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12子夕救场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12 子夕救场

这北方人谈事情,把酒喝透了,事情才算是刚开始可以谈,虽然他们南方人不习惯,但有求于人的时候也确实是身不由已。

顾子夕看着许诺拼命的模样,心里不由得浮起一丝不忍来——这么一个在职场努力向上的女孩子,也不过是太好胜,现在也不至于能威胁到他,他真要断了她的后路吗?

“傅台长,这在B市呢,您是主我是客。这白的喝的差不多了,依我这个客人的,再来两瓶红的怎么样?”许诺觉得这白酒再喝下去,自己的胃就要烧着了。

“既然女士有要求,哪儿有不遵命的,成,你去安排吧。”那许部长见许诺挺上道,昨天提点过后,今天安排就特别到位,每人一份的产品试用妆也有模有‘料’,所以见她实在喝不了后,也就不再勉强了,毕竟,她的这个要求于自己来说,还是求之不得的。

“那就拜托许部长帮我点几个菜,我去安排一下红酒。”许诺强压着胃部灼烧的难受,招手让服务员将菜单递给了许部长,便拿了电话快步的走了出去。

“这个小许还是挺不错的,有咱们北方女孩子的豪爽。”已经有几分醉意的傅台长眯着眼睛,看着许部长若有所指的说道。

“我看也是,傅台长,这排期是不是给她调一下?一个女孩子,也不容易。”许部长知道台长这是发话了,忙借机将事情拎了出来。

“恩,明天我看看排期表,不影响的情况下就调吧,原来那个广告位提点儿价,空出来的广告位你就安排给上周来找过你的那两家吧。”那傅台长是酒醉心明,卓雅送的这点份礼是并不算什么,挪出来的几个广告位是真正的利益所在,所以在探得几个下属的态度后,便也顺水推舟的应了下来。

“好,等您确定能调了我再告诉小许。”许部长今天约傅台长出来,自然也是这个想法——只有把上下都绑在一起赚钱,这钱才赚得踏实。

而许诺借这个机会让他们商量,同时也是给自己求救的机会。

“我说老大,你现在到哪儿了?我都快挂了。”她避开包间的视线,给莫里安打电话。

“有事耽搁误了机,现在刚下飞机,情况怎么样?不行的话就散了,别硬撑着。”电话里,莫里安的声音也是一片焦急——同意她送礼、同意她陪酒,都是算在自己能准时赶到的情况下,现在扔她一个人应付这些大男人,还是喝酒的事儿,让他怎么能放心得下。

“我看这事儿能成,或许明天就能拿到准确的讯息。”许诺言简意赅的说道。

“我是问你怎么样,谁问这事儿了!你喝了多少?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听着舌头都大了的许诺还在汇报工作进展,莫里安的火一下子就升腾了起来——这个傻丫头,到底知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呀!

“纯喝酒呢,没有其它的、”许诺不小心打了个酒嗝,只觉得一股酒气顺着喉头涌上来,当下一个没忍住便拿开电话吐了满地。

“许诺?许诺!许诺,你听我说,你现在去结帐,然后离开,不许再喝了!”听到她吐得难受得声音,莫里安心疼得心都纠了起来。

“我知道了,先挂了啊。”许诺按下电话,连苦笑的时间都没有,便扶着墙吐得天昏地暗。

“需要帮忙吗?”顾子夕本不想管她,但在看见她吐出的秽物里掺杂着丝丝血丝时,还是忍不住走了过来。

“不用,谢谢。”许诺用手按着胃,将头耷在膝盖上,让吐得发晕的头得以暂时的舒缓。

而顾子夕也就站在那里,看着她时,眼底的冷意慢慢的裂开。

“你去哪里?”看见许诺扶着墙勉强站稳,下意识的便伸手扶住了她。

“顾子夕?你怎么也在这里?”吐完之后,比刚才清醒不少的许诺这下看清了这个男人的面貌,浑身的刺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碰巧。”见她眼底那么明显的戒备和敌意,顾子夕淡淡的笑了:“你这样子是不能再喝了,我找人送你回去吧。”

“不用,谢谢。”许诺深深吸了口气,努力的让自己靠在他身上的身体站直后,稳稳的往包间走去——她已经喝了这么多,可别在最后的时候把那些人给得罪了,那才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看着她挺直却倔强的背影,顾子夕缓缓将身体靠在廊柱上,眼底泛出一股别样的情绪——她的背影没有她脸上的骄傲,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使得她必须用力再用力,才能将肩膀直起。

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子,会有什么样的重担压得她至此呢?会有什么故事让她抛弃女性的柔弱,而变得比男人还要坚硬?

“小许怎么去了这么久,来来来,自己斟上,自罚一杯。”

“听说你们外企白领,就好红酒这个调调,今天就多喝两杯。”

“那个广告呀,应该小许自己去拍,那演员哪儿有你漂亮……”

看着刚才还吐得天昏地暗的许诺,把酒一杯接一杯的象水一样往喉咙里灌,压在胃部的手也越来越用力,顾子夕轻叹了口气,大步往包间走去。

“傅台长、许部长、许小姐都在呢,真是相请不如偶遇,怎么样,这边喝得差不多了吧,去我们那边坐坐?秦台长也在呢。”顾子夕拿出生意人的玲珑,自斟了一杯酒与众人干了后,便暗示这边可以结束了。

“顾总也在呀,真是太巧了。老许,一起过去吧。”那傅台长看这边也喝得差不多了,该定的事也就定了,便也就顺水推舟的给了顾子夕一个人情。

“小许,今天辛苦了,明天上午你再到台里来一趟,有些细节我们还要再确认确认。”许部长拉着许诺到旁边交待之后,便随着顾子夕一起往另一个包间走去。

在所有人都离开后,许诺坚持到结了帐,就再也坚持不住的从椅子上滑到了地上——无论如何,今天算是有了个结果,这酒,喝得也算值得。

至于顾子夕为什么要来给她解围,她这时候也没有心思多想,只是完全放松的坐在地上等莫里安过来。

只是她没等到莫里安,却等来了顾子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