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1我们恋爱吧

权少的新妻

“真的?”许诺明眸微转,笑着说道:“那好呀。”

“还是改天吧,我怕我躺上去就睡着了。”顾子夕轻轻摇了摇头——确实,最近是太疲惫了。

也确实,她和他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怎么能在这样的地方——他私心里想珍藏,他与她相处的每个瞬间。

“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许诺抬眼看见他眼底淡淡的血比,脸上的笑容不禁有些勉强起来:“那天发烧的后遗症呢?还是你们顾氏没人了,卖场陈列还要你这个大总裁亲自盯着。”

“还这么牙尖嘴利呢。一起午餐吧,这会儿人不会太多,正好休息一下。”顾子夕温润的笑笑,并不介意她的藏着关心的轻讽。

“这个?”许诺回身看了看现场,各工作人员依然有序的工作、有序的换班吃饭,似乎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而他?

脸上倦意很浓,该是要休息了吧。

“好,你去外面等我一下。”许诺点了点头。

“好。”顾子夕微微一笑,眸子里掠过一丝愉悦——倒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不再怕自己了吗?不再怕心动了无法收拾了吗?

顾子夕打量了一下?体验馆后,慢慢往外走去。

正午的阳光,还带着几分毒辣,顾了夕从体验馆走出来,却没感觉到阳光刺眼的不适,略一思索,转身回头看向体验馆的灯光方向——果然,光源的色度完全仿阳光的色度,这让外面进去的客户不会陡然陷处黑暗的眩晕中;也让从里面走出来的客户,不会因阳光的刺眼而难受。

“果真想得周道。”顾子夕不禁赞叹,目光跟随着许诺的身影移动,眼底的欣赏之情,越发的浓了。

…………

“夫人,先生在那边,要过去招呼一声吗?”司机见顾子夕走出来,以为艾蜜儿是与他约好了的——可想想又不像。

以夫人的身体情况,先生是禁止她下山的,怎么会约在太阳这么大、人这么多的地方见面呢。

“夫人,还是我们先走?”王伯试探着问道。

“再等等。”艾蜜儿将身体往车里缩了缩,害怕顾子夕看见。

而转过身的顾子夕,却那么准确的看见了她——也只有她,周身出尘的气质,与这热闹的街市格格不入着;也只有她,烟雨般的眸子,总是停留在他的身上。

“子夕。”看见顾子夕走过来,艾蜜儿避无可避,只得推开车门站了下来。

“身体好了?怎么在这个时候出门?”顾子夕皱眉问道。

“去医院拿药,知道你今天会在这边,所以过来看看。”艾蜜儿抬头看着他——线条分明的五官、淳和儒雅的气质、一如从前般从容优雅;略显疲惫的脸上,淡淡的没什么情绪,却疏离着一切的接近,一股混然天成的贵族气质,在这样的疏离中淡淡散开。

现在的顾子夕,早已不是十多年前认识的那个俊雅明亮的男孩,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成熟与优雅,比之当年更有魅力。

这样的男人,加上位高权重、加上多金温柔,只要他愿意,哪个女孩又能拒绝他的追求。

看着这样的顾子夕,艾蜜儿心里低低的叹息——这个出色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可他,却不要她了。

“先回去吧,要是病了,梓诺又该担心了。他总惦着要去别墅看你,我也心疼他两边奔波。”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对于艾蜜儿的任性有些不悦——她在做任何事情之前,能不能考虑一下身边人的感受呢?

而他的不悦,却象刺一样,那么尖锐的刺痛着蜜儿的心——只是,她只能承受着。

不爱了,便什么都不对了——甚至,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子夕,你脸色不太好,要注意多休息。”艾蜜儿轻轻的低下头,在淡淡的问候一声后,转身回到车里。

只是——

他与那个女孩?

不,她得弄清楚。

她还没给他答案,她还是他的合法妻子,她有权利知道这一切。

“子夕,刚才那个女孩子,我想认识。”艾蜜儿重新推开车门,走到顾子夕的面前。

她突来的决定,倒让顾子夕有些意外,回头看了看体验馆的方向,许诺正边把手机对讲机塞进包里,边快步往外走着。

“好,我介绍你们认识。”看着阳光下的许诺,满身的明媚、满脸的自信,顾子夕的嘴角情不自禁的翘了起来——许诺,这个藏起忧伤时,就满身阳光的女子,让他如此的情不自禁呵。

只是,他的回答,倒让艾蜜儿愣了起来——介绍她们认识?

他并不担心自己的伤心难过、不担心自己会对她的为难、不担心她的尴尬。

他是决定了吗?以金钱和股份逼自己放弃婚姻。

他们已经达成共识了吗?只等自己开口同意。

所以,他根本就不用担心;所以她不会尴尬只会骄傲——自己,才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在如此明媚的她面前,自己只是一个下堂妇。

艾蜜儿不禁一阵心疼,手抵着车门才让自己完全站稳——曾经不管多冷淡的他,都会在任何自己不适的时候伸出双手。而现在,他却只是看着那个一身阳光的女子,眼里盈满着笑意与温柔。

“许诺,这边。”顾子夕见许诺四处张望着,便朝她用力的挥了挥手。

顺着他声音传来的方向,许诺转过身来,眸光再与他相遇时,当然看见了他身后的艾蜜儿。

许诺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脚下的步子下意识的停了下来——他的妻子。

“是朋友。”

这是那夜,他在电话里对妻子的介绍。

“是朋友。”

这是那天,他在房间对设计师的说法。

是啊,是朋友,他的表达已经如此清晰了呢,你还纠结什么呢。

脸上的笑容轻扬起来,快步的跑了过来:“顾总。”

“别扭。”顾子夕瞪了她一眼,转身对艾蜜儿介绍道:

“许诺,我朋友。”

“艾蜜儿,我妻子。”

“顾太太,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许诺大方的将手伸向艾蜜儿。

“我们见过面。”看着许诺被太阳晒过之后,泛着健康红色的脸,强撑着对自己苍白虚弱的自卑,仍是气势十足的说道。

“是。”许诺敛眸看了看自己一直伸着的手,暗自挑了挑眉头,微微一笑,便收了回来。

“老王你送蜜儿直接回别墅,然后通知医生过去给她看下一。”顾子夕似是没有注意到两人互动间的暗涌,淡淡的交待了王伯后,对许诺说道:“随便吃点儿什么吧,我也没精力走得太远。”

“好。”许诺轻应一声。

见顾子夕转身待走,艾蜜儿不由自主的伸手拉住他,低低的喊着他的名字:“子夕、子夕、别丢下我……”

“我还有工作。”顾子夕微皱眉头,转身看着一脸哀怨的蜜儿,只觉心情一阵压抑,重重的疲惫感又涌了上来。

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对顾子夕轻声说道:“我先去旁边的快餐厅帮你点好,你若去就可以直接吃;若不去,我打包当晚餐。我的时间有些赶。”

“我去,等我。”顾子夕抬眸轻瞥了她一眼,脸上已是一片沉郁。

许诺只是微微笑了笑,并不答话,也不与艾蜜儿说再见,径自转身,大步离去。阳光下,酒红色的卷发与酒红色的绸裙一起摇摆生姿,背影一片妖娆的美好。

“或者,你打算和我们一起午餐?”在许诺走远后,顾子夕随意的拨开了艾蜜儿抓着自己的手,淡淡的说道。

“可以吗?”艾蜜儿轻声问道——明知道这样的三人行,对自己来说是一种近乎侮辱的轻漫,她仍不想被他丢下。

“当然。”顾子夕嘴角微微向上翘了一下,回头对司机说道:“拿把伞,一起过去。”

“是。”一直站在车旁的老王微微愣了愣,忙转身拿了伞跟在艾蜜儿的身后。

就算顾子夕放慢了步子,艾蜜儿跟上仍有些吃力,加上室外温度太高、太阳太大,几步路之后,她已经有些微微的喘息。

顾子夕停下脚步,看着她轻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蜜儿,这种生活不适合你,你又是何苦呢。”

“子夕,对不起……”艾蜜儿伸手紧抓着顾子夕,抬眼之处,只觉一阵刺眼的眩目,整个人倒在了顾子夕的身上。

“太太!”

“蜜儿……”顾子夕伸手接住她歪过来的身体,紧皱着眉头,打横抱起她快步往车上走去。

……第二节:拥抱?我们恋爱吧……

“季风,帮个忙吧。”许诺转头看着季风。

“医生碰到病人,自然是要救的。”季风轻叹了口气,拎着药箱往顾子夕的那边走去。

“我姐夫是心脏方面的专家,他现在过来。”许诺给顾子夕发了信息后,看着许言说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有什么可问的,你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这个男人就是那个夫、那个女人就是那个妇,是这样吧。”许言淡淡的说道。

“许言,你妹妹害得人家老婆心脏病犯了。”许诺一声低嚎,只觉得对这个姐姐相当的无语。

“哪儿有这么虚弱的,不是心结郁结、就是潜意识要让自己虚弱起来。”许言轻哼一声:“你自己照顾一个严重心脏病人这么多年,是真糊涂还是假明白?除了剧烈运动、大喜大悲要控制外,其实,和正常人也没太大区别。”

许言伸手拍了拍许诺的脸,淡淡说道:“象她这样,心脏病人都送到庙里去吃斋念佛好了。”

许诺看着许言,轻灵的眸子里是灵动的睿智、同样白晰却不苍白的脸上,表情并不丰富,却每个变化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即便是这样有些刻薄的话。

“好吧,我承认我是心虚了,虽然我什么也没做,但你知道,这种事情,心里确实需要足够的强大。”许诺低头轻笑,抱起许诺带过来的便当又吃起来。

“顾子夕对你怎么样?”许言突然问道:“若有与你同样的心思,也应该心虚才是。这么大方的把你介绍给他老婆,就真当你只是朋友、或只是一个欣赏的员工而已。”

许言看着她,眸子里有些许的探究,也想弄明白她到底怎么想——只要过程不要结果?还是愿意出手?

这个男人,值得她出手吗?

就算有过那样的过去,她的妹妹,仍是这样的青春明媚、这样的优秀能干、这样的漂亮气质、还是这样的积极坚强,她的妹妹,受得起最好男人的爱情。

顾子夕,虽然也是不错,也只是个二手男人——为他,值得吗?

许诺也同样安静的看着她,眸子里慢慢流转着无法说清的情绪、是她不能继续的爱情。

“许言,我想,我真的爱上他了,这么个男人,让人避无可避。”终于,许诺慢慢的开口。

“所以?”许言鼓励的看着她。

“我没想过以后、也没想过结果。”许诺将眸光转向车外,看着三三两两路过的行人、看着发光体般的体验馆、看着亮得刺眼的日光,只觉得心绪渐渐明朗:“许言,我对自己没有信心,不是怕我看中的男人不爱我,是怕自己无法面对真相揭穿之后的结果。”

“许言,你有了爱情、有了婚姻,但你或许是不能要孩子的。我呢,也有了爱情,却不能有婚姻,但我有孩子。所以,我们两个,加起来算是一个圆满吧。”

许诺从车窗外收回目光,看着她淡淡的笑了:“一辈子,能用心爱过一次就够了。等季风弄明白要怎么照顾你、等我多存一点钱,我就出去旅游,你说那不比守着一个男人、守着一个屋子强啊。”

“我要做一个行走世界的女人,看尽天下风景。”许诺轻挑了下眉梢,满是豪气的说道

许言看着她,眼珠子转了两圈,又看向她的背后,嘴角慢慢勾起一弯调皮的笑意。

“笑什么呢,我吃饭了,一上午尽呆这边了,下午还得跑好几个卖场。”许诺见许言笑得诡异,不由得瞪了她一眼,端起便当便大口吃起来,边吃还边含糊的说道:“我看你身体最近不错,和季风去看看婚纱戒指,都要开始准备了呢,别都指望我,我忙着呢。”

“知道了。”许言低头轻笑,让许诺只觉得诡异。

“许诺,给我买的饭呢。”顾子夕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许诺停下吃饭的动作,抬眼看着许言。

许言朝着她眨了眨眼睛,表示她刚才说的话,她身后的那个男人全听见了。

许诺嗔怪的瞪了她一眼,见她得意的样子,不禁又笑了,拿过季风没吃的午餐,转身递给顾子夕:“你运气好,这是我姐亲手做的爱心便当。”

“许诺,你太过份了,那是季风的。”许言低笑。

“算了,我姐不乐意给你吃。”许诺将递出去的合饭又收回来,倒是顾子夕从没遇到过这样的姐妹,站在那里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许诺,你欠揍吧。”许言伸手在许诺的脑袋上用力的敲了一下,从她手里拿过饭盒,推开车门下了车,直直的走到顾子夕的面前,将饭盒递到他的面前,收起刚才的调皮,看着他微微一笑,淡淡说道:“顾子夕?”

“是。”顾子夕温润的笑着,看着这个淡若素菊的女子,与许诺是完全的不同,只有眉眼间的坚韧是一模一样。

“我做的,给你。”许言将手往前送了送。

“谢谢。”顾子夕伸手接过,眼睛却仍看着许言——这个女子,没有许诺的强势与犀利,却比许诺更洞查人情、更睿智。

她选择现在站出来,自然不只是为了这份盒饭。

“今天不是个聊天的好日子,在合适的时候,我会找你。”在他的目光里,许言收起笑意,清澈的眸子变得清冷一片:“若只陪她走一段,这一段,你陪好;若想陪她走一生,你现在还没有资格。”

柔弱的许言,说出这样明澈而犀利的话,让顾子夕有些惊讶——还真是姐妹,强势的个性,如此的相似。

“你决定找我的是时候,我会给你答案。”沉默片刻,顾子夕慢慢说道。

“好。”许言敛下眸子淡淡的笑了,转身走出两步后,又突然停下来,回头看着顾子夕说道:“你太太是心脏不好吧?我的心脏也不好,五年前做了换心手术,所以,许诺对于心脏病人特别有心得。”

说完也不等顾子夕说话,便拉开车门上了车:“许诺,我要和季风去看戒指了,你下车吧。”

“许言,我爱你。”许诺看着她,突然张开双臂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许言,你真是天底下最好的姐姐。”

“得了,矫情什么呢,快去吧,一个大总裁,拿着个盒饭站在太阳底下,怪滑稽的。”许言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低低的说道。

“让我矫情一下你会死呀,讨厌。”许诺松开她,用力的瞪了她一眼,两姐妹对视着,不禁又笑了。

“去吧,既然决定了,就开开心心的、快快乐乐的。”许言看着她轻轻浅笑,平常的嘱咐里,有太多的期待、也有同样多的担心。

…………

“你姐姐做的饭很好吃。”顾子夕将那一盒便当仔细的吃完后,将空盒子还给许诺。

“委屈你大总裁坐在地上吃便当,当真不好意思。”许诺笑得清浅,接过盒子放到随身的大包里。

“许诺,你姐姐问我的话,在适当的时候,我会给你答案。”顾子夕看着她,说话的声音有些低沉。

“或许我会需要你的答案,或许也不需要。我只随着自己的心去和你相处,并不一定要一个答案、也不一定要一个结果。或许,这样想会让我更轻松一些。”许诺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前方,眼子里却有些迷茫——关于爱情的前路,她似乎并没有期待。

只是爱着,这爱里他也会回应,应该就可以了吧——不求更多、不想更多、便能坦然了吧。

看着这样的许诺,顾子夕只觉得有些心疼——爱而不能的痛,他懂;爱而不得的无奈他也懂;还有不敢深爱的怕,是他不懂的。

而这样的懂和不懂,于她这样青春年华的少女来说,都让人心疼。

而他,却给不起她未来,这让他无法开口去化解她的迷茫、更无法让她放下对深爱的害怕。

所以在此刻,他也只能沉默;就如刚才,他无法给许言和她一个回答。

只陪一段吗?曾经他是这样想的,这一段陪到他在事业上尘埃落定、这一段陪到他开始寻找梓诺的妈妈。

可在听到许言的话时,他在心里却有着隐隐的慌张——似乎有些害怕那一天的到来,竟然想着:把她放在心底怀念,把许诺拥在怀里爱恋,这样,可好?

顾子夕转过头,看着许诺带着清浅笑容的侧面,只是沉默着。

…………

许久之后,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站起来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对顾子夕说到:“我去工作了。”

“下午去哪个卖场?”顾子夕也站了起来。

“要去查一下上午的数据再决定。”许诺看着他答道。

“决定了告诉我,下午我当你的司机。”顾子夕轻声说道。

“我开了……。”

“我下午也要跑几个卖场,不是专门送你,一会儿电话。”没等许诺说完,顾子夕粗鲁的打断了她的话,有些不耐的说完后,便拔脚往卖场里面走去。

“脾气还挺大呢,不是专门送我,我就非要坐你的车吗。”许诺耸了耸肩,在看见客流慢慢大起来后,便快速回到了展区。

…………

下午,许诺到底还是没坐顾子夕的车,一来他脸上的疲惫太过明显,让这样的他开车,到底还是于心不忍;二来艾蜜儿的突然出现、突然晕倒,对她的情绪多多少少有些影响;所以,在下午的工作节奏越发紧张的时候,她不想让他来影响自己的情绪和工作状态。

…………

8:30,从最后一家体验馆出来,许诺只觉得步子沉得象灌了铅似的,只是心情却格外的愉快——十家体验馆,总的出单量达到体验客户数的75%;单日销售量与同期新品上市数据持平,而利润率却上升了30%。

不知道顾氏的情况怎么样,这真枪实弹的第一场,会是谁胜谁负呢。

许诺仰着头,看着夜色里发光体般的体验馆,一股浓浓的成就感涌了上来——无论谁赢谁输,这一战,都是漂亮的。

“莫里安,一天结束了。”

“效果非常好,我对明天的发布会很有信心。”

“今天肖总说要把体验馆复制到南区去,只是这样的成本,不知道其它客户能不能接受。”

“明天的订单量能保证就行,我希望你走的时候不要有压力。”

“不会的,这个案子,我收获很多,不光是5000万。”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

“莫里安,还在吗?”

“还在卖场吗?我这边刚结束,现在过来接你。”

“不用,你也累呢,我坐地铁很方便。”

“好,路上注意安全,到家了给我电话。”

“好。”

…………

很自然的,她习惯了有事就给莫里安打电话,和他说说话后,总能让她浮澡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他总是这么好,无论她说什么、无论他开不开心,总是不会给她压力。

莫里安,谁那么有福气,能做你的老婆呢?莫里安,要是我环游世界回来,还找不到一个可以嫁的男人,就嫁给你吧。

不过,前提是你不能嫌弃我,不能嫌弃我爱过别人、不能嫌弃我生过孩子……最重的是,你不能嫌弃我是这样当妈妈的。

站在上车的站口,许诺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眼圈却有些微微的发红——以为是不在乎的,艾蜜儿的出现、他对她的温柔呵护,仍是影响到她了吗?

也想有个男人,可以这样的依靠、可以这样的温柔呵护吧。

看着地铁站来来往往的人流、呼啸来去的车子,许诺无奈的笑了。

…………

车子呼啸着在站点停下,许诺低头轻叹,随着人群往前移动着步子。

“许诺。”那熟悉的声音,在嘈杂中显得特别悦而,许诺顿了顿脚步,下意识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眼前是顾子夕那张线条分明的脸。

“许诺,别上车。”顾子夕快步的跑过来。

或许是想得太多,许诺的大脑已无法正常的运转,排在队伍里的她被动的被人群挤上了车。

“许诺——”

透过人群的间隙,仍看到他跑动的身影。

“他来找自己了呢。”许诺不禁翘起嘴角轻轻的笑了——似乎,所有的疑虑、所有的不悦,都在他的奔跑中消失。

她感受到的,仍是他对她的在意——是不是,这样就足够了?

“麻烦让让……”许诺被推着又往里去了一眼,便再看不见外面的顾子夕了。

“顾子夕!”许诺一惊,趁着门没关,拨开人群又冲了下去——只是,顾子夕呢?

刚才还大声喊着她的顾子夕、刚才还朝着她迎面跑来的顾子夕,这时却没了踪影。

地铁呼啸的开过,许诺一时间茫然四顾,除了下车的匆匆人群,却始终不见顾子夕的身影——刚才是因为太想念而生的错觉吗?

还是他已失望离去。

“喂,你在哪里?”电话响起,是顾子夕。

“我在地铁站,刚才、刚才好象看到你了。”许诺恍然,原来真是错觉。

“不是上车了吗?在原地等我,我马上过来。”顾子夕恍然——她没有躲他,只是没看清吧。

“上车了,又下车了,没看到你了。”许诺这才知道,原来他是上车了——在追着自己上车的吗?

所谓追求,便是一人追、一人跑;他这样,算是在追求吗?

许诺低头,脸不由得微微的泛红。

“恩,找个人少的地方站着,我马上就过来。”电话里,顾子夕的喘息稍定,声音变得温柔起来。

这样的追一个女孩子,于他来说,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她一个电话没有、一个讯息没有,就这样将他的约会拒绝掉。

这让他担心、让他心慌,怕她好不容易迈出的脚步又复缩回去;怕她怪他给不了答案却仍是纠缠。

工作结束后便匆匆去了卓雅体验馆,她却已经离开;记得她说将车还给莫里安了,便一路跑来,希望能够遇上她。

远远的见着她在地铁站发呆,他竟有一种欣喜若狂的感觉——到底,他们还是有缘分的:千万分之一的遇见里,他们为彼此而心动;千万分之一的寻找里,她就在灯火阑珊处。

看见她傻傻的上车,他着急,从最近的一个门上去后,一节一节的车厢,找到她上车的那一节,却看不见她的身影。

一个电话,她却在原地——她在等他,对此,他毫不怀疑。

他们一个追、一个等,感情已经如此浓烈难以压抑,又何必再克制、何必再逃避、何必再为不可预见的未来而错过现在。

…………

“许诺。”白衬衣的他,向着她站的地方大步而来。

“你来了。”许诺抬头,看见白衬衣的他,心里微微一跳——只为心动,活在当下,不想过去、不想未来,年轻的她是如此;成熟的他,也是如此。

“许诺,你真是个傻瓜。”顾子夕张开双臂,将她紧紧拥在怀里——没有克制、没有犹豫,只想紧紧的抱住她,在他为她心动的时候。

“你也是傻瓜。”许诺稍稍犹豫,伸出双臂环住了他的腰,让自己全然的被他拥抱在怀里,感受他怀抱的宽厚和安全、感受他浓浓男性气息里让人心跳的力量、感受他透过这样拥抱所表达的情绪……

许久许久,他们紧紧的拥抱着没有松开——这个拥抱对他们来说,已经渴望太久;这个拥抱让他们一直以来压抑与克制尽数放开;这个拥抱让心底的爱意尽数泛滥……

…………

直到地铁站的由人如潮水,到空旷如野,他们才慢慢的松开彼此。

许诺仰起头看着他、他低着头看着她,彼此的目光胶着,却又清朗一片——这一刻,彼此的心意,是如此的相通。

看着许诺嘴角渐渐扬起的笑意,顾子夕缓缓的俯下头去……

“不要。”许诺低声轻语,声音有些淡淡的沙哑。

“不要。”

“求你,我还想要有未来。”

奇异的,她的声音,和她的声音竟在他的脑海里重叠起来。

顾子夕轻轻闭上眼睛,再又慢慢的睁开,仍是继续向下、她竟也不躲——他暖暖的笑,用鼻尖在她的鼻尖轻轻的磨蹭着,感受着怀里的她,最真实的气息:一种温软的诱惑,让他心神微微荡漾。

“许诺,有没有想怪我?说过克制的事由我来做,却又做不到。”他低低的叹息。

“有人说,男人的话若能相信,母猪都能上树了。”许诺低声浅笑,他的呼息交织在她的鼻息之间,让她有些微微的发晕,头,低得更下了。

“女人,我这是在说情话呢,你就不能不这样煞风景吗。”顾子夕无奈,鼻尖向下滑过,张嘴在她的唇间轻咬一口,看见她瞬间通红的脸,哪里还有半分的强悍,心里不由得柔软一片:“许诺,我们开始恋爱吧。”

“嗯哼。”许诺轻哼一声,将脸埋进他的胸前——“我们恋爱吧”!这个男人追女孩子的段位一定很高吧。

‘我们恋爱吧’比‘我爱你’三个字更动听,道尽一个男人对这段关系的迫切,道尽一个女人对这段关系的期待——恋爱,该是爱情里最美好的过程,哪个女子不幻想呢?

而尤其是她,对待爱情,战战兢兢、小心冀冀,又是如何的期待一段爱情的开始、一段单纯的恋爱时光呢。

…………

“你这样轻哼一声,算是答应了?”顾子夕轻笑,复又将她拥进怀里,下巴轻抵在她的头顶,满脸的温柔、满眼的喜悦。

我们恋爱吧!

于他们来说,‘我爱你’三个字太重,他们都说不起;‘喜欢你’三个字太轻,不足以表达他们对彼此的心动;

于他们来说,‘朋友’两个字太远,他想拥她在怀,不只是朋友;‘情人’两个字太俗,不适合她这样明媚慧黠的女子;

我们恋爱吧。

现在,他想和她一起渡过一段恋爱时光,让他占据她这明媚青春的最美好时光,寄望这样的美好,让她不再感伤过去、不再害怕未来。

若他给不了她一段婚姻,他便给她最多的宠爱与呵护;未来,若那个女子回到身边,他也不会让许诺受伤。

…………

“你太任性了,就算拒绝,也应该给我个消息,害得我一下午没有工作情绪。”

“那正好,你没情绪我有情绪,我们的胜算就大一点儿。”

“你太争强好胜了,为了一个项目,让自己在太阳下面晒几个小时值得吗?司机和我说,你和工人一起在工地爬上爬下,我恨不得去揪了你回来揍一顿。”

“喂,顾子夕,你怎么这么啰嗦,你的员工是怎么能忍受你的。”

“还顾总呢,一听就知道你在犯别扭,那么明显,还假装从容。”

“喂,顾子夕,和你聊天真让人不愉快。”

“许诺……”

“顾子夕,你再说试试看。”

许诺跺了跺脚,用力甩开被他牵着的手,一脸恼意的看着他。

“我是想说,许诺,离莫里安远些吧。”顾子夕停下脚步沉沉的看着她,慢慢的抬起双手轻捧起她的脸,认真而严肃的说道:“许诺,我不是个大方的男人,或许我并没有资格这样要求你。”

许诺一直看着他,久久的,只是沉默着不说话。

“还是不行吗?”顾子夕的眸子轻掠过一丝失望,却又勉强扯了扯嘴角,给许诺一个安慰的笑容:“好吧,我来努力,最后你自己做决定。”

“我下个月离开卓雅。可莫里安是最好的朋友,这辈子、不论我处于任何境地,他都是朋友。”许诺定定的看着顾子夕,为他的妥协和让步而感动,却仍不能应允他的要求:“顾子夕,我不喜欢看到你这个样子。”

“我心目中的顾子夕,是无所不能的、无所畏惧的、骄傲霸气的。所以,你该相信我,我将自己的感情弄得很清楚;你该有自信,我爱上你,便只是爱你。”

“我上我,便只是爱我。”顾子夕重复着她的话,情不自禁的紧拥她入怀:“许诺、许诺,原来你是这样的勇敢。”

“我当然勇敢了,好不容易恋爱一次呢。”许诺的头被他紧紧的按在胸前,说话的声音闷闷的。

顾子夕只是拥着她,心里的喜悦满满的要溢了出来——这是怎样一个小女子,曾经那样的犹豫、矛盾、逃避,一旦决定,却又毫无畏惧。

…………

走着忍着

醒着想着

看爱情悄悄近了

冷的暖的

甜的苦的

在心里缠绕成河

曲折的心情有人懂

怎么能不感动

几乎忘了昨日的种种

开始又敢做梦

我决定不躲了

你决定不怕了

我们决定了让爱像绿草原滋长着

天地辽阔相遇有多难得

都是有故事的人才听懂心里的歌

…………

站在湖边,吹着夜风,夜色已经深深的沉了下去,湖面波光微鳞,倒映着岸上的各色灯光,还有绿树,一派静谧美好中,显出丝丝热闹来。

“顾子夕,我要回家了。”许诺轻声说道。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伸手牵住她的,回头慢慢往街心走去。

…………

目送她上楼、看着她房间的灯亮起来,顾子夕轻倚在车边久久未曾离去。似乎久悬未绝的事情一旦有了结果,便由着心里的喜悦纷飞,什么稳重成熟之类的句子,在此刻全然抛弃。

…………

进门、开灯、关灯,今天季风没有等她,或许他们都看出来,眼底藏着爱情的两个人,已经无处可躲;或许他们都知道,当爱来时,她一个小女子根本无法抵挡。

直直的站在窗前,隔着窗帘,仍能看到他在车边仰望的身影——怎么还不走,你不走,我怎能安心入睡?

…………

上去多久了,怎么还不关灯?

隔着窗帘,仍能看清她在窗边站得笔直的身影——是在看他吗?只是,你不睡,我舍得走?

…………

一室灯光,一帘相隔、两个身影,两处相望,久久的,时间,似乎就此停滞,就这样远远的看着彼此的影子,也能感觉到彼此心里的喜悦。

爱情,就这样来了。

爱情,她们无处可逃,只能迎面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