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7老婆来电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27 妻子来电

所以许诺很轻易的就发现,坐在任安儒右边的季晔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看来,他们内部还有问题要解决,进不进日化类广告,并不是单一的广告价值所能决定的。

许诺看了看莫里安,他若有所得的示意许诺一时间不要说话后,便敛下了眸子,状做认真的听取大家的意见。

而坐在莫里安上首的顾子夕,却仍是一付面无表情的模样,似乎对这个情况早已了解,又或者,他在顾氏关系网如此强大的前提下,仍提出与卓雅合作,与这节目组里错综复杂的关系也有关系吧。

许诺收拾好桌上的资料,默默的回到莫里安身边坐了下来。

“既然这样,我们就开个专题会议,再讨论讨论。”任安儒看了一眼季晔和广告部的吴析后,满脸笑容的对顾子夕和莫里安说道:“小许的这个分析和提案非常不错,不过台里上一个新节目是很慎重的,我们再讨论讨论,这两天我安排司机带三位到景区转转,顾总、莫总,你们的意见呢。”

顾子夕与莫里安交流了一个眼神后,顾子夕说道:“我们这边有分公司,就不麻烦任老了,不过我在这边的行程只到周未,后面的事情,我们公司洛总监过来继续跟进。”

“就这两天就会做决定,不会让顾总等太久的。”任安儒知道顾子夕表面客气、实际上是在给他施加压力——这周未前没有确定的方案,他这钱也就不往这里投了。

“莫总和许小姐呢?我们H市可是鱼米之乡,无论是自然风景还是人文历史,都很有可看性呢。”任安儒安抚了顾子夕后,又一脸诚意的邀请莫里安和许诺。

台里的内部混乱暂且放下不说,推出一个新的节目就是希望能火,既然有这么好的赞助方案,他们没有道理不用,所以他先表了态,在能做决定之前,必须将这两尊财神给稳住。

“我们这次过来倒没安排其它的事情,不过我和小许想随便转转,就不麻烦任老了。”莫里安也婉转的拒绝了任安儒。

“也好也好,你们两个年轻人好好儿转转,我们就不去做这电灯炮了。”任安儒故作意会的哈哈笑了起来。

“顾总对这事怎么看?”

“刚才的情况,莫总监也看出来了?”

离开电视台后,顾子夕和莫里安默契的一起停在一家咖啡厅门边。

“一起坐坐?”莫里安点了点头,上前一步将咖啡厅的门拉了开来。

“好。”顾子夕微微点了点头,率先走了进去。

“一会儿听仔细些,他了解的情况比我们多。”莫里安在许诺耳边小声交待了一句后,这才大步跟了进去。

许诺轻扬了下眉梢,快步的跟了进去。

“M台的广告部是独立的,业绩指标只有一个,就是拉到最好的赞助,这个最好的意思,就是谁出钱多就用谁,不管片子拍成什么样子。”

三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后,顾子夕没有过多的寒暄,直接进入了话题:“而广告部唯钱是图的做法,早让节目组忍无可忍,借着这次新栏目的机会,把广告赞助的选择权拿在了自己的手里。广告部只负责审片和技术。”

“节目组已经把选定的广告片提交给了广告部,现在想反悔的话,就是自己打自己脸了,所以明知道我们的方案有利,也硬撑着不肯松口。”听了顾子夕的话,莫里安这才完全明白问题的关键点在哪里。

“顾总这次打点的对象只是节目组和任副台长吧,广告部怕是没捞到一点儿好处。”坐在旁边的许诺犀利的说道。

顾子夕侧眸看她,背对着玻璃窗的许诺,手捧着咖啡杯窝在沙发里,逆光的面容,如那晚在黑暗里看起来一样,质感得让人感叹,只是她眼底的轻讽与犀利,破坏了面部柔和的线条,让人感觉到一阵不舒服。

“确实是这样,广告部迟迟不给告片定稿、制作组咬死不肯再加其它赞助商,其中利益分配是最大的问题。”顾子夕看着许诺沉声说道,脸上的表情严肃而冷洌。

“我明白顾总的意思,顾氏既然站在了节目组这边,广告部这边的关节,就由我们卓雅去打通。”莫里安点了点头,现在才算是完全明白了顾子夕的用意——

他想打通有话语权的这一方,拿到最后的冠名权。但没想到电视台内部的利益斗争会这么历害,节目组的话语权同时也受广告部制肘。

卓雅提供的数据,虽然增加了日化广告备选的可能,但无异于站在广告部的角度给了节目组一记闷拳,所以这数据要用,但不能由顾氏提供,而同样想进入备选的卓雅公司,则是最适合的人。

那么现在节目组是肯定想让顾氏进去的,他们担心的是退了这一步,广告部会不会趁机拿回广告商决定权;

而广告部现在的做法,是想从专业度的角度,瓦解节目组在广告商选择上的决定权,所以他们要用日化线广告,但这个决定却不能让节目组来做。

两方就这样胶着着,最后应该还是需要任安儒来拍板。

那么在任安儒拍板前,顾子夕必须想办法说服任安儒,让他们迅速的做决定;而卓雅则必须去攻广告部,让他们明白,失去的权力只能一步一步的收回,而不要指望一口气吃成个大胖子。

“和莫总这样的聪明人谈事情,就是轻松……”顾子夕笑着说道,话才说了一半,放在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抱歉,”顾子夕看了一眼电话,眉头微微皱了皱才接了起来:“什么事?”

“我和客户谈事情,晚点我打给你。”顾子夕的声音很轻、很温柔,却没什么温度。

“梓诺的事情,佳年(顾梓诺的家庭老师)每天都会给我报告,我都知道。”顾子夕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眉眼间压抑的不耐,却是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