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62希望单纯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62 希望单纯

“呃?”许诺抬起头看向顾子夕,他的笑容很温柔,她却仍觉得紧张:“当然不是,主要是我没办法过自己心里这一关,毕竟,我们做对手这么长时间。”

“而且,莫里安还在卓雅,你更不想和他站在对立面,是吗?”顾子夕淡淡的说道——

她所有的想法,他都知道。不是因为他有多了解她,而是因为在之前的相处里,她对他的讨厌、她对莫里安的维护,都表现得太过明显。

“你!我……”许诺微蹙起眉头,有些不悦,却也没有反驳——被人当面拆穿,确实是件不太舒服的事情。

“那么,你之前同意我到顾氏,是考虑不周呢?还是本就做好了不履约的打算呢。”顾子夕的神色慢慢的冷了下来,手握水杯慢慢的转动着,微眯的眼睛看着许诺,一副危险的模样,又恢复了平日里在工作中的冷然与算计。

“你既然知道我的意思,那我就不必多说了。”看着顾子夕慢慢冷下来的脸,许诺的声音也冷了下来——既然他早就看穿了,自己也就没有再装的必要。

看着许诺又竖起了浑身的刺,顾子夕不由得笑了,低头喝了口水,清清浅浅的说道:“既然不想来,那就不来吧。”

“你?”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自己想尽办法的耍赖,就换来他这么风轻云淡的一句?

“还是会离开卓雅吧?”看着她张大嘴巴,一点儿也不优雅的样子,顾子夕眯着眼睛笑了——小丫头,和我耍心眼儿,你道行还浅着呢。

“当然。”许诺收起惊讶,看着他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帮我?”

“你希望我怎么回答?”顾子夕轻笑,眸底带着轻浅的戏谑。

许诺的脸微微一赫,转眸避开他看起来温和、实际上却十足侵略的目光,压下心里莫明的慌乱,低低的说道:“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

“真要谢谢我的话,别让我再看到你狼狈不堪的样子。”顾子夕收起笑意,盯着她认真的说道:“我认识的许诺是骄傲的,那些人、那些事、还不值得你放下骄傲。”

“从我放弃让你来顾氏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以后不管遇到什么问题,你可以选择相信我,我会给你需要的助。”

“我出去有事,你离开的时候帮我把门锁上,雨伞在门口的柜子里,记得别再淋雨。”

顾子夕的声音淡然而温暖。

许诺沉默着,为他莫明的温柔而心慌。

顾子夕没有等许诺的回答,拿了车钥匙离开了公寓——看着她的慌张,他其实也是心慌的。

一旦心动,相处便再难淡然,即便成熟笃定如他,也会患得患失——怕让她讨厌了、怕让她害怕了、怕让她逃走了。

让她留在身边的方法很多,他选择不强迫。

顾子夕离开后,许诺一个人呆在公寓里不禁有些心慌——穿着男人的衬衣,独自呆在男人的房间里,过于暧昧的情节,和耳畔还未远去的流言,都让她心烦意乱。

在房间里找到干燥机,将胡乱洗过的衣服烘干后,便迅速离开了。

看着落雨的天空,许诺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雨伞,轻巧的撑开后,慢慢的走进雨中——雨的凉意让她将在顾子夕面前渐渐失防的心又拉了回来。

无论是以算计为名的顾子夕、还是以爱为目的的莫里安,都只能是生命里的过客,短暂的温暖过后,这长长的雨路,她还得一个人走。

给一把雨伞、加一句叮嘱,不过让这雨路里,多些温暖。至于那些关于亲情、爱情的希望,她都要不起——因为,她害怕自己希望后的失望、也害怕他们希望后的失望。

莫里安的电话被她按掉后,便未再打来,只有一条信息,安静的躺在手机里:“许诺,作为一个爱着你并正在追求你的男人,我希望这时候你能陪在我身边。”

看着这条带着些萌意的信息,许诺不禁失笑——这个莫里安,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呢。

聪明如他,一定知道自己也听到了那样的流言;而他,坚持在那样的流言里呆着,未曾逃离。

他是故意的吧,让自己内疚、让自己不安,这样,便不会与他失去联络。

只是现在的她,只想一个人安静的走会儿——撑着这把大得离谱的格纹雨伞,慢慢的走在雨里,心情变得很静、很静,静到让她愿意相信,顾子夕态度的改变、顾子夕莫明的温柔,会是单纯的、是不带任何算计的。

当心情完全平静下来之后,许诺给莫里安回了一条信息:“我还好,别担心。”

信息之后,便整整两天再没有消息。

说她没用也好、说她心虚也罢,她真的做不到在所有人异样的眼光里,若无其事的工作、继续与莫里安合作方案。

就让时间带给她一些勇气吧,至少这两天,她不愿意顶着流言出现在公司——她没有义务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关掉手机,不和任何人联络,不管那些流言到底传成了什么样子,许诺回到家后,着着实实的睡了两天两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