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05有些熟悉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05 熟悉感觉

“我不想去。”许诺有一丝厌烦的拒绝着——她讨厌一切的应酬。

“去打个招呼吧,有些场合,也是要应对的。”莫里安伸手轻轻放在她的肩膀上,声音一片陌生的温柔。

“好吧。”于他的或温柔或严厉,她从来都无法拒绝。

…………

“恭喜顾总。”莫里安向顾子夕大方的伸出了手。

“卓雅第二,也值得庆贺。”顾子夕与莫里安轻一握后,温雅的说道,完全没有面对许诺时的犀利与不屑。

“真是虚伪。”看着这样的顾子夕,许诺只觉得一阵不舒服。

“恭喜许小姐,作为一个新人,取得这样的成绩,你足以感到骄傲。”顾子夕一脸温文谦和的笑意的将手伸向许诺,似乎完全忘了昨天冷着脸警告她的插曲。

“我以为,我原本可以更骄傲的。”许诺伸手在顾子夕的指尖轻轻一触后,随即收回,在他强大气场的压迫下,语气里仍隐透出对他这种靠财力取胜做法的不屑。

“年轻气盛可不是什么好事。”顾子夕收回右手,看着许诺时,眼底是淡淡的轻漫。

“不过我还是挺高兴,必竟那个片子让顾氏多花了不少钱,这也是另一种赢,您说呢?”或许是他的轻漫激起了她的好胜心,许诺轻扬起眉头,突然咧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柔润的脸庞上,带着飞扬的气势与满满的斗志;唯有那双弯弯的眼睛,在明亮的笑意里显出女性独有的妩媚与娇俏。

像谁呢?

一笑,眉眼就自然的弯成可爱的弧度,这种感觉似乎有些熟悉。

顾子夕凝眸微怔,却随即被她眸子里的犀利拉回了现实,对她说话不免多了几分认真与冷意:“我想莫总应该教过你,于输赢来说,只有结果没有过程。”

这个叫许诺的女孩子,或许真会成为顾氏未来的对手。

她的创意才干固然是一方面,而让人不得不警惕的却是她眼神里的坚定与执着——对事情有着无比的决心和执着的人,一旦手上掌握了足够的资源,定会是一个可怕的人。

“受教了。”许诺轻扯了下嘴角,在他的眸光的压力下,慢慢转身,找到莫里安后一起并肩往外走去。

两个身上相同的气质,让他们离去的背影看起来和谐无比,又引人暇思。

“圈子里传闻,莫里安对这个许诺,很不一般,无比的严厉、无比的苛责、又无比的疼爱。”见顾子夕凝眸的目光,洛简快步走过来,对他轻声说道。

“是吗?这么说,莫里安倒是有爱材之心。这个女孩子,有天赋,有野心,有莫里安这样的教导,未来前途不可限量。”顾子夕收回目光,眸子里闪过一抹思虑:“有没有可能挖过来?”

“我看很难。”洛简的否定脱口而出,在看到顾子夕轻扬起眉梢时,忙又补充说道:“这个女孩子象是凭空冒出来的,之前在业内没有任何痕迹,一年前突然出现在莫里安身边,便得到他的另眼相待,而且,出手即有大家风范。”

“所以?”顾子夕玩味的看着洛简,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于公,莫里安对她有知遇之恩,她必定不会轻易的离开;于私,莫里安待她,说暧昧也好、说第四类感情也罢,他们之间的感情很不一般。”洛简知道老板这样的表情,便知道了他的想法,当下便摇头表示不同意。

“这支广告,我们虽然获得了标王,主要是因为我答应了梓诺。实际上从投入产出比计算,这并不是一个好的价位。如果在后期执行上,卓雅再出来添点儿乱什么的,我们这个标王,就是个笑话。”顾子夕看着洛简定定的说道。

“您的意思是?”洛简不禁皱起了眉头。

“回深圳后,送个人进卓雅,了解他们的广告执行方案,他们凭空增加了5000万的预算,也不是白增加的。”

“对于那个许诺,通过猎头接触一下,实在不行,想办法让她在业内无法立足。”顾子夕冷冷的说道——不能为我所用,那就让她无法再用。

“好的,我回公司就安排。”洛简低声答道——对于顾子夕,他是了解的,也习惯于他的这种做法。

可对于许诺,这个业内一致看好的策划新秀,未来不可限量的职业生涯就这样被扼杀,是不是太残忍了?

“你还没女朋友吧?”顾子夕突然问道。

“呃——”洛简的手不自觉的搭上了光得发亮的脑门儿。

“如果是你的女人,当然又另当别论。”顾子夕看着他笑了,那雕刻般的五官上这抹开朗而戏谑的笑容,让洛简有种惊艳的感觉——原来老板笑起来这么好看呢。

在他愣神的当口,顾子夕已经离开了,良久以后,他才明白顾子夕话里的意思——不能为我所用、又不愿意打压的话,就把那女孩变成自己人!

洛简只觉得这是个冷笑话——当真是一点儿也不好笑。

“谢谢爹地。”顾梓诺站在顾子夕的面前,一本正经的小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与渴望,但仍将这种兴奋控制良好:“多支付的2个亿,我长大了会赚回来的。”

顾子夕慢慢的蹲下来,将他的小手轻轻的放进自己的大手里,平视着他柔声说道:“梓诺,在爹地心里,你比生意更重要,你的快乐远远不止2个亿。”

“爹地希望你快乐!”

“爹地!”顾梓诺似乎有些不习惯父亲这样的温情,有些羞赫的红了脸,小小的身体却软软的偎进了父亲宽厚的胸膛里。

“恩,爹地已经让你大姑妈去联络幼儿园了。去幼儿园记得要多笑,这样才能交到更多的朋友。”顾子夕看着儿子放松的小脸,温柔的笑了——

抱着儿子柔软的小身子,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奶香味儿,不自觉的想起五年前那疯狂的十夜、想起那具柔软的身体、想起那个哭着说还要有未来的女子、想起那张浓妆之下从不曾睁开的眼睛。

还有,她腰间那片婉若指甲的红色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