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pater013夜已醉了

卷1 众里寻她 Chpater013 夜已醉了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顾子夕送走电视台的人后,出来便看见许诺一身酒气的蜷在大堂的沙发里。

顾子夕的声音,在朦胧中穿透耳朵、穿透记忆,竟似记忆中数年前那个男子的声音——你的未来,我接手。

醉酒的虚弱、深藏的心事,刹那间涌上心头,没有争开眼睛,眼泪却成串的滴落了下来。

“我先带你去酒店吧。”顾子夕以为她醉酒难受,紧皱着眉头,弯腰把她抱在了怀里——快一米七的个头,抱在手里居然没有多少份量,这让顾子夕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只是这一眼,却让他差点松手丢开了她——这清水芙蓉的一张脸,有那么一刹那,竟和记忆中那张浓妆得似带着面具的脸,重合了起来。

“别,我还要有未来。”

与他十夜纠缠,这是她对他说的、唯一一句有表情的话。

到如今,她浓妆的面貌和声音,其实他都不记得了——记得的,只是那一瞬的感觉吧。

顾子夕腾出一只手,轻轻的抹掉她的眼泪,定定的看了她半晌,暗笑自己的刚才那一瞬间想法的荒唐后,便抱着她大步往停车场走去——黑暗是一种太好的保护色,加上酒精的作用,便让心事不再隐藏。

在他的臂膀之间,许诺似乎有种别样的安心,当他的声音与记忆中的声音重合后,她被酒精洗礼的脑袋便越发昏沉起来,在不自觉中,伸出双手紧紧的抓住他脖子间的领带——似乎,这样的抓紧了,他就不会再将她抛下。

顾子夕就住在这酒店的楼上,一来离电视台近,利于工作;二来吃饭招待什么的也方便。

回到房间后,靠在他胸前许诺已经睡着了——或者说,已经醉昏过去了,现在正将头歪在他的胸口,轻轻的打着鼾,嘴唇花瓣似的微微翘着,看起来居然有几分纯真之色。

呵,这时的她,再也不是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眉眼间的温柔有一种能打动人心的力量。

“放开手,我帮你拿毛巾擦把脸。”面对这样无助而无防的一张脸,顾子夕也没有办法做到太过的冷漠。

也不知道许诺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总之在顾子夕将她的身体放回到**时,她便自然的公开了紧抓他领带的手。

顾子夕端来一盆热水,仔细的擦拭着她的脸、她的脖子、她的手,就象对待梓诺一样,自然而熟练。

“许言,别管我,我没事。”许诺突然摇了摇头,用手拨开顾子夕的手,软软的说道。

顾子夕微微愣了愣,也没理会她,扔了毛巾,帮她将鞋子脱了后,扯过被子随意的搭在了她的身上。

将水端回浴室再回来时,她却将盖好的背子给踢掉了,整个人就横七竖八的睡在那儿,好在穿的是及踝的长裙,否则真是要难看死了。

顾子夕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些,也不再管她,去浴室冲了澡后,打开电脑将今天与Y视台长所谈的播放计划发给洛简,这才合上电脑。

用手指用力的按压着因醉酒而疼痛不已的太阳穴,整个人无力的倒在沙发上,看着**的许诺,眸子一片朦胧起来。

许诺的电话已经响了很久,顾子夕本不想理会,这会儿头痛再加上铃声的不停,不禁有些烦燥起来,起身从她的口袋里掏出电话正想按掉,却看见来电显示的名字是莫里安。

顾子夕转眸看了一眼许诺,不禁想起洛简说的那些传言起来——或许,他们之间真的有些不寻常吧。

顾子夕想了想,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许诺,你在哪里?”顾子夕还来不及自报家门,莫里安焦急的声音便穿透而来。

“许诺,你怎么不说话?快告诉我,你现在哪里!有没有事?”听着电话那边异样的沉默,莫里安的声音有种害怕的慌乱。

“我是顾子夕,许小姐喝醉了,现在我的房间。”顾子夕沉稳的声音,自然的、给人一种安抚的力量,虽然许诺在他的房间会让莫里安意外,但慌张的心还是略略放下一些——他虽是个男人,好歹也是认识的,在两性关系的风评上,也相当的不错。

“谢谢,请问你的房间号?”莫里安稳下心神低声问道。

“电台大楼酒店,501号房。”顾子夕简洁的报了房间号后,便将电话扔在**,转身回到窗边,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慢慢的抽了起。

黑暗的空间、星点的烟火、淡淡的女人气息,轻易的将他尘封的心事打了开来……

原以为去欧洲的事情,最慢一个月也就解决了;

原以为,就算他疯狂的要、没节制的做,也不至于十天就能在她的身体里种下一个孩子;

原以为,他们之间还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来理顺这不该的感情、让他用另一种方式将接管她的未来;

却是人算不如天算,一场意外让他留在那里一年多,然后,听到的是她怀孕、生子、离开、消失的消息。

等他回来,看到的便是被自己的妻子抱在怀里的软糯婴儿。

也曾无头苍蝇一样,胡乱的找了一阵,但在知道她用来签合约的名字是伪造时,他便放弃了——既然于她来说,孩子、身体都只是交易;

既然她从未曾试图在他的生命里留下痕迹;那么即便是找到,这样的开始、他这样的身份,又要让他们要如何继续?

虽然,在看到梓诺时还会想起她;虽然,在看一那园的指甲花时还会想起她;虽然,在夜深人静、孤寂难眠时还会想到她;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爱情,不是非此即彼;女人,也不是非此即彼;或许,生活该有些变化了。”顾子夕刚掐灭手中的烟蒂时,莫里安节制中带着急促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