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0职场情场

Chapter070 职场情场

莫里安阴沉着脸,绕身走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marry,微眯着眼睛说道:“这是客户投诉到我这里的文件,你做到系统里去,直接反馈给总部审计部。”

marry边伸手接过文件夹,疑惑的看了eric一眼后,轻轻翻开了文件夹,在看清里面的资料后,不由得轻呼出声:“私自追加订单、私自延长发货周期再转库?”

“暂时别声张,将证据同时传给总部,然后静待总部的回复。”莫里安淡淡的说道:“lynn问起,就说是我让你做的。你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我、我知道了。”marry了然的点了点头,合上文件夹后,脸色一片凝重的转身走了出去。

很明显,linda利用了客服经理的职务之便,在系统里为客户建立两个收货地址。然后将客户的订单截留一部分在系统虚拟仓库,利用时间差分单发货,其中只有一单是真正发给客户的,另一单则发给她自己的公司。

经过一周的时间差,再用客户的帐户追加订单,重新补货发给客户。

虽然系统和周期都算计得天衣无缝,但还是人算不如天算,在实际周转中仍被客户给发现了。

这种事情,对于公司来说可大可小:若交由分公司自己处理,则可以将事态压下来,只做除名处理,她的职业前途还可以保住;

若捅到总部审计部,linda除了职业前途不保外,以职务侵占的理由提起公诉,由此惹上牢狱之灾也是有可能的。

“只是,这份投诉函和传真证据为什么会在市场部而不是lynn那里呢?5月传过来的函件,这会儿才决定处理,是什么原因呢?只是为了帮shine出气,还是别有原因?”

这样大胆的事情,是marry在职场未未遇到过的,拿着文件夹,又是害怕又是紧张。

不过,她知道现在必须按莫里安说的去做,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这事一旦不是秘密,便无法再隐藏。

…………

“你看你看,我没说假话吧。她就是疤痕体质,她的肚子上有一条比手上更恐怖的疤痕,只有生过孩子的人才会有。”

“她呀,就是贱人一个,还装什么清纯。傻瓜eric还把她当个宝,为她和lucy悔婚,真是瞎了眼了。”linda在会议室受了莫里安的气,这会儿心里不畅快,拉着财务的王姐,边往外走边恨恨的说道。

莫里安走到公室门口淡淡的看了marry一眼,惊得她忙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打开手中的文件夹,埋头到电脑里去——这个linda,真是不知死活,这是要把eric得罪到底的节奏啊

莫里安转眸看向许诺所在的会议室,冷凝的眸子蒙上一层淡淡的暖意——谁说他莫里安是个没脾气的大好人?

没脾气只是没有事值得他发脾气,大好人不可能在市场总部和区总的权利斗争中游刃有余。

这事儿,不仅是做给那些胡言乱语的女人看的、也是做给lynn看的——原本不想出手这么狠,只是许诺的怒太让他心疼;而lynn的步步紧逼,他也必须有所反应。

在这职场生存,谁也不是省油的灯。

……第二节允儿?情伤之下……

“lucy,lynn让你去他办公室。”林允儿刚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区总的秘书vivian已经在那里等她。

“好的,我这就去。”林允儿深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便转身往电梯间走去。

“lucy,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先回办公室补个妆?”vivian看见她憔悴的样子,不禁有些同情。加上办公室风向的转变,一向对这个行政经理不冷不热的lynn,决定从现在起将她纳入分公司的阵营,她这个做秘书的,自然得跟着风向走了。

“没事,我现在过去。让lynn等久了不好。”林允儿勉强扯了扯嘴角,沉静的往前走去。

刚才开会是她走神了,行政部的报告也没做好,老板批评是很正常的。只不过,这个lynn向来和莫里安不合,又一直和总部市场部明争暗斗的,他难道想借这次的事情再搞出点儿事吗?

感情之外、那个职场上历练多年的林允儿,自有她该有的聪明与能力,只要不是关于莫里安的事,她基本都能迅速的抓住事情的关键。

对于中国大区总经理lynn刚才的脾气和现在的召唤,当然不会只是谈刚才会议上的失误那么简单了。

思绪间,林允儿已经站在了区总的办公室门前。

“进来。”lynn有沉峻宽厚的声音自里面传来。

“lynn,刚才的事对不起,我正在重新写报告,广告公司的方案我也正在重新核对。”林允儿推门进去后,先把谈话的调子订在了工作上。

“刚才也是就事论事。每次新品上市推广,市场部总是咄咄逼人,我是你老板,我不批评你,被他们拿出来当事儿说,闹到总部对你对我都不好。”lynn温和的看着林允儿,声音里不带一丝火气。

“我知道,谢谢老板。”林允儿识趣的跟了一句,却知道他特意让自己到办公室,绝不止是解释刚才的批评这么简单。

果然,lynn低头从抽屉拿了一个精美的包装盒递给林允儿,温和的笑着说道:“这瓶香水是上个月去巴黎出差顺便买的,送给你,权当我个人奖励你的。接下来的工作,你多辛苦些,争取让大区在这次的上市推广中,起到好的作用。”

该来的,始终还是要来。

林允儿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有些警惕的看着他,轻声说道:“lynn,不好意思,我平时不用香水。”

“自己不用也可以送人麻

。”lynn直直的看着她,伸出的手一直没有收回——这就是不容她拒绝了。

“那,谢谢老板。”林允儿知道推不过,便伸手接过了这瓶包装精致的香水。

“你和eric之间的事情,我多少也听说了些。女孩子呢,要懂得为自己打算,感情没有了可以再找,被人笑话傻就不值得了,何况你原本就这么优秀。”lynn脸上阴沉的笑容这才放了开来,又有了温和沉静的感觉,说话也似长辈似的语重心长。

“是,谢谢老板。”林允儿握紧手中的香水,轻轻低下了头。

“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女孩,你把私人的事情处理好,总之不要影响工作就好。这次的新品上市推广,一定要重视再重视。”lynn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收起脸上的笑容,看着林允儿认真而严肃的说道:“所有的方案和合同确认,一定要先发给我,再给市场部。有必要的话,约广告公司的负责人见个面,你安排好后给我电话。”

林允儿的职业的笑容僵在脸上,脑袋里快速运转之后,小心的问道:“lynn,会不会引起市场部的反感和冲突?听说anna会提前过来验收现场。”

“那anna是你老板呢?还是我是你老板?”lynn笑眯眯的看着她。

“当然是您。我这就去安排。”林允儿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香水瓶,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站起来朝lynn微微欠了欠身体后,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待到走到办公室外,只觉得背心已经汗透了——办公室政治,从来都是无情的。从前因为她与莫里安的关系,被划在了市场阵营里,虽然不被领导重视,却也一直并未被战火波及。

而现在,她与莫里安分手了,于是那么自然的,被区总(中华区总经理)纳入了区域阵营——这一次,要从她开始,向市场部开炮了。

这一炮若开得好,市场部栽在这次的产品上市发布会上,那么区域就有理由向总部要回市场权限;这一炮若开得不好,她就是那个该死的炮灰,死在自己的感情报复里——多好的理由、多好的时机、多好的方式。

区域与市场部斗了这么多年,lynn斗争的功力真是日渐增长、这斗争的手段,也越来越不讲格调了。

林允儿将香水放在办公桌上,直直的盯着看了许久,然后慢慢的起身,站在窗口,用手指轻轻扒下百页窗帘——对面,莫里安正拿着一张广告纸向许诺交待着什么;许诺咬着铅笔思索着,用手在图纸上比划着,两人将头凑在一起,亲密而默契。

“爱情没有了可在再找,被人当作傻子就不值了。”

lynn的话又在耳边响起,明知道是为了让她心甘情愿的当炮灰,却不得不承认,这句话直直的打进了她的心里——输了爱情、输了男人,难道还让她输掉自尊?

“是不是lucy不能生啊,所以eric不要她。”

这样尖刻的流言,是她从未经受过的羞辱。若不是许诺、若不是莫里安,她林允儿何至于陷入这样的难堪?她林允儿又何曾经历过这样的难堪?

外面,许诺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让莫里安大笑起来,拿起铅笔在图纸上快速的画了几笔后,将图纸交给了许诺,脸上的笑意,一直没有敛下。

那笑容一如从前,温暖和煦,只是这温暖却不再属于自己;而他看着她时的缱绻目光,却是从未给过自己的

是从未深爱?还是时间消磨了曾经的悸动?

林允儿轻轻收回撑着百叶窗的手指,敛下双眸后的眸光一片酸楚和矛盾。

…………

“王总,月底的会议有些细节,我们总经理想和您当面沟通一下。”

“您让项目李经理一起过来吧,布场和流程方面,我也需要和他再确认。”

“好,周五见。”

放下电话,林允儿拿起包离开了办公室。

“允儿,你状态不好,出去别开车。”莫里安抬头看见林允儿比刚才开会时还难看的脸色,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

“恩,约了客户见面。”林允儿勉强扯了扯嘴角,匆忙的转身离去。

…………

直到跑出公司,到楼下的咖啡吧坐定,让咖啡吧轻缓的音乐抚慰了一下不安的情绪后,慢慢拿出手机给莫里安发了信息:

“lynn约了广告公司王总和项目经理见面。”

信息发出去后,林允儿长长的吁了口气,听着咖啡吧里舒缓而轻扬的音乐,细细品着一杯苦咖啡,紧张而矛盾的心情却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她再怨莫里安,他也还是她的软肋;她再嫉许诺,她也还有自己的职业底限;lynn再露骨的挑拨,她仍有自己的得失评判。

30岁的女人在职场的历练、30岁女人的城府谋算,她会给自己最好的选择。

“允儿,注意你的风度!”

这是莫里安在她发脾气时候吼出来的一句话——无论爱着的过去、还是不爱的现在,在他的心里,她都该是优雅的、有气度的。

那么,就这样好了,以优雅从容之姿停留在他的心里,也不枉了这一场八年的一场爱恋——而未来,他与许诺也不见得能撑过八年。

轻敛下双眸、轻嗅着咖啡,浓郁的咖啡香让她嘴角的笑容也苦涩而浓郁起来。

…………

“知道了,和他打交道要小心,不用担心我。”手里的电话嘀嘀作响,几乎过了十分钟那么长时间,莫里安才回了信息过来——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仍带着淡淡的关心。

八年,他们都不可能说忘就忘、说丢下就丢下的。

林允儿的眼角微微的湿润,酸涩里又带着欣慰。

…………

【卓雅公司会议室】

“广告公司由你直接联络,合同的签定必须你亲自把关,就算和允儿有冲突,也要坚持

。”莫里安大步走到会议室,对正在修改方案的许诺说道。

“恩?”许诺从电脑里抬起头来,伸手掠了掠搭在额前的头发,不解的看着莫里安。

“别问为什么,按我说的做。”莫里安严肃的说着,将手中的文件给她:“卖场布局的调整意见我已经标注在图纸上,合同你再发给我一遍。千万记住,每个环节都要严格验收。”

“而且,一定要有备选方案。”莫里安沉沉的盯着许诺,目光里传达出来的意思,他想,许诺应该明白。

“我知道了。”许诺接过图纸点了点头。

在莫里安离开会议室后,许诺便将与广告公司的合同发给了他,然后给广告公司的项目经理打了电话,通知合同附件的图纸改动会在当天12点前确认。

“难道lynn要在发布会上做手脚?”挂了电话,这个想法在许诺的脑海里快速闪过之后,便一头扎进了图纸的修改中——不管是不是,她必须得加倍小心才是。

只是,备选方案怎么办?

原本就是在顾氏铺天盖地的压力缝隙中寻找的对策,哪里还能够有备选方案呢。

停下手中的绘图笔,许诺发愁的叹了口气。

……第三节竟争?旗鼓相当……

三天后,顾氏。

“七大卖场的陈列合同已经全部签下来了,奇怪的是卓雅这次竟然毫无动静,连二类陈列位都没有试图去谈判。”洛简将合同副本递给顾子夕,感觉这完全不是是卓雅的风格。

“以莫里安的聪明和他手头可以调动的资源,是不可能将预算花在二类陈列位上的。只是,拿不到一类、不要二类,他这场仗,要怎么打?”顾子夕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看着洛简边思索边说道。

“我听‘京百’的汪经理说,卓雅连原来的谈好的正常销售柜位也退了,汪经理并没有透露我们独家合约的事情,他这又是为什么呢?”洛简也觉得一头雾水,原本觉得顾氏这次必定赢得轰轰烈烈,但习惯了卓雅势均力敌的对抗后,这次的悄然无声,让他们都觉得不太寻常。

“这七家卖场的陈列设计本周全部完成,设计稿全部交给我审核。首批出样的订单,你提前三天通知客服下下去,24号3点全部陈列完毕。y视的广告一经播出,卖场必须看到完美的陈列。”

“至于卓雅,他们的反应我们现在无法预测,那么做好自己,将线上宣传和线下陈列做到极致,无论他们做什么,也只是分流部分消费者,而不可能影响根本。”

顾子夕沉吟片刻,对洛简说到。

“已经在安排了。”洛简点了点头:“d&b公司的陈列设计是业内有名的,这次会按卖场的布局重新规划动线和陈列位,七个卖场,二十一套方案,顾总可以放心。”

“恩,辛苦了。”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洛简露出赞许的之意。

在洛简出去后,将整个身体靠进大大的座椅里,想起那晚遇到许诺时,她说等手中的案子做完了就离开卓雅——那么,‘卓丝’的案子他们不可能停止,而且应该抓得非常紧才是。

什么原因会让他们失去七大卖场的楼层陈列机会后,选择主动放弃销售柜位、并放弃二类陈列位呢?

除非有更好的陈列方式,至少不输于顾氏——那么,这个更好的陈列方式,会是什么呢?或者说,他们将全付精力都放在28号的新品发布会上,放弃市内零售份额,只依靠批发客户来做市场?

似乎,这也不太现实

突然间,脑子里似乎灵光一闪,拿起车钥匙便去了本市最大的百货卖场。

…………

深市最大的百货卖场一楼广场,许诺正和广告公司就广场体验馆进行方案交流和尺寸确定,三十几度的大太阳下,两个人拿着尺子和图纸在现场比划着。

“这里是陈列区,大约占到总面积的30%;这边的客户体验区占了50%;交易区域只留20%;大客户,也就是你们所说的代理商签单处,我们建议另设贵宾厅。”

“区域没有明显的分割线,用不同的布展方式来呈现。”

“陈列区是高科技电子产品的陈列方式,突出产品的高端定位和高科技成份;地面会高出三个缓冲台阶;”

“客户体验区则将贵公司德国总部研发所的布局按2:1的比例照搬到这里,体现科技以人为本的理念。客户可以在这里做成分解析的实验。同时两个美发师和洗头现场,客户可以先试用后购买;也可以先购买后试用。”

“客户购买区全部采用软体沙发,一对一服务。就和买国际品牌的化妆品同样的待遇。我们设计的效果是:宁愿慢、一定要体现价值。”

广告公司的设计主创amanda,是一个30岁上下的年轻男子,他将一头披肩长发用皮筋随意的扎在脑后,拿着图纸站在大太阳下面,言词间对这次的创意相当的自得——将日化品的陈列,做出世界级化妆品的高贵范儿来,不是每个广告公司都能做到的;虽然点子是许诺提出来的,但这创意的实现,还是他们几个几天几夜熬出来的结果。

许诺对着图纸做了标记后,边看着现场边对amanda说道:“陈列区的色调要调整一下,色调和质感突出金属效果。我建议用哑光钛钢的材料,原色。既完整保留科技效果,又和体验区、消费区分自然分隔。”

“洗头躺椅放在这个角度,任何时间都不要让阳光直射到客户脸上。”

许诺将一头大波浪的卷发高高的束在脑后,一件简单的白色印花t恤,一条牛仔热裤,脚下是一双绿色板鞋,在和amanda交流时,认真而专业,让她看起来即使如此的年轻,却也让人不敢小瞧。

顾子夕远远的看过来,阳光下汗水流过她白晰的脸颊,白晰透亮的肤色,呈现出健康的红色,看起来如孩子般的惹人喜爱,让他几乎忘记——在顾氏与卓雅的这场恶战中,这个女孩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看来,他们的方案与自己刚才猜测相同——放弃主卖场的陈列位,将所有的资源集中到卖场的入口,在第一时间将顾客拦截。

应对果然专业而精准,只是,他们是知道了顾氏与卖场的独家协议才作此应对呢?还是原本就打算用这种方式抢占消费者呢?

想到这里,顾子夕看着许诺时,眸子一片幽暗——如果她知道顾氏的独家协议,那又会是谁告诉她的呢

很好,这倒也算是一次旗鼓相当的竞争;这样的许诺,倒是他熟悉的那个犀利、干练的职场女子。

她在剧场时的落寞、在湖边时的伤感、在雨里的无助,虽然能轻易的撩动人心底的柔软与保护,却都不及现在阳光里的这个她——明媚、青春、张扬着活力,满满的吸引着人所有的视线。

……第四节许诺?你喜欢我吗……

显然,许诺专注与现场的方案与交流,并没有留意到远处顾子夕的目光。

两人交头接耳了一番后,齐齐弯下腰来,半蹲半趴的在地上量着尺寸,修改手中的方案。

“许诺。”顾子夕缓步走过去,顺着日光的方向,看着半趴在地上的她。

“顾总?”许诺抬起头来,被太阳照射的眼睛紧紧眯了起来。

阳光下,看到顾子夕那张线条分明的脸,许诺只感觉到意外,下意识的将手中的图纸往怀里收了收。

看见她的动作,顾子夕不由得轻笑,戏谑的说道:“现在就算你把图纸送给我,我也没办法改变顾氏的推广策略了。”

“嗯哼。”许诺不好意思的轻哼了一声,转头对amanda交待了一句,便撑着地面站了起来:“不管怎么说,在正式发布以前,如果让对手知道了任何信息都是我的工作失误。”

“你这样有责任心,我越发想要你到顾氏了呢。”顾子夕笑言。

“喂,你说话不算数。”许诺不由得睁大眼睛瞪着他,被太阳晒红的脸一片怒意,完全没有了刚才和amanda沟通工作时的专业与沉静。

“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么好逗的呢?”顾子夕轻笑,忍住想伸手去捏她红红脸庞的冲动,柔声说道:“和你开玩笑的。这边太阳大,那边去坐一下,我请你喝冰水。”

“这么好心?”许诺防备的看着他。

“不是说过了,自我不逼你到顾氏起,我们就是朋友。”顾子夕淡淡的笑了,语气是淡淡的温柔,还有些隐隐的落寞。

听他这样说,许诺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再拒绝的话,倒显得自己的小气和矫情了,当下晒然一笑,向amanda招呼了一声后,便与他一起往前面的冷饮小店走去。

…………

“我以为,你们当大老板的只坐空调屋;饮料只喝空运回来的进口货呢。”与顾子夕并排坐在商场侧门的台阶上,许诺侧脸看着顾子夕——一脸的汗水却不觉难受,大口的喝着可乐的样子,简单如大男孩子;虽然在这三十几度的天气仍旧穿着一惯的长袖白衬衣,却并不让人觉得不妥,似乎他天生就该这样穿着;高高卷起的袖口,随意里显着几分利落与雅致。

就算就这样随意的席地而座,他仍是那样的从容不迫,想来他坐在顾氏那有名的豪华办公室里,也就是这样了。

低头看看自己短袖热裤的装扮,坐在他的身边小跟班似的——仅仅是外表、仅仅是气场,许诺又不争气的自卑起来。

“不渴吗?还是光看我就能解渴了?”顾子夕转过脸去,与她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无聊。”许诺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举起手中的可乐一阵猛灌,却被可乐的气体和冰凉的温度呛得直咳。

“如果不是认识你,还以为你18岁呢,喝个可乐也能被呛到。”顾子夕放下手中的可乐罐,扶着她的肩膀,帮她拍着后背顺着气,低沉的声音与深髓的目光,让许诺心一阵慌乱的跳动——不是没和男人这样接近过,却从没有这样的心慌过。

终究,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吗?终究,面对这样的男人,她还是心动了吗?

许诺仰着头呆呆的看着顾子夕,眸子里的疑惑与慌张那么明显。

顾子夕停下轻拍她背部的手,低头沉沉的看着她,呼息微微粘窒,心居然与她相同的慌乱,只是比她多了份雀跃:“你这样看着我,我会以为你喜欢我的。”顾子夕暗哑的声音带着些许克制和压抑:“或者,在邀请我吻你?”

“呃?”许诺迅速用手捂住了嘴,在看见顾子夕深不见底的眸子时,整个人就似被他吸进去似的,再也转不开眼去。

“记住别这样看男人,男人的控制能力并没有你想象中的好。”顾子夕低低的俯下头,在她的手背上印下轻轻的一吻。

“喂——”许诺慌乱的收回手,整个身体迅速往后退去,没留意脚下的台阶,一脚踩空后,整个人便往后仰去。

顾子夕长臂顺执一捞,便将她按在了胸口,另一只手自然的圈上她纤细的腰,就这样轻轻拥她在怀——犹如自然的拥抱一样,双臂下意识的收紧,感受着她曲线的玲珑,还有紧贴在他胸口,跳动得狂乱的心跳。

“顾、顾总……”他突如其来的吻、他环臂紧拥的力度、他怀里烫人的温度,让她的大脑瞬间罢工——她很想拿出‘许诺,你连孩子都生过了,还怕这个男人干什么’的气势来,终竟还是败在了他浓烈的男性气息里,久久说不出话来。

顾子夕也就这样拥着她,沉默着不说话——被他压抑的心动,因着这样的接近和温度,有种近似泛滥的翻涌。

…………

商场的侧门被人打开,一阵冷气从里面流窜出来,吹得满身是汗的两个人连打几个冷颤。顾子夕紧紧闭了闭眼睛,用下巴在她的头顶用力的蹭了蹭之后,轻轻松开拥着她的双手,看着她嘶哑着声音低低的说道:“女孩子要学会照顾自己,做事别总是这么慌张狼狈。”

许诺满脸通红的低头看着脚尖,半晌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去三楼卖场看看,看看顾氏的陈列方案和你们卓雅比起来怎么样。”顾子夕顺势牵起她的手,拉着她往卖场里面走去。

“喂——”许诺被他拖着往前走了一步,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不肯再往前走。

“恩?”顾子夕停步转身,满脸的红色仍未褪去的许诺,眼底不禁盛满了笑意,声音变得格外的温柔:“才流了汗,站在风口,容易感冒。”

“我得去向amanda确认图纸,不和你上去了。”许诺小声说道,看着自己的手,努力的往外抽着——可她越用劲、他便也越用劲,怎么也抽不出来。

“喂,你什么意思!”许诺脸上的红色原本就没退去,这下子因着羞恼越发的红了——脸上的温度,烫得她自己连发脾气都没了气势

“那么大的场地,一时半会儿不可能改完。先一起上去吧。”他的声音一片温柔,手上的力度却丝毫不松,那样的强势霸道,让许诺有些无所适从。

“好了,看起来挺爽快的一个人,做事怎么这么不利落。”顾子夕轻笑着用力扯了她一把,她踉跄两步便自然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或者说,你在害怕?”顾子夕伸手扶住她的腰,笑意盈盈的看着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你怕自己会对我心动?”

“神经病!”许诺不由得大窘,双手用力的将他推开,看着他意在志满的模样、半真半假的笑意,努力的用表面的强势压下心里的慌乱,对着他大声说道:“顾子夕,只知道你不择手段、没有底限,不知道你脸皮还这么厚。”

“你若想用美男计来探知我们的体验馆计划,大可以换个人来,大总裁的亲自上阵,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这样的大声,似是在呵斥、又似是在提醒自己——这个男人从来都不简单,这个男人,无论真假,都是她这样身份的人所惹不起的。

“不是说好了以后是朋友吗?非得把自己弄得刺猬似的?”顾子夕轻叹了口气,笑笑说道:“女孩子,要柔软一点才可爱。”

“我可不可爱不关你的事。”许诺边喊着边往后退着,而他脸上越来越认真的笑容,却让她越发的心慌意乱,当下转身便往卖场外面快速跑去——如果她不可避免的心动,那就让她远远的躲开吧。

…………

在冷气充盈的门口停下脚步,许诺缓缓的转过身来——顾子夕仍定定的站在原处,沉静的看着她:看着她的慌张、看着她的逃避、看着她的不知所以。

他的眸子里没有戏谑,有的:只是探究与了然——30多岁的男人,又已经结婚生子,身边还有个暗恋他的女秘书,他在男女感情里,是可以游刃有余的吧。

她的心动、她的害怕,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许诺定定的站在那里,清澈的眸子直直的看进他的幽暗深处,慌张的心慢慢平复下来:“我们谈谈。”

她的声音沉静而平稳,与适才的慌张判若两人。

“好。”顾子夕的心不由自主的跳空一拍,却仍从容沉静的走到了她的身边:“去哪里?”

“旁边的冷饮店吧。”看着他大步走过来的身形,许诺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时至今日,他曾经给她的压力和阴影,不仅一丝未减,反而更重了。

看出她刻意拉开的距离,顾子夕只是微沉眸子,沉稳的脚步跟在她的身后——他给她的压力,他不是不知道。只是她对自己如此的戒备,却也是他没有想到的。

毕竟在他看来,她是那么个强势又不妥协的女子,一直站在与他对立的方向,用她的灵性与才气与他竟争、用她的手段与计谋与他抗衡;这样一个处处争强、不妥协不认输的女子,怎么会在对手面前有这样的胆怯?

是因为动心吗?

是的吧,如自己一样,心一旦动,便各种的患得患失、各种的心慌悸动,想要接近,却又克制

慢慢的走在许诺的身后,看着她挺直的背影和甩在阳光里的马尾,顾子夕的嘴角噙住一弯浅浅的暖意——即便是只能控制在心动阶段,能有回应,他仍高兴。

…………

“慢慢说,不着急。”两人坐定之后,顾子夕仍轻易的看出许诺在沉静之中掩饰的紧张。

“我确实有些紧张。”许诺轻轻的吁了一口气,定定的看着顾子夕诚实的说道:“曾经,你是我们公司在中国最大竟争对手;曾经,你是我和莫里安锁定的最难搞的日化老板;我见过你太多不择手段的案例、见过你高高在上时的各种高贵冷艳、见过你把每个接近你的人都视为别有用心……”

“顾总……”随着顾子夕的眉头越皱越紧,许诺停了停,喝了口水继续说道:“所以,和你相处是很有压力的,怕输、怕被你算计、怕被你当傻瓜、怕被看作别有用心。”

“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这样的。”顾子夕低头默然,半晌才轻轻的说道:“以后会改变这种印象吧?”

“为什么要改变呢?这种种的怕,让我更加努力。努力让自己更加强大,强大到走近你们这样的大人物时,可以自信、可以从容。”微眯起眼睛,抛开让人心动心慌的因子,眼前这个男人,于她来说就像一座高山,战胜和征服他在业界的高度、他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从容气度,是她一直努力的方向。

“所以呢?”顾子夕看着小脸发光的她,不禁皱起了眉头——一个女孩子,应该只有在恋爱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光芒。而她?却在谈到征服和输赢时,整个人都充满了光彩。

这还正常吗?

“所以,请你不要改变你坐标的位置,让我们这样的小人物也有努力的方向。”许诺看着他灿然而笑,眸子里透着璀璨而执着的光。只是那光芒背后的无奈,却是那么的让人心疼。

“如果说,我请你褪去你看到的光环,站在我的身边,我给你机会征服和超越呢?”顾子夕看着她定定的说道。

“为什么?因为你喜欢我?”许诺突然将身体靠进椅背里,带着探究和肯定看着他,笃定的语气漫然轻乎——假装着不在乎,是害怕他听了会嘲笑她的自作多情。

于他的喜欢,她承受不起。只是此时,她却需要一个理由说服自己是自作多情的——爱情,她要不起;已婚的男人,她惹不起;他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她更心动不起。

所以,就让他狠狠的嘲笑吧,让她死心、让他远离。

可是,为什么看着他越发沉暗的眸子,她的心跳得如此之快呢?

是在期待他的答案吗?

------题外话------

下章预告:

第一节:子夕——我的喜欢

第二节:季风——相信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