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9不再较劲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29 不再较劲

“从流程上,广告商的选择,从资质评估开始,广告部评估广告商的品牌实力和支付能力;”

“节目组评估广告类别与节目的匹配程度以及广告片的质量;单项评估制定一个起评线,过不了起评线的直接淘汰;过了起评线的,由您根据综合评分做最后敲定;”

“所以,最后的选择来源于权威的数据,人为操作的成份很少。”

顾子夕也不介意任安儒的态度,用流程控制的办法,给了他一个正大光明收回决策权的理由——所以一定会用的。

“恩,用制度来管理,比用人来管理要科学得多。看来,还是你们做企业的有经验啊,以后我们应该组织管理人员,去企业里学习才是。”任安儒听了连连点头。

话说到这里,顾子夕知道火候已到,再往下多说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当下给秘书发了个信息,佯装接了个电话后,买了单便先走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提一句顾氏片子的问题。

在顾子夕走后,任安儒拿出笔来,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许久,最后对着一纸的零乱,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晚上,‘成色’酒吧的大堂里,许诺正端着一杯酒坐在沙发上,变幻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让犀利的她看起来也多了几分迷幻的瑰色。

“您好,许诺。”一个陌生的号码,但许诺还是迅速的接了起来。

“我是顾子夕,任安儒这边已经差不多了,广告部那边怎么样?”电话那边,是顾子夕沉静而清雅的声音。

“正在谈。”许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酒吧里面,莫里安和那个吴析、还有一个叫江夏的中年男子,进去包间大约有一个多小时了。

“在酒吧?”顾子夕的声音有些诧异。

“恩。应该快了,你方便的话,今天晚一点可以碰个头。”酒吧的声音太嘈杂,许诺边大声应着,边往外走。

“酒吧名字告诉我,我现在过来。”电话里面,传来顾子夕发动车子的声音。

“江堤南路‘成色’酒吧,你一小时后过来差不多了。”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预估大约一个小时后,莫里安应该可以谈完。

“恩,知道了。”顾子夕淡淡的应了一句后,便挂掉了电话。

许诺又回到大厅,刚才坐的沙发上,一个醉酒的女子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许诺摇了摇头,慢慢走到吧台边的高脚椅上坐了下来。

“小姐,来杯火凤凰怎么样?”调酒的金发帅哥举着调酒器,给了许诺一个迷人的笑容。

“不用了,我等人。”许诺笑着摇了摇头,坐在那里欣赏调酒师们舞蹈般的调酒动作——耳机里愉悦的音乐、指掌间舞动的杯盏、琉璃中流动的酒汁,这样的画面,看起来真是一种享受。

“美女在酒吧怎么能不喝酒呢,这杯我请。”一个中年男子优雅的走了过来,对着调酒师说道:“给这位美女调一杯火凤凰。”

“谢谢,不用。”许诺从包里掏出三百块拍在吧台上,接过调酒师手里的酒,朝那男人举杯示意了一下,便转身往门口方向走去——在这种灯红酒绿又龙蛇混杂的地方,她既不想惹事,也不想被人盯上。

顾子夕一进门,便看见许诺握着一杯红色的果酒,靠在角落的一处柱子边,神色淡淡的看着酒吧里各式的热闹与疯狂,眼神里的安静与冷漠,有着超越年龄的沧桑与通透。

似乎感觉到他一瞬不移的视线,许诺突然转过头来,看见是顾子夕,不禁有些诧异:“顾总?这么快?”

“恩,顺便过来喝点儿酒,放松一下。”顾子夕淡淡点了点头,示意她一起去吧台坐坐。

许诺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杯中一口都没喝的果酒后,跟着顾子夕回到了吧台边。

“来酒吧不喝酒的人很少,小姐很特别。”还是刚才那个男子,似乎一直坐在这里没有离开。

“是吗。”许诺下意识的绕到顾子夕的另一边坐下,避过那个男子的过分热情。

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似是有些明了,她刚才为何一个人站在角落了。

当下转头对那看起来还算稳重的男人笑了笑,沉声说道:“我女朋友,刚才没给先生添麻烦吧?”

“当然没有,小姐很特别。”那男人了然的点了点头,隔着顾子夕向许诺举了举杯,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许诺淡淡笑了笑,轻轻举了举手中的酒杯,也喝了一大口。

“两位玩儿得尽兴。”那男子朝顾子夕点了点头,向调酒师又重新拿了杯酒后,转身走向另一边重新去寻找适合的猎物了。

“谢谢。”许诺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自大又高傲,可不像是会帮人解围的呢。

“喝点儿什么?我想这里应该没有牛奶。”因为酒吧太过吵闹,顾子夕凑在她耳边问道。

“这个挺好。”许诺向顾子夕举了举手中还有一半酒的杯子,眯着眼睛说道——在这样随意而放松的环境里,似乎很容易放下对一个人的成见、忽略与一个人的距离,让人与人之间,变得容易交往起来。

看着摇曳灯光下的顾子夕,仍然是一惯的白衬衣、一惯的将袖子随意的卷到手肘以上,不同的是领口的扣子,比平日多解开了两颗,抛开白天的冷洌与凌厉,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不羁的率性。

“陌生人越多的地方,人越接近真实,特别是在晚上。”顾子夕看着她探究的眼神,淡淡的笑了,招手向调酒师要了一杯IceBreaker,又为许诺要了一杯火凤凰:“莫里安同意你喝酒?我记得不久之前,你才喝得吐血。”

“那次是多了点儿。”许诺接过调酒师递过来的酒,简单的一句,算是回答了他的问话,接下来,两个人便都不再说话,边喝着酒,边看着调酒师调酒。

良久,顾子夕转头看着一直很安静的许诺问道:“我们好象第一次这么和平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