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19亦真亦假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19 亦真亦假

莫里安皱了皱眉头,虽然没有听说过那个男人除了自己太太之外,和其它女人有什么纠葛,但商场上的男人,逢场作戏的事情谁又说得清呢。

加上前天在B市,他对许诺的态度也奇怪的很,让人越发看不清他的意图来。

所以,就算许诺只是单纯的他的下属,他也不会让她用这种方式去工作,当下摇头说道:“不要去招惹他。”

许诺还想说什么,却被莫里安拉着快步往安检口走去。

如他们所料,顾子夕要去的地方正是H市——他正与他们走向同一个登机口。

“莫总监,许小姐,这么巧,又见面了。”走在前面的顾子夕,接了一个电话后,便看见了擦身而过的莫里安和许诺。

“是啊,真巧。”莫里安礼貌的伸手与顾子夕握了握,并没有太多的寒喧——其实,在这里相遇,对于此行的目的,大家已是心照不宣了。

“许小姐身体好些了吗?”顾子夕抽回手后,直接将目光转向了许诺。

“谢谢顾总关心,已经好了。”许诺轻扯了下嘴角,礼节性的伸出手与顾子夕轻握了一下,便迅速的收了回来。

“我对许小姐的职业发展,有个新的提议,不知道莫总监和许小姐商量了没有?”顾子夕清朗的声音,沉稳而轻缓,笑容里的笃定,是久居高位的人惯有的优雅与从容。

而这样的笃定,在许诺看来,却是另一种蔑视,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气来:“我的职业发展,还不需要顾总来操心,多谢。”

说完便拖着行李箱大步往登机口走去,给顾子夕和莫里安留下一个任性而倔强的背影。

“不好意思,她就是这个脾气,想来顾总也不会和她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莫里安摇头轻笑,一脸的无奈与包容。而一语双关的话,不仅表明了自己与许诺亲密的关系,也侧面警告着顾子夕不要对她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他步步紧逼的态度,让莫里安不得不重新审视他的目的:仅仅只是因为看中了许诺的才华吗?

501,仅仅只是巧合吗?

昨天定房时,又没定到,看来,应该是这个顾大总裁抢先一步了。

想到这里,莫里安的眸子变得一片深沉,不等顾子夕答话,便拖着行李快速的赶上了许诺的脚步。

“不一般见识吗?呵呵。”顾子夕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两人和谐的背影,淡淡的笑了——除去惯有的对不能收为已用人的手段,对这个一身是刺的女孩,他确实又多了一些兴趣。

顾子夕坐的是头等舱,所以登机后三人倒是没再碰面。

“顾子夕和你说什么了?”许诺看着莫里安问道。

“邀请你去顾氏工作,能开出的条件应该会不错,或者考虑一下?”莫里安淡淡的说道。

“哦?他有病啊。”许诺皱了皱鼻子,感觉到飞机已经平稳后,便将电脑拿了出来,边打开边说道:“片子做了些修剪,整个感觉由原来的沉淀韵味变得华丽。不过,我觉得片子只是次要的,主要在于赞助的方式和额度,这才是台里最看中的吧。”

莫里安接过许诺手里的电脑,看着她似是无意的说道:“许诺,你到卓雅快两年了吧。”

“恩,还有两个月就两年了,怎么啦?你不会是暗示我离开卓雅吧。”莫里安淡然的语气仍让许诺心里微微一跳——做不成恋人,也就做不回单纯的朋友、单纯的上下级了吧?

“我在想,是不是我们太熟悉了,所以你会对我没感觉。是不是换个环境,我们的关系可以重新写过?”莫里安若有所思的看着许诺,心里似乎有个结打不开。

“莫里安,对不起。”许诺避开莫里安的目光,轻声说道:“莫里安,我很珍惜这份工作、也很珍惜和你的感情,还有允儿的,希望你能明白我。如果、如果你觉得我离开更好的话,我也没意见。”

“和你开玩笑的,想哪儿去了。”莫里安沉沉的看了她一眼,突然笑了,伸手在她的后脑勺轻轻的揉了两下,轻松的说道:“不过,那顾子夕一旦认准的人和事,都有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执着,你自己要多注意。是好的机会就不要放过,若不愿意离开,也不要勉强自己。”

听着莫里安一时认真、一时玩笑的话,许诺的眸子黯淡了下来——她不会天真的以为,在莫里安坦露心迹之后、在她拒绝了之后,他们之间还能回到最初的简单。

他那样一个执着的男人,又岂是她拒绝之后就会放弃?他那样骄傲的一个男人,又岂容这段感情就此荒芜?

他的亦真亦假、他的话中有话,都不容她回到最初的对待——连继续装傻都不再可能;或许,这件案子了结之后,也是她离开的时候了。

“片子剪得不错,特别是回忆片段和现实片断的过渡非常华丽,符合M台的风格。”

“任副台长的全名是任安儒,在任M台副台长以前,是《天人》杂志社的主编,对文化界的人和事很熟悉,平时爱好看话剧,也拉小提琴……”

莫里安边看着片子,边向许诺介绍着这次洽谈负责人的一些特点和爱好,许诺沉默的听着,第一次,在和莫里安谈工作的时候,思绪会偶尔的飘开。

“先休息吧。”莫里安也看出了她的走神,便也不再多说,将电脑放进包里后,便按熄了舱顶灯。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任性的让思绪继续飘远……

“许诺,到了。”见许诺将头歪在舷窗上睡得正好,莫里安轻轻拍了她一下。

“哦,这么快。”许诺也并没有睡得很沉,莫里安轻轻一拍她就醒了,只是睁眼看时,机舱里的人都下得差不多了,不禁轻声埋怨起来:“唉,你该早点儿喊我起来的。”

“早点儿也是排队,现在正好。”莫里安温润的笑了笑,起身将行李拎下来后,等她整理好衣服才一起往舱口走去。

在走过头等舱时,意外的看见顾子夕刚刚才合上笔记本电脑,看来他在飞机上也没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