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4心的选择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44 心的选择

许诺几乎没有时间思考,纵身一跃,将林允儿扑倒在地上,抱着她在地上翻滚了几个来回。

那辆急驰而来的黑色奥迪,凭借高超的车技,在原地一个打了两转之后,横在了她们的面前——后面连续的几辆碰碰车似的撞了上来,将车又往前推进了好几米后,才算是有惊无险的停在了距许诺和林允儿一步之遥的地方。

“许诺,把Eric还给我吧,你还年轻,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为什么要和我抢他。”额头上还流着血的林允儿,在此刻放下所有的骄傲、所有的自尊,拽着她从来没有看起过的女孩儿的衣袖,低低的请求着——

如果爱情比生命还重要,那面子和骄傲又算得了什么。

“允儿,你、你说什么……”惊魂未定的许诺,直接跌坐在地上,直直的盯着停在面前已经皱成一团的黑车,心脏狂乱的跳个不停——若是这车没有及时刹住,她和林允儿的命可都没了!

她死了,许言可怎么办?且不说后期的持续治疗,她的心脏,绝对无法负担起失去自己的负荷。

许诺,以后不可以再冲动,你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去为了救别人而置自己于危险中,你必须比任何人都爱惜自己的生命——因为,它不是你一个人的。

“许诺,我求你了。”林允儿根本就不知道害怕、更不知道许诺的害怕,只是流着泪求着她。

好一会儿,许诺才将自己的目光从那变形的车上,回转到面前的林允儿脸上,一向自诩能干、坚强的她,现在才发现,自己远不如林允儿的强大——自己还没从车祸中回过神来,允儿已经将思维转向了感情。

或许,她一直都没有觉得刚才车祸的可怕,在她的心里,从头到尾只有爱情这件事吧。

莫里安对她比生命还重要吗?可是自己真的帮不了她——爱情的怪圈,从来都不是哪一个人能说了算的。

“许诺,有没有事?”一路狂奔过来的莫里安,没有思考、没有选择的将手伸向了许诺,紧紧的拥她入怀,那种害怕失去的感觉,竟比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她还来得严重。

“莫里安,我没事,你快看看允儿。”整个人跌入莫里安宽厚的胸膛,许诺的惊吓的心才安定了下来,整个人也就清醒了过来——这个极度紧张与害怕的拥着自己的男人,他的胸膛或肩膀,这时候并不适合借给自己。

“好,你站好别乱动。”感受到怀里人实实在在的温度,莫里安慌乱的心才算是慢慢平复了下来,扶着许诺站起来后,又伸手去扶林允儿。

“允儿,还好吧。”莫里安扶起林允儿,自然的伸手抹去她额头上的血迹,低声问道。

“恩。”林允儿扶着他站起来,再也忍不住的扑在他的怀里痛哭出声——哭声里有着歇斯底里的绝望,让听的人也为之难受。

她和许诺遇同时遇到危险,他的心做出了最真实的选择——无论她接不接受,他的心里最重要的女人都已不再是自己。

就算许诺不和她争,她也赢不回这个男人了——这样清楚的认知,让她不甘、让她疼痛、让她绝望。

“扶我出来……”黑色奥迪里,顾子夕艰难的推开了被撞瘪的驾驶室门,将流着血的头探了出来。

“顾子夕?怎么是你?”看见浑身是血的顾子夕,才从刚才惊吓中恢复一些的许诺,再次被吓住了,顾不得浑身的伤,快速的跑过去,努力的扯掉横在他面前的安全气馕。

他身上依然是简单的白衬衣,只不过,这时候已经被血染得片片红色;高大的身躯被卡在脱落的方向盘和座椅之间,本应狼狈而凄惨的他,此刻却仍是一惯的沉静;平静的眸子温柔的看着许诺,让许诺感到一股安定的力量。

“我帮你。”在他沉静的眸子里,许诺慢慢抑制住心慌,一边用力的掰开卡住他的方向盘、一边将小小的身体护在他的胸前,避免在拉他出来时,胸口被已经变形的方向盘给扎到。

而她自己的后背,正紧紧抵在方向盘中柱上,一不小心,就会被划出深深的伤痕。

两个人,胸贴着胸、脸几乎贴着脸,就算在这样的血腥里、就算他被撞击的力度震得脑袋发昏、却仍为她身上隐隐传来的、混和着血腥的少女气息而悸动;她偶尔划过他脸上的柔唇,更让他心猿意马着,原本乏力的大手,情不自禁的扶上了她的腰。

“等一会儿,我把这东西弄掉你再动。”被他大掌圈住的腰,自然的更贴近了他的怀里,而背后被方向盘中柱抵住的刺痛感明显少了许多,所以许诺也就自然的将身体往前更倾多了些,双手用力的将卡在他肩上的铁片给掰开。

“你先出去,我自己可以了。”侧头看见许诺双手上深深浅浅的口子,在掰铁片时新制造出来的伤痕,他昏沉的大脑一个激凌,顿时清醒了不少。

“就好了。”许诺紧咬下唇,一个用力,双手又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那顽固的铁片终于被她给拧弯了向一边倒去,而她整个趴在他的胸前,大口的喘着气:“好了,你侧着身体往外平移,慢慢的。”

“你先出去,我自己可以。”看着浑身是伤的许诺,顾子夕心里一疼,慢慢松开搂着她的双手,小心的将她的身体往外移去。

“许诺,你先出来,我来帮顾总。”莫里安终于摆脱掉林允儿的哭泣的纠缠后,快速的跑了过来,看着抵在她背后的方向盘柱,立刻伸手护了上去,另一只手拉着她,将她慢慢的移了出来。

随后又小心的将顾子夕移了出来。

适时赶到的交警迅速的在事故周围圈起了一圈黄色的护栏。

“救护车马上到,还能坚持吗?”看着浑身是血的顾子夕和许诺,交警边问着,边拿出呼叫机,向其它站点的同事求助,要求迅速调集救护车。

“你帮我把电话拿出来,让宝仪过来处理这事,我们先去医院。”顾子夕强忍着头晕,将身体的重量放在许诺的身上,低声交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