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0爱的长短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50 爱的长短

如果她当年没有让他对爱情灰心,她还会是那个让他深深爱恋的女人——只是,这世上,又哪来的如果呢。

现在的她,再美、再好,于他而言,都没有用——没有了爱情为底色,女人的美丽便不再是风景。

“妈咪想爹地和梓诺了,可以去市区看我们呀。”顾梓诺见顾子夕不回答,便自作主张的邀请着,给艾蜜儿有机会介入顾子夕的日常生活创造了机会。

“可以吗?”艾蜜儿看着顾子夕,小心的问着。

那夜的电话之后,她再无之前的笃定了,她不能就这么安静的继续等他的原谅回头了;

他对她的爱,在这五年里日渐走远、几近枯竭;她甚至无法用女人最原始的办法去挽回他——她这不争气的身体,连最爱的时候都不曾让他满足,更何况现在,他又何必迁就压抑呢!

“可以吗?”他的沉默让她害怕,忍不住追问一句。

“爹地!”顾梓诺不安的扭动着,顾子夕的沉默,让他想到了许诺——小孩子天生的敏锐,让人对那个叫许诺的女人,有着直觉的不安。

“当然可以。”顾子夕将目光从艾蜜儿不安的脸上收回,给了儿子一个安抚的笑容。

她的慌张、她的小心、她的隐忍,他都看在眼里。这样的她,让他心疼,却更加灰心——他们的曾经,本不是这样;纯粹的爱情,不该是这样;他要的生活,也不是这样。

或许,从梓诺搬走、从许诺过来,他的生活,会有些改变?变得离他想要的,越来越近吧。

他嘴角轻柔的笑意,让艾蜜儿一阵心慌——作为被他深爱过的女人,她懂得他所有的表情——子夕,我们之间一点儿机会也没有了吗?你又开始有心动了吗?

“梓诺,不早了,妈咪陪你去睡觉吧。”在顾子夕温柔的笑意里,艾蜜儿慌张的低下了头,借着对儿子的说话掩饰着心里的害怕与慌乱。

她不敢深究顾子夕笑意里有几分心动,更不敢去质问他,那晚陪在他身边的女孩是谁。

她很想勇敢一点,做点儿什么事去挽回自己频临危机的婚姻,可她,除了逃避,却什么也做不了。

“爹地,你答应梓诺了哦,今天不走的哦。”顾梓诺双手搂着艾蜜儿的脖子,认真的提醒着顾子夕。

“爹地答应你了,自然会做到,去睡吧。”顾子夕笑着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起身往花园走去——那片火红的指甲花,依然是他心里最热烈的颜色。

“你在哪里?有没有想过要找我、要找儿子?”

“除了交易,你有没有也把我放在心上一点点?就为了你要的未来,儿子真的可以完全不管了吗?”

“想了你五年,你也没有感应到,你是拿定主意不给我一点回应了?”

“我遇到了一个女孩,不太可爱、也不优雅,但和你倒有些相似,性子倔很狠,目的性也强。我,很喜欢。”

站在那片热烈的指甲花前,顾子夕摘了一朵捏在指尖,眼神有些缥缈,有那么一瞬间,竞将许诺的脸和记忆中手掌下温软的身体嫁接在了一起,在身体感觉到微微的发热时,顾子夕狠狠的将手中的花揉碎扔掉——为自己的情不自禁、为自己自语的可笑而恼怒。

这都多大年纪了呢,还毛头小伙子样,对着一片花傻傻的自说自话。

“子夕,那个、那个女孩是谁?”看见顾子夕从花前转身,艾蜜儿鼓足了勇气问出口。

“蜜儿,我们之间,不会因为那个女孩而有所改变;当然,如果你想改变的话,我也不介意。”顾子夕这样的直接,是坦白,也是警告。

“子夕,别这样对我。”艾蜜儿低下头,双手紧紧的绞在一起,象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让人不忍。

“在梓诺面前,你要象个妈妈的样子,别总是让他为你担心。我还有工作要安排,你身体不好,早些休息。”顾子夕淡淡的说着,转身往书房方向走去。

看着顾子夕决然的背影,艾蜜儿呆呆的站在原地:没有如以往一样的流泪,也没有如以往一样的抱着他试图挽回——曾经的爱人、曾经的夫妻,她是懂他的。

他的身边还没有别人时,她还可以自欺欺人的以为还有机会;他开始这么明显的维护一个女人时,她知道——他们之间,彻底的完了!

与她从恋爱到结婚,十年的时间,他的身边只有她一个女人;逼他借腹生子之后,这五年,他的身边没有一个女人——他从来不会因为寂寞去找女人,一旦有了,便是心动、便是决定、便是不可挽回。

只是,为什么还肯和自己保持婚姻?是因为对自己还有残余的感情?还是因为梓诺的亲生母亲?

不,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艾蜜儿紧紧的握着拳头,关于爱情的理想幻灭之后,保位的意识便一下子复苏了起来。

“宝仪,卓雅的许诺回深圳没有?”

“恩,她到顾氏的职位是创意经理,你通知人力资源部准备文件。”

“对,薪水方面空出来,我确定之后会通知人力资源部。”

“独立办公室,具体哪间由行政部安排。”

知道她会不会乖乖的到顾氏报道,但他却是势在必得。

给谢宝仪打电话安排好许诺的事情后,顾子夕便和衣在**躺了下来——因为长期不在这边留宿,客房里没有他的换洗衣物。

艾蜜儿给他备的那些,当然是在主卧室里,他下意识的回避与她更多的相处与面对——他们的关系已然如此,他早已没有心力去应付她的敏感与纤弱、没有心力去迁就她的无休止的眼泪。

而那个女子,却让他自由、放肆、不管不顾、恣意畅快、无拘无束;

或许,就是这样极端的反差,才会让这短短的十天,战胜那长长的十年;

或许,就是那样狂野的放纵,让他数十年的压抑尽数释放,才让他用短短的十天的缠绵,换来长长五年的思念;

也或许,男人的爱情,真的是从身体开始,所以关于她的声音、她的影子已经模糊,身体的记忆却依然清晰。

又或许什么都不是——爱了,便是爱了,没有理由。

------题外话------

推荐好友潇湘非墨古言种田文《风生水起之超强农家女》

简介:

机械天才莫翠微一朝穿越,竟然成了一个发育不良,干瘦如搓衣板的小女孩。

某女大呼:我的千万存款,我的汹涌大波,我的傲人身材啊!

不过咱不急,慢慢调理增加营养总会好起来的。

可是为毛,这个家一穷二白,连顿饱饭都吃不上?

神马?就这样的情况祖母和大婶还要来打秋风,统统打回去

神马?就这样的情况还有女人送上门来当小三,统统虐起来

赚钱不是目标,实现现代化才是终极目的。

成亲不是目的,养成一个忠犬老公才是最大收获,虽然力量悬殊,只能每日被扑。

凭一身硬本事事业姻缘双丰收,幸福性福两手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