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69一眼心动

第一家丁

“听前台的小丫头说的,她和那边的前台是同学,有时候会传些八卦新闻回来。”洛简点了点头:“流言麻,不都是传来传去的,不可信。要真生过孩子,那莫里安还不趁机把她给娶回去了,用得着追这么辛苦呢。”

“你认为她会在这时候离开卓雅吗?”顾子夕没有将这个八卦接下去,只觉得心里莫明的压抑得历害。

“应该不会,既然关系都公开了,就不怕什么流言蜚语了

。再说,以她和莫里安的关系,不可能在案子操作到关键的时候抛下他吧。”洛简肯定的说道:“这个女孩子,还是个蛮重感情、蛮讲义气的人。”

“听说之前她一直不接受莫里安,是因为顾虑到莫里安的前女友。这次是莫里安公开宣布了分手,又在办公室当着好些同事承认自己在追求她,她才接受的。”

听洛简的语气,似乎对许诺的义气还欣赏得很。

而顾子夕却越只觉心里一阵没来由的烦闷,将手中的文件摔回到洛简的身上,沉声说道:“线下的方案就按这个思路,堵死卓雅所有的路。我看他们只有线上的轰炸,这个市场份额、销售量要哪里去要。”

“哦,好,我已经和这几家卖场的楼面经理沟通过了,合同会在这几天一一敲定。”洛简接过文件,只觉着顾子夕这脾气来得有点莫明----线上的资源将卓雅逼到角落,线下再这样一配合,卓雅今年推出的这个新品,基本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

事情的发展和进度都在他的计划之中,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唯一就是那个叫许诺的女策划,没有如他愿的到公司来----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

洛简抓着手中的文件看着他,试探着说道:“不过,那个许诺的策划水平一流,说不定会有我们想不到的方案,让我们的拦截计划都泡汤呢?”

“她还没那个本事。”顾子夕的脸一沉,冷声说道。

“你很了解她?”洛简不怕死的追问了一句。

“你觉得你会输给她?”顾子夕微眯起眼睛,眸子里一片危险。

“当然不会,我下去安排了。”洛简的语气一滞,讪讪的站了起来。

没听到自己想听的,反而被将了一军,这个总裁,能不要这么狡猾吗?想着方儿逼自己全力以赴----若输给那个小丫头,他还真没脸在业内混了。

“卖场独家合同的签定越快越好,卓雅在卖场也有良好的关系和销售基础,若在合同签定之前,莫里安去针对性公关的话,卖场也可能会松动,毕竟他们要的是业绩,我们产品并不能完全取代卓雅这种国际公司的影响力。”顾子夕看着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抓紧办理。

在反将了洛简一军后,顾子夕烦燥的情绪并没有缓解多少----他真是糊涂了,居然去问洛简,她会不会真的离开卓雅。

让她离开,他有的是办法,只是她自己说过会离开,而他----希望她对他说的,是真话。

有些可笑吧,在商场上,他顾子夕向来信奉丛林法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他只相信自己、只相信实力,从不将赢的希望寄于对手的失误、软弱、诚实;而现在,他居然希望一个一直被他打压的女孩对他诚实。

顾子夕,你该反省了,即便喜欢了、动心了,也不是你变得心软的理由。

…………

没有更多的时间让他沉溺于儿女情长,办公桌上的私人专线响起,他的表情变得沉静而刻板。

“是我。”

“一百天?办酒?”

“是借这个机会重新介入公司管理吗?他的意见呢?”

“我的意见?你专心做顾东林太太就好,商场上的这些事情你最好不要再过问,否则会让我和朝夕为难的

。”

“当然我只是建议,你要怎么做,我和朝夕都支持。”

“把贴子寄过来吧,我会过来。朝夕这周回法国,就不来了。”

挂了电话,顾子夕沉静的脸上并没有更多的表情----除了对儿子他会有柔情、对蜜儿会有疼惜、对朝夕会有温度外,其它任何人,都是他局里的棋子,不同的面貌对待,只是下棋的需要而已。

至于梓诺的妈妈,那是藏在心底最柔软地方的温暖,占据着他仅余的温情,让他知道自己还会爱、还期待一份单纯的对待。

而许诺,呵,一个突然闯进他世界的女子,明媚而生动,淡淡的心动,还不足以让他放下手段----他若要,她便得配合;在他的手段里,没有她躲避的余地。

“顾朝夕,你后天就回法国,在股东大会前,把数据做好。”

“那边我去就行了,我们骄傲的顾大小姐,还没落魄到要为那样的小鬼演戏。”

“行了,梓诺妈妈的事不急于这一时,我会有安排,到时候再和你说。”

安排好顾朝夕的事情,顾子夕拿出手提电脑,联络着几家投资公司,为即将到来的股东大会准备着----十年磨一剑,他一直准备着。

至于母亲?

呵,她是自己的母亲,也成了别人的母亲;她是一个母亲,同时她也是一个女人----仅此而已。

…………第二节许诺?还是离开…………

卓雅公司,莫里安办公室。

当许诺和莫里安从电脑里抬起头来时,沉暗的天空早已取代了明亮的日光,窗外的霓虹铺陈着整个街道,似在夜空里划过的一道匹练,璀璨而耀眼,将这夜装点得繁华一片。

在这沉夜之下的繁华,拨动着都市人置身热闹却又渴望安静的矛盾,心绪也跟着纷纷扰扰着。

“今天就到这里吧。”莫里安示意marry收起桌上的照片,对于如何在顾氏绝对优势的打压中如何突围,他们已经有了基本的共识。

“顾氏只攻不守、我们只守不攻,最后市场上的对决,还不一定谁赢谁输。”许诺在边收着手边的手绘堆位图和卖场动线分析图,眸底又露出在工作中惯有的自信与坚持。

“就算赢,也会很辛苦。顾氏太狠了,一直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若不是我们有品牌优势,还真要被他们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了。”marry收好照片,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语气里有种被压迫得得努力呼吸才能顺畅的感觉。

“除了资源和流程限制外,顾子夕用的是老板心态在做事,而我们用的是职业心态在做事,这里面的差别,就少了一个狠字。”提起每每被顾氏打压的紧张,许诺冷静而理智的说道----对于顾子夕,她似乎是越来越懂了

“可中国的百年企业有多少?欧美的百年企业又有多少?”莫里安看着他们笑着说道:“所以只讲生意不讲品牌,也只能赢得一时。稳扎稳打,文化与品牌并行,才是永续经营之道。”

“你们在卓雅这样的国际化老牌企业,用的是品牌思维;而顾氏这样的企业,用的是销售思维;所以,从这点上来说,你们两个甚至比那个洛简,都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eric、shine,我先下班了,你们聊。”一听莫里安老声常弹的话,marry第一个先举起了白旗,笑着离开了办公室。

“我有这么可怕吗?”莫里安直摇头。

“你是莫大妈,不可怕,很可爱。”许诺大笑。

清朗无拘的笑声在空荡的办公室回响,两人对视着,似乎又回到那些一起加班加点、随意亲密的美好时光----亲密有间而自然磊落。

“很久没看到你这样笑了。”莫里安低低的说道。

“我怀念那时的日子,你象个老大哥,我们都是在你羽冀中的孩子。”许诺眸光莹亮的看着他。

“现在不行吗?”她的话,他懂,所以他的心微微发涩,眸子慢慢的暗淡了下来。

“我希望可以。”许诺眸光莹亮的看着他,认真的说道:“莫里安,我还是想离开公司,我想让自己重新开始:无论是感情、还是工作。”

“确定不是逃避?”莫里安一阵苦笑----他以为办公室的宣告,会是一个好的开始。她却早已做好决定,而这个决定,仍与他无关。

“当然不是。”许诺慎重的摇了摇头,眸光莹亮的看着他:“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想,你应该支持我。”

既然未来的路,还是得靠自己一个人走下去,她必须为自己和许言多一些打算。

至于爱情,她希望会有新的遇见。自手机丢出去的那一刻开始,那句‘等我,你的未来我接手’的话,再不会象魔咒一样束缚着她;

至于工作,市场是她的专业、也是她真心喜欢的行业,以她现在的水平和业内的口碑,还有卓雅这样大公司的背景,找一份高于现在薪水的工作,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余下的那10万多块,她准备交给季风。作为嫁妆虽然算不上多,多少可以让季风和他家人对许言多疼爱一段时间吧。

至于后续的治疗的费用,她已经有了其它的办法----一切,都会朝着好的方向去发展的。

“莫里安,我会等这两套方案确定之后再走,你帮我。”许诺轻轻的站起来,对莫里安的态度一如从前的信任,还有些小小的撒娇----不是情人的娇嗔,一如朋友的依赖。

“看来我必须答应了。”莫里安无可奈何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对她是一如从前的纵容。

“谢谢你,你知道,我多么希望得到你的支持。”许诺咧开唇开心的笑了:那就这么说好了,今天晚上我请客,请你去一个你从没去过的地方。”

虽然已经决定,但有了莫里安的支持,她才觉得心安

。正式踏入职场以来,都是他带着她一路走来,现在决定放手,有决心、也有心慌、更有不舍,他的点头于她来说,真的很重要。

“算是谢师宴?”莫里安笑笑。

“怎么说都行,反正我请。”许诺知道他想说什么,却聪明的没有接话----重新开始,包括对他的感情:或许永远是朋友、或许会是爱人、或许连朋友也没得做,明天以后的事情,谁又知道呢。

只是在离开以前,她不想对现状有所改变。成熟长大的她,不会再做非此即彼的选择。

她学着不急着给出答案、学着让时间去帮助彼此做选择----这样,对他们都公平。

…………

大夏天的吃火锅,是莫里安从没尝试过的----精致、高雅、风尚,一直是他这样外企高管的标签。无论是与客户谈工作、还是与朋友小聚,约会的地点不是西餐厅、就是韵味十足的茶吧,又或者是别具特色的户外。

那样的生活精致,却也乏味,说好听点儿是优雅、说难听些是装逼。

而如现在这般的不顾形象,大口吃喝,虽然还是觉得很是别扭,却有种脱轨的快意,让人回到最原本的状态,自然而轻松。

“不错,味道很好。”莫里安边吃边看着许诺直点头。

“没想到你会吃得惯呢。”许诺笑着,看着莫里安一手拿着纸巾擦额头的汗、一手拿着筷子捞起锅里的料往碗里堆的样子,还是觉得有些为难他了----那样一个风度精致的男人,却被她拖着到这种油腻得看不出桌子颜色的地方吃这种看不清食材的料理。

“不太习惯,但很喜欢。”莫里安停下筷子,看着她笑着说道:“怎么以前不见你把这么好的地方贡献出来。”

“不敢啊,怕大家说我没品麻,你不知道那群女人的嘴有多毒。”许诺轻笑,说起那群女人,声音不由得微微一顿,抬眼看着莫里安半晌不说话。

“明明是我追你,却被说成你勾引我。他们其实不知道,我多希望你真的来勾引我。”莫里安微笑着看着她,眸子里一片幽深。

“嗯哼,想得美。”许诺的脸微微一红,招手叫来老板娘买了单后,与莫里安并肩走出了火锅店。

“如果连想都不敢想,我真不用做男人了。”看着身旁娇颜如花的女子,莫里安只觉得错不开眼去。

虽然她仍坚持离开、虽然她仍未接受他的感情,但几年来的压抑克制、几年来的挣扎矛盾,此刻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面对,他仍觉得一种释然的喜悦。

“莫里安。”看着这个包容她至此的男人,许诺的心里有着淡淡的心疼,声音和眸光不自觉得变得温柔起来。

“恩?”莫里安轻应着。

“如果----”许诺的眸子微微的转动着,似有些犹豫、又似有些在想该如何开口,看着莫里安温润的眸子半晌,沉静的说道:“如果,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呢?我真的生过孩子,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莫里安的的身体微微一震,眸光下意识的微闪了一下,即刻便又给了她一个温暖的笑脸,轻轻拉过她的手,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插入自己修长的指节里,然后紧紧握住,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现在的事实是:我这么个优质男人刚刚被你拒绝了

。所以,我准备更加努力的追求你,不管你的过去、不想我的未来。”

他大手的温度,让许诺的下意识的往回缩了一下被握的手,感觉到他越发收紧的力道,便放弃了挣扎,任他这样用力的牵着,心里仍有着淡淡的失落。

因为他稍纵即逝的迟疑、因为她掩藏至深的自卑。

…………

“许诺,我承认你说的‘如果’让我有些意外,请你原谅我做为一个爱你的男人正常的反应,但那并不代表什么。”

“如果你说的‘如果’是真的而不是来考验我的,那只会让我更加心疼你,心疼你曾经的遇到。”

莫里安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低着头的她----敛下的双眸,让他只看到她沉静的脸上淡淡的伤感。

“许诺。”莫里安轻喊着。

“骗你的呢,那么笨。”许诺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嘴角轻轻扯出寡淡的笑意,看得人心里发酸----到底,还是没有勇气将那一段坦呈。

“是吗,那我可得变聪明点儿才成,否则这辈子可别想追上你了。”看着这样的她,莫里安只觉得无奈,想吼她在发什么傻,为什么身边这么现成的男人不去抓住,却又不忍心见她迷茫又凄然的模样。

“我请你吃冰淇淋吧,是火锅的最佳拍档。”许诺笑笑欲转身离开,感情的话题,现在真的不适合。

“我去吧,你在这儿等我。”莫里安拉住她的手,给了她一个沉稳而安心的笑容后,便朝前面的冰淇淋店走去。

她的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这样的决心,却仍是放不下----许诺,希望你这次的离开,能让你真正的放下;希望你的重新开始,会给我们的关系带来新的契机。

…………第三节爱情?只需一眼…………

从办公室出来后的顾子夕,一个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这几年来,似乎除了工作就是寂寞,当寂寞成了习惯,倒是不习惯这夜街的热闹了。

弃车步行,走在这倾街霓虹的街里,身边人来人往,热闹一片,寂寞的情绪却并未减少半分。

嘴角噙着淡淡的无奈,烟抽了一根又一根,正想打电话约几个发小出来喝酒,站在热闹的街心仍周身疏离的许诺,却那么自然的抓住他的目光----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便朝着她的方向大步走了过去。

直到定定的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意外的表情,他才意识到自己可笑的冲动----就那么随意的一瞥,人群中他便只看见了她;只那么一眼,便毫不犹豫的朝她而来;这样的冲动,连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三十二岁的顾子夕,你怎么会做出这样不经大脑的事情!这样一个女子,若知道了你的情不自禁,岂不是要被她取笑死?又或被她狠狠的利用?

顾子夕赫然,却又故作平静的站在许诺的面前,似乎那样的大步而来,真的只是一场偶遇。

“顾总?”许诺惊异的打着招呼

“恩,真巧。”顾子夕装作不经意的看了看旁边,才淡淡说道:“我在这里等人,你呢?”

“我也等人。”许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又抬头看向莫里安的方向。

“莫里安,一个不错的男人,你得聪明点儿,别把他弄丢了。”顾子夕顺着她的视线,看到远处的莫里安正在排队买冰淇淋,想起洛简说的话、想起心里那种没来由的沉闷,直到现在仍是难受。只是,站在她的面前,却是虚伪的祝福。

“是啊。”许诺也不解释,对他此刻的多话有些奇怪,却也一直站着没有离开----似乎,隐隐有些喜欢这样没有压力的相处、喜欢对他莫明的、淡淡熟悉的感觉。

“对了,你的伞还在我那儿,改天还给你。”许诺将眼睛转向别处,低低的说道。

“直接送到我办公室吧,去前给我个电话就成。”顾子夕心中一动,沉声应着。

“好啊。”许诺虽然觉得他一个大总裁,让她将一把雨伞专门送到办公室有些夸张,但好歹是别人的东西,总也是要还的,便也就应承了下来。

“和公司说了吗?什么时候离开卓雅?新的工作需要我帮忙吗?”慢慢恢复冷静的顾子夕,下意识的出言试探。

“没呢,不过和莫里安商量好了,手中现有的案子做完就离开。”许诺老老实实的回答后,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们之间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他了解自己的动向干什么?自己干麻老老实实的回答他?

这个男人,又腹黑又奸诈,还不知道存了什么心呢。

“别乱想,随口问问。”恢复情绪的顾子夕,似乎轻易看出了她的顾虑,嘴角情不自禁的扯出一弯好看的笑意,让一惯冷峻的他,看起来温柔而清朗。

“你这种人,会浪费时间在随口问问的问题上?”许诺警觉的话脱口而出,转眸看他时,心却不由自主的漏掉了半拍----他的笑脸,有股蛊惑的魅力,让人难以抵挡。

“你朋友还没来吗,我要走了。”察觉到自己因他而起的心慌,许诺下意识的逃避着。

“我是哪种人?”顾子夕似乎并不准备让她轻易过关。

“你是哪种人和我也没关系,我真的要走了。”许诺轻咬下唇,转身往莫里安的方向跑去。

对自己的这种状态,她很不满意----只因为他在雨中所说的那句话吗?让她放下对他所有的戒备,就这样毫无设防的站在他的面前;就因为他为她包扎伤口时的温柔细心吗?就这样让她心慌意乱,不知所以。

许诺,你真是太没用了,这么轻易的就乱了阵脚。

而她落荒而逃似的背影、带着些零乱的步子,让顾子夕轻易的读出她的心慌,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髓----许诺,你这是在怕我吗?是怕我如以前一样的打压?还是怕你自己会心动?

对莫里安,公开承认又如何、生过孩子又如何,我要的,不过是你在身边而已。

眉梢轻扬、眸光微转,正将冰淇淋递给许诺的莫里安,正定定的看着他,目光里有着探究的防备

顾子夕只是淡然一笑,远远的朝他挥了挥手,转身大步离去----在这热闹的夜晚,原本寂寞的情绪,却因着这偶然的相遇,跳跃了起来;原本沉闷的低落,因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而豁然开朗,连走路的步伐也轻快了许多。

…………

而他挺拔而轻快的背影,却让一直看着他的莫里安,眸光沉暗一片。

“怎么遇到顾氏的大老板了?”莫里安从顾子夕的身上收回目光,与许诺并肩往前走去。

“恩,说是在等人呢。”许诺暗自吸了口气,待慌乱的情绪平复下来后,轻声答道。

“恩,离开公司后,有考虑要去哪里吗?和顾子夕的交易,你有什么想法?”莫里安点了点头,虽然察觉到顾子夕的眼神有些不同,但仍没想到男女感情这事儿上头----毕竟,他是有家有口的男人;毕竟,以顾子夕这样的身家和条件,就算要玩女人,也要玩那种乖顺听话的,而不是许诺这种浑身是刺的女生。

更何况,顾氏是卓雅在市场上的头号对手,也是许诺一直以来想方设法要打击的对像----所以,他们之间,不可能。

………....

“这段时间开始边做方案边找工作呗。没准备去顾氏,顾子夕那么大个总裁,自然也不会把这种小事儿放在心上。”许诺轻描淡写的说着,脑袋里想的却是刚才的心慌意乱----一种查觉到危险的心慌、一种无法完全控制思绪的意乱。

顾子夕,你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

我离开卓雅,不做你的对手之后,就不会成为你的目标了吧。

如果这样,那么,离开真的会有许多期许呢。

看着夜空里绚烂的灯光,许诺淡淡的笑了,似乎又若有所失。

…………第四节面对?许诺的勇气…………

做了决定、并得到莫里安的支持后,每天的工作变得紧张而有序。因为整个公司都为了接下来的新品发布会和产品上柜而忙碌,办公室的流言蜚语便慢慢淡了下来。

莫里安和许诺一如既往的亲密有间、熟络有度的相处方式、毫不避嫌的与团队一起加班加点的投入与忙碌,也让那些闲话自然的停止了下来。

只是一直跟着市场部一起忙碌,准备会议现场的林允儿,却日渐沉默并消瘦了下来----那一天,莫里安在办室里当着大家的面,表白式的宣告,将她的自尊彻底踩在了脚下。

之后两人如影随行的相形相伴,更让她与他的曾经成为一个天大的笑话----他对许诺的妥贴呵护,让自己曾经对他的温柔照顾成了笑话;许诺不骄不宠的淡然自若,让自己曾经对爱情的炫耀变得苍白和矫情。

果然,爱情是晒不得的;果然,幸福是晒不得的;如今对比之下,惨烈无比。

眸光流转,看着会议室里并排而坐的莫里安和许诺,男的清朗稳重、女的干练灵俏,两人的默契与谈起主导方案时的神采飞扬,更对比着自己此时的黯淡失意,心下不由得更加气苦

…………

“lucy,广告公司给了几套方案?”中国区总经理lynn看着林允儿问道。

“方案?是布场方案还是现场的仪式方案?”林允儿忙收回思绪,看着lynn问到。

lynn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外形不算突出,却有着这个年龄职场高层人士的风度和气势。

因为集团公司的职能化管理结构,分公司的市场预算和活动的审批权限,被总部牢牢卡住,让他在市场方面越来越没有话语权;比如说这次的新品上市推广策划,所有文件都由市场总部批准,抄送给他知晓,为此他的心中早积聚了一股怨气。

在看见林允儿如此不在状态,这把火借此就发了出来:“lucy,你知道这次的新品上市会对公司有多重要吗?”

“公司每年给每个分公司两款新品,若这两款新品推不出来,不仅年度业绩完不成、影响分公司明年的预算,公司给分公司新品的机会就会缩小。诺大一个中国市场,每年没有新品可推,还赚什么钱?”

“市场部为此连全年利润都搭进去了,行政部的配合再做不好,明年就把所有的部门都还给总部好了。”

“对不起,是我不对,会后我提交一份详细的报告给您。”林允儿虽然知道他有些借题发挥,可他是自已的老板,刚才自己也确实走神了,也怪不得他发脾气。

“会议配合工作直接向市场部总监汇报,这还用我交待吗?”lynn直直的看着林允儿,目光里一片凌厉。

“是,我知道了。”林允儿尴尬低下头,握着笔的手,在面前的稿纸上无意识的写划着,以掩饰被训斥的难堪。

“恩,虽然新品发布是市场部的工作、新品上市效果好坏也关系到全年业绩目标和分公司拿新品的能力,所以各部门必须全力配合。布场方案、会议流程、现场展样、技术支持的文件,会后都发给我一份。”lynn沉着脸说完后,便示意会议束,起身便离开了会议室。

“lucy,别介意,他这是发泄呢,没事的。”财务经理收好笔记本,走到林允儿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才离开会议室。

“lucy,你刚才走神真是太明显了,也难怪lynn生气。你可小心点儿哦,他可能会借题发挥哦。”客服经理linda耸了耸肩,眸光轻瞟了一下沉着脸的莫里安,意有所指的说道。

“都下去准备会议资料吧,有什么问题都第一时间和我联系。客户邀请函的字体不够醒目,linda,你让广告公司再出两个方案,今天下班前拿给许诺审核。”莫里安看了一眼憔悴得不象话,又委屈得不行的林允儿,开口将linda打发了出去。

“哦,我知道了。”linda当然知道莫里安的意思,朝着他身边的许诺笑了笑,脆声说道:“shine,设计要求给我个邮件吧,我也好和广告公司沟通。”

说着想了想,似是关心的问道:“你的手好了呀,可以打字了吗?或者你把要求说给我听就可以了。”

linda轻笑着,朝着旁边的销售部秘书眨了眨眼睛。

(linda曾经帮许诺贴暖宝宝,看到她腹部的疤痕,此段前文提过,特别此提醒)

许诺脸色微变,从笔记本里抬起头来,冷冷的看着linda:“谢谢关心,我的手好了,打字应该没问题

。”

边说着,边缓缓的站起来,将蜿蜒着一条丑陋疤痕的手伸到linda的面前。

“这么快拆线了呀。”linda看着她有些狠厉的眼,笑容变得勉强起来。

“你不就是想看看我手上是不是有这道疤吗?你不就是想向大家证明,我肚子上也有一道一样的疤吗?想看就直接说,何必这么转弯抹角呢。”许诺看着她冷然说道:“没错,我……”

“许诺!”只听得‘啪’的一声,莫里安折断了手里的铅笔,面色沉峻用力拉回许诺伸出去的手,看着linda淡淡说道:“办公室八卦要有个限度。”

“不好意思,我先出去了。”linda见莫里安发脾气,吓得缩了缩脖子,灰溜溜的跑出了会议室。

“我的事不要你管。”许诺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抱着电脑和笔记本就往外走。

“许诺,别闹。”莫里安沉声喊着,声音里也有压抑的怒气。

许诺停下脚步,良久,才缓缓转过身来,回到桌边重新坐下来,打开电脑又重新开始工作----她确实还没有被人当面挑衅而不予回击的修养,好在莫里安的及时阻止,让她迅速的冷静了下来。

否则,一场办公室的暴力之争,又会将她推向流言的中心。

看着一脸倔强,又强自忍耐的许诺,莫里安的眸光一片沉暗,眸子也同样压抑着恼怒的火苗。

“许诺,今天上午就会议室把细节确认完毕给我审核。”

“允儿,你让广告公司直接和我联络,你配合客服部做好客户接待和现场环境。”

“susan(销售部助理),你将今天的会议备忘录,第一时间转给lynn和各大区总监,市场部只负责现场,现场订单销售部还有什么需要市场部配合的,在会议前一周,文字提案发给marry。”

“marry,你现在跟我到办公室。”

莫里安一一交待完后,拿起放在桌上的电脑和文件,大步往外走去,marry忙快步跟了上去。

销售助理susan看着一个劲儿的敲着电脑,似乎将满腹的火气全发泄在电脑上的许诺、又看看一直安静却冷眼坐在那儿的林允儿,也悄悄的离开了会议室。

最后,诺大的会议室,只剩下林允儿和许诺两个人。

“抱歉,让你的手留下这么明显的疤痕。”看着许诺,林允儿轻轻的站了起来。

听到林允儿柔软的声音,许诺停下敲击键盘的动作,半晌,从电脑里抬起头来,勇敢的看向林允儿,认真的说道:“允儿,事情发展到现在,我们说什么都回不到过去。m市的事情,你不用说抱歉;eric的事情,我也不必向你说报歉。当初和现在我都没有对你说谎,但你们的感情,不该由我来负责。”

“你是什么意思?你不爱eric吗?”林允儿微眯起眼睛,眼里一片冷然----她视若珍宝的东西,这个女孩却并不珍惜,这算什么

“你和eric之间我无法干涉,同样,我对eric的感情,也只需向他交待。”许诺扬起下巴,沉静的说道:“广告公司那边如果有什么困难,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或者eric,你知道,我们有5000万的压力,这次的上市发布会,不敢有半点儿的闪失。”

被linda挑衅起来的火气被莫里安压了下来,但她骨子里的倔强与强悍却由此而彰显了出来----她是生过孩子怎么啦,那只是自己的私事,与这些人毫无有关系;她是被莫里安照顾提拔怎么啦,她对自己的策划与创意从来都有自信;莫里安是爱上自己怎么啦,凭什么自己就不能、不该被他爱上!

她没错,错的是那些不分青红皂白、用最尖刻语言伤害她的人,她没必要低着头,小心冀冀的看人脸色、没必要感觉自己低人一等。

直到此刻,一直压抑着、自卑着的许诺,才真真正正的有了面对流言、面对林允儿的勇气。

“上市发布会完了之后,我会离开公司。我们,或许会有平等的机会。”许诺说完后,利落的坐了下来,将头埋进电脑里,开始专注于她的工作。

…………

林允儿只是静静的站着、静静的听着、静静的看着,直到许诺重新坐下来,将目光转向电脑屏幕,她才慢慢的收拾起自己的文件、慢慢的转身、慢慢的走出了会议室----背,一直挺得笔直,近乎僵硬。

一向没瞧得起这个女孩儿,而此刻她身上的无畏的勇气、自信的光芒,却将自己给打败了----她那么自信,不认为是她插足了自己这段八年的感情;她那么勇敢,告诉自己关于爱情她有着与自己同等的地位,要与不要只是她自己的决定而已。

一向以为自己的高贵、优雅、资历、职场地位都要优她太多,此刻,却在她年轻的勇敢里,败得无话可说。

…………

莫里安回到办公室,直接将电脑扔在了桌子上,让跟进来的marry吓了一跳:“eric,你没事吧。”

------题外话------

推荐好友沧海非墨的种田文《风声水起之超强农家女》

简机械天才莫翠微一朝穿越,竟然成了一个发育不良,干瘦如搓衣板的小女孩。

某女大呼:我的千万存款,我的汹涌大波,我的傲人身材啊!

不过咱不急,慢慢调理增加营养总会好起来的。可是为毛,这个家一穷二白,连顿饱饭都吃不上?

神马?就这样的情况祖母和大婶还要来打秋风,统统打回去

神马?就这样的情况还有女人送上门来当小三,统统虐起来

神马?就这样的情况村长还想仗势压人强娶亲,统统压下去

看我大展神威,赚钱不是目标,实现现代化才是终极目的。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