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4一直都在

Chapter074 一直都在

第节:雨伞——恋爱心事

下章预告:

------题外话------

顾夕轻扬眉梢,嘴角一片明媚的笑意。

“不用,我在回公司的上了。”许诺忙说道:“那个、那个……”许诺抬眼看着顾夕,想着要怎么和莫里安说。

“恩,人没事就好,你现在还在现场吗?要不要我过来?”莫里安的声音,这才平缓下来——这丫头的技术不至于这么差呀,还能在收费处撞杆,真够奇葩的。

“人没事,也没撞到人。”许诺舔了舔下唇,小心的说道:“莫里安,车撞得很惨,估计要大修的。那个岗亭也被撞坏了。”

“人呢?有没有哪里受伤?有没有撞到别人?”莫里安急急的问道。

“恩,不小心撞了收费站的杆,还有、还有收费亭。”许诺心虚的看了一眼正开车的顾夕,小声的说道。

“撞车了?人有没有事?”车行到一半,莫里安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

将脸贴在他的胸前,听着他心脏有力的跳动,她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感情的事情,真的可以如他所说的控制吗?为什么只是一个笑容,便让她心慌至此、失控制此?

“嗯哼。”许诺轻哼一声,心情却一片复杂——为自己涌动的情绪、为他这样的温柔、为他一眼看穿自己的心思。

“都怪我,不该在那时候对你笑。”顾夕自是明白她目光里想表达的意思,将她的头揽在胸前,自觉的认着错。

许诺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眸里的表情一片复杂。

“宝仪会处理,我先送你回公司吧。不是说等着签合同呢?”顾夕拍了拍她的背,安慰的说道。感觉到她整个背心都是凉凉的汗意,不禁皱起了眉头:“衣服都汗湿了,吓得不轻呢?”

“不是啊,还没报案呢。保险公司不赔的话,我怎么赔得起。”许诺小声说道。

“怎么?想站在那儿让人骂呢?”顾夕看着她摇了摇头——平时看起来倒历害,真正遇上这些不讲理、说话大声的人,她就没辙了。

“就这样走了?行不行啊?”许诺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撞人没理,你骂人也没理,没理对上没理,你再嚷嚷,我就更不用讲理了。”说不讲理,顾夕是那不讲理的祖宗,但他也不耐和这些人争执,打了电话让谢宝仪过来处理后,便揽着许诺离开了现场。

“你们开车了不起啊,差点儿撞了人还有理了。”其中一个妇女心虚了一下,仍是扯着嗓喊着。

“没事,别怕。”顾夕紧了紧搂着她的手,抬头看着那两个人淡淡的说道:“这里是自助收费系统,我就不明白这亭怎么会有人的?”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许诺下意识的往顾夕怀里缩了缩。

惊魂未定的收费人员跑过来,朝着许诺就破口大骂。

“你是师娘教的吧,这种技术也敢出门。”

“你是怎么开车的?没见过刷卡也能撞亭的。”

“我不知道,是莫里安的车。”许诺摇了摇头,整个人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

“人没事就好,亭咱们赔。”顾夕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确认她确实没事后,这才问道:“保险是哪家公司的?”

“没有,车速不快。”许诺呆呆的摇了摇头,看着顾夕说道:“怎么办?把人家亭撞坏了。”

“人有没有伤到?”顾夕将她拥在怀里,担心的问道。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出来。”以米冲刺速冲过来的顾夕,扔下手中的电脑包,拉开车门,将还在发愣的许诺给拉了出来。

许诺看着被撞瘪的收费亭,一身冷汗的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许诺——”顾夕快步的冲了过来。

许诺忙回过头,心下一慌,踩着刹车的脚不自觉的松开,看着车失控的往前滑去,心下一急,一个急踩——这次是真真正正的将油门当了刹车,车直直的冲过了收费杆,‘砰’的一声撞上了收费岗厅,吓得里面的收费师傅直往外跑。

实在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顾夕还站在那里,看见她的回头,便快速的给了她一个摄人心魄的笑脸。

只是?

停车、开窗、刷卡,许诺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

心下喜悦,带着些隐隐的慌张,许诺一小跑到停车场,上车坐了半晌,整个人才算平静下来。

“我先走了。”许诺朝他挥了挥手,转头大步往停车场走去。转身之后,脸上的笑意再也控制不住——这算是依依不舍吗?他们的相处,也有了点儿恋人的味道了吧!

今天的进展,足以让他有这样的兴奋和难舍。

“那好,我在这里站会儿,你先去取车吧。”看着她妩媚的笑颜,顾夕强忍着想伸手抚摸她脸颊的冲动,却仍想多看她一眼——对于自己的这种逆龄的不淡定,顾夕已经不想再去分析了。

“我开车了,改天吧。”看着顾夕完全不同于之前的冷情冷面,许诺淡淡的笑了——这个男人啊,他的玩笑里有呢?

“有没有这个荣幸,送许小姐一程。”顾夕笑着说道。

“不坐了,一起走吧。”顾夕便也收起电脑,招手叫来服务员买了单后,站了起来:

“我要回公司了,你现在走吗?还是再坐坐?”许诺装做若无其事的样,边收着电脑边问道。

“没关系,有一些人,可以用一辈时间来等。”顾夕若有所思的看了许诺一眼,这一语双关的话,让许诺的心跳,又莫明的加起速来。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许诺抬起头来,看着顾夕说道。

许诺将d&b的资料和合同细节一一核对后,在系统里点下确认,然后同时给莫里安发了封邮件,说明这份合同的关键点,这才合上电脑。

…………

这个想法,让他自己感到吃惊——或许,在爱情面前,他真的做不到他所说的自控:一切交给他来控制,这段感情就真的安全了吗?

一辈?

难道这就是人的本性?得不到时,会告诉自己只要她不排斥就好;她不排斥了,却又想更进一步——一步一步,到最后,他是不是会想要她?一辈?

顾夕,你的计呢、你的谋呢、你的耐性呢?

呵,她才放下戒备呢,你就考虑这么远了吗?

好到他开始担心,如果不满足于仅留她在身边,他会怎么办?

没有、没有戒备怀疑、没有 ...

心慌逃避、也没有故做矜持,这样的她,真的很好很好。

看她投入而又放松的样,顾夕不禁宛尔——在自己的面前,她已经可以这么放松了呢!

间或出去打了两个电话,回来时,看见许诺,边做合同边思考着,手停的当口,头也不抬的伸手去拿桌上的点心,一会儿功夫,一般点心已经见了底。

“你做吧,我也还要一会儿。”顾夕点了点头,贴心的帮她叫来两份西点后,便又埋头做自己的事情。

“恩,公司已经发了件,我必须马上把d&b的资料做进去。”许诺点了点头。

“工作上有争执很正常。”顾夕将服务员送上来的咖啡推到许诺的面前,看着她问道:“准备在这里做合同吗?”

“工作上的事,有点儿争执。”许诺不想过多解释。

“是莫里安?”在她放下电话时,顾夕也‘刚好’处理完手头的事。

…………

所以,许诺,别仗着他的感情和包容,而随意的怀疑他吧——如他所说,这一局,一步一步走来,谁也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样的,谁也无法预期、无法计划。

许诺不禁想起昨天,因着自己的怀疑,莫里安生出来的恼火,和无奈的克制,又觉得应该相信他——莫里安,其实一直都是个光明磊落的男,因着自己为了案的输赢而有些过份的作法,都被他批评了不知道多少次。

听出莫里安的怒气,许诺不禁感觉有些挫败——她这是怎么啦?在允儿的问题上、在lynn的问题上,都对莫里安开始不信任起来,以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啊!

“好吧,我们见面再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lynn那边,公司会有其它安排吗?”

“算了,我回公司再问你吧。”

“莫里安……”谈完工作,许诺犹豫着,不知道关于lynn的事情,该不该问他。

“好的,恩。”

“这边合同已经确认了,合作备忘录也已经签了,稍后我就送回公司,系统供应商甄选和合同重新签定,不会影响整体进。”

“我现在下面咖啡厅……”许诺说着,下意识的抬眼看了看顾夕,他正低头在电脑里忙碌着,并没有留心她的电话。

“恩,已经谈妥了。”

许诺如是想着,刚看完系统件,莫里安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喂——”

至少,在这次的合同上,莫里安已经取代了lynn的位置,行使了他的部分权利。

“哦,不是,是别的事情。”许诺摇了摇头,接着看最后一个件,便是广告商走简易招标程序,重新选定的通知,整个流程由莫里安和审计部共同完成,行政部对参与招标的公司,给予参考意见。

“怎么,公司那边有问题?”顾夕从电脑里抬起头,看见许诺的神色变得凝重,便出声问道。

…………

许诺看着系统里的件,只觉得自己陷入了一团迷雾中,一些原本觉得很清晰的事情,此时却有些看不透起来。

他到底做了什么?是早有预谋的吗?他看重中国区总经理这个职位吗?

许诺想起,莫里安向总部提出广告公司合同重审的邮件,并没有转发给自己,而之前关于这个案的所有件,包括申请总部的,他都会密送自己一份。

总部的审计,在察linda的同时,顺带查出了什么?还是莫里安趁着这次机会,又向审计部提供了什么呢?

竟然这么严重吗?

系统里有份件,一份是关于将linda送交检察机关的通告;一份是关于对lynn这次管理故事的处罚通告——在linda的调查下来之前,暂停行驶中国大区总经理一切职权。

……第节:意外?小小车祸……

“好。”许诺只觉得心神微微一荡,忙低下头看邮件的内容。

“你忙,不用管我。”顾夕说着,将电脑也拿到桌上,看来准备就在这里办公。

“和你开玩笑呢,系统邮件刚发,我看完后和莫里安联系。”许诺笑着摇了摇头,边划开手机的邮箱边说道:“要不你先走吧,我收完邮件,要在这里处理完合同的事。”

“那我能做点儿什么来弥补呢?”顾夕轻笑,眸里有滴得出水的温柔——这样的许诺,真正像个女人了。

“都怪你,我都忘了收邮件了,莫里安等着我把合同做进系统呢。”许诺抬头瞪了他一眼,脸却不自觉的红了——是不敢承认自己因他而忘了工作的大事吧,却只敢将责任推到他的身上。

“公司有事?”顾夕问道。

说好了要等莫里安的邮件做合同确认的,却从见他开始,便将这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嘀嘀”的邮件提示,打破了这样纯粹的安静,许诺拿起手机,一看时间,才猛然惊觉——和他这样的坐着、聊着,个小时竟然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

…………

咖啡的音乐,低回婉转,两人都心照不宣,却又克制沉静。任爱情的花,静悄悄的开放,只有回味,绝不张扬。

一杯咖啡,从上午喝到中午。

…………

梓诺会不会开心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是开心的——几乎有些难以掩饰。

“好,我会提前通知你,让你留出时间来。”顾夕点头轻声说道:“梓诺一定会很开心的。”

答应他要的靠近、答应由他控制这朋友的界限、答应任由心动的花悄悄开放。

“装修好的时候,告诉我,我去看看。”许诺将手慢慢的收回到面前,脸微微一红,心仍是扑通的跳个不停,嘴角的笑容却无法配合的敛起——这算是答应了吗?

说着便低下头来,拿着她柔软的手看了半晌后,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规规矩矩,象个初涉爱河的男生:因着她隐晦的回应而喜不自胜,听着她的要求而不敢越矩。

顾夕的手微微一顿,看着她的眸慢慢的亮了起来,嘴角的笑意一丝一丝的扩大:“这不是怕你把手指拧折了吗。”

在他掌心不安抓动的手,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咬着唇的牙齿也慢慢松了开来,看着他微微一笑,轻轻的说道:“不是说控制的事由你来做吗?还不松开我的手?”

许诺定定的看着他,而他也一瞬不转的看着她,眸里的坚定,有种让人相信的力量、安心的力量。

“你不理智没有关系,不是说过了,控制的事,由我来做。你,由着自己的心就好,我不会让你有事,也不会让我们有事。”顾夕翻转过手掌,将她的柔软的手包裹进掌心——她的手那么小、那么软,就象握着梓诺的手一样,软到了心里。

“顾夕,你别诱惑我。”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顾夕深髓的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