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7在他怀里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37 在他怀里

“恐怕不行。”原本还带着笑意的顾子夕,在看见她眼底绝望的软弱时,不自觉的收敛了笑意,低沉的语气带着些遗憾的抱歉。

“应该有办法的。”许诺自语着,拿着手机用力的甩了甩,还是开不了机后,乞求似的对顾子夕说道:“你开车了吧?有小吹风吗?”

“有,上车吧。”顾子夕轻轻点了点头,拉着她的手快步往车边走去……

看着她的迫不及待,顾子夕将小吹风机递给她后,甚至忘了给她毛巾擦身上的水。

她专注的吹着手机、他认真的看着她,这一动一静之间,竟生出几分和谐来。

午夜的霓虹,一片一片的流转闪亮,那些没有人欣赏的绚烂,在这样的夜里却显出几分恣意、几分任性、几分自由来;

就似眼前这个浑身湿透的女孩一样,她的美丽与风华,被沉重与寂寞掩盖;只有在这样的夜里、只有在她放下戒备的时候,才见到她敛去倔强和孤傲后的真实——恣意的哭、任性的笑、倔强的坚持。

“差不多了,试试看行不行。”看着许诺认真的近乎虔诚的眼神,顾子夕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放得很低、很软。

“恩。”许诺关掉车载小吹风,小心的从顾子夕平摊的大手上取回零件,一个一个的安装好后,紧张的按下了开机键——

“好了!”看着手机屏幕如约而亮,许诺不禁欢呼了出声,连带着顾子夕也被她的情绪所感染,嘴角微微的弯起了一个魅惑的弧度。

“你的吹风机还是挺管用的麻。”许诺看着隐透着水纹的屏幕,迫不急待的找到录音图标按了下去——却是怎么都没有反应。

“好象还是不行。”顾子夕看着她嘴角渐敛、眼圈渐红,不死心的一直按着屏幕,下意识的伸手握住了她的肩膀。

其实他并不明白,一个手机,能有多重要的信息呢,会让她的眼神透出这样沉重的悲伤来?

只是,这样的夜、这样的女人、这样的情绪,他突然想安慰她。

“都是你——”许诺紧握手机,哭泣着对着顾子夕爆发起来:“顾子夕,为什么每次遇见你我都会倒霉?”

“你……”对于刚才还无助的小猫般的许诺,突然一下如此激烈起来,顾子夕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才好——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这样的无礼、这样的任性、这样的不管不顾。

连宝贝梓诺,在他面前也是恭谨有余、活泼不足。

“你赔我。”许诺哭着说道。

“好,我赔你。”顾子夕忍不住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低应着。

许诺张嘴咬住他的肩膀,压抑着崩溃的情绪,只是哭着不说话——那段录音,是她对宝贝仅有的记忆、唯一的记录,如果连录音都没有了,她想宝贝的时候,该怎么办?

她怎么能将宝贝给弄丢了呢!想到这里,她心里满是空洞的慌张,似乎有个地方被人掏空了一样,空荡荡的难受着。

“不哭了好吗?我来想办法解决。”听着她近似绝望的哭声,顾子夕隐隐猜到,手机里丢失的资料,或许关乎她的过去、关乎她眼底的沉重。

“过去的东西,其实忘掉更好,人要往前看,不要总活在过去。”顾子夕慢慢的拍着、轻声哄着。

搂着她的他,忘记了怀里的女子,是他千方百计要对付的竞争对手、用尽手段去毁掉的职场新秀——这时的她,只是个丢失了心爱的东西、需要人安慰的小孩;

她依靠着他,忘记了他是那是那个每次遇上都将自己逼至角落的恶魔总裁、刚刚还出招陷害了莫里安的无良商人——这时的他,只是一个提供肩膀供她哭泣的男人;

在这夜的街道,他们相拥的身影,被闪烁的霓虹渡上一层温暖的颜色,各自心底泛起的记忆,是他(她)、又不是他(她)……

湖水守候着沉默 等待天边的月

孤独的水面 却漆黑整夜

夜雾凝结的泪光 被蒸发在角落

他无情地 遗忘我在追忆的漩涡

无尽的苍穹 满天的星座

你的光亮 一闪而过

只想要记住这永恒的瞬间…………

像流星的坠落 灿烂夺去了轮廓

这刹那过後 世界只是 回忆的沙漏

像流星的坠落 绚丽地点亮了整个星空

像你故事在我生命留下 不褪色的伤口

在黑夜的尽头 是你的捉弄

和无声的伤痛

燃烧过後 只剩静默

…………。

当她的哭泣声渐止,这夜的街道,就更静了——静得让他们只听见车里电台音乐的缭绕、只听见彼此的心跳。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她的声音低哑得发紧、他的声音沉暗而温柔。

“哭完了吧?这身衣服得马上换下来,不然得生病了。”顾子夕低头看着趴在怀里的她,轻声说道。

“我、我、今天谢谢你。”她似乎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趴在人家的怀里,紧贴着他的胸前,直透湿透的薄衫传过来自于他身体的热度,在她的肌肤上制造出灼热的亲密感,一股子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着,让一向强势如她,不禁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再不换衣服,连我也得感冒了。”看着她无措的样子,依在他怀里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后躲去,顾子夕几不可闻的笑了,搂在她后腰间的手轻轻松了开来,在感觉到她悄悄的吁了一口气后,不着痕迹的带着她回到了车里。

“先换上,我在外面等你。”顾子夕从后备箱拎了一个袋子递给许诺。

“不用了,回酒店就好了,开车吧。”许诺接过袋子放在一边,不肯换上——刚才她是急糊涂了才会莫明其妙的靠在他的怀里。现在清醒过来,怎么可能当着一个男人的面换衣服。

“也行。”顾子夕也不勉强,转身回到了驾驶室。

许诺扯着嘴角勉强笑了笑,低头看着手心里紧握的手机,沉默着不再说话。车子发动后,窗外的夜风阵阵吹来,紧贴肌肤的湿衣凉意更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