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5代孕往事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55 代孕往事

“我跟你们说啊,她生过孩子的,你们说,会不会是和Eric生的呀。”

“这话可不能乱说,人家可还没结婚呢。”

“是真的,上次她痛经历害,我帮她贴暖宝宝的时候看到了,肚子上一条蜈蚣似的伤口,可吓人了!”

“现在生孩子哪儿还会留伤口的,你别瞎说了。”

“骗你不是人,疤痕体质的人,但凡缝针都会留下伤口。不信你看她的手拆线之后,一定也会有明显疤痕的。”

“真的真的,去年冬天我们去泡温泉,她也不肯下水呢,肯定是怕别人看见了。”

“不过,就算生过,也不可能是Eric的,Eric没那么早和她好上吧。”

“生过孩子还能从Lucy手里抢过莫总监,真历害呀。”

“就因为生过孩子,所以侍候男人有经验麻!”

“你们说,是不是Lucy不能生啊,所以Eric才要悔婚?”

“Lucy,我们去会议室吧。”Alice见林允儿紧捏着本子的手,微微抖动着,同情的拉了拉她的衣角。

林允儿深深吸了口气,大步走进茶水间:“现在是工作时间,你们……”

话还没说完,便看见莫里安脸色铁青的从门口走了进来,当下便收了声,眼圈不争气的刷的一下红了。

“唉呀,我还要赶个报表呢,我先走了。”

“我要给客户打个电话,我也走了。”

有的找借口、有的不出声,在看见流言中的两个男女主角时,八卦的人都一溜烟的散了去。

“进去开会吧。”看见一下子走空的茶水间,莫里安转身往回走去——只是那僵硬的身体,看得出他有多生气。

“Lucy?”Alice见林允儿不动,小心的喊了她一声。

“进去吧。”林允儿吸了口气,抱着文件夹与Alice一起离开了茶水间——只是,那些流言蜚语,却象一片厚重的阴影,重重的压在了她的心头。

他和她,那么早就在一起了吗?

她真的为他生过一个孩子吗?

自己不能生?

呵,真是个天大的笑话——他们之间,做过的最亲密的事情,也不过亲吻而已。

心乱如麻的她,走进会议室后,表面上专注而认真,实际上大家说了些什么,她一句也没听进去……

七月的阳光,如流火般炙烤。街上除了环卫工人,几乎都没有走动的行人。

顾朝夕刚从旁边的商场走出来,便看见许诺游魂般的在太阳下游荡着,鹅黄色的纱质阔腿裤,将她的腿拉得修长;散漫的步伐里,有些消沉、有些沉重、有些漫不经心。

高高盘起的长发,露出白晰而优美的脖颈;光洁的额头下,那双潋滟的眸子和梓诺那么的相似——樊迪,那个亲自来和自己谈代孕的年轻女孩子、梓诺的亲生妈妈。

除了眼底的惶恐变成淡然的沉郁、一身的青涩的稚气被成熟的妩媚所代替外——那脸、那眼、那唇、分明就是她!

顾朝夕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将自己的身体隐入柱子的后面,有些吃惊的看着阳光下许诺的身影,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事隔五年,这个只用了十天,便摧毁弟弟十年感情的女孩,又一次出现在眼前——那个青涩的少女,坐在面前与自己谈价时的惶恐与坚持,似乎还在昨天……

…………

“樊迪,18岁,Z大新闻传媒专业一年级学生,家里有一个姐姐,再没有其它亲人,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无传染病史,无家族病史。”

“签定协议后,即支付5万的定金;怀上后,支付30万首付,确定胎儿性别后,支付整体50%的费用;之后每个月支付余款10%。”

昏暗的咖啡厅里,灯光下的女孩,有一张小巧的瓜子脸、皮肤是透明的白晰、浓密的长睫低垂轻颤,美得不可方物、纯得让人心疼。

她的双手紧紧撰着搭在膝上的裙摆,强自镇定的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谈着这桩买卖的条件。

她,像一株野草一样,看似弱不禁风,实则坚韧强悍。

那时候的樊迪(许诺当时用的名字),虽然稚气十足,在谈价码时的坚定与老练,也让她吃惊。

而现在走在大街上的美丽女子,已经完全颠覆了她的记忆——时尚、傲气、精致,任谁也看不出她曾经出卖过自己、出卖过自己的孩子。

看来,那笔钱,已经解决了她的问题;那么,她回来想干什么?是想认回梓诺吗?

她会是蜜儿说的那个女人吗?她和子夕到底有没有见过面呢?

顾朝夕是个行动派,带着这些疑问,立刻给艾蜜儿拨过去电话:“蜜儿,你说的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你怎么这么没用,连自己男人都看不住。”

“好了好了,遇到事情只知道哭,要是哭能解决问题,子夕也不至于五年都不碰你了。”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你自己也要想办法挽回,妈对你早就不满意了,若不是子夕护着,就算有梓诺,你这顾家大少奶奶的位置也坐不久。”

顾朝夕烦燥的挂了电话,再抬眼时,街上早已没有了许诺的身影,当下打电话招来了司机,匆匆的往顾子夕办公室赶去。

“宝仪,总裁在吗?”顾朝夕心里有事,看见谢宝仪辟头就问,倒没注意她拿着手机正匆匆往外走的慌张。

“总裁现在办公室。”乍看到极少出现在办公室的顾朝夕,谢宝仪吓了一跳,急急的按下了才拨了一半的电话。

“我知道了。”顾朝夕放下手中的购物袋,转身往顾子夕办公室走去,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回身快步走到谢宝仪的身边,低声问道:“宝仪,总裁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呃?”谢宝仪被顾朝夕的问题弄了个措手不及。

顾朝夕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是说除了生意之外,他身边有没有不该出现的女人。”

“顾朝夕,你这个问题让宝仪很为难。”顾子夕冷凛的声音,及时的解了谢宝仪的围,却让顾朝夕的脸上一阵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