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1尽在掌握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41 尽在掌握

“整晚在一起?”

听了顾子夕的话,许诺呼吸不由得一窒,一阵无名火陡的升了上来——这个男人还真说得出来,他不怕老婆找来,自己还怕行业内的流言蜚语呢。

顾子夕似是知道她的怒气,揽在她腰间的手微一用力,接着说道:“所以任老您想想,不是您、不是卓雅、也不会是吴主任自己,您看会是谁?”

“吴主任消失对哪家供应商最有利?吴主任回来闹事对台里谁影响最大?谁又能从中捞到好处?”

顾子夕一问接着一问,不仅将供应商、更将任安儒在台里的对手都框了进来——任安儒再淡定,同僚可能的陷害,也会让他心惊肉跳。

所以,听完顾子夕的话,许诺将火气慢慢压了下来。

现在只有和他、和任安儒站在一条线上,事情才能有转机,否则让任安儒将这事儿扣在卓雅头上,别说首播头条,连原合同的顺利履行都成问题。

若顾子夕再狠一点,怂动电台告卓雅性贿赂,那卓雅的声誉、莫里安和自己的前途,就全完了!

虽然痛恨顾子夕不择手段、两边利用,现在却被他吃得死死的,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许诺轻咬下唇,抬起脚,将七寸的高跟鞋慢慢的踩在顾子夕的脚上,然后慢慢的用力、再用力、再用力,直到顾子夕脸色微变,搂在她腰间的手用力一收,将她整个人压向怀里,她才暗哼一声收回了脚。

顾子夕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任安儒——收起形于色的恼怒,他沉着脸,眸光慢慢变幻着,他虽然并没有全信顾子夕的话,但多少已经受了影响,究其利蔽,十分清楚。

所以在短暂的思考之后,任安儒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既然卓雅有求于自己、既然顾子夕与卓雅的这个女孩是这种关系、这件事就交由他来解决好了!

“以我在台里的地位,他吴析就算是闹,也影响不了什么。只是我原想今天约莫总过来谈首播头条的合同,怕是会受到影响了。”任安儒脸上依然一派笃定的淡然,狡猾的将难题抛回给了顾子夕。

这番作做,正中顾子夕与许诺的下怀,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便爽快的应了下来。

于是,顾子夕与任安儒将敲定合约的时间定在当天下午3点。

“你通知莫里安下午过来商定合同,我去处理吴析的事情。”站在电视台门口,顾子夕对许诺淡淡说道。

“吴析的事还用你去处理?不是都在你的计划之中吗!安排夜嫖然后报警,再嫁祸给卓雅;在莫里安去捞人的时候,又找人把他整到胃出血。”

“顾总,你明明已经顺利拿下冠名权,何苦定要将我们逼到死角?”许诺冷冷看着顾子夕,语气里满是怒意——处处受制于人的感觉,并不好;而被人捏在手心里的感觉,更让人窝火。

“在生意场上,没有绝对的输赢;对于对手,我没有姑息的理由。”顾子夕淡淡的说道。

“没有人需要你的姑息,但你的不择手段,让人觉得不耻。若是正当竞争,是输是赢,都是心服口服。”许诺冷冷的说道。

“商场如战场,我要的是利润、是市场,对手的心服口服半文不值!”顾子夕淡淡的看了许诺一眼,似乎没有想到在职场中干练犀利的那个她,也会有这么不成熟的一面:“你比我想象的要天真。”

“你比我想象的更卑鄙。”许诺针锋相对的话脱口而出。

“你一定要站在这里和我讨论该怎么做生意吗?现在已经10点,吴析的问题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解决。”顾子夕不禁失笑,这个女孩,真没有一点儿求人的自觉——或者,她也知道自己那点莫明的心动,并聪明的依恃起来了?

许诺哪里想到顾子夕这头看起来狼一样的男人,会有这样七弯八拐的心思,面对他是一如既往的厌烦与强硬:“对于吴析的反应,你应该是有把握的吧,总是这样威胁,你觉得有意思吗!”

“帮卓雅拿到首播合同,并不在我的计划中,所以吴析现在会是什么反映,我也不知道。他对任老或许不会有过激的反应,对你和莫里安,可就不一定了。若不是我希望你过顾氏来,他对你们怎么样,原本也与我无关。”顾子夕淡淡的解释着,于许诺来说,他已经放了十分的耐心在里面。

“你——”许诺狠狠瞪了他一眼,原以为对这事他是尽在掌握,没想到也只是临时起意。

“当然,你也不用担心,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会帮你做到。下午谈完记得和我联系。”顾子夕轻挑了下眉梢,转身往停车场走去——如他所说,临时起意的变局,他并非有十足的把握,就算昨夜就开始布局,现在也不是事事都在控制。

如若顾子夕所说的情况属实,那许诺还真的佩服他办事的能力——

在下午的合约沟通会上,吴析不仅参加了会议,而且按照流程给卓雅评了高分,让这合同毫无波澜的签了下来。

“莫总、小许,后期的执行,两位还要多费心啊。”从吴析进门时莫测高深的表情、到配合着合同签下来,任安儒也长长松了口气——无论如何,这个人应该是被顾子夕给摆平了。

“应该的,任老放心,在补充合同里,我们将配合的时间长度和方式,做了详细的说明,台里有任何需要,我们都会第一时间赶过来。”莫里安沉沉的看了许诺一眼,压下心中许多的疑问,配合着将合同细节一一敲定了下来。

“你们外企人做事,我放心。”任安儒打了个哈哈,将头转向吴析,试探着说道:“吴主任,以后和莫总监好好沟通,多多学习人家外企的工作方式。”

“一定一定,这方面任老师以后还要多提点才是。”吴析从善如流的与莫里安握着手,同时向任安儒表着态,言语间不软不硬,让人看不出真实的态度。

这一纸合约,费尽周折,现在签下来了,双方似乎都没有感觉到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