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3一家三口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33 一家三口

看来这顾子夕的遗传基因够强大的,他怀里的小正太,不仅没有遗传到他妈妈的样貌、更没遗传到他妈妈温婉的气质,酷肖顾子夕的一张脸上,一副高傲又自大的欠扁表情。

“这照片?”许诺轻扬了下眉头,看着谢宝仪一脸的疑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是想让我帮着修照片?”许诺似是有些明白谢宝仪的意思。

许诺的反应让谢宝仪有些哭笑不得,却也因此对她最近频繁的出现在顾子夕身边的动机,有了些不同的看法。

当下拉过电脑,啪的一声合上后,淡淡的说道:“顾总说让你看看,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

“哦?你不清楚?”许诺脸色一变,想起当时在Y视竟标的酒会上,他对自己接近他儿子时的戒备与嘲讽,当下便明白了:他这是想告诉自己他有一个幸福的家,让自己别带有目的的接近他!

“你干什么?”谢宝仪见许诺恼怒的拿起电话,下意识的拦住了她。

“我这人不喜欢猜迷语,既然你不清楚,我就打电话给你们顾总问清楚。”许诺伸手拨开谢宝仪的,快速将电话拨了出去。

“对不起,你别告诉我们顾总。”谢宝仪大惊,顾不得保持优雅的姿态,粗鲁的伸手就将许诺的电话给夺了过来。

“你什么意思?”许诺冷着脸,将手伸到谢宝仪的面前。

“就是女人的小心眼儿,对不起。”谢宝仪犹豫了一下将电话放回到了许诺的手里,脸上一片尴尬与难堪。

“顾氏的人都这么自以为是吗。”谢宝仪一句‘女人的小心眼儿’让许诺不禁又羞又恼,这女人当真是莫明其妙。

“不好意思,我先走了。”谢宝仪抱着电脑,慌乱的往外走去,行色之间,优雅的风度尽失。

“莫明其妙。”许诺用力摔上了门,不再想顾氏这些个让人崩溃的行为。

其后几天,任台长分别约了顾氏和卓雅,对广告赞助商的选择方案,进行了几轮的讨论和修改后,终于将方案确定了下来。

“加上顾氏和卓雅,原本有五家日化公司都想做这档亲子节目的赞助,不过,资料都在我们广告部吴主任那里,他这段时间可能闹情绪,也没来上班。这赞助商的事我们也不能老是拖着,我台长商量了一下,就定了你们两家了。”任副台长看着莫里安,笑咪咪的说道。

“那就谢谢任台长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两人握手,这件事儿折腾了一圈,算是尘埃落定了下来。

只是让莫里安和许诺奇怪的是,那吴析和王夏,到底是因为不听话而被任副台长给凉了起来呢?还是真的耍个性没来上班呢?

从那晚沟通的情况来看,那两人虽然贪点儿,却也还算是聪明人,不会在局势这么清楚的情况下,还和上头对着干才是。

“这是赞助合同,两位看一下,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签字了。”台长的助理将合同推到两人在前。

许诺和莫里安都坐下来,逐字逐句的看着条款,特别是打款时间,与播放时段、播放次数什么的,都是看了又看,算了又算。

任台长和助理,以及合同审核专员坐在一边,安静的等着。

据她了解,顾氏已经先于他们接到了台里的通知,合同当时就已经签了下来。刚才任台长没有提到冠名权和首播权的确定,不知道顾氏的合约,有没有关于这个的条款呢?还是只是将卓雅排除在外?

“合同细节我没有问题,对于首播头条还有冠名权,我想知道任老是怎么考虑的。”许诺还想着,莫里安便将这个问题给提了出来。

“赞助的名单,我可以抛开广告部,以评估的方式确定下来,这个冠名权和首播权的问题,还是要有广告部的意见才是。”任安儒似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莫里安:“我们广告部的吴主任、还有王夏,闹脾气不来上班也就罢了,这还被人给弄到局子里去了,他们不出来,倒是有些难办。”

“哦?什么时候的事?”莫里安心里互助咯噔了一下,听任安儒这话,似乎这事儿和自己脱不了关系去。

“莫总监不知道?”任安儒也有些诧异起来——这个莫里安和那个顾子夕,总有一个在说谎。

不过,根据下面的人的反映,那天晚上,王夏和吴析确实是接到卓雅公司人的电话才出去的,那酒吧的服务员,在那么多客人的情况下,仍然记得这个叫许诺的女孩子,想来是错不了的。

当下收起诧异的眼神,脸色阴沉的说道:“我很感谢莫总监这次对我们台的认可和帮助,没有了广告部的两个钉子,这次的制度改革进行得非常顺利。”

“不过,事情既然解决了,莫总监看看,是不是想办法把他们弄出来?毕竟这样的事情,台里也不方便出面。”

“抱歉,吴主任的事儿我确实不清楚,任台长可否说得更清楚些?”莫里安下意识的看了许诺一眼,她也正是一头雾水的看着他。

任安儒的脸色不由得又难看了一些,看着莫里安和许诺不悦的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明人不说暗话了。”

“广告部吴主任和王夏,大前天晚上和莫总监、许小姐一起出去后,就一直没有回来上班。后来局子里通知台里,说他们被人举报嫖娼,还被抓了个现形。”

“这人是卓雅请出去的,这事儿两位怕是也不能全撇干净了吧。”

“任老别生气,这事儿我们确实不清楚。”莫里安眸子一沉,在瞪了一眼许诺后,又对任安儒赔笑道:“要不这样,我这就找朋友去处理,我保证两位同事安全出来,你看怎么样?”

“那就拜托两位了。”任安儒的神色这才恢复了一些——吴析和王夏暂时的消失一阵,对他收拢权利、肃清人员自然是大有好处的,所以他虽然不喜欢卓雅这种不够正当的手段,却也还是将合约给了他们。

但对卓雅的好印象,却因此打了大大的折扣。

“许诺,到底是怎么回事?”离开台里,莫里安不悦的看着许诺。

------题外话------

Sorry,今天对路上的时间预估错误,回家时间晚了些,现在才发文,大家原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