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03梓诺四岁

Chapter003 梓诺四岁

这个年仅四岁的儿子,从小都严格的按照继承人模式来培养,在过高的期望的压力之下长大的他,小小年纪已是一股少年老成的模样。

今天,倒是没想到他会对一个陌生人表现出脾气来——真实而无须克制的生活,是他对儿子的期望,只是在家里三个女人无处不在的压力里,他们大小两个男人都显得有些无可奈何。

“爹地,我想去那边玩儿。”顾梓诺少有的精灵古怪的转了转眸子,对顾子夕说道。

“恩,别走远了。”顾子夕看着他出门后,转身与莫里安聊起今晚竞标的广告片来。

……

“你是叫许诺吗?”顾梓诺离开父亲后,追着许诺来到了旁边一处喝饮料的地方。

“我已经这么有名了吗?”许诺回眸对着这小鬼淡淡的笑了——明明是个小不点儿,却装出大人的样子,真是可爱又可笑。

“这次的广告片你能不和我爹地争吗。”顾梓诺利落的爬上高凳,让自己与许诺保持平视的高度——从小,他就不习惯仰视别人。

“哦?”许诺轻轻扬起两道青色入鬓的长眉,妩媚之中带着一股自然的英气:“为什么?”

“我爹地说,这次如果能拿到标王,就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说到愿望两个字,顾梓诺少年老成的眸子里浮现出一丝天真的渴望:“所以,我想让爹地赢。”

“哦?那你有什么愿望?”许诺看着他明亮的眸子,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柔软——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有些异样:她自认为是个够冷、够硬的女人,身上柔软的细胞向来是少之又少的。

只是,这个因着顾子夕而让她想排斥的小孩,却似有股魔力一般,只要看着他那莫明熟悉的眼睛,心便立即柔软了下来。

“阿姨,我今年四岁,我妈咪给我安排了高尔夫课、骑马课,我姑姑给我安排了商务礼仪课;但我不想学那些。我想上幼儿园、想有小伙伴。阿姨,你答应我好不好?”如若说顾梓诺在开始的时候,是为了增加父亲的赢面而演戏的话,说到后来绝对是真情流露——和小朋友一起上幼儿园,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阿姨,可以吗?”看着许诺沉着的眸子,顾亦软糯的声音里已带着隐隐的企求——他不知道自己有几分把握说动她,可是,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也应该争取,不是吗!

父亲曾经说过:努力了,就有一半赢的机会;不努力,就一定输。

“你?”许诺被他眼底的渴望与柔软震憾了——原以为,自己的赢的渴望已经够浓烈,没想到,这个四岁的孩子却更浓烈!

等等!

四岁?

“你四岁?”许诺脑袋里突然划过一声婴儿的哭声——四岁,那个婴儿到今年不也是四岁吗?

可她连他是男孩还是女孩也不知道!

“恩,我今年四岁,所以应该在幼儿园里,而不是在董事会上。阿姨,你说呢?”顾梓诺的声音在清扬中带着童音特有的柔软,配着他俊俏无比的小脸,让许诺的心都化了。

“是,你爸爸妈妈太狠心了。”许诺轻声应道,眸光定在顾梓诺脸上的时候,思绪已经飘向那个绝望的夜晚——她和那个男人的关系、她和那个孩子的缘分,止于孩子离开她身体的那一刻。

“SO?”顾梓诺眼睛一亮:“你答应了?”

“你父亲说过,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赢,他会为你做到的。”许诺收回思绪,看着顾梓诺的眸光由惊喜到黯淡,心里没来由的一痛。

只是,她仍然狠下心来拒绝了他——自从她孤单的从产**坐起来,看到的都是医生冷硬无情的脸后,她就变得坚硬无比。

这是在商场上,面前这个孩子是竞争对手的儿子,他的父母都不管他的快乐,她又凭什么拿自己的职业发展去让步、凭什么要不战而退呢?

当然不行!

“真的不行吗?”顾梓诺失望的说道——明明看到她眼底的挣扎与柔软,为什么还是不同意呢?

“或者,你同意了,我让我爹地也满足你一个心愿?”顾梓诺不死心的说道。

“这件事,不是我说了算,所以我同意了也没用。”许诺轻轻的抬起眼看向正与莫里安谈笑风生的顾子夕——或者,他是借这孩子之口来探听公司的底价?

……

“洛简,你和莫总先聊聊,我去看看梓诺,他离开有一会儿了。”顾子夕抬腕看了看时间,便回身去找儿子。

“梓诺,吃了点儿东西没有?”顾子夕在餐点区拿了两块儿子爱吃的蛋糕后,便快速的往许诺与顾梓诺坐的方向大步走去——刚才他虽然一直在和莫里安谈事情,眼光却一直也没有离开过儿子。

只是奇怪,一向不爱和陌生人说话的小家伙,和这个对手公司的职员有什么可聊的。

“谢谢爹地,我在问阿姨有没有小宝宝。”顾梓诺乖巧的接过顾子夕递过来的盘子,面不改色的说着谎话,还暗自朝许诺眨了眨眼睛——似乎笃定她一定会帮自己的。

“小朋友很可爱,我们聊得很愉快。”站在这个强大的对手面前,许诺的神经立即紧绷了起来——在卓雅与顾氏的若干次市场碰撞中,卓雅是败多胜少。

这次顾氏与卓雅再次对上,广告片的质量可说各有优劣,那么顾氏胜在资金雄厚,而卓雅则胜在政府支持。

所以,最后谁输谁赢,中间还有着太多的变数,连孩子都派了出来,可见这个顾子夕当真如传闻中说的一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我知道许小姐对这支广告期待很高,但我还是那句话:这次的标王,顾氏是势在必得。所以还请许小姐离我儿子远一些,你想的那些,没用!”顾子夕的嘴角轻扯出轻讽的笑意,抱着儿子转身往外走去——满眼自以为是的鄙视,堵得许诺一时说不出话来。

直到晚宴结束,两人再无交集,就连顾梓诺那小鬼,偶尔目光的相遇,也是淡漠而生硬的,倒让她对自己的决定更加坚定了起来,也让她对这父子两人的印象越发的坏了起来。

------题外话------

上架前每天11:55准时更新,如临时有变,会提前一天在题外话中特别说明,谢谢各位亲喜爱和支持,多收多评听!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