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3你迟到了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23 你迟到了

“你迟到了三分钟。”顾子夕转过身,朝着许诺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简单的白衬衣束在烟灰蓝的长筒裙里面,较之刚才在楼道遇里遇时,看起来要清爽了许多,只是一头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背后,显得有些慌张的零乱。

脸上仍是高度紧张之后的疲乏。不过,没有了严谨妆容的她,比之竞标会上的犀利、酒会上的刻薄,倒是多了几分温婉的小女人味道。

看来给她的时间确实很紧,让她没有时间换一套衣服,或整理妆容——当然,更没有时间在与他沟通前,将那些数据进行变通处理。

“对不起。”许诺承认自己被他这副唯我独尊的脸给刺激到了,可看着他手里的稿纸,却也只有压着自己的脾气,低姿态的向他求和:“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看来是莫里安没有把你调教好,在商场上,机会稍纵即逝,没有人会给你多一次机会。”顾子夕的眸光在她的脚上轻扫了一下,这里的光线比楼上的走道要好得多,脚上的红肿此刻看起来也相当的惊人,当下也不再为难她,边往回走边说道:“不过,看在你工作这么拼命的份上,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

“宝仪,扶许小姐坐下。”说完后,便回到咖啡吧里坐了下来。

“多谢顾总的教导。”许诺在心里将顾子夕全家都问候了一遍,脸上却仍带着得体的笑容。

在将手里的电脑递给那位叫宝仪的女秘书后,她一只手拎着裙子,困难的惦着脚上了咖啡吧的台阶——短短几步路,已经疼得她冷汗直流。

“许小姐,我扶你。”谢宝仪将接过的电脑和手中的文件快速的放回桌上,快步走到她的身边,扶着她在桌边坐下来,双眼有意无意的打量着她。

“谢谢。”许诺朝谢宝仪点了点头,没有理会她过份的关注,抬头看着顾子夕问道:“现在开始?”

“恩。”顾子夕示意谢宝仪将相关文件留下后,示意她离开:“这是我们对M台所有的计划,你可以先了解一下。”

许诺有些诧异他的大方,却也抓紧时间将文件快速的浏览了一遍——不得不说,顾氏的准备工作确实充分,关系网铺得开、手笔也大,光这一点上,卓雅就算再将另一个品牌的预算拿来,也还是办不到的。

“只是这些吗?”许诺压下心里的沮丧,将文件推回到顾子夕的面前,不动声色的问道。

“这是外围,而对于商业合作来说,自然还有商业计划,这个许小姐就没有必要了解了。”顾子夕看着许诺淡淡的说道:“所以说,在顾氏的操作之下,进入赞助商列选是毫无疑问,但破例也是有限的,卓雅就未必。”

“既然你们可以进入赞助商列选,我们还有什么可合作的呢?”许诺直接问道。

“以顾氏在日化界的地位,只做一个普通赞助商,显然和我们的品牌形象不符;就如卓雅一样,假如给你一个中间插播的广告位,你要吗?”顾子夕淡淡的说道:“所以,在日化领域,我们是对手;而在跨界之后,我们合作这一把,对双方都有好处。”

“冠名赞助、首播头条卓雅要二选一,至于节目内的广告植入,则凭双方的针对性策划案,互不干涉,如何?”许诺知道顾子夕说的是实情,仅凭顾氏,拿不到冠名或头条;而仅凭卓雅,也进入不了赞助之列。

这样的合作,确实是双赢之举,只是这个顾子夕在商业上的手段是出了名的,这次的合作他会什么会找自己来谈?如果是莫里安,他会怎么决定?

许诺低头看着自己的电脑,片刻之间,很难决定。

“信任的前提是自信。”顾子夕似乎能知道她的犹豫,淳厚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轻讽。

“在顾总面前还能自信的人,应该不多。”许诺轻扯了下嘴角,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插播和植入,我们也有完备的计划,但我们同顾氏一样,不仅要进入赞助行列,冠名和首播头条,我们必须要一个。”

顾子夕点了点头,看似坦诚的说道:“顾氏要的是冠名权,至于首播头条能不能花落卓雅,那就要看你的数据有多大的说服力了。”

“对于数据,我有绝对的信心。”事情到了这份儿上,许诺只觉得自己已经被逼到了角落——不管他是多么的吃人不吐骨头,她也只能选择与他合作。

当下边打开电脑边说道:“这些手稿都是原始数据,单看起来杂乱无章,合在一起你就会发现,它能带给我们惊喜的消息。”

“根据我对日韩同类节目的分析,观众首先是冲着上节目的明星去看的、看了之后就喜欢上了孩子、喜欢上了孩子之后就开始挖他们的家庭教育、父母及其它的家人。”

“而且,对于观众来说,对这类型节目最感兴趣的是女性,同时她们又想拉着自己的另一伴一起来观看。”

“所以,儿童产品和女性产品,是最符合收视效益的。如果只是单独的儿童产品的话,没有办法体现节目的家庭整体性。”

“你看这组数据:在韩国的这档亲子真人秀节目里,儿童产品的销售提升率是12%、女性类产品提升率是25%、男性产品提升率是2%、其它类则在1%以下。”

“你再看日本的这组数据:儿童产品的销售提升率是20%、女性类产品提升率是22%、男性类产品提升率是1%、其它类则在0。8%以下。”

“所以说,M台将赞助商范围框定在儿童产品上,虽然符合节目定位,目光却太过狭隘;他们选择这类节目来尝试,我敢说,只是看到了这种形式的新颖,却缺乏数据的支撑。”

许诺边调整着PPT,边对顾子夕说道:“虽然他们表示节目组在广告的选择上、任务的设计上,都已经有了完整的方案;实际上,不过是想象之下,学了个形似而已。在设计任务时,要参考儿童教育学;在广告植入时,要考虑消费心理学;这些专业的切入点,我想他们应该是没有考虑到的。”

“哦,那许小姐的意思是不仅能提供数据,还能帮他们设计任务项目和广告植入方式?”听了许诺的分析,顾子夕的表情渐渐认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