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7这一场雨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57 这一场雨

若不是家族不容许出借腹生子的丑闻、若不是他的婚姻变故会让对手有机可乘,她同样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弟弟过这种有家似无家的和尚生活。

“我听蜜儿说,你的身边最近有了个女人,蜜儿的身体那个样子、你们的感情也不如从前,姐姐也不反对你身边有女人,只不过,你自己要注意把握分寸。”

说完见顾子夕的眸子阴沉了下去,便又补充了一句:“我会打听梓诺妈妈的消息,有机会也会给她好的照顾。”

如他所说,她的消息,他们还是得了解——万一需要了呢。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算是对顾朝夕这番话的回应,却仍让顾朝夕无法判断——他身边现在的女人是谁?她和梓诺妈妈到底孰轻孰重?

“那我先走了,下个月的股东会你好好儿准备一下,这次Y视的竞标,超过预算太多,顾东林一定会借机发难,然后将顾子安(顾东林的儿子)的职权范围扩大到财务或者市场部去。”顾朝夕又叮嘱了几句,便拿着文件离开了。

听见办公室门被关上的声音,顾子夕轻轻闭了闭眼睛,在办公室坐了好一会儿,终是无法静下心来。

原本的好天气,突然阴沉的下起雨来,低沉的天空让人感到越发的压抑与沉闷。

顾子夕抓起桌上的钥匙,大步往外走去——这五年来,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提到关于她的消息。对她的想念,在这一刻汹涌而来——如同拥她在怀一样,不需要任何克制。

“顾总,设计工作室的伍小姐下午5点有时间,问您方不方便。”看见顾子夕快步走出来,谢宝仪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顾子夕似是没有听见她的说话,快步的走进电梯后,离开了办公室。

“御庭华院”501号别墅,静静的矗立在雨中,一如五年前的安静与孤单。

粗砺指尖轻划过清透的红玉门牌,一阵凉意透过指尖直透心底——到底,也只是一个门牌、一栋空屋而已,而门里的人,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

花园里的指甲花,在一阵急雨之后,被打得东零七落;淋湿的鞋,踩在厚厚的长绒地毯上,一个一个的脚印看起来凄凉而孤单;落地玻璃窗前的软椅边,那本落在地上的书,还停留在她离开时翻开的那一页——一切,直如当年;不同的是,那时候是她一个人独守着这一室的清冷;而现在,是他一个人,在这一室的清冷里寻找她的痕迹。

“或许,你会以为我那句话只是玩笑,所以该是早已忘了。”

“你今年是23岁吧,要是看到梓诺这么大的儿子,你会不会很开心?很骄傲?”

“如果有一天会见面,你会不会觉得我太老了?”

“到底是有什么事情,会让倔强的你,把自己、把孩子都卖掉?是不是从没想过,一场交易,也能让一个老男人动心至此?你知道了,该笑我的吧。”

“怀着梓诺的九个多月里,你可有想起过我?想起我这个说话不算数的男人?”

窗外的雨,一阵急似一阵,似乎在应和着他的心事——一个如他这个年龄的男人,不该有的萌动心事。

拼图一片片失落像枫叶的冷漠

墙上的钟默默数着寂寞

咖啡飘散过香味剩苦涩陪着我

想念的心埋葬我在深夜的脆弱

无尽的苍穹满天的星座

你的光亮一闪而过

只想要记住这永恒的瞬间

像流星的坠落灿烂夺去了轮廓

这刹那过后世界只是回忆的沙漏

像流星的坠落绚丽地点亮了整个星空

像你故事在我生命留下不褪色的伤口

“喂,顾总吗?我是设计师小伍,现在去您那边看设计图方便吗?”

“方便,一小时后我会在那边。”

拿在手里的书,被他轻轻的放下,还是翻开在那一页、还是放在那个角度,就似她只是起身暂时的离开;就似他每次过来,都感觉她随时都会回来——慢慢的坐进软椅里,拾起地上的书,接着看下去。

在雨中,车子缓缓往前开去,后视镜里,雨中的别墅依然安静——安静得有股出尘的味道。

打开车载收音机,那首《回忆的沙漏》缓缓流泄,嘴角的笑意,显得酸涩而深遂。

“许诺?”雨中那抹黄色的高挑身影,将他的思绪一下子从回忆拉回到了现实——白色的无袖衬衣、鹅黄色的纱质阔腿长裤,被雨淋得贴在身上,妖娆的身材在雨中惹火又狼狈,那个散漫而无谓的女人,不是许诺又是谁!

“大雨天的,又发什么神经呢。”看着她这么不爱惜自己,他心里没来由的恼怒;看着她这么恣意的淋雨,他又由衷的羡慕。

她,总是能这么轻易的挑起他的情绪——无论是怒、还是怜、又或是生气,总之是生动的,让他不再刻板、让他不再深陷回忆。

如果说梓诺的妈妈在他的心里被定格成一幅静态素描,让他沉溺忧郁的话,许诺就是一副动态油彩,热烈而灵动,让他情不自禁、让他生动鲜活。

说不上更喜欢哪一种感觉,却仍希望生命里多一些生气——因这个女孩而起的生气。

“许诺,干什么呢?”顾子夕将车停在许诺的身边,顾不上被淋成落汤鸡,就这样下车站在了许诺的身边。

“顾总?”许诺下意识的看了看他身后,确认只有他一人,这才收回目光重新看向他:“我散步,你干麻呢?”

“这么大人了,怎么这么任性,大雨天散什么步,快跟我上车。”顾子夕用手抹了一下满是雨水的脸,拉着她的手就往车里走去。

“不怕我把你的车弄脏了呀。”在被顾子夕塞进车里的时候,许诺满身的水已经将车上的坐垫又弄得水淋淋的一片。

“又不是没弄脏过。”顾子夕无奈的笑了笑,帮她关上车门后,迅速的回到了驾驶室:“不是说晚上约了人吗?怎么跑到雨里去发疯了?莫里安都不管你的吗?”

淡淡的笑意、责怪的语气,有着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亲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