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39那夜那人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39 那夜那人

“我的职业生涯,不需要顾总来操心。”听顾子夕提起莫里安和林允儿,许诺的脸立刻冷了下来,说话毫不客气:

“我不记得我们什么时候熟到这种度了,作为竞争公司,我们还是保持合适距离的好。”

“你若同意来顾氏,这次广告部的麻烦,我帮你摆平。”面对犀利而尖锐的许诺,顾子夕自然还是那个精于算计、善于谋划的无良商人:

“否则,吴析和王夏会对你和莫里安做出什么、这次广告的首播头条能花落谁家,还真不好说。”

许诺的手停在车门上,微眯着眼睛看着顾子夕定定的说道:“用威胁的手段达到目的,你觉得有意思吗?”

顾子夕轻轻笑了,欺身贴近许诺,双手撑在她靠着的椅背上,清晰而坦然的说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倒觉得在这一点上,我们很有默契。”

许诺看着他半晌,基本确定这个男人的提议并不是突发奇想、也不是开玩笑、当下不由得笑了,抬起下巴对着顾子夕,俏皮又狡黠的说道:“既然这样,那我等着看你解决的结果。”

“好。”看着她零乱湿发下的娇俏笑颜,就算看出她眸子里的算计,他仍然爽快的应了下来——说到算计,她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他却极喜欢她这种与自己相同的气质。

“那好,再见。”许诺微笑着拉下他的手,拉开车门便走了出去。转身之后,脸上的笑容却慢慢的敛了下去。

这个男人太可怕,她惹不起,现在还躲不了,能做的,只能是周旋吧。

“回去泡个热水澡,别把自己弄病了。明天10点、带上M电视台的合同到501房间找我。”顾子夕轻挑眉梢,看着许诺挺直的背影漫声说道——谈到工作,那个利落而理智的许诺又回来了。

这样的她,他一直很欣赏。

“501?”许诺一震,心不由得漏跳了半拍,慌张之中,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磕在台阶上。

“要是你介意,就在楼下咖啡厅等我吧。”顾子夕只觉得她的慌张有些莫明,只当是年轻女孩对中年男子的防备,倒也没特别的在意。

“好,明天见。”许诺慌乱的应了一声,拎着湿漉漉的裙子,往酒店里面一路小跑而去。

“501,呵,这么巧。”许诺穿着湿衣,跌坐在沙发里,今天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加上落水后又吹风,让她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从精神上,都感觉到难以负荷。

抱着肩膀蜷缩在沙发里,就似夜里被他有力的臂膀紧紧相拥,这么多年过去,仍有着让人贪恋的温度……

原以为五年的时间,已将那段一辈子都不想再提起的记忆完全忘掉;却不想,在看到一个男人加501的关联时,被尘封心底的悸动,又再翻涌而来——让她毫无准备、无法招架。

十夜的抵死纠缠、狂野索取,虽是交易开始,却契合而热烈;虽然只有十夜,却占据了她整整五年的记忆,关乎耻辱的记忆——还有她不愿承认的怀念。

都说女人对于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有一种特殊的情结,一定是这样,所以才会明知道那句话只是男人在满足之后的随口敷衍,却仍当真的让它温暖自己这么多年;

一定只是因为这无理的第一次情结,绝不会是因为他粗暴之后的温柔、不会是因为他疯狂占有后用力的拥抱、不会是因为那黑暗里他偶尔柔软而心疼的叹息。

一定是这样!

许诺努力的告诉自己,他是骗人的,不要再想、不该再想、不能再想。

或许是有些病了,头越发的昏沉起来,许诺猛的睁开眼睛,拒绝闭上眼睛后,那男人模糊的影像竟与顾子夕那张冷凛的脸的重合。

“不要……”许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进浴室,甩开一身的湿衣,将自己整个浸泡进去——她努力的让自己清醒起来,害怕在幻觉中,将耻辱变成怀念。

第二天.

顾子夕虽然有些感冒的症状,但他仍在10点的时候,准时出现在了咖啡厅——这么多年来,他的生活就象精准的时钟一样,每一分、每一秒都精准无误,从不懈怠。

只是,许诺并没有如约而来。

“顾总,需要我给许小姐打电话吗?”首席秘书谢宝仪和她的老板一样,时间精确得以秒针来计算。

“买两份早点过来,坐下一起吃吧。”顾子夕摇了摇手,眸光轻瞥了一下电梯间的方向,示意谢宝仪无需催促。

“好的。”谢宝仪刻板的应着,转过身后,心却因喜悦而快速的跳动起来——她那么努力的让自己的习惯、气质和能力接近总裁,为的,不过是他多一点的关注而已。

所以一向精明能干的她,此时也如小女孩般的快乐而激动,忘了去探究大BOSS今天为何会浪费时间去等对方公司的一个小职员。

“你又迟到了。”看着画着精致妆容的许诺,顾子夕微笑着说道,眸子里却有着浅浅的失望——一丝不苟的化妆、优雅得体的套装、恰到好处的笑容、控制得宜的步伐,漂亮雅致,却给人那么明显的疏淡与距离;就连美得张扬的五官,也在这样压抑的精致里,失去了原本的生气。

以一个男人的角度来看女人,真实率性的那个她,让人忍不住的着迷、忍不住的心疼、又忍不住的柔软——难怪,莫里安会为她而放弃相处了八年的女友。

她的吸引力,在这极致的反差中,才让人更加迷恋、让人想要征服、让人想让这个戴着面具的她,在自己的怀里回归原本柔软的模样。

“希望你不是在有意培养我等人的习惯。”想到‘征服’两个字,顾子夕轻挑了下眉梢,眼底慢慢渗出浅浅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