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65选择坚强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65 选择坚强

谢宝仪看着低头吃东西的许诺——低垂的长睫,轻轻抖动;微蹙的眉尖,英中带着妩媚;有种挑动人心的魅惑。

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女子吧——看似天真,实则世故;美得毫不经意,却是每一眼都让人难忘。

总裁与夫人的感情,并不如外人看的那样和谐;而顾总的身边五年来没有女人,而现在——她直觉着,这个女子,会是自己的敌人。

听小静(设计师伍静)说,约她看设计图那天,这个许诺和总裁一身湿透的一起出现;总裁家里的装修改造,这个许诺也参与了意见,并得到了总裁的认可。

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个年轻的女孩,已经靠她的年轻、她的美貌、她的才华,成功抓住了总裁的目光了吗?

谢宝仪敛下双眸,恰到好处的藏起了眸子里的嫉意与防备——还有顾子夕式的狠厉:“就算自己的这段感情不可能有结果,也不能让她得逞。”

刺耳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两个人的沉思,许诺放下手中的勺子,抬眼看向谢宝仪:立即坐正的身体,严肃脸上突然柔和下来的线条,眉眼间不自觉放低的温柔,眸子里淡淡的笑意,完全一副恋爱中女人慌中带怯的模样——这个电话,应该是她老板打过来的吧。

“顾总。”

“好的,我马上回来。”

谢宝仪放下电话抬起头来,看见许诺正微笑的看着她,不由得有些尴尬——隐藏多年的心事,被这个陌生的女子所窥探也就罢了,偏还被她拿来威胁,真是流年不利。

“谢秘书有事就先去忙吧,今天的事情你放心,除了我们不会有第三人知道。”许诺收起脸上的笑意,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这样最好。”谢宝仪点了点头,招手叫来服务员买单后,转身匆匆离去。

在谢宝仪离开后,许诺在咖啡吧又坐了许久,想着顾氏对卓雅打压、想着办公室里流言、想着离开卓雅后的生活。

这样全方位的拦截,卓雅该怎么反击?就算价格策略调整能成功,失去了卖场的销售阵地,一线市场份额又要从哪里来?

办公室的那些流言,到如今也该散去了吧,自己消失两天不见,莫里安会不会笑自己太没用?

离开了卓雅,拒绝了顾氏,她要去哪里?没有了收入,许言的医药费该怎么办?

那次的100多万,除去当时的手术费和治疗费后,余下的40多万;大学四年半工半读,倒是没花什么钱;只是这四年只出不进,余下的钱就算是边理财边补贴着后续治疗开销,到现在,手上也只余下10来万了。

病历寄给北京和美国的专家,这两天也该有回音了。换心手术的五年存活率是75%,十年存活率连60%都不到。

而身体随着大量常期排异药物的使用,即便心脏继续正常运转,关于脑部、肺部、肾部因并发症而造成非原发病死亡的机率,也非常的大。

这次的例行检查,心脏指标有些微小的波动,其它体征方面的指标,也有程度不同的变化,而这些变化说明了什么,她并不清楚。

若是最好的情况,她之前服用的排异药物,也应该要换了。上次了解到的新药物,价格比现在高了近乎一倍,如果只靠存下来的钱,最多只能撑过一年。如果需要并发的器质性病变的话,这笔钱可能连治疗费都不够。

这个时候任性的辞职、任性的拒绝顾氏的邀请,似乎太不明智了。

转头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许诺突然觉得一阵疲惫的孤单——这些年来,她努力着、坚持着、可现实永远那么残酷,并不因为她的努力和坚持而善待她、善待善良的许言。

可是,她必须为许言坚持下去、她必须为许言选择坚强。

“许诺,加油吧,你还有姐姐呢。”想起许言那张明媚而坚韧的脸、想起柔弱的她,在手术后那么顽强的度过最坚难的排异期,许诺深深吸了口气,只觉得整个人又充满了斗志。

“喂,我是许诺。”

“对,我们应该有机会合作。”

“现在我只接10万以上的单,一个月最多做一单,少则看你的安排。”

“好,帮我留意一下,等你消息。”

挂了电话,许诺起身离开咖啡吧时,脸上的明媚与阳光融在了一起,绚烂而耀眼。

正午,卓雅公司。

“Eric,月底的推广会方案都确定了吧?”午餐时分,林允儿端了餐盘,在同事异样的目光中,走到了莫里安的身边坐了下来。

在这流言满天飞的时候,林允儿默默看着莫里安越来越忧郁,本不想管他,却还是心疼了。

“布场方案还没最后确定。行政部做好地点确认和现场接待就行,后面的由市场部直接和他们敲定吧。”莫里安看着林允儿越发消瘦的脸,张了张嘴,还是将关心的话吞了进去——他给她的伤害,多少句对不起都无济于事,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说。

“恩。”林允儿睁大如水的眸子,看着他认真的问道:“许诺是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传言没来,还是因为你在医院陪了我两天,没与她一起回来而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