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07姐姐许言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07 姐姐许言

“子夕,子夕,别离开我。”艾蜜儿用力的圈着他的腰,整个人紧紧的偎在他的怀里。

“我现在不走,你睡会儿吧。”顾子夕轻轻拍着她的背,身体却因为她依偎过来的身躯而不自觉的僵直了一下——他这不经意里最真实的排斥,让依在他怀里的艾蜜儿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炙热的泪水流在冰凉的脸上,说不出的悔如蚁般吞噬着她爱他的心……

顾子夕只是沉默着,虽然早就知道心已远离,可一直以为还会有习惯。

可五年后这第一次相拥而卧的不适、身体自然的排斥、仍让他感到恍然的不安——他们之间这貌合神离的婚姻,真能如自己所愿的维持下去吗?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他不敢深想。

茫茫人海之中,相遇未尝是不可能,若相遇,该如何?

对她,是时间堆积出来的念想?还是因着梓诺而生出来的渴望?又或真的与爱情有关?

艾蜜儿在他有节奏的轻拍里哭着睡着了,轻轻松开手,为她盖好薄背后,转身离去的背影不曾犹豫——无论未来如何,现在的他与她,都再也回不到从前……

本市,一间海边小高层的公寓里,一个长发白裙的女孩子,正在窗边插着花。透过落地玻璃的阳光,斜斜的打在她的身上,她白得几近透明的肌肤衬着窗边粉红百合花,犹如一个沐光而来的精灵般,让人找不出更合适的语言来形容她的出尘的气质与清澈的空灵。

“许言,我回来了!”随着一串燥动的钥匙声,许诺清脆的声音立时打碎了这一室的宁静,却也让这如画的光景,立时变得生动而立体起来。

“又是一路跑上来的呢,从机场到家里,才花了四十分钟。”那个被许诺称为许言的精灵女孩,在听到声音后立即放下手里的水壶,轻巧的转过身来,对着许诺无奈却宠溺的摇了摇头——眉眼间,与许诺竟有六七分的相似,而混身上下透出来的安静与空灵,让倔强而冷硬的许诺,顿时多了几许柔软。

“想你了。”对于姐姐语气里关心的责怪,许诺不以为意着,将行李箱拖进客厅后,迎着阳光看着盛开的粉色百合,心情顿时无比的放松。

“又是顾氏赢了?你老板有没有怪你?”许言从冰箱里拿出刚冰了半小时的西瓜汁,熟练的配上奶昔后递给了许诺。

对于姐姐这么快都知道结果,许诺一点儿也不感到奇怪——这个姐姐,从来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她所有的消息。

唉,怎么说呢,这么多年来的相依为命,让她们姐妹之间的感应越来越紧密,而在她们之前,竟是她对这个体弱多病的姐姐,依赖得更多一些!

“倒是没怪我,只是多花出去了5000万,今年一整年的预算怕是会很紧张了。”许诺窝进沙发里,美美的喝着姐姐配好的奶昔西瓜汁,微眯着眼睛说道:“不过,如果我们能让顾氏的黄金档效应降低,我们的后期执行也还大有可为。”

“这次回来休息几天?你还有哪些资源可以调动?第二广告位置换更低一级却更密集的广告位,可否操作?”

许言端了杯温牛奶坐在许诺的对面,清亮的眸子闪动着与许诺在进入战争时同样的闪亮光芒——在这个时候,你就能发现这姐妹两个,相像的不仅是外貌,还有与生俱来的执着与韧性。

“象当年的可乐与百事之争?”许诺看着姐姐眼底的灵动,眯眼笑了。

“Good!”许言知道许诺也是这个主意。

“OK,我没有休息,回来换身衣服就要去公司,市场部要召开后期执行讨论会和投入产出比的分析会。”

“资源方面应该可以再争取一些,我的想法和你说的方向一致,一会儿我走了你先午睡,下午三点我给你E—mail。”许诺知道姐姐在知道消息的那一刻起,便和她一样思考了各种应对方案。

“U盘给我吧,我的生活已经很有规律了,该睡的时候我自然会睡的。”许言轻瞪了妹妹一眼,径自站起来从许诺的随身包里拿出一个精巧的U盘,随手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喂,许言,我还有没有一点儿私人空间了!”许诺见她自若的取出自己的东西,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工作上呢,就没有。私人感情上呢,就有。”许言看着许诺调皮的眨了眨眼睛:“那个莫里安你真不考虑?”

许诺听了这话不禁一怔——许言了解自己的所有,却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提到感情的问题,以至于以为她对自己的感情问题已经不抱期待了呢。

只是,这时候提起来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她认为,莫里安会是自己的未来?

“你知道林允儿?”许诺轻啜了一口果汁,低低的说道。

“在感情里,女人是可以自私的。”许言定定的看着许诺——这个妹妹为了她,牺牲掉了所有能够或不能够牺牲的东西,可她们的相处,依然如每一对正常的姐妹一样:相亲相爱,默契相孺。

妹妹没有担心她因受恩而产生压力,总是脾气该来就来该去就去,对她也向来依赖而柔软;她没有因为受恩而小心冀冀,仍然总是一幅姐姐的派头去照顾她、引导她、甚至要求她。

她们姐妹最像的地方,就是从来都知道自己要什么、从来都知道什么样的方式,是对对方最好的——从六岁开始的相依为命,她们是最懂彼此的人。

“恩?难道是你没有信心?”许言看着许诺思索的眼神,进一步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