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8收起棱角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58 收起棱角

提到莫里安,许诺的眸光不由得黯淡了下来。

办公室里那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他也该听到了吧。

以为自己可以如一个普通女子一样,坦然面对一个普通男子的追求、然后再去决定是否要在一起。

可有了这样的流言,她又退缩了——毕竟,她才23岁;毕竟,她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心理;毕竟,这场世俗道德的战斗里,她只有自己。

“被人骂了?”顾子夕轻易的看出了她的情绪,也便轻易的猜出了事情的始末。

“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我只是在找灵感。”许诺接过他递过来的毛巾,边擦着头发边说道:“看看什么样的创意,能让卓雅压过顾氏一筹!”

“一个女孩子,这么逞强干什么。”顾子夕看着她摇了摇头,这样的她让他有些心疼——她从不妥协的倔强、她极力掩饰的尴尬,让她看起来有几分强撑的疲惫。

“废话,这个社会不会因为我是女孩子,而优待我一些;就象你,不会因为我是女孩子,而少给我制造一些困难。”许诺将擦完湿发的毛巾递给顾子夕。

看见他的头发上的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一惯的白衬衣因湿透而紧贴在身上,虽然并不显狼狈,却也与他平时高贵冷凛的形象大相径庭。

想想他这幅模样也是因自己而起,心里难免有些抱歉,当下说话便也再没那么犀利:“当然,对于你来说,对手就是对手,本就不应该有性别之分。”

顾子夕接过她用过的毛巾,胡乱的擦了一把脸后,看着许诺轻声说道:“我们可以试试好好的相处。”

“算了吧,商场如战场,我们从来都只能是对手。”许诺摇了摇头,扭头看向窗外,雨似乎并没有停止的迹象。

在街上游荡了半天,她也不知道现在该去哪里,当然也不能就这样一直坐在车里,当下只得说道:“既然你拉我上车了,就好人做到底吧,麻烦把我送回公司。”

“再陪你演场戏?”顾子夕看着她笑了。

“恩?”许诺一愣,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摇了摇头:“不必了,那对他不公平。我和他的相处,可以更单纯一些。”

“那现在就别回公司了,你这样子也不适合。”顾子夕说着,便发动了车子,缓缓往前开去:“我约了设计师看图纸,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了,一起去吧。”

“喂——”许诺不禁皱起了眉头。

“就算被人骂了,站在对手的面前,也应该是骄傲的,现在这么狼狈的样子,自己知道就行了。”车子慢慢驶出车道,顾子夕淡淡的声音里,有种包容、维护的味道。

只这一句话,许诺没来由的红了眼圈,轻轻的低下头去,双手下意识的拧着还滴着水的衣摆,半晌说不出话来——坚强如她、骄傲如她,因这一句无意的维护,却有了想哭的冲动。

她想,他可能真的理解了她:理解她从不低头的骄傲;理解她就算是强撑,也不让别人看到的软弱。

“我太太身体不太好,需要静养,所以儿子会和我同住。今天看的房子,是为我儿子改造的。”顾子夕没有看她,担心多看一眼,她真的会哭出声来——他知道她是骄傲的,却不知道此时的她为何如此脆弱。

一句平常的话而已,她却已经红了眼圈,这样的她,太让人心疼——而他,却不是那个适合拥她在怀、给她安慰的人。

顾子夕的眸子微微暗了暗,说话的声音,不由得有些干涩:“一会儿帮我参考一下,设计师说现在的风格太硬了。”

“我试试。”许诺低低的应着,心里涩涩的感觉微晕开来,浸透入淡淡的暖意。

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再说话。

两个被雨淋得一身狼狈的人,自然的收起了一身的棱角。没有了商场上的针锋相对、没有了习惯里的剑拔驽张,似乎还有些不习惯。

电台音乐被顾子夕调得很小,淡淡的萦绕耳畔,似有又若无;两人各自想着与对方有关、又无关的心事,和着音乐,听闻着彼此轻浅的呼吸——这样的静好默契,两人之间,似乎有些什么东西,正慢慢的改变。

“你和你儿子关系很好?”当情绪恢复平静后,许诺首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可能是我太严肃了,他其实有些怕我。”提起宝贝儿子,顾子夕有些无奈摇了摇头,嘴角却不自觉的噙起一弯温柔的笑意。

“他和你长得很像。”想起那个酷酷的、有些自以为是又骄傲得紧的小正太,不禁也轻轻笑了起来。

“连冷硬的脾气、很臭屁的骄傲都像。”许诺在心里加了一句,却很识趣的并没有说出来。

“我的儿子,当然像我。”顾子夕嘴角的笑意更甚了,眼底是满满的骄傲与宠溺,藏也藏不住。又或者,他跟本就没有想要藏。

看着顾子夕这样一个在商场上狡诈无情、在工作中冷历严肃的男人,在提到四岁的儿子时,这样一副柔软温情的模样,许诺不由得有些失神——孩子,真的可以融化任何坚硬的心。

对宝宝那样深切的想念,与顾子夕这样自然的温柔与宠溺相比,显得那么的单薄而无力——没有了参与他成长的机会,哪儿来想念的资格?又怎么能体会一个小生命一路成长的艰辛与喜悦。

“我想,你应该是个好爸爸。”许诺轻声说道。

“呵呵,你还小,不懂这些,等你以后有孩子了就知道,对孩子来说,不是好不好的问题,是你不知道该怎么去爱他们,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和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说起孩子,顾子夕的话明显多了起来。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将目光从顾子夕温柔的脸上调开,看着车窗外一片模糊的雨景,心里又泛起淡淡的酸涩——她还小,她却和他一样,也有一个四岁的孩子;他是一个为孩子成长而骄傲的父亲,而她,却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母亲。

宝贝,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