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7豪门心酸

权少的新妻 Chapter077 豪门心酸 无忧中文网

“恩,你准备一下,和d&b约定时间,我们一会儿就过去。”莫里安微微一笑,低头在系统里将合同批复完成了。

同时又单独转发给了法务、财务和行政。

“ok,约好时间我通知你。”许诺做了个ok的手势,抱着自己的电脑快速离开了莫里安的办公室。

看着她轻快的背影,莫里安的眸子一片暖意——就算她还没有爱上,他知道她的个性:对于世俗的成功,她从来都不在意。

和允儿在一起的时候不一样,必须配合着她的爱好,只能优雅着不能放肆;做任何决定,都得考虑她的感受,会不会被她说成不求上进;和她的朋友在一起,必须是最优秀的,否则,允儿会很没面子。

一直以来,他都在允儿的要求中上进着、优秀着,很充实、发展很好,却也很累——似乎,活着就是为了面子、为了维持着表面的优秀和优雅。

直到碰到许诺,这个第一眼就吸引了他的女孩,让他活成自己——按照自己的方式,而不去在意别人的眼光。

就算她有着比世俗还俗气的爱好——爱钱如命,却也不惧让所有人知道她是爱钱的。

呵呵,真实得可爱、俗气得单纯。

到现在,她也没问过他:给上头的邮件,到底阴暗到什么程度、到底揭露了lynn一些什么问题;没有问lynn为什么最后会安排vivian再报一家广告公司参与竞标;

于她来说,那些都不重要——在工作中,她只在乎与结果相关的事情;在生活中,她便懒得什么也不想了。

“允儿,我知道再多的理由,都不该是背叛的借口。真的对不起,我爱许诺,几乎是没有理由的;我喜欢这种莫明心动的感觉——心,只为爱而动,而没有其它。”

“也许追许诺会很辛苦,也许追许诺会没有结果,可谁让我爱她呢。”

莫里安转身看着窗外,还飘着小雨的天空,看起来有几分伤感,如他的心情般,轻松中带着淡淡的忧郁,为着与允儿的了断、为着许诺偏向顾子夕的心动。

…………

下午,林允儿果然请了假。

接着,莫里安便接到了林允宁的电话。

“允宁。”

“好,改天我约你,这两天实在走不开。”

“我下午在**南路,合源大厦那边(大厦名称为虚拟)。”

“好,我办完事联络你。”

放下电话,莫里安心里些难受起来。允儿的家人,待他都是极好的,与允儿悔婚、分手,这么大的事情,竟没有去向他父母和兄长道个歉,而让她一个女人去面对家人的质询和责怪,当真是对不起两位老人,更对不起允儿。

至于下午见面,会不会被林允宁这个粗暴的死党揍一顿,他还真没放在心上——又或许,希望被他揍一顿,以让自己更心安吧。

于许诺,他爱了,不管不顾;

于允儿,他还有愧疚。

…………

下午,d&b公司。

“设计合同的标给帝华?”ben显然有些不悦。

“我们对外宣传的资料,对合同中标结果不做任何情况的批露。d&b公司后期借这个项目的任何形式宣传,卓雅都可以配合。”莫里安将合同补充条款的文件递给ben,诚恳的说道:

“我们原本计划是通过非中标方式,买下帝华的原始图纸,合同只和d&b来签定。只是我们内部出了些变化,总部的审计正在这边工作,要完全按照合同审批流程去走的话,我们谁也耽误不起。”

“所以,也只能出此下策。不地这,帝华那边我们已经沟通好,他们只签形式上的合同,对于宣传方面一概没有要求。”

“都谈到这一步了,我们的项目组也已经根据备忘录的内容开始启动,这时候我再说不合作,怕也是不合适的。”ben看着莫里安,有些无奈的说道:“冲着许小姐对我们d&b的咖啡和西点的喜欢,这合同就这么签吧。”

“谢谢,希望下个项目,我们能够痛快的合作一把。”莫里安微笑着站起来伸出手与ben礼貌的一握。

“莫总监是个中高手,我不服都不行。”握过手后,ben哈哈一笑,便打了电话通知秘书过来办理合同事宜。

莫里安怕是早就做好了两个公司同时中标的准备,只是没有告诉许诺,让她一条心来说服d&b接受施工合同,在双方签定备忘录后,d&b已经没有退路,他又亲自上门来说明情况,同时低调温和,让人只觉无奈,看不出半分的借形势压人的意味,在你不得不继续合作的情况下,还对他生不出气来。

最后抛出以后合作的诱饵,这次的案子,自然得更用心去做了。

这样心思慎密婉转的人,做纯做市场,当真可惜。不过,卓雅在中国的发展,一向是市场先行,以市场带动销售的策略让卓雅在中国的品牌效应越来越大,从这个方面来说,这个中国市场的cbo,倒也非他莫属了。

想到这里,眉梢暗扬,看着莫里安说道:“前天,许小姐来和我谈的时候,就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急切的想做个单子,却又不知道从何入手。下去转了一圈再上来,居然就是个老手,和我说得头头是道。”

“我当时就奇怪着,原来,有这么个军师在后面呢,难怪难怪。”

“呃——”许诺愕然。

莫里安疑惑的看了许诺一眼,只是淡淡笑着:“哪里哪里,这次纯属无奈之举,给贵公司添麻烦了。”

“不客气不客气,能和卓雅配合这样的年度大案子,也是我们的机会。”ben见莫里安着实低调,在这件事上便也一笑而过。

卓雅要的是利,这次的项目扎实做下来,利当不是问题;d&b要的是名,只要卓雅不对外公布招标结果,在项目完成后,能配合d&b的宣传,那自己要的名也不是问题。

双方各取所需的合作,虽然过程有些不那么令人愉快,合作的基础仍然存在。所以ben也就不再纠结这峰回路转的曲折过程,想来这老外的公司规矩多,他们也确实不得已,才会采取这样迂回的战术。

当下便招呼了项目经理,一起沟通项目细节和后续进展。

“两位先和项目姚工确认一下施工细节,我这边要去一下顾氏的现场。原本顾总今天要亲自过去,刚才秘书来电话说是病了,我过去帮他盯一下。”ben和莫里安和许诺招着招呼。

“合作愉快,保持联络。”莫里安站起来和他握了握手,送他到会议室门口后,又简单聊了两句。

…………

“整个进度这样安排的话,就差不多了,不过这是一步都不能差,所以许小姐还得辛苦一些,或者安排同事到工地和我们配合。”

“十个卖场各有特色,除了布场的效果一样外,在动线安排上,我今天会去现场做最后确认。”

“灯光要求很高,雷*照明应该可以满足,明天我让设计师陪许小姐过去看看。”

…………

d&b的姚工,专业而细致的沟通着项目的开展,许诺边听边记着要点,偶尔就一些细节讨论两句,还有偶尔的——出神。

病了?

是昨天淋雨的结果吗?

他太太身体也不好,他生命会有人照顾吗?

“许诺、许诺?”莫里安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恩,说到哪儿了?”许诺忙收回心思,坐直了身体看向莫里安。

“都差不多确认好了,关键节点和时间,姚工会做一张图表发给你,你根据进度要求确认一下转给我。”莫里安看着她,也在想着她走神的原因——是因为顾子夕吗?听到他生病的消息,她在担心吗?

“是不是担心顾子夕?”莫里安不喜欢将心事猜来猜去。

“是啊,昨天的雨挺大的。”许诺看了莫里安一眼,小声说道。

“担心就打个电话问一下,然后放下心来好工作,恩?”莫里安淡淡看了她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

“不用,我又不是医生。”许诺摇了遥头,收好手边的文件,站起来对莫里安说道:“走吧。”

“恩。”莫里安也不多说,收起文件和电脑,和d&b公司的人打了招呼后,便与许诺一起离开了。

……第二节:允宁,初见的心动……

走出d&b公司所在的合源大厦后,莫里安看着许诺说道:“总算功得圆满,那天谈判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和允儿约了回去谈合同,后来迟到了三个多小时。”

“恩,在d&b公司耗着呢。”许诺点了点头。

“ben说的是?”莫里安看着她。

“被ben拒绝了,后来碰到顾子夕了,他帮我分析了下情况,再过去,就差不多谈妥了。”许诺抬头看向那天顾子夕坐的地方——那天,从中午,到晚上,顾子夕在这里等了他五个多小时。

他一个大总裁,这样也算是难得吧?他那样强势的男人,这样也算诚心吧。昨天那样的大雨,只是轻微的感冒吗?会不会发烧?

许诺轻蹙眉头,在提起顾子夕时,眸子里有着微暖,还有些担心。

只是?

窗子里面坐着的?

顾子夕等了她许久的坐位上,正坐着一个制服男子——而那个男子,恰好也正看着这边——似乎还看着她?

许诺脸色一凝,便收回了目光。

恰在此时,莫里安的电话响了起来——

“允宁?是,刚办完。”莫里安一愣——说好办完事给他电话的,没想到他的电话倒先过来了。

“是,是她,你现在哪里?”莫里安微微疑惑着——他已经到了吗?还看到许诺了!

“咖啡厅?”莫里安抬眼看去,林允宁正隔着玻璃和他讲电话。

许诺看着莫里安,听了他的电话,大约也知道了那个看着她的男人是谁——林允儿的哥哥,林允宁。

“恩,好,我现在过来。”莫里安对着玻璃窗里的林允宁点了点头,挂了电话后,转身对许诺说道:“我约了允儿的哥哥见面。”

“哦?”许诺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因为你和允儿的事?还有我?”

“恩。”莫里安点了点头,对她说道:“你就不要过去了,我先和他聊聊。”

“莫里安,对不起啊。”许诺低头低低的说道。

“傻瓜,和你有什么关系。”莫里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笑着说道:“不是说有东西要买的吗,快去吧。逛完了给我电话,我送你回家。”

“恩,我去了。”许诺点了点头,抬头与玻璃窗时的男子也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

林允宁和莫里安从高中到大学的死党,两人好到同抽一支烟、同穿一双球鞋、同追一个女孩子、又一起失恋。

莫里安这样温文儒雅而书生气的一个人,能为了他去和流氓打架;而他也曾为了莫里安闹离家出手,和当市长的父亲登报脱离父子关系。

两人的兄弟感情,甚至比允宁和允儿的兄妹感情还要深。

对于这样一个兄弟,他是希望他能祝福自己的——虽然,有些勉强。

…………

“就是那个女人?”这是林允宁见莫里安说的第一句话。

“那是我爱的女人,本来应该早些告诉你,因着你是允儿的哥哥,所以拖到现在。”莫里安随着他的视线,看向玻璃窗外,正往购物中心走去的许诺,眸子里的暖意那样的明显。

“你倒是敢说,你不怕我揍你!”林允宁用力的拍了下桌子,震得桌上的咖啡杯都跳了起来,一时间咖啡四溅,弄得满桌。

“先生,我帮您擦擦。”服务员几经推搡,推了个胆子稍大的男生过来。

“我是警察,我在办案,谁都不要过来。”林允宁掏出刑侦大队长的工作证,往桌上一拍,那服务员立刻退了下去。

旁边的客人,也都收回了目光,有的甚至买单离开。

…………

“你这叫滥用职权。”莫里安轻挑眉梢。

“少废话。”林允宁皱眉看着他:“你和允儿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她堂堂一个市长千金,哪里配不上你了?”

“允宁,你这样想的话,我和你就没什么可谈的了。”莫里安低头,轻啜一口咖啡。

“昨天晚上,允儿淋了一夜的雨,发了一夜的烧,嘴里一直念着‘eric,不要走’、‘eric,不要不要我’、莫里安,她那么骄傲的一个女孩子,为了你都成了什么样子了。”照顾了允儿一晚上的允宁,想起妹妹的样子,便是一阵心疼,看到眼前这个男人仍是一脸的风轻云淡的模样,不由得又是怒火中烧。

“和允儿的感情,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

“你若以允儿哥哥的身份来和我谈,我还是那句话:是我对不起允儿,希望离开我后,她能更幸福。”莫里安深深吸了口气,看着林允宁认真的说道。

“那我若以兄弟的身份和你谈呢?”林允宁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犹豫了一下,还是丢了一支给莫里安。

“你若以兄弟的身份和我谈,我希望你祝福我。”

“我对她的感情并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虽然是一眼心动,却也在内心审慎了很久、克制了很久、压抑了很久。”

“我的理智告诉我,我不能带着对另一个孩子的爱,和允儿结婚,那对允儿不公平。我的感情告诉我,就算我和允儿结了婚,我也给不了允儿幸福,因为,我对许诺的感情,已经浓烈到无法克制的地步。”莫里安重重的吸了口烟,又轻轻的吐了出来,看着旋转在面前的烟圈,淡淡的说道:

“我今年也三十了,原以为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在大学年代的年少轻狂之后,遇到允儿,就这么自然的恋爱、自然的牵手,以后也会自然的结婚、生子,象我们父辈一样,平平静静的过一辈子。”

“直到遇见她——”想起与许诺的第一次相遇,莫里安的嘴角不由得噙起一股令人砰然心动的笑意:高高的马尾、白色的衬衣、浅色的仔裤、粉色的板鞋、抱着电脑坐在大太阳下面,边看着现场边改着图纸。

只在她一抬眼时,那双清澈中又带着警惕的黑眸,一下子打中了他——简单、狡黠、妩媚、灵动之中,还带着几份混不在意的笑意。

直到那次展会的主办单位人员过来,她才迅速的收起电脑离开,留给他一个阳光而帅气的背影,还有那尾在阳光下跃动的马尾辫,就那样甩呀甩呀,左右着他的光线,久久无法抽回。

后来的事呢——

莫里安敛下眸子,轻啜一杯咖啡,眸底又泛起淡淡的心疼。

后来知道她是做商业间谍的,那日在商场门前的绘图,就是通过不法手段偷到展会主办方的图纸,然后去现场做对比和修改后,卖给买家。

自然的,对手公司先于主办方,以相同的方式开了发布会,打了原创公司一个措手不及,一年的生意尽数损失。

在那样一场不光明的竞争中,许诺飘然离去,却被莫里安截住,将她带出那个危险的圈子,带她走进卓雅,力排众议的大胆让她独立创意。

她在期初的抵触和犹豫之后,后面的表现也越来越让人惊艳,他对她也越来越欣赏。只是,每每看到她只单的身影、还有眸子里流露出与初识那日阳光里的明媚完全不同的忧伤与寂廖时,他总想将她轻轻拥进怀里,细细的安慰。

若是,初识的那个灵动阳光的她,打动了他;那么,之后的这个莫明忧伤、笑容里也带着淡淡苦涩的她,便让他无法放开了。

她的过去,他从未问过,如果是伤,他希望那伤能够让时光带走;如果有一天她愿意让他走进去,他希望他的爱和暖能化解一切。

只是,这一切,他都在等——等她放开心扉、等她为他心动。

…………

林允宁看着莫里安陷入回忆里的痴迷表情,眸子不由得沉得更深了。

“直到遇见她,我才知道爱情,原来不是我和允儿那样的;直到爱上她,我才知道,动心是一种什么感觉。”

“允宁,她让我豁然开朗——原来,爱一个人,是这样的;这种体会,你应该也有过吧。”莫里安看着林允宁,声音里是满满的温柔。

“那她爱你吗?是她要求你离开允儿?”林允宁冷声问道。

“目前不爱,她拿我当朋友、兄长,但,不是爱人。我想,我的追求,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提起这事儿,想起顾子夕那个强劲的对手,莫里安不禁苦笑。

“目前不爱?”林允宁听了这最后一句话,又暴躁起来。

“是啊,你以为女孩子这么好追,你爱人家,人家就一定要爱你呀。”莫里安温柔轻笑,却是满满的缱绻,还有点儿淡淡的无奈。

“我真他妈的想揍你。”林允宁看着莫里安一脸欠揍的表情,恨恨的说道。

“允宁,你若爱过,当能明白我,不求你原谅,但求你明白。”莫里安按熄指烟的烟蒂,沉下脸看着林允宁:“所以,你若反对,我能理解;你若要找她的麻烦,我们兄弟情份,自此两断。”

“莫里安,你他妈玩儿真的?”林允宁也按熄了指尖的烟蒂,阴沉的看着莫里安说道。

“是。”莫里安认真的点了点头。

“莫里安,我们都是成人了,都该过了为爱伤风感冒的年龄,我们也都该考虑一些现实的问题,你娶允儿,在这个城市至少少奋斗五年。”

“你不可能在外企打一辈子工,你要自己干点儿什么,我爸这个能源副市长,也还是说得上话的。”林允宁沉沉的看着莫里安。

“允宁,我是个男人。”莫里安只是淡淡看着他。

林允宁看着莫里安半晌,他眸子里的是一片温柔的坚定,还有淡淡的疲惫。

“既然这样,我无话可说。”林允宁长长叹了口气,盯着莫里安半晌,缓缓的站了起来,对莫里安说道:“作为允儿的哥哥,你还欠我一个道歉。”

“是。”莫里安微微一笑,也站了起来。

林允宁二话不说,对着他的下巴就是重重的一拳,而莫里安却也不避,结结实实的挨了他这拳。

“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你放弃我们兄弟感情。”打完之后,林允宁愤愤的坐下,招手叫来服务员,给他们重新上了咖啡。

“你就先走吧,人还没追到手呢,你别给我添乱。”吃了他一拳的莫里安,看着他蛮横的样子,不禁笑了,心里的担心也全然放了下来。

“冲着你这重色轻友的德性,我也得好好儿给审审那妞。”林允宁不为所动,心里却为妹妹难过——他与允儿的相处,多是自然与亲昵,却极少依恋与甜蜜。

是动心了吧,这么个大男人,在提到那个女孩时,眼底居然有着浅浅的羞涩。

“她叫许诺,在本市读的大学,现在我手下做策划,极有灵气,人却倔强。”莫里安轻声介绍着,第一次和别人分享这段心事、分享这段感情,心底的克制的喜悦,也点点蔓延。

林允宁默默的听着,只言片语,却知道再难挽回。

…………

许诺在购物中心逛了一整圈,出来时,手上拎的大包小包,全是男性用品——拖鞋、毛巾、牙刷、男士洁面乳、洗发水、**用品,等等。

“许诺,逛完了吗?”刚出门,就接到莫里安的电话。

“刚逛完呢,你呢?”许诺问道。

“我们刚聊完,你过来和允宁打个招呼。”莫里安说道。

“方便吗?”许诺的声音低了下来。

“恩。”莫里安轻应了一声。

许诺看过来时,他已经站在咖啡厅门口等着她。

…………

“买了这么多东西呢。”莫里安见她手里大包小包的男士用品,眸子微微一暗——

买给谁用的呢?

没听说她家里有男人呢?

是顾子夕住院了,要送过去的吗?

…………

“喂,你怎么啦?和人打架了?”许诺看着莫里安下巴处重重的一块淤痕,不由得惊呼出声。

“没事,过来打个招呼吧。”莫里安自然的接过她手里的购物袋,带着她走进咖啡厅里面。

“这是我大学的死党,林允宁。市刑侦大队队长。”莫里安放下手中的购物袋,将许诺介绍给林允宁。

“你就是许诺?”林允宁的目光,有种让人害怕的穿透力,声音更是阴冷得让人发颤。

而自许诺从购物中心走过来,他的眼睛便一直盯着她——一个比允儿年轻的女孩子,五官和衣品算是不错,却也谈不上让人惊艳;淡淡的表情,有股冷冽疏离的味道,看样子个性也并不讨喜;手里拎着的都是男士用品,这是邀请莫里安住过去了吧,这么主动,一点儿都没有女孩子该有的矜持。

这样的女孩子,eric看中她什么了?居然为了她悔婚、为了她放弃一身的好资源。

是说他傻好呢、还是说他没眼光呢。

只是,他看她时,目光不自觉的跟随,整个眼里满满都是缱绻;他接过她手里物品时,是发自内心的温柔。

直如他自己所说:他对她着了魔,只是一个劲儿的爱着,不管对错、不求未来。

爱情,或许就是如此吧,你就算占尽优势,他不爱了,你仍是输;她就算在你的眼里一无是处,他爱了,她便赢尽天下。

这道理,从爱情里走过来的人,都懂。

允儿也懂,可是她不甘心、不死心——任谁爱了八年,突然被未婚夫告知:他不爱她,他爱的是别人,都不会甘心、都不会相信。

这种感情,他也懂,可是亲眼见着这个女孩子,还是失望了:

要变心、要着魔,也让人惊艳一下好不好,一个连矜持都不懂的黄毛丫头,哪里比得上允儿了。

“就是你,害得允儿失恋、让eric要和我绝交?”林允宁看着许诺冷冷的说道。

“林先生好。”许诺淡然招呼着,礼貌的将手伸到他的面前——莫里安介绍的是他的朋友,她自然是应该招呼的。

若只是林允儿的哥哥,她就没这个必要了。

“哼。”林允宁冷哼一声,也不伸手,看着莫里安冷冷说道:“这事儿到我这里就算打住,我爸妈那边我会去帮你说。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恩。”莫里安轻应一声,将许诺伸出的手拉了回来,侧身给林允宁让出一条通道。

看着他大步离开后,莫里安才轻轻放开许诺,看着她笑着说道:“这一顿揍还是挨得值得的,这个兄弟,到底还是没有绝交。”

“出手这么重呢,有哥哥,好神气。”许诺皱了皱鼻子,羡慕的说道。

“人家现在羡慕你都羡慕不及,你还羡慕别人。”莫里安见她一脸羡慕,不由得直摇头。

“是呀是呀,我钓到了你这个男神呢。”许诺拎起购物带,拉着莫里安往外走:“走吧,你这伤,得去医院处理一下。”

“可我这个男神,还在你的备选考察之列,想要追上你,我还得加油才是。”莫里安意有所指的说道。

“走了,你身上这伤得去医院处理一下。”许诺不禁暗怪自己胡乱说话,原本对他已经够不公平了,还开这样的玩笑,真是过份。

“许诺,你是不是没谈过恋爱。”莫里安突然问道。

“呃?”许诺睁眼瞪着他。

“看来你大学四年白念了,居然没捞到点儿恋爱经验。”莫里安边往外走边笑着说道:“恋爱,就是有人追、有人跑、有人得到、有人失去的过程,我这追的人都没紧张,你这被追的人紧张什么。”

“喂,能不能别这么好,让人内疚得很。”许诺一个人走在前面,低声嘟哝着。

“内疚也是感觉,总比无感的好。”莫里安低语。

“当然不是无感,你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你答应过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会丢下我的。”许诺转身过来定定的看着他,黑葡萄似的黑眸里,一潭沉静。

“当然,这一点你完全可以相信我。”莫里安伸手轻抚着她的头,宠溺的说道:“好了,不是说要带我去医院吗,还不走?”

“走了。”许诺轻笑,伸手拦了计程车,往市人民医院开去。

……第三节:子夕,豪门的心酸……

陪莫里安拿完药再回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这一路,硬是忍着没有给顾子夕打电话,只是心里,却早已乱成一片——

还是不打吧!她和他到底算什么呢,不过是她心动了、不过是他承认了;

应该可以打的吧?她们已经是朋友了吧,朋友间正常的问候,应该是可以的吧?

握着手里的电话,站在被夜风吹得轻轻摇动的树下,许诺只觉得自己从没这么犹豫过、从没这么矛盾过。

“许诺,到家了吗?”是莫里安的电话。

“正准备上楼。”许诺轻声回道。

“我到家了,你也早点儿休息。”莫里安淡淡叮嘱着——陪他一起看病时,她的走神他不是不知道,看着她挣扎他还是心疼,所以,没有送她回来,让她没有压力的自己决定吧。

“好,晚安。”许诺低声应着,挂了电话后,不自觉的往电梯间走去。

似乎,莫里安的这个电话帮她做了决定——这个电话还是不打了吧,他们之间,淡淡的就好、远远的就好。

…………

回到家,照例的,有季风在,许言就放心的先去睡了。

“给我买的?”季风接过她手上的购物袋,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心里不由得一暖——这个许诺,看似坚硬无比,实则细心妥贴。

今天出现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看起来也是很不错的,只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放下对许言的担心,过回自己的生活呢。

“今天下班的时候,在医院看到你了。”季风淡淡的说道。

“哦,陪老板拿药,他受伤了。”许诺微微一愣,见季风没有追问的意思,便轻声解释着:“老板的意思,就是我的直接上级,我们习惯这样喊了。”

“恩,挺好,早些睡,明天早上我送你。”季风果然没有追问,轻轻点了点头,拿着她给自己买的日用品进了客房。

“哦。”许诺轻扯了下嘴角,回到房间后,将整个身体呈自由落体状扔在了**。

“许诺,别让许言担心,和顾子夕不可以的。”许诺闭着眼睛,用力的摇着头。

…………

顾子夕的公寓。

“爹地,温度没退下来呢。”梓诺胖胖的小手,拿着温度计,很内行的看着:“张叔叔说,40度要输液。”

“梓诺,你再给我额头上加块冰。”顾子夕接过温度计看了一眼,对儿子说道。

“好的。”梓诺乖巧的应了一声,搬着小板凳到厨房,拉开冰箱后,从里面拿了冰块出来,熟练的用毛巾包后,帮顾子夕敷在额头。

“爹地,要给妈咪打电话吗?”梓诺拿着毛巾,吃力的帮顾子夕擦着掌心——只是那发烫的大手,烫得他害怕,一向冷静镇定的他,也有些慌张起来。

“不用,妈咪会担心。她一哭,爹地还要去照顾她。”顾子夕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心疼的说道:“爹地没事,睡一晚上,流一身的汗就好了,梓诺先去睡觉。”

“我不睡,我要守着爹地。”顾梓诺倔强的摇了摇头:“我小时候发烧,张叔叔说,老也不退的话,会烧坏脑子、还有耳朵,所以爹地不退烧,就要去医院了。”

“爹地是大人呢。”顾子夕不禁失笑——这小家伙,懂得还真不少。

不过,这次的烧,似乎来得有些凶猛,可能还真需要医生过来一趟了:“你去睡,爹地这就给张叔叔打电话。”

“张叔叔来了,我再睡。”在某些方面,顾梓诺有着与顾子夕相同的执着。

顾子夕摇了摇头,拿电话给家庭医生张庭拨了过去,得到他的回复后,又虚软的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这是睡了多久,直到听见顾梓诺在身边大哭、电话铃声也在耳边响个不停,这才吃力的睁开眼睛:“梓诺,怎么啦?”

“张叔叔来了,门我打不开。”顾梓诺见顾子夕醒来,立即收了眼泪,只是断断续续的抽咽,让人心酸。

“对不起,爹地刚才睡着了。”顾子夕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瞟了一眼电话,正是张庭打过来的。

“我就来开门,挂了吧。”顾子夕对着电话说了句,便坚持着去开了门,虚弱的样子,倒让张庭吓了一跳:“怎么搞的,都烧得脱水了。”

“我以为可以撑一撑,下午就让阿姨走了,谁知道烧这么长时间。”顾子夕虚弱的摇了摇头。

张庭扶着他回房,看着顾梓诺一脸眼泪和慌张的站在那儿,不由得一阵心酸——他也算是豪门吧,生病的时候,身边却只有未成年的孩子。

有时候,有再多钱又有什么用呢,身边连倒杯水的人、开门的人都没有。

…………

给他做了全面检查后,总算给他挂上了药水。

“你闭上眼睛休息吧,我去给你烧点儿水。”张庭看着一米八的顾子夕,虚弱的躺在**,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

“你回去吧,我自己看着就行。”顾子夕扯着嘴角勉强笑了笑。

“好歹得给你烧壶水、好歹得等你这瓶吊完吧。”张庭摇了摇头,叮嘱梓诺看着吊瓶后,便去了厨房。

…………

“梓诺,去睡吧,张叔叔在呢。”顾子夕见顾梓诺紧张兮兮的样子,不由得一阵心疼。

“恩~,我等爹地打完针。”顾梓诺固执着。

“爹地让你去睡呢,听见没有?”顾子夕见他如此固执,声音不由得大了起来。

“梓诺不睡,梓诺陪爹地。”顾梓诺仍摇着头,只是下意识的往后退开了几步,似是害怕发脾气的顾子夕。

顾子夕轻轻闭了闭眼睛,压下心里燥意后,对顾梓诺轻声说道:“那你趴在爹地床边睡会儿吧。”

“好。”顾梓诺这才又回到顾子夕的床边,只是他虽然趴着,却并不睡着,两只乌黑的眼珠子直盯着输液瓶——就似他小时候打针,爹地也这样看着他一样。

顾子夕细细的看着他,心里一股寂寞的情绪汹涌泛滥,一把抓起电话,不想克制的给许诺拨了过去……

------题外话------

推荐捌月的豪门文《少帝的专宠悍妻》

简介:

以冷面著称的宫少帝,在外人的眼中那是狂拽炫酷帅到没朋友,在业界那是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商业帝国老大,世界富豪排行榜上位居前一百名之内,可就在许多年前,他还只是一个青涩的大男孩时,他真的被一个女孩被强迫着吃肉了,这件事情对少帝来说记忆犹其深刻,自此就被像下了魔怔一下,在他心底深处掀起惊天浪骇,却没有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