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6拉他落水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36 拉他落水

许诺只感觉到身后林允儿的目光如芒在背,却也只得硬着头皮、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语道:“不走,换了衣服就过来。”

在感觉到莫里安的手松开一些后,她快速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再直起身体回头时,已是满脸通红。

“允儿,我、我先走了。”许诺快步退到离莫里安远远的地方,看着林允儿尴尬的说道。

“许诺,我们谈谈。”林允儿盯着莫里安的醉容半晌之后,才抬头看着许诺缓缓的说道。

“允儿,Eric只是喝醉了,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许诺轻咬着下唇,低低的解释着:“我、我一直当他是上司。”

“上司?你都躺到他怀里去了还只是上司?”林允儿大声吼了起来,原本控制得宜的情绪,在听到许诺的辩解后,有种失控的冲动——她当自己是傻子吗?

都拉着她的手求她不要离开了,还说只是醉话、还说只是上司?

“允儿……”许诺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她眼里那个永远知性、永远优雅的林允儿,因着爱情、因着莫里安,而变得这样的失态、这样的失控,是她错了吗?

“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短暂的失控过后,林允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只是语气里满满的厌恶与鄙夷仍是那么的明显。

“对不起。”许诺抬头直直的看着她,无力的说道:“允儿,我和Eric之间,什么也没发生过。”

“我和Eric在一起八年,我了解他。”林允儿背过身去,看着睡着了仍皱着眉头的莫里安,清清淡淡声音里没有泄露丝毫的情绪,却隐着让人难堪的指控。

只是,不管有没有,这无声的指控,许诺却毫无辩解的余地,转过身去,快步离开——他们之间有八年的时间、八年的感情,他们有着自己解决问题的方式。

而自己要做的,就是还他们一个清静、还他们一份纯粹而已。

午夜的街头,晚风带着些许的暖意,吹在身上却闷闷的让人难受;坐在湖边,那在晚风中微漾的水纹,就似她心底的伤——一圈一圈,淡然却没有边际。

她甚至有些羡慕林允儿,有一段感情能让她如此的投入、有一个男人能让她全心的去爱。

而自己呢?

还没来得及爱上谁,便失去了爱的资格;在往后的日子,不会爱、不敢爱,更怕被人提及那段不堪的过往。

那个人,他是谁?

他现在又在哪里?

她的孩子呢,现在又长成什么样子了呢?

他的妻子,会对孩子好吧。

久未想起的过去,在看到林允儿对莫里安的深情与隐忍时,又再次泛滥起来;对连看一眼都没有机会的宝宝,一时间更是无以复加的想念起来——

“哇——哇——哇——”

打开手机,听着当时偷偷录下来的婴儿啼哭声,眼泪大颗的滚了下来,一发,便不可收拾……

…………

我应该习惯

没有你在身边那些孤单

也应该忘记

那些牵绊和遗憾

那一句情话

是你最后最伤我的话

也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我开始习惯

一个人在夜里守着孤单

那一段回忆

不再浪漫和纠缠

没有了牵挂

是我唯一疗伤的方法

关于你所有说的谎话

忘了吧

…………

“老板,事情已经办好了。”

“现在什么情况?”

“莫里安被灌得烂醉如泥,那姓林的女人接到电话就赶了过来,将房间里莫里安和许诺堵了个正着,现在将许诺给赶走了。”

“莫里安醒了没有?”

“没有。”

“许诺去哪里了?”

“洞庭湖方向。”

“自杀?”

“就坐在那里哭,很悲惨的样子。”

“恩。这件事情先到这里。”

“是,老板。”

……

驱车来到湖边,远远的,那个身形单薄的女子抱膝而坐,下巴无力的搁在膝盖上,大颗大颗的流着眼泪,却一点声息都没有,他的心蓦的轻扯了一下——那种隐隐的、淡淡的心疼,似乎来得有些莫明。

许诺似乎也看到了走近的他,脸上是一副极度厌倦而疲惫的表情,将整个头都埋时了膝盖里,整个人看起来缩成了一团。

“听说这一带自杀的成功机率比较大,你很有眼光。”顾子夕站定在她的面前,这嘲笑的话用心疼的方式说出来,连他自己听着都觉得诡异。

许诺似乎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保持着抱头的姿式好一会儿,才深深吸了口气,连同哭意和眼泪都收敛后之后,慢慢的站起来准备离开。

谁知坐的时间太长,发麻的双腿一软,整个身体便朝着湖面栽倒了下去。

“小心!”顾子夕下意识的上前一步,伸手捞住了她的腰,只是两人离湖太近,所以他不仅没有救回许诺,反而被许诺扯进了湖里。

“啊、啊……”慌张之间,许诺喝了好几口水后,凉意十足的湖水顿时让迷糊的她清醒了过来:“你会游泳吗?不会游赶快放开我,我可不想被你害死。”

顾子夕一手圈着许诺的腰,一手用力的划动着,听见许诺没良心的话,竟真的撤手放开了她。

“啊——唔——”突然被扔下,许诺整个人陡的往水下沉去。

顾子夕看着水面没过她的头,这才伸手去救她——却被她用力的往下一扯,整个人失了平衡后,直直的往湖底沉去。

“顾大总裁,今儿个夜色好得很,你一个慢慢欣赏吧!”许诺借力浮了上来,熟练的往湖边游去。

听到许诺的清脆的声音,原本还在担心的顾子夕轻轻的笑了——这个女孩,在这种时候竟然也没忘了争强好胜。忽略她眼底莫明的忧伤,她其实也只是个才二十出头的小女孩而已。

她声音里的活力倔强、清脆张扬、犹如一粒石子,在他死水般的心里激起点点涟漪,轻易的,让他感觉到——整个人多了股属于年轻的味道。

待他上岸后,许诺并没有走,而是站在原地,一脸焦急的摆弄着已经进水的手机。

“被水泡过了,没用的。”顾子夕边用手抹着脸,边说道。

“能修好的吧?用吹风机吹干行不行?售后可以恢复里面的资料吗?”一会儿功夫,许诺便由一个张牙舞爪的职场白骨精,转为一个无辜的小女孩——满眼的无助,让人为之震撼,连她浑身湿透的狼狈,都被轻易的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