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5印象太差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25 印象太差

“许诺?”看着许诺眼角有些疑似眼泪的东西,莫里安只觉得心里突的一跳——她眸子里的忧伤、转身后的寂寞,可是这个故事的再演?

“我去一下卫生间。”许诺站起来,慌张的往外走去——一想到过去,她就有种被人看穿的恐慌。

零乱的步伐,直到隐进黑暗的过道才略略放缓,将身体的重量全放在冰冷的大理石墙上,慌张的感觉慢慢的平静下来。

无懈可击的精致妆容、高档优质的职业套装、优雅骄傲的高跟鞋,穿棱在高级写字楼里,用流利的外语进行够feel的工作交流;她以为,这样的骄傲和强悍武装起来的自己,一定可以忘掉那不堪又无助的过去、可以摆脱那该死的自卑和隐约的希冀。

可为会么总是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一点点的猜测联想,都会让她感到害怕?

害怕被人看穿后的不屑与怜悯、害怕她用骄傲武装起来的尊严会被轻易的打碎——她的尊严、她的骄傲、在那个秘密里,根本就是脆弱得不堪一击。

每每,也只有在这样的黑暗里,她才会感觉到安全。

刻意夸大的伤感表演,让顾子夕觉得有些乏味。

他这个年纪的人,真的不适合再看这样**的剧情了——人生,有比爱情重要得多的事情。花一生的时间、浪费一生的风景,去等一句轻飘飘的承诺,真是太傻了。

这样的故事或许真有,但他宁愿相信,那些抱着一句话等待一生的人,只不过被自己想象的痴情和忠诚所绑架,而并不是那样一份感情让她心甘情愿——等的人,早已成了故事中的人,连她们自己都分不清,哪是故事、哪是现实了吧。

顾子夕点燃一支烟,慢慢的往楼道外面走去,黑暗里明明灭灭的腥红里,许诺那慌张中带着伤感的脸若隐若现,白玉瓷般肌肤在这忽明忽暗的光线里,显得格外的质感。

他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眸光自然的停留在她的脸上——

此时的他,眸子有着不同于白天的冷冽、也是不同于商场上惯有的犀利;甚至,带着些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温软——看惯她在人前的强势与犀利后,第一次看到她的落寞与无助,似乎有些狠不下心来对她出手。

而这样的念头也不过是一闪而过而已,下一刻,他便为自己这个心软的念头而反省——原以为自己的修炼已是刀枪不入,却仍然会被女人能力之外的本性而打动,这真是不可原谅。

“这也算是男人的本能吧。”他自嘲的轻扯了下嘴角,没有打算就此离去,也没有打算上去打招呼,就这样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这样的举动,连他自己都觉得莫明。

“咳、咳咳……”逼仄过道里的烟味儿,呛得许诺一阵压抑的轻咳。

“不好意思。”顾子夕忙掐熄了手中的烟,慢慢走到许诺的身边,看着她轻声说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你、你怎么在这里。”许诺迅速将职业化的脸谱堆彻到脸上,小心的保护着心底的慌张。

“里面太闷,出来走走。”看着她瞬间的表情变化,顾子夕的眸子不由得沉了沉,心中某个地方的柔软,那么轻易的被她挑动了一下:“你的脚还没完全好,不适宜久站,要不我们去外面坐坐?”

“不用,我们总监在里面等我呢。”许诺拒绝的态度一惯的冷硬,对这个强势又自以为是的大总裁,因为这次不得已合作,她的印象比之前更差了。

“恩。”顾子夕似有若无的轻应了一声。

许诺抬眸看了他一眼,转身快步往前走去,走到通道尽头,似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对还站在原地的顾子夕说道:“对了,任台长那边有消息的话,随时通知我们。数据我已经改好了。”

“后天下午三点,M电视台18楼会议室。到时候任台长会给你们莫总监打电话。”顾子夕的眸光微微一沉,敛下刚才的柔软,脸上恢复了平日里的冷硬与疏淡。

许诺现在的样子,让他心里感到有些微微的失落——对她,他似乎有种男人的本能,更愿意看到她在黑暗中那般柔软质感的样子,而不是戴上职业面具后的干练与算计。

“谢谢顾总,后天见。”许诺没有关注顾子夕的情绪变化,客气的道了谢后,便转身往剧院里面走去。

“结局怎么样?女主还是没出来见男主吧。”回到包间,正看到剧组人员在谢幕,许诺便随情就景的问着莫里安。

“没见,捧着那假的青花瓷,然后——全剧终。”莫里安抬眼看着许诺,见她情绪还算正常,这才放下心来。

“恩,故事麻,都是这样演的。”许诺淡淡的应着,抬眼看见对面包间的任安儒走了出来,便微微点头打着招呼。

“我们走吧,他们约了导演喝茶。”莫里安也朝任安儒的方向遥遥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后,转身与许诺并肩往外走去。

“没想到顾子夕的关系这么广,连文化界也有朋友。”站在路边,看着剧院里结伴成群出来的M台员工,莫里安对顾氏神通广大也不得不服气。

“关系随人走,人又是流动的,所以过于依赖关系的企业,并不具备可持续性发展的优势。”许诺摇了摇头,不以为然的说道。

“话虽如此,但在这一局里,这个优势就显得太有用了。”莫里安轻叹了口气,心里有些莫明的难受——卓雅的方案够专业、数据够庞大,但如果连展示的机会也没有,这些数据和专业不也都是白搭吗?

有着纯正外企业血统的莫里安,比许诺更加排斥靠走关系的方式来工作,对于业内常说的客情,也从来都是点到即止。

但此时他不禁开始怀疑自己一向坚持的职业价值观来——顾子夕仅这一回合,就把卓雅排除在了竞争对手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