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5爱情的戏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45 爱情的戏

“我来吧。”莫里安不动声色的将顾子夕的身体拉着往自己的身上靠,边帮他拿出电话,边示意许诺与他保持距离——就算是为了救人,他也无法看着她与他靠得那么近。

该死的,她不是向来讨厌这个自大腹黑的男人吗,这会儿人都救出来了,还让他靠这么近,真是个傻女人。

“唉,小姐,你怎么啦?”正在忙着安排救护车了解受伤人员情况的交警,一下子接住晕倒的林允儿,更加着急的催促了起来:“078号路段,重大交通事故,重伤人员六个以上,请求速派救护车。”

被莫里安扶着的顾子夕,沉沉的看了许诺一眼,眸光自莫里安的脸上扫过,嘴角噙起一丝讽刺的冷笑。

许诺看了一眼晕倒在交警怀里的林允儿,再转眸看到顾子夕眼底的轻讽,心里便做了决定,默默的走到顾子夕身边后,低声说道:“子夕,你怎么样?还能坚持吗?”

一声‘子夕’,在两个男人的耳里形成了绝大的反差——

那低沉柔软的音调,有着拨动人心弦的力量,让本已心动的顾子夕无法抗拒,如果身体允许,他想以最温柔的方式拥她在怀,听她用这柔软中带着沙哑的声音,在他的耳边重复这样亲昵的称呼。

而这声‘子夕’,却让莫里安陷入极度的愤怒之中——她准备用这样的方式拒绝自己?

“许诺,不要这么幼稚。”莫里安看着许诺恼火的说道。

“应该可以坚持到救护车来。”顾子夕懒散而笑,将手伸给了许诺。

两个聪明绝顶的男人,一眼看出许诺这出戏的目的。只是,只要顾子夕肯配合,莫里安又能奈何?

“莫里安,你去看看允儿怎么样了。”许诺敛着双眸,伸手握住顾子夕伸过来的手,吃力的将他的身体往自己这边移。

“你身上都是血,不能再用力。我扶顾总在旁边坐下,你也坐下。”莫里安盯着她,阴沉沉的说道,毕竟还是没有将重伤的顾子夕交给她,当然也没有弃顾子夕而不顾。

“恩。”许诺轻应一声,与他一起扶着顾子夕在一边的树边坐下后,许诺也脱力的靠着树坐了下来。

“许诺,别做没脑子的事。对允儿,在话说清楚以前,我对她有责任。我向你……”莫里安将许诺的身体扶正后,看着她低声说道。

“莫里安,有些话不适合说就不要说,先去看允儿吧。”许诺打断了莫里安的话,侧头看了顾子夕一眼,便沉默着不再说话——她相信这个男人看出了她的目的,却奇怪他居然肯爽快的配合。

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过了今天再说吧——如果对莫里安的喜欢,会让他执着,那就连喜欢都不要好了!

许诺,从来都配不起莫里安这样的好男人、更配不起这样一份浓烈的感情。

看着莫里安阴沉而变幻的眼神,许诺低低的说道:“莫里安,别让我为难。”

“好。”莫里安无奈的闭上了眼睛,直到能完全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才重新睁开,看着许诺轻轻的说道:“无论如何,我总是不能拒绝你的要求。但不要用这种方式拒绝我,我会心疼。”

说完,便缓缓的站了起来,转身后,大步走到交警的身边,抱起被平放在地上的林允儿,上了交警临时拦的计程车。

“很感人啊。”顾子夕看着许诺懒懒的说道。

“还有心思调侃,看来这伤是不碍事了。”许诺轻瞥了他一眼,将身体的重量完全靠在身后的树上,神情间一片淡然,似乎那几可见骨的伤也并不碍事一样。

“是不碍事。”顾子夕看着她沉沉的说道,而实际上,不知道是流血太多还是刚才的撞击力度太大,他只觉得眼前的物景越来越模糊。

而在许诺发现他的不对劲时,是他已经完全晕迷的将身体的重量全然靠在了她的身上。

“喂、喂——”

“顾子夕!顾子夕,你别吓我!”

许诺伸手拍了拍顾子夕的脸,却不敢摇晃他,急急的叫了交警帮她将人弄到刚刚过来的救护车上。

看着护士迅速给他挂上生理盐水,接着忙碌而专业的给他做着各种检查后,许诺这才放下心来。

安静的坐在他的身边,任护士忙完顾子夕后,过来给她的伤口做基础的处理,目光随意的看着昏迷中的顾子夕: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这么安静的看他——

立体的五官、硬朗的面部线条,让他就算在昏迷中,看起来也霸气十足,有种让人不能轻易接近的气势;紧紧抿住的双唇,线条清晰而薄厉,凉薄之中更显强势。

不得不承认,如果抛开对他的成见,他是那种轻易能让女人动心的男人:出色的五官、天然的贵族气质、嘴角若有若无的浅笑、凌厉的眸子里偶尔现出淡淡忧郁,至于资产什么的都不算的话,仅这气质和外表,已经足够让小女生尖叫了。

许诺从他的脸上收回目光,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似乎,因着这一场车祸、因着这一番打量,对他再没有原来那样的讨厌了——或者,自己也是个外貌控?

许诺轻轻的扯了扯嘴角,慢慢的回想着这场车祸:所谓福祸相依,最极致也不过如此了吧,久盼的合约如愿的签下来,还没感受到喜悦,便被人捉奸似的堵了个正着,接着便是惊心动魄的车祸。

只不过,这场猝不及防的意外虽然惊险,却来得很是及时:让她不用去面对莫里安的感情、也不用去面对林允儿的指控——就当她是鸵鸟好了,有了这么一出,莫里安已经不可能那么快对林允儿坦呈早已出走的爱情;林允儿也有时间缓冲感情的打击。

救护车的急促的音乐嚣叫在耳边,救护车里却安静一片,在车身的摇晃中,许诺眯着眼睛慢慢的睡着了。

只是在看到他浑身上下、包着大大小小五六个纱布时,心里也不禁微微被扯动了一下——心一旦动,便无法再静如止水了。

------题外话------

各位亲,节日快乐哦!

注意旅游安全,记得回来看书,记得看了书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