席。

……

“他们的广告是3分钟,而我们是1分30秒,你认为我们的优势在哪里?”卓雅公司的市场总监莫里安,在看完顾氏的广告片与推介会后,轻瞥了一眼身边年轻而冲劲十足的许诺,淡淡的问道。

“从电视台的利益上来说,同样的收益,我们只播1分半钟,而他们要播3分钟,当然是我们的性价比高。”

“从口碑上来说,不得不说,崇洋媚外的心里在一段时间内还是存在的,德国这两个字引起的品牌联想:就是高品质!”

“从片子质量上来说,他们的确很温馨、很煽情;可我们的更直接,简单而直接的主题诉求,更容易让人记住。就算是不相上下的表现,有了前两点,我们仍有6成以上的胜算。”

许诺看着莫里安,有条不紊的说道——闪闪发光的眸子里,透着坚毅而自信的光采,这却让莫里安在心里直叹气:在他看来,一个女孩子,应该只有在恋爱时才会有这样的光彩,而她,却只在工作时才会有!

于公司来说,一个视工作为情人的员工,自然是一级棒的;可身为她的上司兼朋友来说,面对这样的她,总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你分析得很对,但你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他们是私企,这个案子是他们老板亲自做的,所以预算会很大;而我们是外企,我们的预算得层层过关,所以,如果他们不惜代价,我们一定打不过他们。”莫里安朝着顾氏的方向轻瞥了一眼,那个叫顾子夕的男人,真是越来越难对付了。

“这是资源掌控方式的不同,他们如果不惜成本,就算赢了也不光彩。”许诺顺着莫里安的目光看过去,如水的眸光停留在顾子夕挺括的侧面上时,眸子不由得微微沉了沉——在商场上,光不光彩已经不重要,赢,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男人,看起来很理性的样子,应该不会不计成本的吧。

许诺思索了片刻后,转眸看向身边的莫里安:“有他的资料吧,我需要研究一下。”

“诺诺,我不喜欢看到你这个样子。”莫里安看着许诺志在必得的样子,不禁皱起了眉头。

“没看出你这么感性呢。”许诺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回眸看了看台上另一家公司还在介绍,便起身往外走去:“我出去透透气。”

“恩。”莫里安也不拦她,只是看着她挺直的背影,有一些隐隐的心疼——一个24岁的女孩子,有什么事情会让她活得如此的沉重呢?

……

“我们的广告和产品一样,讲究的是高效、明快、直接而生动,大家可以看到,背景故事没有语言,流畅的画面将那个德国小镇里的东方故事娓娓道来,当黑白的浓墨在水乡的温情里点点散开,一个现代都市的画面重新席卷而来——不论多少年、不论在哪里、”卓丝“,要的就是你!”

当许诺用女性特有的柔软声音,干脆利落的将片中唯一的一句广告词念出来后,台下所有的工作人员及同事,都不由自主的鼓起掌来——这个水墨中国画里印中的德国小镇、这个德国小镇里走出来的中国女子、这句果断而简练的‘要的就是你’,真正是直击人心。

而许诺及腰的酒红色波浪长发,在灯光下闪烁着锦缎般的光彩,让她与片子之间越发的相得益彰起来。

“谢谢各位,我们的广告片是1分30秒,所以,除了口碑和品质之外,我们还能给黄金档多贡献1分30秒的收益。”许诺的脸上露出年轻而张扬的笑意,有着大企业高级白领独有的直接与犀利,却也让人因为她的年轻而原谅她的率性。

……

“祝贺你,十分精彩。不管今天这个广告位花落谁家,你已经是最大的赢家。”莫里安快步的走到许诺面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在她的耳边,给出最高的赞誉。

“我知道你不喜欢,可是我仍然要说,我要的是赢,否则,再多的精彩都没有意义。”许诺双手扶着莫里安的肩膀,看着他定定的说道。

“好,我晚上将现场传回去,争取尽量大的预算。”莫里安看着她倔强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最好这样做,因为我们的这个广告值得!”许诺大笑,对于赢的信心又多了几分。

……

晚上,竞价前的自助酒会。

“苏总监,今年的片子确实亮眼。”餐厅里,洛简端着食盘走到莫里安的面前。

“顾氏也不错,除了顾氏,别家我还没放在眼里。”莫里安平时老是说许诺太张扬,却不想这个徒弟是谁带出来的——近处的许诺看着这样的莫里安,忍不住笑了。

“阿姨,帮我拿块蛋糕好吗?”一个糯糯的童音自下面传来。

许诺循着声音低下头去:一个身穿背带西裤、上穿粉色衬衣,打着黑色领结的小正太正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