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6她的消息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56 她的消息

“你这是在逼我换秘书吗?”回到办公室,顾子夕看着顾朝夕冷冷的说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这是为你好。”顾朝夕径自拿了水杯倒了一杯开水,一脸理所当然的站在顾子夕的面前:“记住你是顾氏的总裁,你的一举一动,无论是公还是私,对公司都有着莫大的影响。”

“是吗?”顾子夕的声音依旧冷冷的,还带着些淡淡的讽刺:“这么说,这五年来,顾氏股价翻了几倍,是因为你们帮我塑造的好老公、好父亲形象的作用?”

“顾子夕,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别忘了,当年的事情是你老婆一手推动的;你别忘了,睡女人,生儿子的人是你;你别忘了,你现在只是执行总裁,顾氏的大权实际上还在别人的手里!”

听着顾子夕话里那么明显的讽刺,顾朝夕也沉下脸来,看着顾子夕严肃的说道:“我不管你对我、对妈妈有多少怨,当年的事情,也是你必须去做的。没有儿子,艾蜜儿迟早从家里滚蛋;没有儿子,我们孤儿寡母迟早被赶出顾氏。”

“子夕,你不是这么天真的。你以为,你让顾氏的股东年年赚得盆满钵满,你的地位就能稳如泰山?你以为,你将顾氏的产业越做越大,顾东林父子就会甘于只拿分红不惹事?”

顾朝夕仰头一口将杯中的水喝了个干净,用力的捏瘪纸杯后,扔进了旁边的垃圾蒌里,阴翳的眸子一片沉暗。

“我是不是天真,你很清楚。”顾子夕转身走到办公桌后面,冷着脸说道:“如果一个男人的事业,要受制于女人、靠提着裤档去成就,这男人也不用做了,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你?”顾朝夕眯起眼睛看向顾子夕,这个自小看着长大的弟弟,现在看来,似乎是有些不同了——那个虽然强势却对母亲、对自己包容到言听计从的男孩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不再需要母亲和自己的意见。

“子夕,你这是在怪妈妈、怪姐姐吗?”顾朝夕低声说道。

“关于我的生活,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再插手;关于顾氏,没有人可以轻易的从我顾子夕的手上拿走;至于顾东林(顾子夕的叔叔及继父),你问一下妈,她是为了帮我们姐弟守住顾氏的股份、还是为了顾东林这个人才改嫁的。又或者,她只是为了执行董事夫人这个头衔?”顾子夕沉沉的看着顾朝夕,一字一顿的说道:

“在我对他们出手的时候,我得把握分寸不是吗。我不能让她再失去一个老公、或者失去顾氏最大股东夫人的头衔、当然,更不能让他的小儿子失去父亲。”

“子夕,你别胡说八道。”提起母亲,顾朝夕的神色更加沉郁了。

“好了,顾朝夕,我找你来不是为了讨论这些事情,这是法国公司上半年的业绩报告,利润比去年同期下滑了7%,你说说看,是怎么回事?”顾子夕将一份文件扔在顾朝夕的面前,眸子在她沉郁的脸上慢慢扫过,眸底浮起一片隐涩的心疼。

“今年的市场投入比去年同期少了10%,加之欧币贬值的影响,市场后续乏力,7%的下滑,在整个业内算是不错的成绩,这里有其它同类公司的业绩对比报告。”

顾朝夕将手中的一份报告递给顾子夕,口头上给了他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而提到母亲从改嫁到生子的这十年,姐弟二人都心照不宣的停止了这个话题。

眸光从报告上慢慢扫过,顾子夕抬眼与顾朝夕对视着,两人无声的交流里,彼此都懂了对方的意思——隐忍了这么多年,他们从未放弃反击。

“不管什么理由,对于高速发展的顾氏来说,业绩下滑绝不允许,我给你半年的时间去改善经营,市场投入方面,你做个详细的报告给我。”顾子夕看着顾朝夕的眼睛,知道她会懂自己的意思。

“是,我争取半年之后,给交给董事会一张漂亮的成绩单。”顾朝夕点了点头,从顾子夕手上拿回那份报告,收回到随身的公文包后,抬头看着顾子夕认真的说道:

“子夕,我知道这几年你和蜜儿的关系不好,但现在不是离婚的时候,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听她提起这事,顾子夕只是默默的转过身去看着窗外,刚才还明媚得耀眼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暗了下来,似乎预示着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我知道你心里放不下梓诺的妈妈,如果有可能,你会选择和她在一起吗?”顾朝夕突然问道。

“怎么突然提到她。”顾子夕轻轻的问道。

“今天在路上看到一个女孩子,很像她。”顾朝夕试探着说道。

“你说什么?你看到她?”顾子夕突然回过身来,直直的盯着顾朝夕,眸子里有着无法掩饰的震惊、还有零乱的喜悦:“是很像,还是就是?”

“只是像,我上去打招呼,发现根本就不是。”顾朝夕敛下眸子冷静的说道——看来,那个女孩子没有找子夕;看来,子夕和那个女孩子也没有见过面。

那么,蜜儿说的那个女子又是谁呢?在他心里的地位和樊迪相比,又谁高谁低呢?

“是吗?”顾子夕到底是顾子夕,轻易不会让人看出自己的情绪。

他沉沉的看着顾朝夕,似乎在判断她话里的真假,半晌之后,才一字一句的斟酌着说到:“我去她学校调查过,樊迪确有其人,但从没休学,并不是她。所以,我没有打算去找她,也不会为此放弃现在的婚姻。”

“当然,如果你有机会遇到,不妨记下她现在的地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或许有一天,梓诺会需要知道这么一个亲生母亲。”

听了顾子夕的话,顾朝夕不由得暗自叹息:在感情的事上,顾子夕对她再无信任——听到那女子的消息后,眼睛里那样的震惊与狂喜,转瞬之间,却平静的告诉她:他从未想过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