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78努力克制

Chapter078 努力克制

许诺看着电话上‘顾总’两个字良久,终于按了下去,低低的一声,压抑住所有的情绪:“喂……”

“还以为你睡了呢,正准备挂的。”电话那边,顾子夕的声音低沉暗哑。

“病了吗?现在怎么样?”他不同于平日里淳和的声音、也不同于平日里强势的语调,完全的虚弱里,带着些寂寞的味道,让许诺的防线,在瞬间崩塌。

“能过来一趟吗?家里只有梓诺和我,他不肯睡。”顾子夕轻语着,语气里带着不易察觉的请求。

许诺抓着电话从**站起来,抬头看见镜子里慌张的脸,心里不由得一惊:“怎么会如此担心?不就是发烧吗,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挺不住的。就算家里没人,拖到明天白天去打一针就好了。”

“许诺,别去。”

看着电话,久久没有出声,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着,直到双腿碰着床沿,便颓然坐下。

“爹地,要喝水吗?”顾梓诺的声音,软软糯糯的从电话那边传来,声音里还带着些隐隐的哭音——这是那个骄傲而刻板的小正太吗?

此时的他,只是一个无助的孩子。

‘家里只有我和梓诺’,他的声音、还有顾梓诺的声音,让她觉得自己太不近人情——一个大男人病了,身边只有一个孩子,她怎么能弃之不顾?就算是个陌生人,也不可以的吧。

“不方便吗?那算了。”顾子夕的声音仍是低低的,似乎明白她的犹豫。

“方便,我就过来。”许诺低低的应着,挂了电话就去敲了季风的门。

“季风,车子借我一下,我要出去一趟。”

“钥匙在玄关,要不我送你?”季风拉开门,看见许诺还穿着家居服,不由得一愣——是为了医院那个一脸青肿的男人吗?

“不用,你休息吧,明天还有手术呢。”许诺摇了摇头,连鞋都忘了换,抓了钥匙便冲了出去。

“许言,你怎么起来了?”季风看见许言站在门前一脸的思索,便走了过去:“只说要出去,没说什么事。”

“季风,怎么办?”许言弱弱的问道。

“你知道是什么事?”季风疑惑的看着她。

“她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许言低低叹了口气,眼底尽是低回婉转的无奈。

“有妇之夫?”季风吃惊的看着她。

“爱情就是这样,总是错位着不肯让她幸福。”许言伸手圈住季风的腰,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胸前,低低的说道:“季风,如果那个男人是真心的,我支持她的。可是,我怕。那个男人,太复杂,我怕许诺会受伤。”

“可是,爱情来了,挡也挡不住。我认识许诺以来,还没见过她这么慌张的,连衣服都没换,穿着拖鞋就出门了。”季风轻拍着许言的肩膀,低低叹了口气:“我去找那个男人聊聊?”

“不用,改天我和许诺谈谈,看她是什么打算。”许言摇了摇头,柔软即又坚定的说道:“如果她真的放不下,我会去找那个男人,我的妹妹,不是让人随便欺负的。”

“既然决定了,就别担心了,去睡吧,我在客厅等她回来。”季风搂着许言,看着她上床躺下后,俯身在她额上轻吻了一下,这才转身出去。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想着许言说的话,心里不由得微微震动——许言,为了许诺,不惜与道德为敌了吗?

…………

“你打电话通知家里人了吗?”听到门铃声,张庭一直皱着的眉头才舒展了一些。

“一个朋友,帮我开一下门。”顾子夕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噙起了笑意。

“恩。”张庭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去开门——会是什么人?让他如此期待?

蜜儿是不可能,这么晚就算没睡,也不可能过来;秘书麻,这私人的事情,就算人家24小时候命,以顾子夕的性格,也不会因私人事情去找她;朝夕又不在国内、他与母亲这两年的关系已势同水火,发小朋友们,都是大老爷们儿,他更不可能让他们看到他现在虚弱的样子;能打电话让自己来,只怕也是被梓诺闹的。

会是谁呢?

张庭走到门口,带着好奇的心情拉开门——披散着长发的许诺,穿着家居服,那样随意的站在门口:年轻的脸上粉黛不施,皮肤却嫩得能掐得出水来;带着焦虑的大眼睛,深水般的深髓、又似有轻烟流动,氤氤氲氲,妩媚风流;而一双浓眉恰到好处的淡化了五官的纤弱感,让她在妩媚里又生出几分英气来。

这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柔弱的气质里蕴藏着强悍,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强势女子。

她的柔弱与艾蜜儿不同,艾蜜儿是一种由内至外的纤弱柔软,一看就让人心生怜惜的病态美;

而这个女子,看似柔弱,可她的眼神、她的体态、她的表情,无处不透露出强势与傲气。

只是,她是谁?和子夕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子夕在最脆弱的时候会让她过来?

为什么子夕最不想让人看到的脆弱一面,在她面前毫不掩饰?

于她,子夕难道比对蜜儿还信任?或者说更亲密?

…………

“请问,是b栋18层吗?”许诺疑惑的看着张庭,又退后一步看门牌号码——没错呀,还不至于走错门了吧。

“是,你找子夕吧。跟我进来吧。”张庭确认她就是找顾子夕的,也确认她和子夕并不熟悉——否则,不会以为走错了门。

张庭拉开门,将她让进里面——这才看清她脚下的拖鞋,眸子不禁暗沉:这样子看起来不像是来看病人的,倒像是回家的。

“这……”许诺这才注意到自己一身的衣服和鞋子——真是太丢人了。

“子夕,有客人。”张庭的声音冷冷的,对许诺有着淡淡的敌意,在喊顾子夕的时候,声音也变得冷淡。

“许诺,你和张医生一起进来。”顾子夕的低哑的声音自房间传来,许诺已是退无可退。

“许小姐是吗,随我进去吧。”张庭看了许诺一眼,也不理会她的尴尬,径自往里走去。

他明显不欢迎的态度,却象一根针一样,缓慢却坚决的刺进许诺的心里——他们之间,果然是不可能的。

…………

“张庭,梓诺的家庭医生。”

“许诺,我朋友。”

顾子夕从**坐起来,给两人做了简单的介绍,而看着一身家居服、还穿着拖鞋的许诺,心神一阵悸动——她这是在担心自己吗?以至于忘了换衣、换鞋?

“你让许小姐晚上就呆在这里照顾你吗?那我就先走了。”张庭调了调点滴的速度,冷淡的说道。

“方便在这里吗?”顾子夕征求着许诺的意见——是真担心她不方便、也是告诉张庭:不是许诺缠着他、攀着他,而是他求着她。

“吊完这瓶水再说吧。”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现在10点,吊完水11点,回去也不算太晚。

“好。”顾子夕轻轻点了点头,看着张庭说道:“你先回去吧,有事我再给你电话。”

“我先走了。”

“许小姐,这瓶水吊完后,体温就应该降下来了,到时候让他多喝水、多排汗,有什么解决不了的,给我电话。”

张庭说完后,便要了许诺的电话,把自己的号码存在了她的手机里——或是有意、或是无意,看到顾子夕在她的电话薄里,名字居然是‘顾总:顾氏总裁’。

这么官方的称呼,子夕又不能强迫她留下,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对蜜儿这几年不冷不热的,不会是因为这个女孩吧?

张庭将手机还给许诺,沉沉的看了她一眼后,才转身离开。

…………

“梓诺,该去睡了。”张庭走后,顾子夕拍了拍顾梓诺的小脑袋,柔声说道。

“许诺,你帮我照顾我爹地吗?”顾梓诺一脸疲倦的看着许诺。

“恩,你放心去睡吧,我等他吊完这瓶水再走。”许诺淡淡点了点头。

“我爹地吊完这瓶水你喊我起床吧,张医生说,烧不退是很危险的。”许诺在这样的关键时候,象及时雨一样出现,让顾梓诺开心又放心——终于有个人可以帮他照顾爹地了。

而许诺穿得这样的随便,也让他早先的戒备完全放下:在小孩子的心里,要勾引他爹地,就得打扮得格外的漂亮、格外的注重外表才是,哪里会这么随意呢,就像照顾他的张姨似的,毫不具备威胁性。

他却不知道,许诺这样毫不修饰的模样,在男人的眼里,却是最美、最性感的模样——卸去一身的伪装,给他最真实、最柔软的她。

这样家居的她,还带着些小女人的娇慵、一点小女人的性感,真真正正是个女人的她。

…………

“以为你的身体有多好呢,还是给折腾病了。”在顾梓诺回房睡觉后,拖了张椅子坐在他的床边。

“我也没想到,以前也没事,今年好象特别虚弱些。”当大家都离开,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看着许诺淡然随意的样子,顾子夕只觉得一阵柔柔的暖意——似乎,对这样的走近、这样的相处,他是期待的。

“听说你们这样的大老板,工作起来,都是不要命的。”许诺看着他从未有过的虚弱样子,心里一股淡淡的心疼泛了上来,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变得温软起来。

“也不是,忙起来的时候,就顾不上吃饭睡觉,闲的时候,也还好的。”顾子夕轻笑着说道:“和你们一样,一个案子来了,忙得没日没夜的。平时的时候,倒也有规律。”

“那倒是。”许诺点了点头,视线碰上他幽深的眸子,随即转了开去。

“这么晚出来,家里人会不会担心?”顾子夕轻声问道。

“你现在才问,不是晚了。”许诺轻笑,看了一眼吊瓶,还没有打到三分之一,便对他说道:“这针还得打一会儿,你先睡会儿吧。”

“不睡,想和你说说话。”顾子夕轻轻摇了摇头——那表情、那语气,居然和刚才的顾梓诺有十成的相似,可惜许诺刚才没看到,否则一定会失声笑出来的。

而现在听着他这样的柔声软语,心里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柔软。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都有些困意,都撑着不愿休息,也不劝对方去睡——交往不多,他们却都懂得对方:这样没有负担的相处,于他们何其难得;这样漫无边际的闲聊,于他们是真正的轻松;这样只是相对坐着,于他们来说却是真正的亲近。

他们谁都不知道未来会如何,所以更珍惜现在这段不再挣扎的时光。

原本,他以为,只要他想要,他就能得到,无论她愿不愿意,她都会在他的身边。

而今晚,张庭的态度却让他明白:他们就算只是单纯的在一起,障碍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

而她,却从来没有什么以为、也没有什么期待:她只想这样单纯的相处、她珍惜这样单纯的相处,让那压抑的情动缓缓释放,直至渐渐淡去、直至可以大方的、自然的、无拘的站在他的面前。

……

在药水只剩下最后10分钟的药量时,许诺去厨房找了些姜,熬了一碗浓浓的姜汤端过来后,药水正好滴完。

“行吗?”顾子夕看着她。

“你怕吗?”许诺挑起眉梢,挑衅的看着他。

“给你试验的机会吧。”顾子夕沉声低笑,将打着胶布的手伸到她面前。

许诺低头轻笑,轻轻揭开胶布,左手按住纱布包着的针头部分,右手捏着针尾,轻轻巧巧的拔了出来,甚至比护士的手法还好。

“还有这本事呢?”顾子夕抬眼看着她,眸底一片清亮。

“家里有个病人,还有个医生,自然就会了。”许诺按着弯腰按着他的手,示意他将姜汤趁热喝了。

“你开车来的还是打车来的?”顾子夕看着她。

“开车,怎么啦?”许诺抬头看着他。

“一会儿我送你吧,你这样开车不安全。”顾子夕将手轻轻的覆在她按住针孔的手上,感觉到她的手微微一抖,便慢慢的握了下去:“我怕,压抑得太狠,会让人疯狂。”

他的话、他的声音、他掌心的热度,让她一阵悸动——‘我怕,压抑得太狠,会让人疯狂’,他对她的感情,已经这么深了吗?

他对她的心动,已经多到需要压抑了吗?

许诺敛下双眸,呆呆的看着他的大手,良久,才轻声说道:“还有道理了呢。把姜汤喝了吧,要流一身的汗,温度才能完全降下来。”

“好。”顾子夕低低的应着,却慢慢收拢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紧紧的握在手心——那力度里,有着克制的压抑,似乎只有这样的用力紧握,才能克制住想拥她在怀的欲望。

病着的他、看着这样家居的她,心里的寂寞在此刻泛滥成灾——这么多年,他也会寂寞;这么多年,他也想有个人安慰;这么多年,他也想有一个女子能让他拥入怀抱。

“许诺、许诺、许诺……”顾子夕闭上眼睛,将身体完全靠在**,那样脆弱的连声低喊,让人不忍再看。

“手流血了,再按一会儿才行。”许诺只是轻声低语,用力挣脱他的手,拿了张庭留下来的棉球,按在还在流血针孔上——他,也不再动,只是闭着眼睛,难受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半晌之后,许诺将他的手放进了被子里,见他没有睁开眼睛,便伸手在他的额头探了探:并不十分烫手,温度还是偏高的。

许诺端了姜汤,用勺子喂给他喝,他也便就闭着眼睛,一口一口的全喝了进去。

一大碗冒着热气的姜汤喝完,顾子夕身上开始不停的冒汗,整个人也有些昏昏沉沉起来,有些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许诺说道:“我不能送你了,早点回去,路上小心,走的时候,帮我把门带上。”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将碗拿到厨房冲洗了一下,再进来时,顾子夕已经睡着了,因着汗流得太多、人太虚,呼息声显得特别的粗重。

“顾子夕——”许诺轻轻喊了一声,顾子夕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并没有睁开眼睛。

许诺看着他脸上如雨的汗水,知道被子里的他,肯定是浑身湿透了。

“顾子夕,起来换身衣服吧?衣服都湿了呢。”许诺轻轻摇了遥他。

“许诺,还没走呢?”顾子夕困难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许诺,用手撑着床半坐了起来。

“你衣服在哪里?我帮你去拿。”许诺轻声问道。

“柜子里。”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目光一直跟随着她的身影转动着,直到她将衣服递到手里。

“我去给你拧个毛巾,你擦一下再换。这身汗流了,温度立刻就退下来了。”许诺看着他微微的笑了笑,伸手探往他的额头——果然,不仅不烫,还有流过汗后的凉意。

“恩,谢谢你。”顾子夕跟随着她的笑容,柔柔的笑了,笑得许诺的心,一片酸涩。

快速起身,去打了一盆热水,柠了热毛巾递给他后,便转身出了卧室。

站在客厅良久,为他而悸动的心慢慢平复,深深吸了口气后,也没打招呼,拉开门,绝然的离去。

…………

大门重重被关上的声音,让房间里的顾子夕换衣服的手微微一顿,良久,嘴角慢慢扯出一丝苦涩的笑意,慢动作似的将衣服换好后,又重重的躺了下去——拉上被子,又一波汗水浸透而来,而他,只是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只允许让睡意来袭。

因着心动而做下的约定,他们都很努力。

只是,在这样的脆弱里,压抑的欲望却蠢蠢欲动,闭着眼睛,对自己低低说道:许诺,你,很好。

是走得很好?还是克制得很好?又或是爱上她很好?

他不知道。

……第二节:办公室?他是王者……

“夫人?”看见一身湖水色长裙的艾蜜儿走进来,前台助理轻呼出声——这夫人,听说是从来不出门的,今天怎么破天荒的到公司来了?

“谢、谢秘书,夫人过来了。”抓起电话,慌张的给谢宝仪打了内线过去。

“知道了,你亲自带夫人上来,走总裁专用电梯。”电话里,谢宝仪只是微愣了一下,便迅速的安排下来——做了顾子夕五六年的秘书,处变不惊的本事,她已经学得有模有样。

“总裁。”谢宝仪放下电话,以最快的速度跑进顾子夕的办公室。

“说。”顾子夕淡淡的说道,神色间还有着淡淡的倦意,整个脸色看起来仍有些虚弱。

看着他少见的虚弱,谢宝仪的心微微一紧,在看见他抬眸的淡然中,忙又收回了视线,刻板的说道:“夫人过来了,现在正上来。”

“哦?”顾子夕抬起头看着她,平板无波的眼底,带着淡淡的疑惑,情绪仍未有太大的波动:“我知道了,一会儿泡杯燕麦茶进来。”

“好的。”谢宝仪点了点头,接着问道:“稍后的会议要推迟吗?”

“不用,通知大家准备好资料,我要听数据、还有进度。”顾子夕复又低下头。

“总裁,您吃过药了吗?我那里有备用药品。”谢宝仪转身,想了想又回过身,看着低头的他轻声问道。

“谢谢,不用。”顾子夕这次连头都没有抬。

谢宝仪的眸光微微黯淡,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

听到办公室门被关上的声音,顾子夕伸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下意识的瞥了一眼电话,仍然毫无动静。

他不知道,这是起床后第几次看电话了;他不知道,他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烧退了吗?吃过药了吗?或者不喜欢吃药的话,就多喝白开水也是一样的。”

顾子夕的嘴角轻轻翘起,在脸上定格成一个大大的笑容——她,还是不放心吗?

而且,已经这么了解他了吗?早起一定会来上班、上班一定不会吃药。

呵,许诺,你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这样的关心、这样的了解,于一个男人来说是致命的诱惑吗!

一向注重工作效率的顾子夕,看着电话屏幕上那一行没有生命的字,只觉得心里淡淡的轻暖,只觉得许诺那张青春洋溢的脸也变得柔和温润;那双氤氲却带着戒备的眼,也变得柔软低沉。

“烧退了,一切都好,不用担心。昨天累你太晚,早上上班精神还可以吗?”顾子夕写下一长串的话,轻轻按下发送后,便起身走到被阳光穿透的落地玻璃窗前,让炙热的阳光打在身上,就象感受到寂寞里的一丝暖意。

至于艾蜜儿。

不是为了大屋那边的事情,就是张庭通知了她自己生病的事,又或者,开始学别的女人一样,来看看自己身边有没有女人吧。

这五年,不理她、不碰她,她也只是一个人恼着、悔着,即便是知道自己心里放着梓诺的亲生妈妈,她仍笃定着自己不会弃她而去;

现在,她也开始心慌了吗?开始担心地位不保了吗?自己的变化有这么明显了吗?明显到她借着大屋那边的力量,仍不能放心吗。

其实,和许诺,连开始都不会有,何至于让你不放心至此。

顾子夕嘴角原本温柔的笑意,变得轻讽一片——对于他的妻子、对于曾经深爱过的女人,他对她的改变有多失望、有多痛,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

“工作很忙吧。”

“还好。”

“年轻的女孩子,自己多努力,机会才会多。”

“是,谢谢总裁夫人。”

感受着前台助理恭谨中带着些许慌张的尊敬,艾蜜儿淡淡的笑了:即使她从不来公司,这个地位给人带来的压力,仍是无形的。

不得不说,虽然抱怨这金子牢笼般的生活,这生活,却给了她太多。

如婆婆所说,她是不是太贪心了些?要舒适的生活、要高高在上的地位、还要男人的绝对忠诚、更要男人如呵护宝贝般的疼宠。

除了这最后一项,其它的她全得到了,可为什么,她还是不满足?是贪心,还是失去了,才知道他疼宠才是最重要的?

“夫人,到了。谢秘书会带您到总裁办公室。”前台助理出了电梯,小心的用手拦着电梯门,待艾蜜儿出来后,朝着谢宝仪一路小跑过来的方向说道。

“谢谢。”艾蜜儿点头微笑,潋滟的双眸却只看着谢宝仪:头上的盘发一丝不苟,露出光洁而饱满的额头;细长的眼、挺直的鼻、薄削的唇、微长略方的脸,面部线条分明、五官英所气十足;一身米白色带茶色斜纹的短袖衬衣,下面的茶色包臀裙——好一个职场丽人:冷艳中不乏干练、俏丽中带着利落。

职场中的女子,都是这样吗,虽算不上特别漂亮,却浑身满透着自信与气势。

看着谢宝仪,艾蜜儿突然想起那夜街上见到的女孩,眉眼间的灵俏散发着浓浓的妩媚,又张扬着自信,是与谢宝仪不同的类型,却又同样的张扬着都市气息、自信气势。

现在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了吧,自信、气质、利落、明媚。

“夫人,这边请,总裁在办公室等。”谢宝仪快步走过来,朝艾蜜儿做了个请的手势,不卑不亢、淡然有礼。

除了在每年的公司年会上,会远远的看到这位美丽的总裁夫人外,生活中的艾蜜儿,是大家从未见过的。

因着顾子夕的洁身自好、因着顾子夕的私生活极为频乏、因着顾子夕对唯一儿子的极度宠爱,大家对这位总裁夫人,有着各样的传说和猜测。

只有谢宝仪知道,这五年来,总裁一个月也难得回一次家;这五年来,在总裁最困难的时候,这位美丽的夫人从不在身边。

他们的夫妻关系,就象一团谜一样,远了看不清、近了又看不透。

但,不可否认的,总裁对这位夫人,仍有着十足的尊重;而这位夫人,也确实美得出尘,在现代忙碌的都市中,已经很难找到这样纤尘不染的女子了。

这样的女子,不应该用来做老婆,应该供起来当仙女。

谢宝仪为自己突然的想法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恶毒了,一个女人被供起来可不是什么好事。

…………

“宝仪是吧,你去忙吧,我自己进去。”站在顾子夕办公室门口,艾蜜儿犹豫了一下,微笑着对谢宝仪说道。

“好的,我就坐在这边,夫人有什么事直接知会我一声。”谢宝仪点了点头,转身回到自己的坐位上,抛开刚才的胡思乱想,开始准备稍后的会议资料。

…………

站在顾子夕办公室门口,艾蜜儿有些犹豫起来——没事先通知他就过来,他会不高兴吧。

在员工面前再多的优越感和自信,站在这扇门前,艾蜜儿仍然忐忑。

看着紧闭的大门,艾蜜儿深深吸了口气,下定决心似的伸手将门推开:“子夕,听张医生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现在还好吗?”

他在窗前逆光的背影,是她从未见过的模样——只听说,在商场中,他狠厉沉稳;只听说,在公司里,他说一不二;

她见着的,曾经是温柔低回的他;她见着的,现在是淡然冷漠的他。

今见着,他高大的身影被阳光笼罩着,硬朗侧面冷削沉厉,沉沉的站在那里,如王者般俯视所有。

这样的他,让她心慌,有种不属于、抓不住的感觉——而这样的他,却又让她仰望着,欣喜着:这个王者般的男人,是她的啊。

…………

“你来了。”顾子夕转过身,看着艾蜜儿淡淡问道。

“我……”看着他冷淡的神色,在这陌生的办公室,面对曾经最熟悉的爱人,艾蜜儿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一会儿还有个会,你在办公室坐一下,有事可以安排宝仪帮你去办。”顾子夕转身回到办公桌后面,电话交待了谢宝仪几句。

“我没事,我就是看看你。”艾蜜儿绞着手,低声说道。

“发了顿烧,流了汗就已经全好了。没别的事就回去吧,这边的空气你不习惯。”顾子夕见她瑟缩了一下,便过去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些,又去休息室拿了件针织衫递给她。

“我让张姨褒了汤,中午一起吃饭吧,我有些担心你。”艾蜜儿接过针织衫披在身上,看着他时,眸子里有着淡淡的企求。

顾子夕沉沉的盯着她,半晌没有说话。

“子夕,我、我、我……”艾蜜儿被他看得心里一阵慌乱,胡乱的说道:“子夕,你别误会,不是妈妈让我来的。我就是担心你,还有,我有些想梓诺了……”

“恩,你在这儿休息,我开完会一起吃饭。”顾子夕点了点头,拿起手机随意瞟了一眼,眉头不由得紧紧皱了起来——上班精神倒好,只是才撞坏了莫里安的车,又撞坏了季风的车,顾子夕,我觉得我一定是和你有仇。

这丫头,怎么这么不小心。

顾子夕不耐再发信息,直接将电话拨了过去,低沉的声音:“怎么回事?”

带着恼意的声音里,却是浓浓的担心。

坐在沙发里的艾蜜儿呆呆的看着他,看着他对着电话温润淳和的样子,心里一阵难过翻涌而至——那是谁?让病中的他这样的担心。

那是谁?让工作中冷厉的他如此温柔。

……

“最近别开车了,我们在十大卖场也有工程,我安排司机给d&b,有事让司机去跑。”顾子夕皱眉说道。

“钱不是问题,你先去修,让4s店把帐单传给我。我说最近别开车,听见了?”顾子夕不由得叹息——她到底分不分得清轻重啊。

“今天去d&b吗?”顾子夕问道。

“好,中午我也去雷*那边。放心,和你们的项目不冲突,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再怎么着,也无力回来了,各自尽力吧。”知道许诺的担心,顾子夕不由轻笑。

挂了电话,转头对艾蜜儿说道:“我中午要去工地,不和你一起吃饭了。”

“她是谁?”蜜儿不容自己再装傻——无论现在关系如何、无论她做了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她还是他妻子,该她知道的,她有权利知道。

------题外话------

亲们,今天晚了些,字数还差一些,差的字数会在明天的章节里一起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