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3爱情无声

权少的新妻 Chapter073 爱情无声 无忧中文网

“小姐,用车吗?”一辆计程车‘吱’的一声停在了许诺的身边。

“许诺,我们谈谈。”对面的咖啡屋里,顾子夕拿着电话站了起来。

“计程车来了,我先走了。”许诺快速说完后,便急促的挂了电话,转身拉开车门,逃也似的钻了进去——心里那阵突来的狂乱跳动,直到车开出很远以后,才慢慢平复下来:“师傅,**路**大楼。”

低头看着那一串号码,紧握着电话的手,慢慢的放松了下来,嘴角慢慢的扯出一弯笑意——那笑意越来越大,直至连眼睛都弯了起来。

一句‘我在等你’,让她如此的喜悦而无法自胜——这就是爱情吗?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便能被她演绎出无数的内涵;

一句‘我们谈谈’,吓得她转身就逃——他的谈谈,和她的谈谈自然是不同的。她要的远离,只要他不同意,她便无可奈何;他要的走近,在他的喜欢、他的等待、他的温言细语中,她却无法拒绝;

所以,她又怎能不逃、怎敢不逃。

…………

“姑娘这是要去见男朋友吧。”司机师傅侧头看了她一眼,笃定的说道。

“没有啊,回公司加班呢。”许诺收起电话,有些不好意思的嘟咙了一句——一定是自己的表情太荡漾了,才让司机师傅这么想呢。想到这里,脸不禁微微一热。

“哟,加班也能这么甜蜜呢,你们老板知道了可得乐了。”司机师傅爽朗的笑了起来。

“哪儿有啊。”许诺将头转向窗外不再说话,却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似乎想将自己这傻呼呼的样子给拍掉。

看着车窗外的夜色琉璃,突然间竟有些心醉的感觉:一直的慌张与害怕,被那样的喜悦所代替,只觉世界在此刻,端的是美妙无比。即便是只能幻想着她和他之间可能的互动,心情仍因此而不可遏制的飞扬起来。

爱情,原来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只有寂寞、只有等待、只有怀疑;爱情,原来美妙得可以让人忘记许多的烦恼——即便是这样不合时宜的爱情、即便是她只能转身逃走的爱情。

她,依然欣喜。

一直坚守的防线,在他从中午到晚上的默默等待里,崩然塌陷;一直压抑而克制的心动,在他温润的声音里汹涌泛滥——许诺,你完蛋了!

他这样的男人啊,若真存了心的出手,你又怎能逃得了……

…。………。

我从来不曾抗拒你的魅力

虽然你从来不曾对我著迷

我总是微笑的看著你

我的情意总是轻易就洋溢眼底

我曾经想过在寂寞的夜里

你终於在意在我的房间里

你闭上眼睛亲吻了我

不说一句紧紧抱我在你怀里

我是爱你的

我爱你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於我和你

…………

“原来真是要加班呢。姑娘好走。”司机师傅将车停在写字楼门口时,探头看了看高耸入夜空的大楼,笑着说道。

“谢谢师傅。”许诺笑着摇了摇手,快步往大楼里走去。

车里的音乐还在耳边萦绕,就似在说着她的心事——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于我和你!

那样婉转,却又大胆。

爱情,来时无声,却又猝不及防,任她如何的逃避、任她压抑、任她如何的理智——它,终究还是来了。

许诺,没关系的,既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会开花结果。让爱情的花,悄悄的开在心底,也样美好。

……第二节:合同?各有盘算……

急急的走进办公室,整层楼只有莫里安、林允儿的办公室灯还亮着,许诺心里一凛,顾不上向莫里安汇报进度,便疾步往林允儿办公室走去。

“允儿,不好意思,临时有事晚了些。”许诺敲了敲原本就没关上的门,抱歉的说道。

林允儿抬腕看了看时间后,抬眼轻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守时是做人的基本修养,你迟到了近三个小时,我还能说什么呢。”

“对不起,现在可以开始了吗?”许诺自知理亏,也不辩解。

“合同的主条款没有变化,在工期、用材和验收流程上,我和广告公司李总根据你们的要求做了些修订,你看看吧。”林允儿抬眼看见莫里安正看向这边,心里一声冷笑,便将合同甩在她的面前。

呵,她在办公室这么久,他都没往这边看一眼,偏许诺来了,他便看过来了,是想她了?还是怕自己欺负她了?

想到这里,林允儿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看着许诺时,目光自然的阴沉了下去。

“谢谢。”许诺也不介意,接过合同直接在她办公室里的小会客桌旁坐了下来。虽然知道她等到这么晚已经很累了,却也不得不拖着她在这里一起确认这份合同。

原本另找了广告公司来做施工,这份合同怎么签也并不是那么重要,只是一来他们不能打草惊蛇;二来,也要借这合同的事件,吵到审计部去,才能顺利的换广告公司。

所以,这戏,必须要做得十足;所以,这茬,还必须找得有水平;只是,林允儿也纠缠在这里面,不知道这次的事情,会不会对她有影响?

但愿没有吧,否则她非得恨死自己不可。

许诺暗自思虑着,对着合同斟字酌句的修改,一边用铅笔在有疑问的地方划下记号。

…………

林允儿回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来,拿出手机给lynn发了信息:“许诺已到办公室,合同的事情,恐怕不容易敲定。”

发完信息后,便看着对面办公室的莫里安发起呆来:她并不知道莫里安的对策,从许诺的反应来看,他们应该会从严格合同约定和验收环节入手。

只是,lynn和广告公司谈了些什么、广告公司又会从什么角度来出手——是会从帐务上动手脚呢?还是会从工期和材料上下手呢?

莫里安,你想好怎么应对了吗?这么大型的方案,一旦有闪失,你在卓雅的前途、你在业内的口碑,可就全完了。

…………

对面的莫里安,似乎感觉到她的视线,抬起头来看向这边,与她的视线相撞后,似是感觉出她的不安,便朝着她轻轻点了点头,以示安心。

林允儿下意识的回避着他的目光,转头看向许诺:她正逐字逐句的核对着合同内容,一如以前自己曾笑过她的——你都能把这合同上的字,看出花儿来了。

不得不说,她的这份认真劲儿,确实难得。

对待感情,她也会这样认真吗?她对莫里安,是师?是友?是爱?还是感激?又或是因着莫里安的追求,她无法拒绝?

一直不愿意相信,这段感情的结束是因为莫里安的背叛。她下意识的将所有的错误都归结在许诺的身上,执意的认为是她勾引了他。

直到莫里安在办公室公开承认,他对她的追求。她在心灰心伤的同时,也不得不清醒——无论是不是她的手段,到底还是莫里安变心了。

她有什么好?不过是年轻一些,而这年轻,她也曾经有过;

她有什么好?不过是灵气一些,而这灵气,能和自己的优雅比吗;

她有什么好?在本市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对莫里安的事业发展一点儿帮助都没有,甚至会成为他的拖累;

她有什么好?她的过去没人知道,甚至还不知道和什么人生过孩子,乱七八糟的私生活,他不恶心吗?

而且,这个许诺,除了能做点儿策划和创意,在办公室政治上,就是个小白痴,眼下这件事上,她根本帮不上忙。

莫里安,你到底是看上她哪一点了?

林允儿只觉得心里堵堵着,看着许诺的目光,越来越阴沉。

这样如芒在背的注视,许诺自然是浑身不自在。

只是,在这件事里,不管有理无理,总之是允儿是受害者;不管她想还是不想,莫里安是为了她才会放弃允儿——所以,允儿若挑衅,她自是不会退缩;可允儿只是怨着,她便也只能忍着。

硬着头皮,坚持着将整个合同看完,做了最后一遍校阅后,抬眼对允儿说道:“已经好了,我先把意见给莫里安发个邮件,再和你讨论。”

“恩。”林允儿轻哼了一声,抬眼看向对面的办公室——莫里安依然在办公室忙碌着,一会儿电话、一会儿电脑、一会儿伏案书写。

看来,这个案子,确实让他焦头烂额了:外有顾氏如狼似虎、内有lynn紧盯不放,真是为难他了。

在这种时候,他还有心情恋爱、有心思追女孩子?

林允儿心里一阵气苦,端起面前的咖啡猛灌下去。

…………

一会儿功夫,许诺拿着做满记号的合同站了起来,走到林允儿面前:“允儿,这些地方你再看看:工期肯定是不能改的,体验馆肯定是要在上市发布会之前完成,否则客户来了看着一个个工地,将会影响整个年度的定单。”

“材料必须用我们指定厂家的供货,不是我们要求苛刻,实在是滋体事大,十个卖场,同时开设体验馆,本地所有的媒体一定是当天头条、国家级媒体,必定也会有报道,这就是一柄双刃剑,若不出事,我们博得个免费宣传;但凡哪一家体验馆出事、哪一个客户现场投诉,我们企业的形象、产品的口碑、这一年的销售,算是全完了。”

“所以,允儿姐,这些我必须坚持,也不得不坚持。”许诺将最重要的两点提了出来,对林允儿真诚的说道。

林允儿看着合同上的铅笔笔迹,沉思片刻,抬眼看着许诺,谨慎的说道:“我的老板给我的工作要求,是在市场部提出要求之日起,半个月内确认合同,否则这项工作绩效为零;在合同的细节上,我们之前和市场部也有过详尽的沟通,基本达成共识。为了达到我们公司施工效果的要求,对方公司提出工期适当推迟我认为是合情合理的。”

“至于材料方面,以我们合作这么多年的经验,从未提出过要指定供货商家的,这个要求,说实话,过份了些。未免给人客大欺店的嫌疑。”

林允儿说到这里,轻瞥了一下办公室外,lynn刚才没回自己的信息,这会儿却正往莫里安办公室走去,心里不禁微微一慌,忙收回目光,看着许诺说话的语气也强硬了起来:“所以,今天我等你这么晚,这合同是一定要签的,广告公司李总也在等我的邮件。”

“这合同你们之前审过的版本还在我这里,若我按那份签下来,而不通知你,也是可以的。所以许诺,你别让我为难才好。”

林允儿看到了lynn,许诺自然也看到了,突然有些明白,莫里安为什么让她不惜与林允儿争执也要坚持到底。

这不过是在lynn面前演戏而已,一出为了麻痹lynn注意力的戏,让他不知道市场部已有对策,以至于不会再出新的花招;一出为了保护允儿的戏,让lynn相信允儿是一条心站在他那边的,不会对她出手。

想到这里,许诺低头轻轻的笑了——莫里安,真是了不得,这一箭双雕,倒是被你运用得纯熟不已。

对于允儿,无论你们现在如何,你到底还是没有负了她爱你一场。

…………

“你的老板和我的老板都在,我们就别争了,把各自的意见说清楚就好,还是等他们决定吧。”许诺长长吁了口气,在了解了莫里安的用意后,心里反而轻松了下来。

这样看来,莫里安对付lynn应该不是问题,剩下的只是d&b公司是否接单的问题了。

要找顾子夕帮忙吗?

“因着我的喜欢,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来找我帮忙。”

“许诺,我们谈谈吧。”

顾子夕淡然而温暖的声音,那么自然的响起在耳边。

许诺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就算他说的全是真的,也不该和他有任何交集。

只是,在为难的时候,想到有个人可以让你依靠,就算不会付诸行动,仍让人感到安心。

突然之间,许诺觉得自己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孤单。似乎,无论做什么,都会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你;无论遇到什么,都会有个人来告诉你:他愿意帮你。

他已经那样悄然无声的进驻到她的心里,让她在有困难的时候,那么自然的想到他。

…………

这场合同的战争,从林允儿和许诺处,一直打到莫里安和lynn处,最后莫里安当然是没有签,甚至当着lynn和许诺的面,对林允儿一阵严厉的批评。

“做事只顾着个人利益,而忽视公司利益,这不是卓雅公司的价值观。”

“我希望,你还是那个职业的林允儿,不要把个人情绪带到工作里,在这份合同上,好好与许诺配合。”

当他严肃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许诺当时脸都黑了——莫里安,这戏也演得太过份了吧。

“eric说这话,是在责怪我用人不当呢?”lynn倒是及时站了出来,似是对允儿极力维护。

“不敢,就事论事而已。”莫里安淡淡说着,将许诺做过修改的合同摔在林允儿面前:“合同条款按许诺的意见改过,对方若同意,今天便签下来,若不同意,可以再议,我相信你的谈判能力。”

说完又对lynn说到:“lynn,不是我们过于谨慎、或者太过纠结,实在是这件事,我们一点儿也不敢马虎。”

lynn看着莫里安和林允儿黑脸的样子,温润的笑着,眼睛盯着莫里安,淡然却强势的说道:“我看这样,内容方面lucy和广告公司李总再沟通一下,尽量满足市场部的要求。但是,明天10点前,合同无论如何也要确定下来。”

“我说过,这合同由许诺去跟进,行政部可以不用再插手了。lynn,你的意见呢?”莫里安的态度同样强势。

“你这是对合同流程不满意呢?还是对lucy的工作不满意呢?”lynn狡猾的将话扯到林允儿身上。以莫里安和林允儿现在的关系,这样的争执,自然是尴尬的。

“都不满意。”莫里安一点情面不讲,直矗矗的将话顶了回去,这样的强硬,似乎有饽于他平时温润的脾气,却又符合他在工作上一惯的强势。

“莫里安……”许诺微微皱了皱眉头,试图阻止莫里安。

就算是为了保护允儿,话也不用说这么过,要是lynn为了做样子,就把允儿给牺牲掉了呢?

“lynn,我先出去了。”林允儿捏着手里的合同,低低的说了一句后,转身离开了莫里安的办公室。

或许她能明白莫里安的意思、或许不明白,只是,不管明不明白,被他当着许诺的面这样指责,她仍是无法接受。

她宁愿自己有事的时候,他象对许诺那样挺身而出的护着,也不希望他用这种方式来维护自己。

“eric,既然你对lucy的工作不满意,这次的合同由vivian(lynn的秘书)亲自来跟进;流程方面,这次的会议后,我们再讨论。”lynn敛下双眸,轻瞥了一眼黯然而去的林允儿,嘴角露出若有似无的笑意。

“好。”既然将林允儿排除在这次的争执之外,莫里安便不也不再坚持不签合同——当然,他自有办法让vivian不能顺利的把合同签下去。

“那好,我这就安排lucy和vivian的交接,希望这次争执不要影响合同的执行。”lynn淡淡的笑了——英雄难过美人关,eric怕lucy为难shine,所以相办法将lucy赶出这个项目。

lucy这个炮灰没有用上,虽然有些可惜,但由于她的原因莫里安要求换人,最后合同出了问题,她多少也是要分担一些责任的,实在不行,就只有牺牲vivian了。

…………

两路人马,都有着自己的盘算,在这一局招招凶险的棋局里,有人不惜代价、有人步步为营,最终的胜负,倒是他们未放在眼里的小卒子起了作用。

……第三节:怀疑?只想推开……

“莫里安,刚才是不是有点儿太过了?允儿姐不知道我们的计划,你这样说,蛮伤人的。”离开办公室,许诺不禁有些担心。

“她必须离开这个项目,否则,不论成败都是炮灰。”莫里安轻声说道,淡淡的语气里,仍有对允儿的维护——只是这维护的方式,却太过激烈;这样的迂回里,早没了爱情的柔软。

他做到如此,林允儿何尝没有想到如此呢!即便是维护,却是他将她推到了有爱情事业两失意的境地,她那样傲气的女子,又该会有怎样的恨意。

“你觉得没问题就行。”许诺轻轻摇了摇头,不再为林允儿的情绪而烦恼——他们的关系已是如此,她做任何事情,都改变不了允儿对她的敌意。

而她,其实也没有想去改变,只是下意识的希望不要更糟糕而已。

“别想太多了,这个案子走到现在,大家都付出很多,希望能有个好的结果。对允儿,我也只能做到如此了,能保住她在这次斗争中少受波及已经很难,她的心情,我没办法兼顾。”莫里安有些疲惫的看着许诺:“何况,这样对她,或许是最好的。”

看着莫里安脸上的疲惫,还有眼底的欲语还休,许诺沉默着,随着他的步子慢慢往前走去——或许,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在工作上,借允儿之力了解到lynn的计划,然后打lynn一个措手不及;在感情上,借这次事件,将允儿用力的推开,让她对他再无幻想、再无纠缠。

而这样的推开,温情中带着残忍,允儿就算明白,却又无话可说。

莫里安,是这样的吗?

男人怎么能就这么理智呢,工作、感情,一件一件、一步一步,都算计得如此清楚、都走得一步不差。

“许诺,别胡思乱想。”莫里安看着许诺变幻的眸子、感受着她的沉默,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许诺,很多事情,便是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谁也无法预知、更无法计划。”

“是这样吗?”许诺停下脚步,抬头看着他:“lynn要对你出手,必然会利用允儿和你的关系;所以你一定算到允儿会将lynn的意图告诉你;允儿既然选择了站在你这边,在这场战争里就必然会受到伤害;我以为你只让我和她发生争执,让她得以在lynn面前表明态度就够了。”

“可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么冷酷的方式将她逼出项目?莫里安,为什么?”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希望他仍是自己心目中那个温暖而包容的莫里安,希望他和lynn仍然是不同的——就算是和顾子夕比,也仍希望他是不同的。

“许诺,你让我很失望。”莫里安压低了声音,语气里充满了疲惫和失望:“就因为我爱你,我就需要变得这么卑鄙吗?”

“你的意思是不是,今天我可以利用允儿,改天就可以利用你?你的意思是不是,我怎么变得和顾子夕一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的意思……”莫里安双手紧紧握着她的肩膀,想要对她发火,看着她深遂而迷茫的眸子,却又无可奈何起来:“算了,谁让我爱你呢,你要怎么误会就怎么误会吧。”

“不过,有一点你必须记住,工作是工作、感情是感情,我从来没有搞混过。我爱你,你要怎么想我、怎么看我,都由你。只是,我不希望你为这些怀疑而难受;爱你,就是希望你快乐。”莫里安沉沉的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又恢复到她常见温润模样。

“莫里安,对不起,我想我是没办法应付太复杂的事情,这次的事情真把我搞糊涂了。”看着莫里安压制又压制的脾气,还有他眼底疲惫和失望,许诺难过的低下了头——或许,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又或许,因着他的爱和包容、因着自己无法给出回应、因着突然发现对顾子夕无法压制的心动、便在潜意识里想用这种怀疑、责怪将他逼离身边。

与他何干,只是你自己的心魔而已。

“莫里安,最近我们都太累了,我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我们好好配合,把这次的案子做好,一切,等我离开卓雅再说,好不好。”终是无法给出更加温软的回答,她仍然选择逃避着。

“我说过不会逼你,按你想的去做,别急。”莫里安温柔轻笑,拉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去:“我们都太好胜,以至于在这局里每一步都走得都不够从容。包括爱情。”

“所以,你别急着给我回答、也别急着拒绝我;你试着从容的享受我的追求,就算并不接受;我试着从容的追求你,不论多长时间。”

“你爱不爱我有什么关系?恋爱的过程,就和做案子一样,哪里一开始就知道结果的,还不是要我们一步一步去走、一局一局去打,直到最后,才知道结果——或成功、或失败。”莫里安似乎也感觉到她态度里微妙的变化,握着她的手更紧了,而对她的态度,却更放松了——他怕逼得太紧,她会更迅速的逃离。

“没看出你这么能说呢。”许诺由着他牵着手,慢慢的往前走去,只是在心里,却又不由自主的想到顾子夕——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他们也能不再心存芥蒂的并肩散步?他没有算计、她没有害怕,只是单纯的牵手、算步、聊天……

看着许诺嘴角那抹情不自禁、却又有些飘乎的笑意,莫里安的心,没来由的慌了一下——许诺,别让我等太久。

……第四节:恋上?心丢了怎么办……

第二天早上,卓雅公司.

一到办公室,林允儿便带着vivian过来办合同交接事宜。允儿一件巧克力色的缎面小背心,一条及踝的白色斜纹包裙,白色的软底皮鞋,衬得她高挑的身材,有股轻盈的味道;脸上依然精致的妆容、细长的丹凤眼也淡然平和,看不出来她因此事而生的情绪。

这样的她,若不是全然了解了莫里安的心意,便是将心伤透后只得伪装着坚强。

许诺边听着允儿向vivian介绍合同的进展情况,后期谈判要注意的地方,以及和市场部配合的分岐所在,心里边暗暗想着,暗自佩服着允儿这样的成熟女子的做人态度。

“差不多就这些,lynn交待今天上午合同务必要签下来,否则真要影响布展进度了。许诺你看,还有什么是我没交待清楚的,需要特别和vivian强调一下。”林允儿将交接清单递给许诺,职业而官方的问道。

“没有了,谢谢你。”许诺接过交接表,一目十行的扫过那些熟得不能再熟的项目后,便迅速的签了字。

然后抬头对vivian说道:“vivian,接下来就要辛苦你了。这个合同说实话,我也不是很能做主,所以之前允儿姐也做得很为难。”

“这是我的工作,我会做好。再说,lucy只是暂时不直接过问这个项目,我有任何疑问和不懂的地方,还是会请教她,所以你放心好了。”vivian看似柔弱实则强势的答道,话里话外借重着允儿、压制许诺,身为总经理秘书的强势与精明,在一句话里表现无余。

“好的,谢谢。”许诺也不和她打官腔,谁压谁、谁抬谁,和她已经没有太大的关系。

一直以来,她所有的精明,都用在了创意上;所有的强势,用在了与对手的竟争上。办公室政治从不参与,不是不会,只是不愿。加之有莫里安把她保护得好好的,她也懒得动这些心思了。

到现在,没多久就要离开卓雅了,当然更犯不着去争了。

“我现在去联络广告公司李总,稍后给你消息,某些条件上,我希望大家能退一步就退一步,步步紧逼也不是咱们卓雅的风格,让别人说我们仗着总部势大,在国内借势压人做生意。”vivian在交接单上签了字后,拿着许诺修改过的合同文本微笑着说道,脸上的笑容控制得恰到好处,而话里却影射市场部仗势压人。

“恩,谢谢。”许诺仍是一句简单的谢谢,起身将她送出了门。

…………

“你的涵养倒是越发的好了,看来和eric一起呆的时间长了,还是有些长进的。”林允儿微眯着眼睛,语气里带着淡淡的轻讽——任她修养再好,面对这个抢走自己男人的小女子,保持风度也只能是在人前的事情。

“是啊,莫里安教会我很多东西,我很感谢他。”许诺淡淡的说道。

“那你们还真是郎才女貌了。”林允儿的眸光微暗,阴沉着脸说道:“只是别忘了,你抢来,别人也能抢走;今日是我,明日或许就是你。”

“你是个聪明的女孩,这次的案子,他步步为营、你冲锋陷阵,却将我拦在他与lynn的战争之外,这是为什么?”

“或许他需要一个如你般的女子与他并肩作战,可爱情于男人来说,应该是呵护、应该是羽翼。所以,你好好儿想想,他是真的爱你吗?”看着许诺年轻的脸,林允儿淡然却自信的说道。

昨天莫里安的出手,她确实感觉很受伤害,一个人在街上游荡了很久,将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个清楚,终于明白——莫里安这是在保护她。

或许还借着这样的姿态向许诺表态,可那又如何,他必竟还是不会看着她陷于困难的境地——是不是,他对她也还是不能完全放下;是不是,在他的爱情里,她也还是有机会的?

爱了八年、等了八年,她真的不甘心;而莫里安自以为能将她强势推开的姿态,却又让她重新燃起了希望——是他不懂女人?还是爱情中的女人本就这么傻呢?

……

看着精致优雅的林允儿,许诺突然觉得自己能够理解她,就算不能理解她的爱情,却也能够理解她在爱情里的表现——刚刚明白爱情是怎么回事的她,也有这样的傻气呢。

“这件案子,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于感情的话,许诺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她视自己为对手,而自己却从未爱上,这样的感情于她来说,是不是更加伤害?

电话在这时候响起来,许诺轻瞥了一眼,是顾子夕——只这一眼,她的心便蓦的慌张起来,一向伶俐的她,拿着电话看着林允儿,竟不知道该接还是不该接。

“我先走了,希望你别让莫里安在这次的案子里栽跟头。”刚才还自信满满的林允儿,看着许诺带着欣喜、却又不知所措的表情,眸子瞬间黯淡了下来——这明明是一副陷入爱情的模样。

爱情是如此甜蜜呵,她也曾经有过,所以——不想再看、不忍再看,怕自己的自信,会在她的甜蜜里崩塌。

…………

“顾总早上好。”许诺深深吸了口气,强自镇定的接起了电话。

“不是说好了和ben早上确认合同的?难道要等到别人亲自给你打电话?”电话那边,顾子夕的声音依然淳厚平静,就似昨天他等她几小时的事根本就不存在、就似她逃蛊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

而她的心跳加快、面红耳赤,竟似有些自作多情了。

许诺,别这么没用。

许诺暗暗命令着自己,在深深吸了口气后,对着电话强自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了,我这就给ben去电话。”

很好,声音还算平静。

许诺转身对着窗户的镜子,给了自己一个胜利的手势,和骄傲的微笑。却不知道,她的说话、她的语气,早没了与他的针锋相对、也没了对他动机的怀疑——竟是那么自然的听着他的话、听着他的安排。

就似知道,他的安排,一定是为她好的——对他的戒备,在不知不觉中,竟然降到了最低,甚至已经没有了。

于她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她不知道,只是自然的、无法控制的、顺着自己的心去走了,能控制的,也不过是与他的距离——让自己不要太靠近而已。

关于心,却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丢了。

“恩,我先挂了,有事记得打给我。”似乎真的只为了提醒她合同的事情,说完之后,顾子夕便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盲音,许诺乱跳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按掉电话后,坐在那暗自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快步往莫里安办公室走去,向他确认广告公司换签的事情到哪一步了。

…………

顾子夕站在d&b办公室的走廊处,目光看着手机上的号码,嘴角噙着一丝可以称作是温柔的清浅笑意——似乎真的有些失控了,为了这一通电话,居然拿着话机犹豫了许久;为了怕自己再吓跑她,打通电话,居然就说了这样一句教训下属似的话。

顾子夕,这还是你吗?她眼里那个不择手段、奸诈狡猾的奸商?

许诺,我若不够不择手段,怕是搞不定你的;我若不够奸诈狡猾,又如何弄清楚,你和那个樊迪究竟是不是一个人?

许诺,既然你让我有了这种感觉,你就必须给我一个结果;许诺,最好你就是她,否则我又该怎么对你。

顾子夕翻开手机里梓诺的照片,那黑葡萄似的大眼睛,越看越觉得与许诺相似。

“顾总,项目启动会开始了。”谢宝仪走过来时,看见顾子夕唇角的温柔的笑意,心下不由得一悸,在他抬头看自己时,忙低下了头。

顾子夕淡淡点了点头,握着手机大步往会议室走去,留给谢宝仪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背影。

------题外话------

下章预告:

第一节:这一局——胜负已分

第二节:爱情——由他靠近

第三节:意外——小小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