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9他的衬衣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59 他的衬衣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顾子夕与许诺一下电梯,便看见设计师伍静背着一个大包、拿着雨伞站在门口。

“没有没有,我也刚来一会儿。”伍静忙侧身让开一些,让顾子夕方便开门,在看到衣服湿透贴在身上的许诺时,不禁多看了两眼。

比新闻中看到的总裁夫人要年轻许多,气质也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

可与那孩子却有股子隐约的神似——特别是那双眼睛,一样的深髓、一样的幽暗,黑葡萄似的明亮灵动。

她和顾总,关系不简单!

“伍小姐先坐,我们冲个澡换了衣服就过来。”顾子夕见伍静一直盯着许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好的,请便。”伍静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忙从许诺脸上收回目光,嘴角挂着讪讪的笑容。

只是在听了顾子夕的话后,对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更加怀疑了——‘我们’‘冲澡’,天啦,这根本就不是怀疑,而是确认好不好,只有亲密如夫妻的男女关系,才会用到这样的字眼。

听宝仪说她们总裁夫人的身体不好,总裁这些年很少回家。而顾子夕这么个正常的大男人,这些年一直也没传出过什么绯闻,这似乎也有些不正常。

“所以,她应该是这顾总的秘密情人?”

“如果是这样,宝仪的心事岂不要白费了?”

伍静低头随意的翻看着图纸,脑袋里却是一片旖旎的遐想——不是她爱胡思乱想,顾子夕的话实在是过于亲昵而暧昧。

“那个,顾总,我……”许诺轻轻的挣脱了顾子夕的手,眸光看着伍静似乎了然又刻意沉默的样子,脸上不禁尴尬一片。

“我去给你拿衣服,手上的伤口注意一些。”顾子夕低头看了一眼她手上被雨淋过后半散开的纱布,眉头皱得更紧了。

“你?好吧,谢谢。”掌心的隐隐作痛,让许诺不再拒绝顾子夕的安排——同样的,他身上也有伤,这一场雨,淋得确实不是时候。

随着顾子夕拿了衣服后,快速的闪身进了客房的浴室——虽然两人都放下成见,不再针锋相对,可这样的熟捻无拘,她仍觉得有些尴尬。

大概结过婚的人都这样不拘小节吧,许诺如是想着,对着镜子拍了拍脸,卸下一脸的尴尬,感觉手心隐隐的疼痛,忙解开纱布,用毛巾吸掉水份后,快速的冲了个澡。

身上的小伤口用毛巾吸干水份后,除了有些轻微的红肿外,并无大碍;倒是手上缝针的伤口,处理之后,仍然是水泡过之后的白色,蜿蜒的一长条在手心,十分的吓人。

下意识的伸手轻抚腹部那条蜈蚣似的疤痕,心里不由得又苦又涩——若办公室那些人知道她是真的生过孩子,怕是流言会更难听了吧;

若莫里安知道她身上有这样一道疤痕,还会对这段没有回应的感情执迷不悔吗?

“许诺,吹风机在洗漱间第二个抽屉里。”顾子夕清雅淳和的声音由远而近,让许诺猛的收回了抚在小腹上的手——她说过,她还要有未来,沉溺回忆,不敢去爱,就是她曾经想要的未来吗?

到底,是不敢?还是不想?

到底,是在逃避?还是在为那一句承诺而期待?

“许诺?”顾子夕的声音就在门口。

“我知道了,谢谢。”许诺忙出声应着——在这样私密的心事里,有人在身边,就似这心事被人窥探了一样,让人慌张而不安。

“伤口怎么样了?”对于她迟钝的回答,顾子夕似是有些担心。

“还好,谢谢你帮我准备一点儿收水的药。”陌生人的关心,似乎更能轻易的勾起人性中的软弱与感动,许诺在不安中感到淡淡的暖意,说话的声音也带着丝丝暗哑,听起来有股别样的感性。

“好。”顾子夕应了一声,脚步声随之远去。

随着顾子夕的离开,许诺的不安才慢慢平复了下来。

掩上裕袍,将心底的秘密小心的藏好——不管是逃避、还是下意识的等待,她的过去,都是不能说的秘密。

许诺快速的将自己内衣洗净之后,用吹风机吹干了重新穿上,然后套上顾子夕给她准备的衬衣——对着镜子瞅了瞅:还好,一米七不到的她,穿着一米八二的顾子夕的衬衣,刚刚到了膝盖,倒像是家居裙装,虽然太过随意,到也安全无虞。

“顾先生,这是按您的意思设计的图纸,您看看在布局方面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改动的。”刚走进客厅,便听见设计师伍静清脆明亮的声音。

“一会儿听听我朋友的意见。”顾子夕的声音让许诺微微一震,迈出的脚步不由得顿了顿——朋友?

那晚接她妻子的电话,他也说是朋友,她曾经怀疑他是为了达到某种私己的目的才这样说;

而今天,在这个设计师面前,他又说出‘朋友’这两个字——那么自然,似乎他们原本就是朋友,无庸置疑。

这个顾子夕,走近了,竟然和之前的印象完全不同——在商场上或许仍是不择手段的;在私下里,却是一个细心妥贴的男人。

让她有种异样的情绪,慢慢滋生出来。

“弄好了?我看看你手上的伤口。”看见许诺,顾子夕朝她点了点头。

“恩,有点儿渗水。”许诺低低的应了一句,抬眸看了一眼旁边的伍静,下意识的扯了扯被她穿得像睡衣的衬衣。

“这衣服你穿……倒是挺合适……”待许诺走近,顾子夕的眸子不由得微微暗沉——修长而结实的双腿、随意垂在腰间的长发、初洗过后不施粉黛的清颜,随意里的性感、走动间的青春、举手投足的妩媚,这个年龄女子该有的一切美好,都在她的身上尽显无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