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6心一旦动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46 心一旦动

“你好,许诺。”接到谢宝仪的电话时,许诺还并不完全清醒。

“是的,在救护车上,现在昏迷着。”许诺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懒懒的答着。

“随你。”挂了那个骄傲得孔雀似的秘书的电话,许诺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从道义上讲,她当然会陪他去医院,直到检查结果出来;

从感情上讲,就算没有之前那么讨厌他,却也并不是朋友;所以,是不是要安排人来照顾、是不是要找熟医生来治疗、要不要通知他的家人,关她什么事!

到医院后,顾子夕被当作重伤人员迅速被送进了检查室,这让许诺小小的紧张了一把——虽然还算不上熟人,但对人起码的怜悯之心,她还是有的。

好在检查结果并不坏,只是脑部有轻微的震荡,脑内并没有发现所谓血块积淤之类的异物,所以在观察48小时,没有异常后便可以出院;

许诺自己则全部是皮外伤,除了手掌缝了十几针外,其它部位倒也没有特别严重。

“急诊床位紧张,你的伤不碍事,就在这病房加张软椅凑和一下吧。”

“这是护士铃,盯着点儿输液瓶,及时叫护士过来换药。”

“**这病人要是有说胡话、呕吐的情况,请马上通知护士。”

护士熟练而快速的交待完后,便匆匆离去。

一番吵闹、十分嘈杂,直到此刻,整个世界瞬间安静下来。

会议室里签合约时的据理力争、电视台前林允儿气势凌人的辱骂、急刹车中凌乱的人声、车声,一切的兵荒马乱,终于在此刻归于静止。

扶着被护士临时放进来的软椅,许诺忍着浑身的疼痛慢慢的坐了下去,吵闹的世界突然安静,让她有种无法支撑的崩溃感——原来,吵闹也可以那么好,好到让人不用去思考那些复杂的现实。

在离死亡最近的一刻,莫里安搂住的——竟然是她。

他声音里的颤抖、他双臂里的力度、他毫不掩饰的害怕、让她又慌乱起来——在不知道的时候,莫里安的感情,已经这么多、这么深了吗。

面对这样的他,她居然傻到以另外一个男人为借口去拒绝他,她太没良心了不是吗;她太辜负他了,不是吗!

莫里安,我该怎么办?

她从来都以为,她是个不会有、不配有爱情的女人。可现在,爱情离她那么近呵。

第一次,她想挣脱那一次交易的束缚,让自己呼息一点自由的空气。

“求你,我还想有未来……”

那时无助的请求,是为了还有资格拥有爱情吗?

只是,她的爱情,到底在哪里?她的爱情,会因莫里安而来吗?

下意识的举起绑着厚厚纱布的手抚向了唇——一时间,竟不知道想起的是那个让她自卑得不敢去爱的男人、还是正给她满满爱情的莫里安。

“许诺,医生怎么说?”莫里安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哎哟——”似是心里隐藏已久的秘密被人发现了一样,许诺吓得将放在唇间的手猛然拿下,撞在椅角上顿时疼得大叫起来。

“撞到伤口了吗?很疼吗?有没有出血?”莫里安紧皱着眉头,快速拿起她的手仔细检查,没看到出血,这才放下一些心来,边小心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边柔声问道:“疼不疼,要不要喊医生?”

透过厚厚的纱布,许诺仍然清晰的感觉到他手指在伤口处轻轻抚过,许诺慌乱的说道:“缝了几针,拆线就没事了。允儿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说着,用右手将自己的左手从他的大手中抽了回来,低着头看着自己受伤的手。

是的,她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在他那样的对待以后、在她那样的拒绝之后、当她在他的爱情里又想起那个男人之后……

莫里安沉沉的看着她,她的逃避让他感到挫败,却仍然以十足的耐心回答着她刻意转移的话题:“允儿只是有些擦伤,昏过去是因为受了惊吓,现在已经好了。”

莫里安说得很委婉,许诺当然明白——突然的昏过去,只是想逃避当时混乱的局面吧:任哪个女人,看着交往了八年的男友,在遇到危险时首先将别的女人拥在怀里安慰、为别的女人而担惊受怕时,都无法面对。

就算听到了他的坦白、就算看到过他和别人的纠缠,可这人性最本能的反应,恰恰是最伤人的!

想到这里,许诺就沉默了、也清醒了——她在犹豫着要不要在莫里安这里开始自己的爱情时,却忘了另一个女人正因此而受伤、忘了另一个女人把这个男人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林允儿的存在让她瞬间理清了自己的思绪——她不爱他,她只是自私的希望享受他的爱,以证明自己还有拥有爱情的能力而已。

她对他的喜欢,还不足以让她残忍的将另一个女人的爱情踩在脚下。

“莫里安,好好儿照顾允儿,她,很不容易。”许诺的声低低的,却清晰明朗。

“允儿的问题我已经说清楚了,她父母正在过来的路上。许诺,答应我,别做傻事。”莫里安伸手轻抚她柔润的脸,柔声说道:

“别害怕我的爱、别急着从我的爱里逃开,我的爱不是要把你逼到别的男人怀里。所以,我给你时间,你答应我别再和他纠缠,好吗?他不是你惹得起的人。”

“莫里安,我不是……”许诺下意识的看了**躺着的顾子夕一眼——不看还好,这一看不禁又被吓了一跳,那只多灾多难的手又撞在了椅角上,疼得她恨不得跳了起来。

“别着急,我这不是醒了吗。”顾子夕低哑而安抚的声音,让许诺一下子愣在那里——这个男人,一定不是刚醒,就等着看自己的戏呢。

可恶!

“诺诺,我睡了多久?你的手怎么样?除了手,身上其它地方还有没有伤?”顾子夕看着许诺呆呆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