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oater014不想再躲

卷1 众里寻她 Choater014 不想再躲

“这是怎么回事?”莫里安推门而入,看见在**睡得横七竖八的许诺时,一阵火气油然而生。

只是在看了一眼身边的顾子夕时,又将这莫明的火给压了下去:眼前的顾子夕,一身简单的睡衣,脸上没有平时的犀利与冷硬,一股子随性的温软,带一些英伦的贵族气息淡淡而来,让人在他的面前发不出脾气来。

“喝多了,我不知道她住哪儿,就带回来了。”没有刻意的解释,只有事实的描述,顾子夕相当的坦诚,又相当的自负。

“今天的事先谢谢了,改天有时间一起喝一杯。”莫里安淡淡的点了点头,快步走到床边,快手快脚的把许诺摊开的手脚收拢后,心疼的将她抱进了怀里:“我先送她回房,明天我再过来取行李。”

“好。”顾子夕淡淡的点了点头,看着蜷缩在莫里安怀里的许诺,轻声说道:“她吐的时候有血丝,你最好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

“血丝?”莫里安抱着许诺的手下意识的一紧,惹得许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我知道了,谢谢你。”莫里安终是没有在顾子夕面前失态,抱着许诺快速的离开了他的房间。

在他们离开后,他疲惫的躺在刚才许诺躺过的**,暖暖的温度、淡淡的酒香、女人的气息、突然让他觉得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莫里安?你怎么在这里?”许诺醒来的时候,看见莫里安神情莫测的坐在床边,不由得惊呼出声。

“你以为会是谁在这里?”莫里安瞪了她一眼,起身倒了杯白开水给她。

“以为是你啊,你在大堂说送我回酒店,我听见你的声音就放心的睡了啦。”许诺仰头将一大杯水一口喝下,说这话时有点儿心虚的讪笑——就算没听得太真实,她也知道那个送她回酒店的男人不是莫里安。

只是,象她这么警觉性好的人,就算喝醉了,也应该赖在在堂的沙发里等莫里安来接才是。

当时真是鬼迷心窍了,居然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走了——看来莫里安来得正是时候,以至于从那人手里带回了自己吧。

莫里安沉沉的看了她一眼,在心里叹了口气后,也没有继续追问:“昨天是我不对,说好7点到的,结果10点才到。他们真没做什么过份的事?”

“除了在钱上头贪婪一些,倒也算正人君子。”许诺将玻璃杯递回给莫里安,神色淡淡的说道。

“许诺,以后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这种情况。”莫里安接过杯子放在旁边的小桌上,回头看着许诺醉酒后零乱的发、红肿的眸,发誓般的说道。

“现在的航班真是过份,总是随意的误点。”看着莫里安认真中带着严肃的样子,许诺的心突然慌乱起来,勉强勾了勾嘴角,岔开了话题。

“不是航班,在那边有点儿事被拖住了。”许诺随意岔开的话题,却让莫里安烦燥的回避着——事实上还真是有事儿给拖住了,那事儿就是林允儿。

不知道是因为莫里安的悔婚使她精神恍惚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林允儿在上班的途中出了交通事故,莫里安拖着行李箱从机场返回到警局处理完事故后,又送林允儿回家。

然后林允儿一直不肯让他离开,直到Anna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问Y视的沟通进度,林允儿的父母才看不下去,扯开林允儿的手让莫里安得以脱身。

交通事故并不大,莫里安也清楚林允儿就是故意拖着他。虽然于公于私他都已经心急如焚,却在8年的感情面前、在对林允儿惯性的包容面前,狠不下心来转头就走。

直到终于赶上改签了两次的航班后,在飞机上坐定下来,想着许诺一个单身女子,在酒桌上可能会遭遇到的情况,不由得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原本还在责任和爱情之间摇摆的他,在看到许诺零乱而柔软的躺在另一个男人的**时,他的心便再也无法摇摆——此刻,他愿意做一个被人唾骂的负心男,也要好好保护这个女孩。

“现在头还疼不疼?昨天吐了?胃出血了?”莫里安伸手拨开她额前零乱的发,看着她有些发白的脸轻声问道。

“有点儿,不过不影响今天的事情。”许诺伸手将头发整个的捋到了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后,看着莫里安烂然一笑:“昨天喝到最后,许部长让我今天再去一趟,应该是可以有结果了。”

“今天我过去,你就在酒店休息,等我回来带你去看医生。”莫里安拍了拍她的脸后,站起来将她扯进了被子里。

“你别瞎担心了,我没事儿。”许诺摇了摇头,用手撑着床用力的坐起来。

“我说不许!”莫里安看着她低吼了一声,双手用力的按着她的肩膀。

“你……”许诺看着莫里安眸子里明明灭灭的光,似乎有种难以隐藏的情绪就要流泄出来,心慌将身体往背子里滑去,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几不可闻:“那、那好吧,你去吧。”

莫里安轻叹了口气,直直的俯下头去,温润的唇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印上她的额头。

他没有更进一步,她也只是如吓呆了似的定在那里。

“莫里安,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半晌,许诺伸手轻抵在他的胸口,缓慢的说道。

“认识你、爱上你,是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一件事。”她的平静,却让犹豫的他下定了决心,伸手托住她的头,让唇吻在她的眉间、眼睑……

“莫里安……”许诺用力的抵住他的胸膛,试图拉开两个人的距离,耐何女人与男人最原始的差异便是这体力了——在推搡中,他双手紧紧握住了她的双肩,将她固定在自己的胸前:“许诺,我不想再躲了,我爱你。”莫里安侵略的眼光不容她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