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6爱你懂吗

Chapter076 爱你懂吗

看着大步走来的莫里安,问道:“为什么拒绝总部的升职?和我有关系吗?”

“允儿找你了?”莫里安看着她,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和许诺离开的时候,允儿办公室灯还亮着,显然是许诺上去拿伞碰着,她便找了她。

想来,该是为了他升职的事了——这么多年的相处,他还是了解她的。可这么多年的相处,她却不明白他。

他看重的,从来不是那样一个职位;他想要的,也从来不是位高权重。

而所有的这些,现在都不重要。

现在,他不希望允儿再去为难许诺——与允儿的这段感情由他提出的结束,任何的不愉快,都该由他来承担。

与许诺的这段感情,由他提出的开始,他该保护好她,不让她为难。

“许诺,如你所说,这个案结束,你的离开,我们之间一切重头开始,允儿不会再是困扰。这段时间,为了我忍一忍,恩?”莫里安看着她轻声说道。

“没事,她没说什么。我也只是问问,你的选择当然有你的道理,就算有我的因素,也是你的自愿,和我可没什么有关系。”许诺见莫里安又紧张起来,轻轻摇了摇头,语气淡淡的,却很轻松。

“那是当然。”莫里安也笑了,从她手里接过伞,与她并肩往外走去:“我不接大区,和你还真没什么关系。”

“我的目标是做专业的市场人,以后或许会去跨国公司总部做市场vp,或许会自己开家咨询公司,做专业市场诊断和咨询。”

“哇,这么远大的理想呢,我只想赚钱呢,然后,希望有人能喜欢、欣赏我的创意。比起来,我是不是没出息了?”听着莫里安真诚而从容的解释,许诺眼睛闪亮着——果然是莫里安,对自己要什么真的很清楚。

职业的价值,不一定是职位高低决定的。在专业里有所建树,不也一样吗。

他的谋、他的计、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离目标是越来越近了。

这次体验馆的创意和高溢价率的定价策略若能成功,他的专业价值,显然要大过一个大区总经理的职位价值的。

“你已经那么争强好胜了,可别再有出息了,小心我会不敢娶你的。”走到门口,低头看着许诺温柔一笑。

“喂,别逗我啊,快打伞,雨好大呢。”许诺的心微微一慌,急急的岔开了话题。

“淋不着你呢。”莫里安轻笑,缓缓撑开了雨伞,看着在雨中绽开的格纹伞花,嘴角的笑容不由得慢慢凝结起来——这样大的伞,显然不是她自己的。

“果然淋不着,这伞挺大的。”莫里安淡淡低语,目光却看向了前方的停车场——顾夕,在等她吗?却不下车,只是不走。

“借的朋友的,还好没还,否则今天可真要淋雨了。”许诺想起顾夕说要还伞的话,下意识的顺着莫里安的视线往前看去——黑色的保时捷,张扬却不嚣张,可不正是顾夕的车。

“啊——”许诺轻呼出声,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似乎这样,他就不会看到自己。

“走吧,雨越下越大了呢。”莫里安眸微沉,伸手将揽住她肩膀,将伞大部分倾在她的那边,揽着她快步往雨中走去。

许诺无意识的跟随着他的脚步,目光却被那一抹沉暗所吸引。

门被推开,他走出来,黑色的车衬着他身上的白;雨点急下,他优雅,眸光淡淡的,倚着车,只是看着她。

“莫里安,这伞是他的。”许诺停下脚步,低声说道。

“现在要还吗?”莫里安也停下脚步,却只看着许诺——现在要还吗?还,即拒绝;不还,即接受。

她要怎么选?

…………

“我?”许诺呐呐着,却只有个字:“不知道。”

驻足在雨中,大伞全然的挡在她的头上,莫里安也只是低头看着她。

…………

身边的莫里安、车边的顾夕,身上淋得湿透,却谁都没有挪动脚步——她不动,他们则不动。

他在等她的决定。

而顾夕,似乎只单纯的为了看看她。

原本最有谋算的一个人,在此刻,却是个人中最简单的一个。

…………

“走吧,他有车呢,淋不着的。”许诺从顾夕温润的目光里收回视线,转身将伞往莫里安那边移了移,迈开步往前走去——

他浑身已湿透,怎么会淋不着?

这话,她说给自己听——他们之间的关系,全由他来掌控,可他却失控了,那么,这控制的事情,便只能由她自己来做了。

她白天没能拒绝得了他,此刻,却更需要克制——这样的雨,那样的眸,她知道一旦接近,便再也无法推开。

爱了、承认了,却还是怕的——怕快陷入、怕在这段感情里会万劫不复。

…………

“在这里等我一下。”拉着许诺避进旁边的屋檐,莫里安将伞交到她的手里,却只身冲进雨里,冲进对面的商店。

要给她遮风挡雨,他怎么肯用那个男人的伞?

…………

转过身,顾夕还站在原地,那肆意的雨,于他来说竟似无物。

只是那样站着,只是那样的看着她,似乎白天里说将控制交给他的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他。

“伞给你,别再淋雨了。”许诺撑开大伞,慢慢的走过去,将伞举到他的头顶。

“今天很高兴,所以就来了。”顾夕轻声解释着,似乎担心她的责怪,以至于将今天得之不易的靠近又拉远——他的小心,根本就不是一个在感情和婚姻里打过滚的男人。

他的小心,就似一个初涉情场的少年,热切而谨慎。

如果他真的是个少年,许诺相信自己一定会感动得拥抱起他——可惜,他不是。

可惜,他是顾夕。

无论如何,她对他,都还有怕、还有疑虑。

…………

“淋雨容易生病,虽然你看起来身体不错,也要小心。”许诺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淡淡的叮嘱着。

“不会。”顾夕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伞,顺势握住在雨中变得冰凉的手,紧紧的,不愿意松开。

大伞仍倾斜在她的头上,大雨仍打在他的身上,低着头,看着两只交握的手,眸里,涌动的情意压抑而克制。

直到她平静的心,在那一低头的温柔缱绻里,又开始不争气的慌乱起来,她才用力的抽回了被他握住的手:“你,真的别淋雨了,我要走了。”

“我送你过去。”顾夕将视线从她脸上转开,抬头看见莫里安撑着伞往这边走来。

“好。”许诺转身看见雨中撑着伞的莫里安,心里微微一酸,仍是同顾 ...

夕一起朝他走去。

她和他,她从不惧让莫里安知道。

或许是仗着他的纵容、或许是仗着他的疼宠、又或许,她仍是要借着顾夕,不让莫里安对她的感情陷入过深。

“我走了。”许诺低语一句,从顾夕的伞下,走进莫里安的伞下。

“谢谢你送她回家。”顾夕下意识的拉住她的手,在她微怔后又轻轻的松开。

“本来就该我送她回家,何用你谢。”莫里安将伞倾向许诺的头顶,看着她淡然一笑。在抬头看顾夕时,眸光变得沉郁。

“自然要谢的。”顾夕眸光淡然流转,在许诺的面前,不愠不火,只是优雅从容。

“不早了,你快走吧。”许诺朝他轻轻挥了挥手。

“我走了。”顾夕点了点头,撑着大伞转身离去,雨中高大的身影,显出几份寂瘳与萧瑟来。

…………

看着雨中一身萧瑟的顾夕,刚刚下来的林允儿不禁愕然——顾氏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的目光往另一边看去,莫里安正护着许诺大步往计程车站跑去。

林允儿眸光一阵黯淡,也没心情去管顾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抬头看了看落雨的天空,突然有种想淋雨的冲动。

当下便放弃给哥哥打电话的打算,拎着包,只身走进了雨中。

夜的灯、夜的雨、夜的街——夜的她,第一次,这样不管不顾、不在意旁人的眼光,放肆发泄。

…………

你试着将分手尽量讲得婉转

我只好配合你尽量笑得自然

我就是不能看心爱的人显得为难

你刚握过的手留着一丝温暖

不知道够不够撑过这个夜晚

我目送你远走站得久倦意淡淡

散了吧认了吧算了吧放了吧

该原谅该潇洒别回想别留下

可惜连我的心都不听话

可怜受伤的爱还想挣扎

痛不怕心不假缘好短人好傻

…………

从小到大,都在爸爸妈妈和哥哥的呵护中长大,着做个优雅的淑女,也真正成了一个优雅的淑女——骄傲、明媚。

可是,这样的她,却留不住他。

一直倔强的骄傲、一直坚持的优雅,在这雨中,放肆到崩溃。

“eric,我是不是很傻,明明是你不要我了,我却还那么在意你。”

“eric,我哪一点不如她,为什么为了她而放弃我?”

“eric,知不知道,我有多羡慕她、多嫉妒她,就算在热恋的时候,你也没有那样的看过我!”

“许诺,你把eric还给我,他是我的、是我的……”

眼泪,和着雨水,在雨中一行走,早已分不清——脸上的那些,哪些是雨、哪些是泪。

…………

“允儿,没带伞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林允宁看见站在雨中发呆的妹妹,一把将她拉近了怀里。

“哥,他不要我。”允儿抱着哥哥,积累多日的伤心、委屈,再也忍不住的哭出了声——在家里,她不能哭,妈妈会担心;

在公司,她不能委屈,因为她现在最怕是怜悯;

一个人的时候,不敢哭,怕哭了便会放下所有的骄傲,冲到莫里安面前,求他回头。

只有在哥哥怀里,她才找到一点力量——可以哭的力量。

“乖,他不要你是他的损失,你这么好,会有更好的男人来爱你。”林允宁抱着哭着泪人儿似的妹妹,心里一股火气直往上串。

“哥,我是不是很没用。”允儿边哭边说道。

“谁说的,你是最棒的。是他不好,哥帮你找他去。”林允宁轻哄着妹妹,说了半天后,才拥着她上了车:“你的车就放这儿,明天我送你到公司。”

“恩。”林允儿轻应一声,看着一身是水的哥哥,红着眼圈说道:“哥,我刚才是气糊涂了,尽说胡话呢,你别去找他。你妹妹这么优秀、也不是非得求着她的。”

“恩,知道了。”林允宁只是应着,却还是准备去和莫里安谈谈——知道允儿说暂时不要结婚、知道允儿这段时间情绪一直不好,以为只是小俩口闹矛盾,或是允儿婚前恐惧症什么的,没想到真的闹到要分手;没想到一向冷静自制的允儿,也会没风的在雨中大哭。

看来,这次的问题,还真不好解决。

林允宁侧头看了一眼妹妹,浑身湿透的她正揪着毛巾发呆。当下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说道:“忙过这阵,哥陪你出去散散心。两个人分开一段时间,或许会有转机。”

“恩。”林允儿动了一下,拿着毛巾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头。

林允宁便也不再说话,给父母打了电话,说允儿今天不回家后,又打电话给老婆,让她煮点姜丝可乐,然后才加大油门,快速往家开去。

…………

莫里安和许诺,坐在计程车上,同样也是一无话。

许诺知道莫里安的心情,不敢多说;莫里安看到了许诺对顾夕的心动,不愿多说。

“我送你上去吧,一个人回家,许言会担心的。”计程车停在许诺家的社区门口,莫里安撑伞走出来。

“不用了,一会儿不好拦车,你就着这辆车回去吧。”许诺摇了摇头,示意他上车。

“拦不到也不让你一个人上去。”莫里安突然发怒:“若是他,你是不是就不会拒绝了?”

“莫里安……”许诺象做错了事的孩般,在他面前低下了头。

“进去再说。”莫里安揽过她的肩膀,将大伞完全倾在她的头上,大步往楼道里走去。

…………

“莫里安,你的脸色很难看,你不会是想揍我吧。”进了楼道,许诺见莫里安脸色一片阴沉,讪讪的笑着说道。

“如果可以,我真想揍你一顿。”莫里安收了伞,看着她粗声粗气的说道。

“那我让你揍一下出气吧。”许诺乖巧的将手掌摊在他的面前。

“许诺,和我说实话,是借他来拒绝我吗?”莫里安不理会她想化解自己怒气的装乖卖巧,看着她严肃的问道。

许诺敛下眸,沉声应道:“不是。”

“他是有妇之夫,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

“他的家族复杂混乱,母亲嫁给叔叔,弟弟也是自己的侄儿,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

“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逼得对手破产跳楼,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

莫里安的声音越来越大,许诺的声音越来越小。

“那你还要和他在一起?”莫里安气得说不出话来——这个小女人,是脑袋秀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