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2我在等你

Chapter072 我在等你

周五早上,卓雅办公室。

“alice,有我的快递吗?”许诺踏进办公室,边打卡边问alice。

“有的有的,稍等。”正打电话的alice做了个ok的手势,边拉开抽屉取许诺的快递,边对电话里继续说道:“李丽,你的办公用清单我已经发到你邮箱了,你核对一下就过来把手续办了。”

“大小姐,我这会儿忙着呢,别哭了吧,先办完手续再说吧。”边说着边将手中的快递递给许诺:“shine,麻烦在这里签收。”

“是啊,shine在这儿呢。”alice看了许诺一眼,对着电话低声说道。

“好,我先挂了,快点儿办吧,lucy催着我呢。”alice挂了电话,接过许诺签完字的笔,一改以前在她面前高贵冷艳的模样,讨好似的说道:“shine,李丽被公司劝退了呢,正在办离职手续。”

“是吗?我还以为会是辞退呢。”许诺轻扬了下眉梢,拿着快递就进去了,淡淡的语气、从容的步,让人看到她对这件事的笃定——惹她,就要准备好惹她的后果。

不争,不代表她可以任人搓扁捏圆;她许诺,不是被人欺负着长大的。

…………

回到自己的坐位上,许诺快速的拆开了快递,正是北京协河医院寄过来的病历报告。

许诺仔细的、一个指标一个指标的看着,结论和市医院的相同,对于部分变化的指标,陈述很仔细、也很官方。

不过,从那些谨慎的医术语中,她仍然看出问题在哪里:换心之后的许诺,心脏运行确实没有问题,但因为长期服用排异药物,肾部已有感染迹象。

至于控制的方式,要么换另一种副作用更小的排异药物,这样会让肾脏的负担减小,降低药物代泄对肾脏的伤害,但也是治标不治本,只是延迟肾功能衰竭的时间而已;

另一种办法是同时服用抗感染药物,一边持续对外来心脏的排异治疗,一边缓解肾脏的感染情况,从疗效上讲,当比上一种更好,但最大的问题在于——会引起心肺的并发感染,危险也比上一种方式要大得多。

具体要采取哪种措施,医院一定要看到本人,再取一次病样,然后根据病人的情况再做决定。

以许言的身体状况,是否能承受住两种药物的同时治疗,也是问题;而无论是换药、还是加药,费用必然大幅上升,她之前的计划,能行得通吗?对于这个情况,季风完全了解吗?她与许言的婚事会不会有变化?

许诺想了想,拿着病历去了楼梯间。

…………

“ann,快递我收到了,我基本能看得懂。”

“恩,谢谢,其实我有心理准备的,必竟当初手术的时候,医生已经说明了这些情况。”

“恩、恩、好的、好的,我安排好时间就带她过来。”

“半个月时间,不会影响效果吧?”

“好的,谢谢ann,两种方案的价格,也麻烦你发给我一下,我们并不是很富裕,还是要提前准备一下才行。”

“好的,谢谢。”

…………

许诺在昏暗的楼道里站了良久,终于还是给季风打了过去:“我是许诺。”

“许言的肾方面有并发症。”

“你知道是吧?”

“你的意见是?”

“北京的意见我已经收到了,美国那边的还没有,大约也就这两天了吧。”

“恩,好,到时候我们商量。”

“我知道,我不和许言说。”

许诺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问了出来:“季风,决定了吗?月底的家长见面?和许言的婚礼?”

“当然不是,我知道,我相信。”

“季风,你一定不会后悔的。许言,她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

…………

挂了电话,许诺的心情没来由的却好了起来。

许言的病,这么些年的经历下来,她早就能理智的面对并冷静的选择最佳的治疗方案。而关于许言的爱情,却是她从未预料的——季风,一个可爱的男人呢。

季风,我该信你的,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骗。

……第二节:莫里安?一箭双雕……

回到办公室,将病历收好后,拿了件便去了莫里安的办公室,过marry的坐位时,看见她正埋头在电脑里快速的录着什么,电脑键盘被她敲得辟哩啪啦直响。

“键盘和你有仇呢,敲这么重。”许诺开玩笑的说道。

“不是,总部的审计专员要过来了,我正联络行政部接机呢。”marry将头从电脑里抬了一下,又低了下去:“审计部啊,我的心都是紧张的。”

“哦,那你忙,我进去找eric。”许诺的眸微转,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

“听说总部审计部的大爷们要过来,是你安排的吧。”许诺将体验馆的设计图纸递给莫里安,看着他笑着问道。

“恩。”莫里安轻挑眉梢,并不否认。

“还是那个暖男莫里安吗?下手这么狠。”许诺敛眸淡淡的笑了——就算不爱,被人呵护着,总会感觉到心暖。

“我们俩个就别说假话了,我是什么样的,你还不清楚。”莫里安接过图纸,顺手敲了一下她的头,摇头说道:“再说,择日不如撞日,这次的时间,当真是相当的不错。”

“哦?”许诺扬起眉头,转动着眼珠,一脸若有所悟的看着莫里安:“lynn真会在发布会的布展上做手脚?”

“除了这个,我想不到他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这次的发布会出问题。”莫里安点了点头,将图纸打开平铺在办公桌上,边看边说道。

“不过,他如果打定主意要在这次的发布会上搞点儿事的话,审计盯在这里,估计也没大用处。”许诺担心的说道。

“不止是盯在这里,借linda擅用职务便利之名,指出公司流程上的漏洞,要求审计组参与这次发布会所有合同的流程审计。”莫里安轻挑眉梢,淡淡的笑了。

“然后借审计之名,换掉广告公司。”许诺接着说道。

“没错,所以你必须以最快的速找到更合适的广告公司。现在这家的创意,到时候以单张图纸购买的形式买回来即可,他们损失了施工利润,这图纸利润非赚不可。我们在时间上,也没有损失。”莫里安赞许的点了点头,对于许诺的悟性很是欣赏。

“一石二鸟,莫里安,你历害了。”许诺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却很是佩服:“你先看图纸,我去联络新的广告公司。”

“找间咖啡吧办公。”莫里安暗示着。

“当然。”许诺打了个响指, ...

转身离开了莫里安的办公室——这种内战连着外战的紧张,挑起了她所有好斗的因。

…………

“李总慢走。”

“合作愉快!”

许诺从莫里安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正看到lynn和允儿一起送广告公司的老总和项目负责人出来。

许诺幽深的眸从他们的脸上淡淡扫过,在与lynn的目光相遇时,恭谨的微微晗后,抱着怀里的件夹从容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拿了一些资料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莫里安要打lynn一个措手不及,让他将所有的精力用在现有的广告公司上,而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在别处使坏。那么,不到最后一刻,就不能让lynn有所怀疑和警惕。

…………

接下来几天,许诺也没回办公室,找莫里安批了外勤单后,每天不是去拜访广告公司,就是在咖啡厅里改方案、做合同。

只是几家熟悉的广告公司谈下来,他们都无法实现现有的策划创意;唯一找到一家对这个创意实现没有问题的d&b公司,却又高傲到不屑于用别家公司的创意。

“莫里安,现在只有d&b能做了,他们又不愿意接,我现在准备去他们公司直接找那个业务总监ben谈谈,你的意见呢?”许诺边打电话,边将电脑收拾进包里,拎着就往外快步走去。

“你先过去谈。我刚约了两家道具工厂负责人,或许会有新的进展。”电话那边,莫里安的语速不快,电话里还有些杂音,听得出来是在边开车边讲电话。

“你开车吧,我就先过去了,晚些时间我们再碰这事儿。”许诺挂了电话,伸手拦了一辆车,便快速往d&b公司方向开去。

…………

因为要敲定各卖场的陈列施工方案,顾夕正和洛简在d&b公司的会议室,与业务总监ben就具体细节进行最后的确认。

“京的陈列,在整体动线上稍作调整,因为卓雅在大厅的体验馆会将这几条通道的顾客拦截住,我们的第二陈列放在这里就浪费了。”

“北城这套基本不用改动,楼上和楼下打通的空间设计,倒让我们的陈列和卓雅的体验馆相互呼应了。”

…………

d&b公司的业务总监ben将顾夕和洛简的改动全部记下后,交给旁边的设计师,让他将确定的图纸出出来。

然后看着顾夕一脸疑问的问道:“你们怎么对竞争对手的动如此了解?他们市场部的许小姐今天才给我打过电话,希望说服d&b用她们的创意方案施工。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哦?有这回事?”顾夕眉头微蹙,想起那日在阳下,许诺和广告公司的amanda讨论现场的设计时,并没有表现出要换广告公司的意思。

而且,对于这样大型的展馆,临时换创意单位和施工方,危险是相当大的,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是因为自己知晓了她的方案,她担心自己进一步的行动吗?

“是需要重新创意呢?还是用原图纸,只签施工合同?”顾夕精准的问道。

“听她的意思,是只做施工。”ben如实说道。

“恩,可能是她们公司内部出了问题。”顾夕立即敏锐的分析出问题的关键点——若不是如此,没有一家企业会冒这样的险。

当然,d&b这样的大公司,也不可能接这样的单——不是自己的创意和施工图,若出现施工事故,则会出现施工和设计问题的纠纷,而且无法协调。

“我看是,听得出来许小姐很着急。”ben点了点头,有些同情,更多的却是置身事外。

“ben,卓雅的许诺小姐来拜访。”正说着,助理拿着确认的图纸进来递给他,并告诉他许诺来访的消息。

“哦?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个许小姐真是固执,刚才电话里我已经拒绝了,她居然还亲自跑这一趟。”ben从助手手里接过图纸,边检查着改动之处,边摇头说道。

“洛总监,请在图纸和施工排期上签字,我今天就安排施工单位进场。”ben在确认的图纸上签了字后,递给了洛简。

“我们和卓雅是竟争对手,在这里碰面不好,我们就先走了,合同的事,就拜托了。”顾夕见合同已确认,便起身告辞。

……第节:许诺?执着的魅力……

ben将顾氏的合同安排好后,便去了接待室。

许诺已经将电脑打开,边调着视频边等他——酒红色的及腰卷发、立体精致的侧面、微敞着领口的衬衣、坐得笔直的身姿、交叠着的脚踝,在透过玻璃窗的逆光里,美好得象一幅画。

站在门口的ben几乎觉得自己有些不忍心拒绝这样一个美女了。

“允儿,你无权帮我修改合同的任何条款。”

“我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回公司,合同现在不签。”

“我会给财务打电话,或者你找莫里安投诉我,合同的事情我还是要坚持。”

说完后,许诺用力的按掉电话,站起来走到窗边,深深的吸了口气,才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lynn要在这次的布展中动手脚,一定是林允儿透露给莫里安的,既然如此,她干麻还要在合同上和自己纠缠?

“不好意思,让许小姐久等了。”ben看见她接电话的利落与犀利,暗自摇了摇头——可惜了一副好样貌,却也在职场练就一副刀枪不入的白骨精本事,哪还有半分女人的样。

“你好,打扰了,电话里很多事情说不清楚,我希望有机会将整个创意当面介绍给贵公司,相信你会感兴趣的。”听见ben的声音,许诺刚才还郁闷的脸上,立即堆起得体的笑容,转过身来时,脸上的表情已经无懈可击。

“许小姐,真是很抱歉,我们公司只做自己的创意。”ben请她回到会议桌前坐下后,微笑着、却又坚持着拒绝着。

他或许欣赏她的执着,却坚持着自己的规则。

“我相信贵公司做出来的创意,一定比这个更好。但是我们现在只有10天时间,物料确定和采购至少两天、现场搭建7天已经很紧,还要根据现场情况做效果调整。”

“所以,我没有办法推翻原有创意重新来过。”许诺看着ben诚恳的说道:“ben,这么大个项目,我也知道这时候换广告公司有很大的风险,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出此下策。你看看是否就破个例?卓雅的生意,做起来你们并不吃亏的。”

许诺不给ben说话的机会,边说边打开件,将彩绘效果图展示出来给他看。边讲解着体验馆的目标、想达到的效果、产定价策略与这次体验馆项目的无缝对接等。

“ben,对于我们做创意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