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15501号房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15 501号房

在满是他的气息里,许诺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圈微红的看着他说道:“莫里安,别在我最无助的时候说爱我,我怕我会把你当救命稻草抓住不放。”

“为什么不呢?”莫里安用拇指轻轻摩挲着她莹润的脸,柔声说道:“许诺,抓住我,好吗?”

“莫里安,我现在头疼得很,你不要乘人之危!”许诺低下头,将头顶低在他硬梆梆的胸前,逃避着不去看他的眼——如果他不是莫里安,在她寂寞如斯的时候,有这样一个怀抱肯接纳她,她或许就义无反顾的投奔而去了。

管它爱不爱、爱它久不久。

只是,他是莫里安,是她亦师亦友的那个人、是她把她从黑暗带到光明的恩人,也不要他为了她这个没有心的女人,去背叛交往了8年、婚期已定的女友;她不要将他预定的生活弄得一团糟。

她不能。

“你在担心什么?”莫里安将她的头从自己有胸前拉开,看着她直直的说道:“担心允儿?还是担心我的父母?或者只是对自己没信心?”

在他的注视下,许诺敛下眸子,似是思索了半晌,才又重新抬眼看他:“莫里安,在我的心里,友情比爱情更重要、更长久、更值得信任,我怕失去你这个朋友,所以,我们就一直这样下去,好不好?”

“许诺,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听着许诺似是而非的话,莫里安直觉得一阵无力。

“我不明白,我也不想明白!”

“莫里安,你别逼我好吗?我真的很舍不得你这个朋友。”许诺有点抓狂的举起双手,用力的抓着头发。

看着许诺躲闪的目光,莫里安半晌说不出话来——很多时候他不懂她,但在这件事上,他懂她。

她对他有情但没有爱,却以为只要守着这份情,便是对他最好的交待——不打扰他的生活、不亏欠他的爱情、不失去这个亦师亦友的朋友。

呵,她到底是许诺、她到底是精明的,在没有爱的前提下,这笔帐,怎么算都是她赚了啊!

在两人都沉默着不肯妥协的时候,两人的电话同时响了起来,而莫里安不动,许诺便也不动,任这电话震天的响着。

“接电话吧,我们之间,今天我出说爱你,只是因为爱你,没有别的。你慢慢儿的想,等我把所有的问题解决了之后,希望你不要再逃。”莫里安见许诺鸵鸟似的低着头,轻叹了口气,将她的电话放到她手边后,便起身接起了自己的电话。

“顾总,你好。”

“不好意思,我现在就过来。”

“这怎么好意思。”

“那真是太感谢了,凯瑞酒店,501房。”

莫里安报出房号后才惊觉,许诺住的房号,与顾子夕的完全相同。

只是巧合吗?

那个顾子夕绝不会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男人,在所有的报道里除了他老婆和儿子之外,人在他的眼里就只有可用和不可用之分,绝对没有男女之分。

加上许诺于他来说,还是对手公司的职员,正与他在同一个领域抢夺资源,他有什么理由帮她?

而现在,他不仅帮她,似乎还有着若有若无的关心——他想干什么?

他们会有着工作之外的交集?

“许诺,你和顾总是旧识?”挂了电话后,莫里安转头看着许诺沉声问道。

“怎么说?”许诺被他这个问题给问倒了:他所说的旧识,当然不是指他们很早就认识这件事——以两家公司在市场上的竞争地位,想不认识也难啊。

“昨天是顾子夕带你回酒店的,而且,和你很熟悉的样子。”莫里安皱眉说道。

“顾子夕?”许诺一听,头都炸开了:“完了,我昨天醉得什么都不知道,会不会乱说话?会不会把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泄露给他了?”

许诺掀开被子就跳了起来,还没来得及检查自己的身上的衣服,便听到了门铃的声音。

“都胡思乱想些什么呢,快回被子里去。”莫里安皱了皱眉头轻斥着,拉过薄被围住了她。

许诺边抓住背子,边低头看自己:身上穿的还是昨天喝酒的那身,只是裙子的细肩带早就滑到了下面,内衣蕾丝花边都露了大半出来,一时间大窘,迅速拉紧背子窝回了**。

看着她尴尬羞涩的样子,莫里安只觉得心里软软的,一时的疑惑也放开了,似乎男人骨子里的的柔情,全因这个女孩而生了。

“喂,门铃响好久了。”许诺尴尬的提醒着他。

“恩。”莫里安压下心里的悸动,转身去开门。

行李是顾子夕亲自送来的,莫里安没有请他进来坐,私心里,他不想让他见着许诺这副零乱的模样——当然,许诺自己自然也是不希望让别的男人见到她狼狈而柔软的样子。

顾子夕也没有要求进去坐,一个男人,守着一个醉酒的女人一整夜,其间的关系不言自明。

他没那么多八卦细胞去了解其中的细节,虽然自己也没弄清楚为什么一定要亲自来送这个行李箱,只是他向来是个随心的人,来了就来了,越过莫里安的肩膀,看不见房间里确实的模样,心下有那么一点点他自己也不明白的失落,却仍是平静的转身就走了。

“莫里安,如果顾子夕知道我们的播放计划,公司不会给我安个泄露机密的罪名吧,我说了什么真的忘了,我也不知道那个带我走的男人就是他呀。”许诺在被子里整理好了衣服后,边起床边苦恼的说道。

“不会。”从许诺的反应里,看不出一丝她与顾子夕有关系的模样,莫里安便也只当这501只是巧合了:“我洗个澡去电视台,你好好儿休息。”

“恩。”许诺闷闷的应了一声,扯起被子将头蒙了起来——一夜的酒醉、加上莫里安突来的表白、还有播放策略有可能被对手知道的烦闷,都让她的头现在是疼上加疼。

唉,能不想就不想吧,或许,睡一觉起来之后,会发现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