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06她后悔了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06 她后悔了

深圳,山顶别墅。

“妈咪,我们回来了。”顾梓诺一路小跑进别墅的大门。

“梓诺今天乖不乖?有没有给爹地添麻烦?”一身湖水色及踝长裙的艾蜜儿,早已等在大门口,在看见这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父子两人时,脸上布满了柔软却幸福的笑容。

微散的盘发、微眯的眼神、恰到好处的笑容、还有那柔得能掐出水来的声音——她,与五年前相比,容颜几乎没有变化。而身上更多了份为人母的沉稳气韵,让她在柔媚中更显风韵。

“爹地,你说梓诺乖不乖?”顾梓诺冲跑进艾蜜儿的怀里,在撞得她后退了两步才站稳后,转头向顾子夕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当然。”顾子夕看着儿子越发活泼的样子,眼底是满满的宠溺——这辈子,他或许只会有这一个孩子了,仅凭这一点,他对妻子或许还是应该感谢的。

想到这里,顾子夕在看艾蜜儿时,眸光里的不自觉的多了份温暖:“梓诺到爹地这里来,你妈咪身体不好,可抱不动你。”

“哪有做妈妈的抱不动自己儿子的道理。”艾蜜儿看见顾子夕眼底不同于以往的温柔,脸上顿时绽开柔媚无比的笑颜,顺势将身体偎向他的臂弯,让他有力的臂膀将母子两人圈在怀里——那样的依赖、那样的幸福……

…………

“子夕,这次出差这么久,今天就不去公司了吧。”花房里,艾蜜儿看着顾子夕柔声说道,脸上带着些乞求的柔软。

在照顾儿子午睡后,她本以为顾子夕会陪她一起午睡的,因为身体虚弱,她一直有午睡的习惯,这一点,顾子夕是再清楚不过了。

可是,他从儿子房间出来后,却径直走到了花房——那片红色的指甲花,在午后的日光中,开得越发的浓艳而俗气。

她不知道品味一向高雅的他,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么低贱的品种,却也因为他的喜欢,她却不得不耐着性子打理着——只为他每次回来,能因为这一片花,而在家里多停留一会儿。

“对不起,一会儿我就要过去了,后续的执行比竞标更重要。”顾子夕将眸光从花从中转回来,看着艾蜜儿维持得毫无破绽的完美模样,心里再激不起心动的涟漪——一起走过这些年,那浓烈的爱情,在她用眼泪和哀伤将他逼到另一个女人的**时,便已经变质了。

于她来说,他只剩了对她这份柔弱惯性的呵护与疼爱;而心,不知在什么时候,已随着那个女孩子的离开而丢掉了。

“我先走了,梓诺后面的教育你不要再插手。”顾子夕强迫自己不去看艾蜜儿那双充满哀怨的眸子,眸光快速从那丛指甲花上扫过后,便转身准备离开。

“子夕,我知道那件事你怪我,可你已经怪了我五年了,你到底要怪我到什么时候?”艾蜜儿伸手抓住他的胳膊,轻泣着说道:“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找回过去的你。”

“你看看梓诺,这么可爱、这么优秀的儿子,难道不足以让你理解我的决定?子夕,我们合好吧,你、我、梓诺,我们一家三口,我们会很幸福的。”

艾蜜儿从背后圈住了顾子夕的腰,将整个身体毫无缝隙的贴在他宽厚的后背上,贪恋着他身上熟悉的薄荷味道、贪恋着拥他在怀的满足感。

“你去午睡吧,别累着了,洛简还等我回公司开会呢。”顾子夕低头看她绕在自己腰间的手好一会儿,终于伸手轻轻的拨了开去——对她,在由宠到怨、由疚到怜中,爱情早已被消磨殆尽。

早知道为爱妥协,会让他失去爱情,他那一次一定不会妥协的。

不、不、不、如果不妥协又哪儿来的梓诺呢,梓诺,他的宝贝啊。

还有,在那个女孩身上释放的热情,在这么多年后,他终于愿意承认——他爱上了那具让他疯狂的身体、恋上了那个让他身心完全释放的女孩,即便那是不道德的,可心的感觉,却无法被欺骗。

想到这里,顾子夕的嘴角轻轻勾起一抹暖暖的笑意,没有犹豫的拨开艾蜜儿的手后,大步往外走去。

“子夕——”艾蜜儿柔弱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八度,让习惯了她柔顺的顾子夕不禁吓了一跳。

“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没用,不能给你生孩子,可是、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在那女人身上的那几夜,我是怎么过的?”

“你知不知道,当我知道她能让你快乐而我不能的时候,我有多痛?”

“你看看我的手臂,每痛一次,我就拿针扎一下,我用肉体的痛来麻痹自己的心;你看看有多少针孔,我就有多痛——你从那里回来后嘴角带着温柔笑意的样子、你执意要种指甲花的时候、你看着这些花儿发呆的时候、这五年来你从不在家过夜的时候,子夕,名义上我还是你妻子,可实际上呢?你早已判我出局了是不是!”

“如果没有梓诺让我撑着,我想我早就死了、早就死了呀!”

艾蜜儿无力的松开抓着顾子夕的手,整个身体顺着他的腿滑到了地面,整个人看起来,是从未有过的沮丧与无助:

“你知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怕的是冷漠和无视;而你,曾经那么爱我的你,你却对我冷漠了五年、无视了五年。”

“子夕,我真的再也撑不下去了呀。”艾蜜儿头发散乱的伏在地上大哭出声。

顾子夕停下脚步,看着几近崩溃的艾蜜儿,缓缓的蹲了下来,轻轻执起她的手臂,那上面密密麻麻的针孔看起来触目惊心。

“你这是何苦呢。”顾子夕轻叹了口气,慢慢拉下她宽大的丝质衣袖,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

“子夕,我知道错了,我不该为了让你妈妈和姐姐喜欢我而逼你去做违心的事;我错了,不该自信到以为除了自己,别的女人对你毫无吸引力。”

“子夕,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你想太多了,我答应过会永远照顾你,就不会丢下你。”顾子夕在心里轻叹了口气后,抱起柔弱无骨的她慢慢往卧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