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1许言婚讯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51 许言婚讯

H市。

在顾梓诺离开后,许诺去酒店换了身衣服,又去了一趟M台,借着确认后续执行行程的由头,探得了任安儒对合同的态度,确认没有问题后,在酒店大堂给莫里安留了纸条,这才买票一个人回了深圳。

“许诺,你到底是去工作呢还是打劫呢?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许言看着一身是伤的许诺,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电话也打不通,这两天真是急死我了。”

“许言,我手机掉水里了,里面的信息全没了。”提到手机,许诺的眼圈一下子又红了。

“出什么事了?为什么会这样?”许言一怔,缓缓的在许诺的身边坐下,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那段往事,她们很少提起;可那段往事,在她们心底留下的痛,却从来没有离开过。

“出了点儿事,莫里安被人灌醉了,我在照顾他的时候,允儿过去了。偏他喝醉了说胡话,所以……就这样了。”许诺将头靠在许言的肩窝,一股浓浓的疲惫感涌了上来。

“手机被毁、又弄得一身的伤,都还没开始呢,就弄这么大动静。”许言的语气淡淡的,却隐透着对莫里安的不满。

她一直都有看出莫里安对许诺的感情,也希望许诺能忘了那件事情,勇敢的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在许诺的感情上,她对莫里安是有期许的。

却没想到,一段还没开始的感情,竟带给许诺这么大的伤害——这一身的伤,她心疼心疼也就罢了,可那段录音,是孩子仅有的信息啊。

“许诺,我们找回那个孩子吧。”许言搂紧妹妹,突然说道。

“许言,我连那家人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连孩子是男孩、是女孩都不知道,怎么找。”许诺摇了摇头,脸上一片落寞与清冷:“再说,找回来有什么好,这样的身世,只会羞辱到他;我们也没办法给他更好的生活。”

“许诺,对不起…。”从没说过对不起的许言,在许诺的这样灰败的心情里,她还是撑不住了。

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努力活下去的价值——真的是为许诺好吗?还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拖累。

许诺抬眼认认真真的看着许言,混钝的大脑慢慢清明了起来——聪明如许言、理智如许言,怎么会不懂不能找回孩子的道理,为什么她会提起这件事?是因为她能陪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吗?

所以要她提莫里安、又提到那个孩子。

“你的复检报告呢?”许诺严肃的问道。

“老地方放着呢,还是那些指标,没什么变化。”许言脸色微变,只是瞬间便恢复了风轻云淡的模样。

“你别骗我。”许诺疑惑的看着许言,觉得她今天有些不正常,偏偏又很正常。

许言作势摇了摇头,起来去拿了复检报告塞进她的手里:“你自己看吧,什么事都可以瞒你,这事儿可不敢。”

许言靠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将下巴搁在许诺的肩上,细声细语的说道:“许诺,季风向我求婚了。”

许诺一怔,从病历里抬起头来看向许言。

“恩,前天的事儿,我还没答应呢,想和你商量一下,偏你电话又打不通。”许言软软的依在她的肩头,清澈的大眼睛小鹿似的眨巴着——有些喜悦、更多的是不确定。

“好吧,冲着你这副思嫁的小模样儿,你刚才的‘对不起’三个字我收了。”许诺合上病历,在她头上用力的敲了一下。

“什么呀,我其实也不是很想嫁,就是、就是想知道,做女人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许言缩了缩脖子,幽幽的说道。

“喂、喂,许言,你害不害臊呢!”许诺尖叫了起来——

“我为什么要害臊,我也是女人好不好。”许言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毫无羞赫之感——这样的表现,才算是正常吧,许言轻轻敛下了双眸,不想让眼底的担心、留恋泄露。

“是的是的,是我不对。”许诺大乐,用没打包的那只手捏了捏许言的脸,笑着说道:“还好你还想着我,没有立刻答应,否则你可多没面子。”

“矫情了吧,这点你得学我,有合适的,就得快些下手、快些在他们身上贴上咱许家的标签!”许言低头轻笑,柔柔弱弱的声音,在此刻听来,有股别样的妩媚味道,让许诺想起顾梓诺口里那个完美的妈妈——论外貌、论气质、论温柔,许言可一点儿也不比她差,甚至还比那个女子多了一份清远与豪爽。

比起来,自然还是许言更胜一筹的。

“你到底要不要嫁麻。”许诺满心喜悦的看着许言,莹亮的眸子里满是期待——原以为,季风的爱情,终是战胜不过对许言病情的害怕,没想到,他也愿意为了爱情赌上一把。

呵,爱情啊,真的会让人变得勇敢吧。

“你一个人怕不怕?会不会寂寞?”

“怕你个大头鬼呀,有人照顾你,我就有时间谈恋爱了!”

“唉呀呀,不是我恨嫁,是你恨我嫁呀!”

许言的喜讯,冲淡了许诺对弄丢宝宝信息的伤心、也让她暂时抛开了对莫里安感情的苦恼,姐妹俩儿笑笑闹闹到了很晚,才各自回房。

而许言则一直等到许诺的房间熄了灯后,才给季风打了电话:“季风,能娶我吗?”

“不要结婚证,只是一场婚礼就好。”

“不急,等你回来再告诉我你的答案。”

“恩,她看了。她到底不是医生,没看出来什么。”

挂了电话,许言慢慢的将整个身体放进摇椅里——睡不着的时候,坐在摇椅里摇啊摇的,很快就能睡着了。

她希望自己能尽快入睡、尽量保持好的状态,只有这样,这样许诺才会相信她正一天一天的恢复中;只有这样,许诺才能安心的工作、安心的恋爱、那么,当她离开的那一天,她也会有别的人陪在身边。

在家里结结实实的休息了两天后,许诺才去移动营业厅买了新的电话和电话卡。然后不死心的找到旧手机的售后服务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