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pater009温柔上司

卷1 众里寻她 Chpater009 温柔上司

“Anna,还是先听Shine对执行方案的想法吧。”熟悉许诺脾气的莫里安看她要发作的模样,伸手拍了拍她放在桌上的手背,示意她冷静下来:“Shine,还愣在那儿干什么?总部和Anna关心的不是我们花钱的能力,而是我们赚钱的能力。”

“是。”许诺转眸看着莫里安淡然的眸子,深深吸了口气,将心里的怒意慢慢的平息了下来——再大的不满,她也不能让莫里安难做。

“开始吧。”莫里安朝着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许诺心里微微一暖,低头打开电脑,将整好的方案快速的打开——在莫里安的面前,她从来都不会任性、不会发脾气。

“在申请增加预算的时候,我和Eric就广告传播的有效性作过讨论,所以虽然我们没有拿到第一广告位,但今年的市场也并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许诺边调整着PPT的页面,边自信的说道。

“影响广告传播有效性的因素,除了传播载体、传播时间、最重要的还有传播频次。”

“适当的增加传播频次,能让受众反复接受信息刺激,以加深受众的印象,达到熟悉、产生购买欲望,直至产生购买行为的目的。所以我的建议是:在Y视的第二广告位,我建议放弃,我们用这个广告位去换取其它时段更频繁的播放次数。”

“另外据数据显示:Y视黄金时段的收视率已被M卫视分走了近三分之一。而Y视的受众群以28岁以上,有规律生活的人群为主;M卫视的受众群以15岁以上,喜欢娱乐化生活的人群为主;所以我想将我们的广告片放在与顾氏的‘妆成’同一时段,除Y视外的三大卫视同时播出,这样就可以对有了顾氏的产品形成合围之势。”

“同时,顾氏的广告只买断了电视时段,而网络时段是没有被买断的。据统计,现在的普通电视用户只有35%、网络电视用户则超过了70%,所以我认为这是个比电视黄金档更值得拿下来的时段。”

“同一时段的卫视冲击、其它时段的多频播出、网络渠道的补充、三方合力之下,给顾氏造成压力是一定的,更重要的是,在消费者做消费选择时,信息多的产品必然是第一反应;加上我们的品牌效应,今年的市场指标没有太大的问题。”

许诺说着,便将各渠道收视率的占比表播放了出来——对于业内数据,许言向来是高手,总是在她需要的时候,给她准备得妥妥的。

“这也意味着要增加投入,是这个意思吗?”Anna看着许诺的渠道分解与投放测算,确实是一个拥有绝对赢面的执行方案——顾氏在黄金档的广告,会被卓雅卫视广告和其余的时间和网络渠道包围,这个标王即刻便有种身陷重围的感觉。

只是,这样铺天盖地的频次,费用上自然是省不了的。

“大中华区今年全年的广告预算分别由‘卓丝’、‘卓恋’、‘卓泉’三个产品分占,‘卓恋’是年轻系列,我建议放到V圈里进行推广,一来成本低,二来客群的针对性强。”许诺将PPT翻到下一页,将‘卓恋’的推广预案和预算推到Anna和莫里安面前。

“‘卓恋’的费用必须保证。”Anna断然否定了许诺挪用姐妹品牌费用的方案。

“可是……”

“没有可是,关于‘卓丝’的投放频率和方式我没有意见,至于费用,恕我无能为力,总部今年也不可能再给市场部增加任何名目的费用。”

许诺还想据理力争,但话还没出口,便被这个严厉的老女人给打断了。

“我知道,我们会想办法的。”莫里安用眼神制止了许诺。

…………

“别泄气,会有办法的。”在Anna离开会议室后,看着垂头丧气的许诺,莫里安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从数据分析来看,这样的投放方式和频率,加上V圈的配合,受众群体和有效性成倍增加是完全可能的。”

“再说,三个品牌之间的费用调拨也是分公司的权限,她凭什么反对。”

许诺将电脑重重的合上,想起Anna为了自己的地位和权利不受影响,将所有的责任都压在自己和莫里安身上的做法,越发的气不打一处来,却又迫于她的权威,不敢当场的发作。

“她刚花了5000万,没有看到收益,借支柱品牌保住现有利润是每个领导的必然选择,你的想法我能理解,但你也要学会换位思考。”莫里安轻轻拍了拍许诺的手,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屁股决定脑袋,换位思考我做不到,但她不批方案,我就必须得重新想办法才是。”许诺抬眼看着莫里安耸了耸肩,抱着电脑站了起来:“莫里安,对不起,这次真是我连累你了。”

“说什么傻话呢,去我办公室,我们一起商量一下看有什么办法。”莫里安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润的说道。

“一点儿都不能争取?”许诺抱着电脑,与莫里安边往外走边皱眉问道。

“我们将你的方案再细化一下,预算和收益对比再评估一次,才知道有没有机会。”莫里安推开办公室的门,示意许诺将文件资料放在靠窗的会议桌上:“煮两杯咖啡过来吧,我下飞机就到公司,然后被这个老女人不停歇的轰炸了近两个小时,现在真是累得不行。”

“我是说她怎么比传说中要温和呢,原来你已经挡了头炮了。”许诺耸了耸肩,看着莫里安松懈下来后显得疲惫的脸,心里一阵愧疚。

“谁让我是你上司呢。”莫里安看着她轻笑,边伸手按揉着发胀的太阳穴。

与许诺分开后,莫里安并没有如愿休息,他的独立办公室里,未婚妻正在等着他。

“允儿,结婚的事情改天再说吧,我今天很累。”看着看似温柔实是强势的林允儿,莫里安只觉得头更疼了。

“那我们谈什么你不累?或者,我们来谈谈许诺?”林允儿直直的盯着莫里安,一直回避的话题,终是忍不住问出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