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48人小鬼大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48 人小鬼大

“爹地,你醒了?”

“爹地,你慢点儿,医生说你现在动作不能太大。”

“顾总,还好吗?”

顾梓诺伸出肉呼呼的小手,紧张的扶着顾子夕慢慢抬起的头;而谢宝仪则快步走到顾子夕身后,小心的扶着他的腰。

“宝仪帮我去办出院手续。”顾子夕皱了皱眉头,感觉到谢宝仪扶在自己腰间的手,身体显得有些僵硬。

“好的,我这就去。”谢宝仪悄悄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略带尴尬的往外走去——她只是情不自禁,而顾子夕的反感却太明显,这让她觉得一阵难堪,离去的步伐也因此显得有些慌乱。

“爹地哪里不舒服?”一听说要喊护士,顾梓诺首先紧张了起来。

“梓诺别担心,爹地没事。”顾子夕伸手拍了拍顾梓诺的头,顺势将他搂进了怀里:“你妈咪知道你过来吗?她——”

顾子夕下意识的看了许诺一眼后,才继续头号道:“她知道爹地车祸吗?她有没有害怕?”

“妈咪不知道。大姑姑知道。”顾梓诺乖巧的答着,一句话便解决答了顾子夕所有的疑问——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这么小的孩子,话这么少,还能把意思表达得这么清楚。

坐在**的许诺感叹着,想起那个没见过面的孩子、想起被水浸坏的手机,心下不由得一阵黯然。

“你要去哪里?”看见许诺掀开被子下床,顾子夕皱眉问道。

“办出院手续,我这是外伤,没必要住院。”许诺扭头看了一眼顾梓诺,只觉得眼睛有些酸涩——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看见小孩子,也不会有这么多感触,现在却总是容易陷入回忆。

“医生早上来查过房,你有些低烧,要在医院观察两天。”顾子夕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抱着顾梓诺边站起来边对许诺说道:“我明天的飞机回深圳,我希望你在回深圳后的一周内可以到顾氏办理入职手续。”

顾子夕的话,让许诺立刻恢复了工作状态的警醒,眼角几不可察的微挑了一下后,慢慢的说道:“回深圳后,我联络你。”

“我一个朋友说,你手机里的信息可以恢复,需要我帮忙吗?”顾子夕突然提起许诺的手机,让她心里一惊——他本就是个老狐狸,自己这点儿小心思,根本瞒不过他!

这不,威胁利诱,一波接着一波,都让她有点儿受宠若惊了。

“确实可以恢复吗?”许诺紧抓住口袋里早已关机的电话,看着顾子夕的眸子一片莹亮——知道他的目的,可她却无法拒绝。

“70%的把握。”顾子夕淡淡的说道:“我先走了,需要的话就联络我。”说完牵着顾梓诺的手,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清晨的日光,透过外面的柱子、树叶,零碎的打在顾子夕牵着孩子的身影上,这样的他,看起来有股温暖的感动——一个那么高大,充满力量;一个那么小巧,温糯柔软;而他们的脸,却一模一样。

世间生命,真是奇妙。

许诺定定的站在那里,微眯着眼睛看着这父子两人,忘了顾子夕对她的算计、忘了顾梓诺离开时看她疑惑中带着警告的眼神,只是单纯的为这样的父子画面而感动着——第一次,对这个男人,有了讨厌和敬畏以外的感觉,一种让人感到温暖的感觉。

“许诺,你有什么目的?”以为他们离开,顾梓诺却又一个人折返了回来,脸上稚气十足,却又冷凝认真。

“我有什么目的,问你爹地不就知道了。”许诺瞥了顾梓诺一眼,淡淡的说道——回到现实,一切一如当初,从来都未曾改变。

卓雅与顾氏之间的商战,还会继续;而她的接近,则永远会被怀疑别有用心——他的秘书、他的儿子,都做如是想。

这样的认知,让许诺感到有些灰心,却又不得不打起精神去应对。

在H市的这两周,屡屡的争执与合作、扯着他落水的小报复、借他的肩膀发泄哭泣,让她忘了两人之间悬殊的地位和一惯的对立,她几乎以为,她可以与他平等对话。

原来,只是错觉而已——只要靠近,便是别有用心了吧。

“我妈咪是天底下最漂亮、最温柔的人,你比她可差远了。”顾梓诺看着许诺,抬着下巴骄傲的说道。

“顾梓诺,疑心这么重,小心长不大哦。”看着这小不点儿人小鬼大、又自以为是的样子,许诺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哼,我有很多的钱,你要钱我可以给你,反正不许你缠着我爹地。”顾梓诺到底还是小孩子,被许诺这样一取笑,脸一下就沉了下来——小小的、满是稚气的脸,愣做出一副冷厉而严肃的样子,看起来可爱又好笑。

“钱财不外露,你爹地没教过你吗?那谁谁谁的儿子被绑架的事你听说过吧?小鬼,要低调些,知道吗!”许诺轻扯了下嘴角,转身往外走去,留下独自生气的顾梓诺。

“这么凶,比妈咪差远了,我爹地才不会喜欢你呢。”毕竟还是个孩子,没办法掩饰自己的情绪,顾梓诺对着许诺的背影喊了一句后,便快速的跑回车边等着去卫生间的顾子夕——才不要让他发现自己又回头找许诺呢。

许诺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将顾梓诺的话放在心上:他只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而已、他只是一个遗传了他父亲骄傲自大的小鬼而已、他只是一个维护母亲的儿子而已。

那个女子,应该是幸福的。

想到这里,许诺不禁想起谢宝仪电脑上那张照片上的温柔女子、那个凌晨时分,顾子夕电话里那个纤弱而柔软的声音——那般的柔媚入骨、那般的纤弱出尘、让女人都想去疼惜。

谢宝仪真是不自量力,这样的男人,哪儿是她要得起的;那样的女人,哪里又是她比得上的。

许诺低头叹了口气,自己这一身乱七八糟的事还弄不清楚,居然还有心情去分析旁人的家庭和感情,真够无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