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11酒场应酬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11 酒场应酬

“Y视这边不需要增加预算,而且我们是调往三级时间段,所以谈起来应该没有难度,就由我过去。”

“M卫视这边,因为是新的节目,业内的评价和呼声并不高,但他们那几个鬼才的手笔,我相信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我们利用现在的冷场,去争取一个好价钱。”

“地面广告费用我压缩了一些,现在能拿出100万的费用来,你看呢?”

许诺在做了一个整体的投入效果评估后,同时将方案分成一了一块一块的,现在是能争取一块是一块,要是全绑在一起,她就死定了。

看见最后成形的方案,莫里安也长长吁了一口气,在看了效果评估后,莫里安果断的说道:“Y视按你的方案去谈;卫视方面只做M台一家,我们有限的资源要用在最有用的地方。网络方面不要花明面上的钱,用网上促销以增加网站点击率和部分折扣点来抵费用。”

“这样、这样行吗?”许诺没想到莫里安会用这一招,不管怎么说,这用折扣的扣点来抵费用,公司走帐这方面首先就有问题,被发现了可就是职业污点了。

“不行也得行。”莫里安合上笔记本,看着许诺沉声说道:“100万对于M台来说,确实太少,但现在也没办法了。而且,我们必须得快。顾氏多花了这么多预算,加之有业内的前车之鉴,应该不会只吊死在Y视的黄金档上。”

“好,我马上把方案发到系统里给你批复,然后订明天最早班机票去B市,M台的事情你安排,我随时配合。”许诺转过电脑,迅速的将方案做进了系统平台里,脑袋里一直想着预算和费用的她,完全忽略了身旁的莫里安在看她时深遂、挣扎的目光。

“不早了,你先回去准备明天出差的事。”莫里安看着许诺在系统里按下确认键后,对她轻声说道。

“哦?你还不下班吗?”许诺下意识的抬起手腕看了看,已经是十点三十分的时间,再抬头看看莫里安疲惫的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一起下班吧,我看你都快挂掉了。”

“没事,你走吧,女孩子晚了不安全。”莫里安不耐的朝许诺挥了挥手,拿着电脑回到办公桌后面,打开后便一直不再抬头。

“莫里安,你和允儿姐吵架了,是因为我吗?”看着莫里安逃避的表情,许诺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她知道外面对他们的关系甚多传言,她以为身为他的爱人、她的朋友的林允儿应该是了解的,想来,还是有困扰吧。

“说了不关你的事,要我轰你出去吗?”面对许诺的直言不讳,莫里安有种被揭穿的狼狈,语气不禁有些暴躁起来。

“那我先走了。”许诺有些尴尬的抱起自己的电脑,转身往外走去,步子显得有些急促。

“许诺——”莫里安抬头看见许诺仓促的步子,对自己粗暴的态度不禁又懊恼起来:“许诺,我是太累了,情绪有些失控,你别放在心上。”

“又不是没轰过我,这会儿又假惺惺了。”许诺顿了顿脚步,回过头时,脸上已是一片明媚的笑意。

“鬼丫头,快去收拾东西,我批了文件一起走。”看见她毫无芥蒂的笑脸,莫里安的心情莫明的好了起来。

第二天,许诺只身去了B市。

“许部长,这事儿就拜托您了。”

“小许呀,虽然你要的是低一级的时间段,但台里是有整体规划的,上次竞标结果出来后,我已经把结果报给傅台长了,明天就要下排期表了,我看,这事儿还是挺为难的。”

“许部长,您看这样一挪,整个排期就省出了两个广告位,你敢再把这两个广告位卖出去可是多大的利润呀。再说我把这个位置让给‘华商’公司,您也可以让他们再加加价麻。”

“这都订好的合同,我们也要讲诚信的,哪儿能说加就加,你们这些销售啊,真是不懂规矩……”

“许部长……”

“我看这样吧,这事儿我一个人也定不了,我帮你约我们傅台长和广告部的经理,明天晚上一起坐坐,到时候就看你的表现了。”

“谢谢许部长。”

离开Y电视台,许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一向只负责创意的她,这是第一次出来低声下气的求人;而那许部长或明或暗的提示,让她有些无所适从:说是要送礼吧,现在各方面都查得严,如果出事的话,不仅是他们这些公务员会有事,自己落得个行贿的罪名,以后还有哪个公司敢用?

可如果不打点的话,显然明天这一关就过不去。

本以为会是水到渠成的事,却仍然让这些手握资源的人给卡住了,许诺苦恼的叹了口气,给莫里安打电话汇报了一下基本情况后,便一个人在大街上游荡着。

“许诺,谈得怎么样?”是姐姐许言打来的电话。

“差不多了,明天见台里领导做细节沟通,我觉得应该有把握。”在许言关注不到的地方,许诺总是报喜不报忧。

“顺利就好,一个人在外面多注意些,应酬的时候先喝点儿酸奶垫垫胃,酒尽量的少喝一些。”许言轻柔的声音里,藏了太多的担心和无奈。

“好了,你就别啰嗦我了,记得按时吃药、按时睡觉。我这会儿还要去准备一下明天见台领导要用的资料,不和你聊了啊。”许诺霸道而轻松的命令着许言,挂了电话后,心里的烦恼似乎缓解了不少。

是啊,她还有姐姐要照顾,不管多难,她都得坚持下去。

只是,这两年反复的次数似乎又多了些,忙完这阵,得押着她去检查才是。

脑袋里有了许言的事儿,许诺倒也不再烦恼工作的事儿了,莫里安说他明天尽量赶过来,有个男人在身边,酒色场所应该也就不会太难应付了。

想到这里,许诺伸手拦了车,径直回到酒店——对莫里安的依赖,早已在不知不觉之中,而她自己,却是毫无所觉。

第二天晚上,某大型酒店。

顾子夕从卫生间回包房的时候,无意识的扫了一眼隔壁热闹异常的包房,却意外的看见一袭长裙的许诺正举杯喝下一满杯的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