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7梓诺责备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47 梓诺责备

“你别动,医生说你要平躺观察。”许诺见他要挣扎着坐起来,也顾不得骂他可恶,快步走过去将他按了下去。

“我想看看你身上的伤口。”顾子夕轻瞥了一眼旁边脸色铁青的莫里安,认真的说道。

“我没事,手缝过针了。”许诺沉着脸,将眸光从他脸上转到莫里安脸上时,平静而认真的说道:“莫里安,你说的我都懂。所以,你放心。”

是让他放心她有把握把持这一场交易?还是放心不会为了逃避他而继续与顾子夕纠缠?

许诺呵,对你,又怎能轻易的说放心?又怎能轻易的说放手。

莫里安苦笑着,缓缓站起来,走近他们的身旁。

“莫里安……”许诺见莫里安的目光一直看着顾子夕,心里一阵慌张。

“许诺,我有两句话需要和顾总单独说。”莫里安给了许诺一个安抚的笑容,语气里却是不容置疑的要求。

“诺诺,我头有些晕,你帮我去喊一下护士,顺便让护士看看你的手。”顾子夕淡淡一笑,言语神色之间,将默契的戏码演得十足。

许诺轻咬着下唇,眸光在两人的脸上流转了一圈——两人脸上的淡然平静、与眸子里的倨傲坚持那么相似。

明明两个点头之交的男人,此刻却因了自己在这里对峙着,想想这情形还真是滑稽。

许诺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病房——男人有男人解决问题的方式,她虽然担心顾子夕的计谋,却相信莫里安的理智和风度。

“你以什么身份来和我谈许诺。”顾子夕从来不是被动的人,没等莫里安说话,便将问题抛了出来。

“她只是一个陷入迷茫的小女孩,她只是不愿意打扰我的生活而选择了逃避,所以,请你不要乘人之危、也请你高抬贵手。”莫里安并不回答顾子夕的问题——论身份,他们都没有身份对许诺指手划脚;而他,却有责任保护许诺。

“既然你将话挑明,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顾子夕轻扯嘴角,眸子里的认真,是对莫里安气度的认可——一个骄傲的男人,执着于这个女人,甚至不屑于争辩身份是否合宜。

于他们来说,无论身份是否合宜,他们都会执着于自己想做的事、执着于内心的选择——同样的骄傲,让他对莫里安有着十足的尊重。

“于公,许诺在市场创意方面的才华我很欣赏,而她在外企的SOP操作经验,也是顾氏所需要的,所以我希望邀请她加入顾氏,在这方面我和她已经达成了共识。”

“于私,我喜欢她,我这种年纪的男人,对年轻人身上的活力、青春、勇气,有种近乎敬畏的喜欢。所以,我要她在我的身边。”

顾子夕冲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莫里安扬眉轻笑:“不过你放心,我对她仅仅是喜欢与欣赏,除非她自己愿意,我不会对她做任何强迫、越矩的事情。所以,你的追求,我觉得并无不可。”

“无论如何,我还是感谢你的坦诚,也感谢你对她仅仅是欣赏和喜欢。”莫里安的脸色一片阴沉,对顾子夕近乎流氓的坦白、却又毫不掩藏的真实,只觉莫可奈何。

“祝你好运。”顾子夕轻扯了下嘴角,略感疲倦的闭上眼睛,主动结束了这次的对话。

“祝你早日康复。”莫里安沉沉的看了他半晌,缓缓的转身离开。

傍晚时分的金色光影,斜斜的照在走廊上,斜阳里的许诺,斜身倚在栏柱边,神色淡淡的,眸底是莫里安熟悉忧伤、淡淡的无奈,看起来有种让人心疼的纤弱。

“谈完了。”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许诺收回眸光,看着莫里安轻声说道。

“恩。”莫里安轻应了一声,忍住想拥住她安慰的冲动,看着她专注的说道:“允儿的父母正在往这边赶,她们到了,我就过来陪你。”

“好了,我先过去了,你好好儿休息,虽然是皮外伤,也得好好儿治疗。”莫里安不等许诺发问,交待了两句后,便转身走向回廊的另一边——他知道她会说什么,拒绝的话听过一次、两次就够了;

怪只怪他们相遇太晚,他给她的是有牵绊的开始,所以,就算追她的路任重而道远,他选择随心去走。

“倒没看出来,你会为了成全而退让,我是说你伟大呢?还是说你太傻呢!”顾子夕看着她,眼底有着探究的意味——到底是想调侃她,还是想探知她的真心,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我是什么样的人,和你无关。”许诺惦起脚,看了看吊瓶里的药水,按了护士铃来拔针后,便歪在软椅里睡了——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无论从身体还是从心里,都已经超过了她承受的范围。

到现在,这些与她有关的事情,仍是不由她控制的发展着,她能做的,也只能是让自己睡个好觉、好好恢复,才能有力气继续在这样的旋涡里挣扎了。

许诺感觉到一道让人不舒服的视线盯着自己时,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不仅有着顾子夕式的探究意味,还有着她熟悉的清澈。

顾梓诺!

看到这双眼睛,许诺一个激凌,一下子完全清醒了过来,眸光快速的在房间里扫过:自己在**、顾子夕趴在床边、谢宝仪站在床尾、顾梓诺站在顾子夕身边——他老婆似乎没有来。

不知怎的,许诺悄悄的松了口气,将眸光停在顾梓诺的脸上,正待开口,一身幼儿园校服、看起来比之前可爱许多的顾梓诺却先开口了:“我爹地是脑震荡,你是皮外伤,你怎么能让他趴在床边,你自己睡床呢?”

“我?”面对这个小屁孩的质问,许诺竟然无法辩解——她总不能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到**去的吧!

自己怎么会和顾子夕调了个位置?难道是他抱自己上床的?

想到这里,许诺的脸不由得一阵赫然,下意识的看向趴在床边的顾子夕——他似乎也听到房间里的动静,正慢慢的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