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2奉陪到底

Chapter082 奉陪到底

“昨天晚上几点回来的?”许言将红枣粥端到许诺的面前,并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16kbook小说网更新

“12点。”许诺也不隐瞒。

“决定了?”许言定定的看着她。

“恩,决定了。”许诺点了点头。

“他呢?也决定了?”许言当然更在意顾子夕的态度。

“我只对自己的心意负责,至于他,我不想勉强。”许诺低下头,边搅拌着碗里的稀饭,边轻声说道。

“你这算是无为而治?”许言微微皱起了眉头。

“昨天白天和你说的话,我都是认真的。”许诺抬眼头看着许言,认真的说道:“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要进入婚姻。我们都是有过去的人,心里很难过了这一关。”

“他有妻子有孩子,就算他想离婚,以他太太的身体、以他现在的身份,怕都不是那么容易。而我,你知道的,我没办法和男人太过亲密,我有阴影。所以,我们都不适合婚姻。”

“我们在彼此需要一些改变的时候相遇,试着去躲,却躲不了;试着去逃,也逃不了;便商量着,决定不辜负这场相遇。我和他恋爱一场,还自己一个恋爱的心愿。”

许言看着许诺,此刻的平静与成熟,是她从未见过的——是爱情让她平静吗?是这爱而不得的无奈,让她成长吧。

“许诺,如果没有那个夜晚,我们的命运一定不会是这样。”许言突然站起来转过身去,夺眶而出的眼泪,不想让许诺看见。

“如果没有那个夜晚,你便遇不着季风;如果没有那个夜晚,我便遇不上顾子夕。”许诺停止手里搅动的勺子,抬眼看着许言的背影轻缓而温柔的说道:“许言,自从长大后,我就没怪过她。命运赋予我们每个人不同的路,跑着、走站、爬着、跪着,都是路,我们得自己走完。”

“许言,我对现在的生活很知足,我喜欢被你照顾、我喜欢季风对我唠叨、我喜欢爱上顾子夕的喜悦又心慌的感觉。”

“许言,你别担心我,至少会有一段时间,我会很快乐。”许诺站起来走到许言的身边,搂着她的肩膀撒娇着说道:“许言,我好喜欢你呀。”

“行了行了,别恶心我了。”许言低头擦掉了眼泪,推开许诺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头,看着她又轻轻的笑了:“只要快乐就好,我才不担心你呢。”

姐妹俩看着彼此,眸光中涌动着心酸、坚韧,还有——妥协。

…………

“季风呢,一大早不见人,才送我几次,就腻了?你这老公要调教了啊。”许诺边吃着早点,边责怪着许言。

“他父母约见,所以他和同事换班了,早上5点就走了。”许言看着许诺摇头说道:“你这丫头,把他的饭给你男人吃,他停止送你也是有道理的。”

“好吧,就知道你心疼了。”许诺低头轻笑:“怎么样,未来的公公婆婆来了,你紧不紧张?”

“说实话?”许言轻挑眉梢看着她。

“废话。”许诺瞪了她一眼。

“紧张。”看着许诺,许言嫣然而笑,淡淡的若清风徐来,明亮中如玫瑰初开,极美且极清。

“许言,我发现恋爱中的女人最美,这话当真没错,你好美啊。”许诺花痴似的看着许言,忘了接刚才的话题:“要是季风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定不想去上班,天天尽看着你了。”

许言伸手在她脑袋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见她笑着坐正,这才接着说道:“不为别的,只是我们姐妹没有和长辈相处的经验,怕礼数错了,别人说我们没教养。别的,倒也不紧张。”

“真的?这个很重要吗?”许诺皱了皱眉头,看着许言想了想说道:“别急别急,等我忙完这阵,好好儿研究研究。”

“不急不急,你还不快出门,今天在会场还要兼顾卖场,轻松不了,快去吧。”许言笑着点了点头,抽了张纸巾递给她后,便催着她出门。

“知道了,比莫里安还啰嗦。”许诺笑着擦了擦嘴角后,突然愣了一下——莫里安?

昨天让回来给他电话来着,后来、后来和顾子夕在街上游荡了半天、回来又在窗边站了半天,心思喜悦激动中,早把这茬给忘了。

只是,他应该也不会介意的吧。

许诺低头给了自己一个轻笑,对于莫里安她总是这样无所顾忌的任性,他却从来没有怪过她。

“莫里安,对不起。”许诺深深吸了口气,一声对不起,只说给自己听。

“许言,我走了,我争取今天早些回来。”许诺朝房间的许言打了招呼便出门了。

…………

只是?

汗,这是什么情况。

莫里安、顾子夕,两个大男人将车齐齐的停在单元门口,两人象男衣模特儿似的靠在车边,已经让来往的邻居路人都止不住的回头了。

顾子夕一惯的白衬衣,下面是一条深色西裤和一双黑色麂皮鞋,周身自然的散发出一股成熟与尊贵的气质;线条分明的五官、不算大深髓的眼睛,淡淡的、冷冷的,自然的与人拉开了距离。

莫里安是一件黑色绸面暗花衬衣,配着同色的西裤和紫丝绒的鞋子,时尚而低调;温润的五官、脸上惯常的浅浅笑意,让人看着只觉得温暖。

这样两个人,这样张扬的站在这里,让许诺只觉得头痛——下意识的将伸出去的脚又缩了回去,想想躲不过,还是又走了出去。

她今天也是一件黑色绸面暗花的V领背心,下面是一条白色黑斜纹的中长包裙,看起来和莫里安倒是般配的一身。

…………

“早。”许诺站在两个人面前,略显尴尬的打着招呼。

“早。”顾子夕将手伸向她,原本就不太有亲和力的脸在见着她时,染上一层柔和的笑意。

“一起去会场。”莫里安淡淡说道,嘴角的笑意依然淡淡,却已显得勉强。

“好啊。”许诺勉强笑笑,抬手向顾子夕挥了挥,轻声说道:“我去会场,你不用送我。”说着便绕到莫里安车子的副驾驶,拉开门准备上去。

“许诺。”顾子夕出声喊住了她。

“恩?”许诺转身看他。

“等一下。”顾子夕转身拉开车门,从副驾驶拿出一束带露珠的香槟玫瑰走到她身边,俯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恋爱第一天,祝你愉快。”

许诺只觉得心砰的一下跳了起来,看着他口干舌燥的说不出话来。

“上车吧,今天我会在京百和南城两个卖场,没事的时候过去转转。”看着她发傻的样子,顾子夕低笑着帮她拉开车门,看着她上车后,帮她将花束放在膝上后,才帮她关上车门。

直起身体,站在驾驶室门口的莫里安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我和许诺,决定了。”隔着一个车身,顾子夕看着莫里安沉稳的说道。

“你凭什么?”莫里安敛下笑意,脸色阴沉一片。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

“告诉你,是因为我曾对你说过:‘我对她只是成熟男人对年轻女子的倾幕,你若追她,也是无妨的。’这句话,我现在收回。”顾子夕认真而严肃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若追她,我们便是对手。”

“我们从来都是对手。”莫里安沉声说道:“以前是,现在是,未来还会是。”

“既然这样,那真是抱歉了。”顾子夕淡淡一笑,后退一步,隔着玻璃窗朝许诺挥了挥手,转身回到自己的车上——曾经他只想有她在身边,却没想过以这种方式。

只是,决定在一起了,对于她的追求者,他自然得说清楚、得紧张起来——必竟,他还是近水楼台呢;必竟,自己的身份还不允许;必竟,他们爱得单纯、但这社会并不单纯。

除了爱情,她们还要顾忌太多的东西。他的手腕可以强势,却不想她在这样的现实里受伤。

许诺,即便是错,也要你陪我这一段。

坐在车里,侧头看着旁边车里的莫里安和许诺,顾子夕的眸光沉暗而深髓——她是个勇敢的女孩,他亦会将她保护好。

…………

“莫里安,我和……”许诺看着莫里安阴沉的脸,下意识的将手中的花往角落里塞。

“我知道。”莫里安沉声应着,轻瞥了一眼旁边顾子夕的车,见他还没发动,似是在等自己先走。

当下心里一阵窝火,一脚油门,车子便窜了出去。

“莫里安,对不起。”许诺知道莫里安这是不高兴了,小心的道着歉。

“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只是对不起你自己。”莫里安的声音一片恼火——好好一个女孩子,和有妇之夫搅在一起。

许诺转过头看着前方不再说话。

她是不对,明知道他有家有妻子有孩子,仍然莫明其妙的爱上、仍然不管不顾的同意他关于恋爱的定义、仍然为他每一次拥抱而开心、每一句情话而悸动、每一个笑容而心动。

她没有为爱奋不顾身,却想成全这千百万分之一的相遇,年轻却沧桑的她,只想为爱勇敢一次。

而他的心亦与她相同——他没有为情不顾一切,闹得妻离子散,他也不过是想成全这每次一回眸于她的心动。成熟如他,心动了亦同样无法控制,为爱,他愿意再年轻一次。

他们之间,似乎莫明的就有着这种默契,从对手到恋人,他从不会把她的感情弄错,不会以为她别有目的;从讨厌到喜欢,她也从没有把他的感情弄错,不会以为他对她只是成年男人的感情游戏。

所以,她知道自己在错,却只想错这一段,无怨无悔。

…………

看着她的阴郁与难堪,想起她接过花时的喜悦和羞怯,莫里安只觉得心里一阵发堵——看着她难受,他更难受;可她的决定,却让他恼怒不已。

车子到了会场所在的酒店,莫里安将车停好后,与许诺一起下车,许诺识趣的将花儿留在车上——虽然有些舍不得,却也不想用这花儿去扎他的眼睛。

“许诺,我曾经说过,就算你最后不选择我,只要你不糟蹋自己,我都会祝福你。可是,你让我很失望。”莫里安对她说完这句,便头也不回的往酒店里面走去——第一次,用这么严厉的语气和她说话,似乎真是气得不轻。

不为她没有选择自己,只为她选择了这样一个男人、为这样一段不被祝福的感情。

许诺一个人站在诺大的停车场,阳光满目,却孤单依然,原本小鸟般的快乐,似也被蒙上一层阴影。

…………

“许诺。”顾子夕下车走过来,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许诺,如果你要改变,可以告诉我。”

“瞎说什么呢。”许诺伸手用力的拥抱了他一下,满心的喜悦重新而来,莫里安生气的那股阴翳,在顾子夕温柔的声音里、在他安全的怀抱里,都算不得什么了。

在他怀里深深吸了口气,许诺只觉得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很喜欢,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

想到这里,脸不由得又红了——这是什么跟什么麻,象个女色鬼似的。

“没事了,我要进去了,今天会很忙呢。”许诺扯开他拥在自己腰间的手,后退一步拉开两个人的距离,一脸灿烂笑容的说道:“再见。”

“再见。”顾子夕柔声应着,看着阳光下她灿烂的笑脸,只觉再多烦恼也都不复存在——再多困难,他也不要放开。

“再见再见。”许诺转身,背对着他挥了挥手,朝着酒店一路小跑而去。

走进酒店,许诺转过身来,看见顾子夕还站在那里,明亮的日光里,惯常的冷眸里是温暖的颜色。

许诺微微一笑,满心喜悦的转身而去——只要回头他还在原地,她便不会放弃。

这一段,她奉陪到底。

……第二节:现场?没有完美只有继续……

许诺到会场时,各方面已经准备就绪,有些客户竟比工作人员来得还早,已经在会场转悠了。

许诺将资料和电脑放到主会桌上后,看见莫里安正在调试演讲PPT的格式,便走了过去:“我来调吧,肖总那边要和你聊聊体验馆成本方面的事情。”

“恩。”莫里安见许诺过来,便站了起来,等她坐下后,对着电脑说道:“在这里加上体验馆的介绍,预算方面暂时空出来,只做效果。”

“十个卖场的现场图片和体验订单率加上去,销售、开单和利润率,你这边有数据?”莫里安转眼看着她。

“有。”许诺点了点头,看着PPT的页面对莫里安说道:“这部分内容要加到3张到4张的样子,我把销售政策方面的内容缩减一下,那个可以通过会后资料来了解。”

“可以,跟据你的意思来改就行。”莫里安点了点头,直起身子看了看投入到工作中的她,心里不禁暗自叹气——这样优秀的她,何苦把自己逼到这种境地。

顾子夕,你是故意的吗?

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非来招惹她。

“许诺。”莫里安轻喊一声。

“恩?”许诺抬起头,碰见莫里安温柔中带着心疼的目光,心里不由得微微一紧,嘴角忙扯出一丝笑容来。

“早上对不起,我脾气大了些。”看着她紧张的样子,莫里安不由得又笑了:“安心工作,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

“恩,知道。”许诺也笑了:“你怎么发脾气,我都受着,你了不起吧。”

莫里安只是微笑,转身往主会场的客户处走去——许诺,你是在安慰我这个失恋的男人吗?可惜,我要的从来不是了不起,而是你感情的回应。

…………

差不多一刻钟,许诺将临时加进去的内容修好,调试了一下接口后,再看会场,人已经越来越多了。

“许诺,到门口来一下。”是允儿的电话,许诺起身看了看主会场,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才快步往大门处走去。

“允儿,什么事?”许诺走过去,林允儿正在低声批评会务公司的员工。

“要他们送的咖啡甜点,牌子全错了。水果也不够新鲜,都这个点了,让他们重新去买,人手又不够。”林允儿满脸的恼意与焦急:“市场部还能派出人手吗?否则真要出丑了,卓雅这样的公司,全国性的发布会,怎么能用这样没档次的东西。”

“市场部的除了陈列间还有人,其它的都在卖场,能不能让酒店解决?”许诺不禁也皱起了眉头——水果小点不是大事,甚至可以说在这样的会议里是最微不足道的。

但直接入口的东西,又是客户最在意的——高端定位的新品、连赠品都讲求与正品同样品质的卓雅、对细节挑剔得历害的许诺,自然不能在这样一个细节上,拉低客户的现场体验感觉。

“我试一下。”林允儿点了点头,立即给酒店经理打过电话去。

许诺也给marry打了电话,让她那边快去准备一些打车送过来。

“怎么样?”许诺见林允儿挂了电话,忙问道。

“他们可以安排人帮我们去买,恐怕时间上有些赶。”林允儿沉着脸说道。

“把桌上的小盘全收起来,让酒店把他们现有的提供一些过来,再把现有的挑选一下,放到休息区去。后面采购过来的,晚上放到客户的房间。”许诺快速的说道。

“这样行吗?客户已经习惯了开会的时候要吃点东西、喝点咖啡。若放在休息区,大家在会议中间走动会影响效果。”林允儿反对的说道。

“那你还有什么好的办法?总比让客户吃这些低质的东西要好。”说到这里,许诺不禁也上了脾气——若她不是林允儿、若不是因着莫里安的原因,她早就会忍不住脾气了。

市场部的人在做前线、行政部的人做后勤,现在倒好,市场部全体人马,昨天一整天在十个卖场,从早上6点撑到晚上8点,行政部的布场却出了这样的问题。

“我再想想办法。”林允儿脸色阴沉的说道。

“先把盘子撤下来,想到办法再摆上去,否则空着盘子更难看,兆头也不好。”许诺坚持着。

林允儿抬腕看了看手表,又给酒店经理打了个电话后,仍坚持时间可以赶得上。

许诺也不再理她,直接给会务公司的负责人打了电话:“李经理,马上安排人把会场桌上的盘子撤下来,在休息区摆些小点。”

“我要的是效果,至于你们怎么负责,你和我们林经理沟通吧。”许诺说完便挂了电话,转身对林允儿说道:“允儿姐,先这样安排吧,其它的问题我们会后再沟通。”

“许诺,都要开始了,你还在外面磨蹭什么,快过去和几个区域老总打个招呼。”没等林允儿说话,莫里安便打过电话来。

“就来了。”许诺边接着电话,边匆匆往会场跑去。

身后的林允儿阴沉的脸,一直没有放晴起来——在工作的职位上,林允儿是比许诺高,但在职责的划分上,这种会议是由市场部主导、行政部配合,以至于许诺一个小策划,都能越过自己这个行政经理来安排工作。

呵,当真是气势十足呵,是工作给了她自信?还是莫里安给了她底气?

站在人来人往的大厅里,林允儿只觉得一阵气苦。只是电话和对讲机不停的响着,让她连生气的时间都没有。

…………

会议由市场部的一个媒体经理主持,在全场灯光慢慢弱下来后,四处走动的客户也都依次落了坐,嘈杂的会场渐渐安静下来。

外面再乱成一锅粥、下面再吵成一团麻,在会场上,大家依然是得体的笑容、职业的表现、从容的应对,大家看到的只是会议室里的有序、自然看不到会议室外的忙乱。

坐在员工席,听着莫里安对产品策略、广告支持、终端规划的演说,紧张而忙乱的状态渐渐平复。

…………

“有客户不理解,不就是一个洗发水吗,还能卖出香水的价格?”莫里安的声音清澈而具有穿透力:“可谁能否定,洗发水于一个人的来说,其价值并不低于香水呢?”

“就算身上充斥着香奈尔五号、或者GuGI的味道,你的头发却粗糙没有光泽、头皮上皮屑一片一片的,这样的人是能用优雅来形容?还是能用高贵来形容?”随着莫里安的话音刚落,会场后面一直暗着的灯,渐次亮了起来,坐在最后排的五个模特儿自过道的金色地毯上缓缓走来——

一色的长直发、一色的黑色缎面礼服、一色的自信笑容。自过道从容而过,一边是淡淡的薄荷味道,头发柔顺而光亮,披洒在缎面的礼服上,在灯光下与礼服锦缎的光感相得益彰;

一边是魅惑的香水味道,头发却粗直而没有光泽,黑色的礼服上,还有点点白色头屑,而有了那头发的映衬,倒让身上的礼服显得越发的质感高端了。

中间的模特儿,一头长发高高的盘起,发根处干净清爽,盘起的发端松软柔顺、额前几缕自然的垂下,完全没有发蜡和定型水的摧残。

当五个模特儿在台前站定,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安静的会场顿时议论纷纷。

“所以说,洗发水,自然是比香水重要的。”

“所以说,我们致力于研发对发质改善、对发色呈现最优质的产品,所以,她的高价,自然是值得的。我们的产品,不是客户要什么我们卖什么,而是用我们的专业去引导客户的需求,将我们的诉求,变成他们的需要。”

莫里安打开PPT的画面,德国研发室的mV短片无声的闪过——专业、专门、专注,是对产品品质最好的栓释。

打消了部分客户在价格上的疑虑后,接下来便是许诺介绍推广策略和媒体重点,然后是产品部的同事做成份讲解和演示。

最后莫里安临时安排了D&B公司的销售总监Ben给大家讲解体验馆的搭建与成本法则。

在Ben介绍完后,舞台侧面的黑金幕布缓缓打开,一阵柔和的光线从拉开的幕布中渗透出来,原本还有低低议论声的会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看过昨天卖场体验馆的客户,大约都猜到了是什么;而没有看过的客户,眼光则被牢牢的抓住了。

“这可以说是一个体验馆,也可以说是一个专卖店,我们将客户体验的概念引入洗发水的销售中,但我们不做洗发生意,希望各位回去建了这样的专卖店后,不要顺代做洗发生意才好。”在主持人幽默的小笑话中,大家轻松而笑,台上整个体验馆已经完全展示出来。

“会后欢迎大家来体验馆参观,不过要现场体验的话,还请大家去卖场,因为舞台上通水的技术问题,我们研发部的同事暂时没有解决方案。”

随着体验馆的灯光全亮起来,大家惊叹中又是一阵笑声。

这个环节,是莫里安在看到卖场体验馆后临时加进来的,连许诺都只知道要增加现场体验馆,却不知道这体验馆没有放在陈列区,而是放在了舞台上。

当真是别出心裁。

许诺侧过头,朝身旁的莫里安竖起大拇指。在看见他淡然却自信的笑容时,凑过头去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莫里安,你把体验馆放这儿,是不想让他们在看产品下订单里被分心吗?”

“有这个意思,主要还是希望大家能集中在这里,这样效果才会更好。你知道,集体的力量,一向是所向无敌的。”看见现场效果达到,莫里安也轻松了起来。

“确实。”许诺点了点头,坐正身体,留意着会场客户的反应,拿着笔随时记录着。

“刚才,你和允儿在争什么?”莫里安突然问道。

许诺停下手中的笔,顿了顿说道:“水果小点方面出了点问题,会务公司采购的品质达不到。”

“所以撤了?”莫里安问道。

“恩,允儿想办法去弥补了,我怕时间来不及,所以先撤了。”许诺点了点头。

“恩。”莫里安也不在问。

在工作上,许诺的坚持和强势,他向来都了解,所以倒也不担心她会受允儿的责难,更不担心她会因着对允儿的抱歉,而在工作上有所妥协。

只是?

允儿做会议这么多年,怎么会出这么低级的错误。

或许,分手的事情,对她影响太大了。

莫里安微抬双眼,看向对面工作区的林允儿,低头的侧面,是精致的妆容,一惯的优雅,在憔悴中仍然从容。

似乎感觉到莫里安的目光,林允儿抬头看过来,在与莫里安视线相遇时,淡然的眸中,蒙上一层暗淡与伤感。

莫里安朝她轻轻点了点头,便又将目光转向会场。

林允儿低下头,把玩着手里的电话,想发个信息给他——那样的一席话,告诉自已不要为难许诺;

刚才,他以为自己是故意的吗?许诺找他告状了吗?他会怎么看自己?

林允儿纠结着、难受着,虽然分手、虽然再无关系,却仍在意他的看法。

很没用是吧,可是,她却不由自主、她仍无法放开。

抬眸看向他身边的许诺,精致的妆容下,那张青春妩媚的脸上,是比以往更加飞扬的喜悦——是因为他吗?

一身的黑衣白裙、一头的波浪长发,青涩如她,竟也有了女人的风情——是因为爱情吗?

凝眸看着会场,时而低头记录,工作里的专注,还是那个熟悉的许诺。

不同的,是他爱上了她,她便越发的美丽了起来;不同的,是这个项目的成功,她便越发的自信了起来。

她再也不是记忆中那个有些骄傲、有些冷凛,却青涩别扭的小女孩了。

成长,是每个女人的必经之路,而这其中,爱情,便是最重要的养份。

林允儿无意识的抚弄着手机,最后还是将手机放了回去——要怎么想,都由他去吧,她问心无愧就好。

…………

酒店经理倒底还是在茶歇时间,将新采买的时鲜水果送了过来;广告公司为了弥补,也现买了五个咖啡机送到现场,安排工作人员为客户现煮咖啡。

一场失误,弥补起来,倒有意外的收获。

茶歇区弥漫着浓浓的咖啡香,卓雅的员工衣着时尚穿行其中,让人突生时尚晚宴的错觉,哪里象是在开一场日化产品的上市发布会呢。

“时间其实是来得及的。”林允儿端着咖啡走到许诺的身边。

“是我急了些。”许诺点了点头,夹起一块方糖,看着林允儿微笑着问道:“要加颗糖吗?倒不知道他们哪里去弄的这么好的咖啡豆,纯正倒是纯正,只是我喝不惯,太苦。”

“但凡纯正的东西,都不适合有太多的附加品,否则,就变味了。”林允儿轻轻一笑,端着咖啡,满身优雅的往会场走去,与相熟悉的客户寒喧在一起。

“确实,只是,生活本已经太多苦涩,我干麻还让这咖啡苦了自己。”许诺敛眸轻笑,将那颗糖扔进了自己的杯子——其实,她已经加了三颗了。

连旁边的marry都看不下去了:“我的许小姐,你不怕肥死呀。”

“marry,谢谢你的水果啊,虽然会场用不着,晚上放在房间里咱们自己吃。”许诺笑着,边搅拌着咖啡边说道。

“你自己吃好了,我减肥。”marry瞪了她一眼,目光看向会场的林允儿,将头凑在许诺耳边轻声说道:“shine,女人,就应该象Lucy那样,多优雅啊。”

“是啊,可有些优雅是天生的,学不来,所以还是做自己的好。”许诺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人群中的林允儿,依然的光彩照人、优雅从容。

她的确是个让人羡慕的女子,也是个一身骄傲的女子,在这样的情伤之下,短暂的休整,出场仍是光彩依然。

莫里安,她其实才是真正合适你的女子。只是,爱情里,谁也无法让心跟着理智走。

…………

上午的会议,效果异常的好,午餐时间,客户们都在热烈讨论,卓雅这次大胆的高端定位。

午餐之后,客户也基本没有休息,有的去了会场体验馆拍照,有的更是去了卖场体验馆,蹲在那儿数客流量、数成交率,端的是自己的生意最用心,几亿生意的大老板,民工似的蹲在那里数人头,让许诺感叹不已。

这让她又想起顾子夕对她说过的话:职业人到了一定的高度,永远会端着身份和架子,美其名曰:保持职业价值、个人价值最大化。

所以一个文员绝不会去做清洁阿姨的活儿,看到地上有垃圾,只会打电话找人,就算只是弯腰的事。所以,企业的流程会越来越复杂、效率也越来越低。

老板不同,就算他们身上穿着几十万的阿玛尼,只要工作需要,他也能立化成为送货员,扛着货品送超市;就算他们开着上百万的名车,只要需要,他们也能变成送快递的小弟,把货品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客户的手里。

所以,一个年薪百万的职业经理人和一个年利润过亿的老板站在一起,绝对是那职业经理人更有范儿。

许诺微微一笑,看着身边的客户,卷起裤腿蹲在那儿数人头、抄数字的的模样,真正让人觉得可敬。

“小许啊,我看了下,进去的20个人,9个年轻潮女、3个中年主妇、5个年轻小伙儿、4个大妈,其中9个年轻潮女直接去了体验区、3个主妇和5个小伙儿先去了研发展示区、4个大妈就一直盯着陈列架,居然二话没说就买了,真是邪门儿了。这大妈比年轻人还敢下手啊。”王老板伸手蹭了蹭额头的汗,站起来对许诺说道。

“这四个大妈昨天来过,而且,上午来洗了一次,下午来洗了一次,今天才买。”许诺低头看客户本上记录的信息,笑着说道。

“我是说呢。”王老板大乐,指着记录本对许诺说道:“最后倒是这几个爷们儿没买。”

“可能是经济适用男,在那儿分析性价比了吧。我告诉您,这种男人找的女人,都特别泼辣,一见他们算帐,肯定激起心里的反感,立马淘钱就买,还显得自己比这男人都大气。”许诺也乐,看见王老板一头是汗的样子,笑着说道:“您都蹲一中午了,过去喝点儿饮料?”

“我还要上去看看,顾氏今年的投入够大。”王老板收起小本儿,弯腰将卷起的裤腿放下,再站起来时,俨然一身的气质。

“好啊,我陪您上去。”许诺点了点头,进去与体验馆的同事招呼了一声后,便陪着王老板一起去了有顾氏全陈列的日化楼层。

…………

“听说这次的陈列是顾氏老总亲自操刀的,这年轻人的手笔就是不同啊,还弄什么镜子、玩具。”王老板蹲在陈列架下,仔细研究着这组陈列里头的门道。

“不年轻了吧,听说三十好几了。”许诺看见巡场的顾子夕已经看到她,不由得笑了。

“和你比当然不年轻了,在行业里可是年轻俊才呀。”王老板笑着说道。

“王老板,对我们的产品也有兴趣?我找个客户经理给您介绍一下?”顾子夕走过来,朝着许诺温柔一笑后,向半蹲着的王老板伸出手去。

“唉呀,顾总,你好你好。”王老板立即站了起来,用力的握了握顾子夕的手,有些尴尬的说道:“参观参观,没有别的意思。”

“无妨,您慢慢看,希望多提宝贵意见。”顾子夕展颜而笑,在客户面前,依然的温润儒雅。

“顾氏和卓雅的产品,是每年市场上关注度最高的,今年这样的相遇,倒让我们这些客户有些意想不到。不过,高手过招,才更精彩,市场关注度自然提升。看来,今年的日化界,又是顾氏和我们卓雅的天下。”在顾子夕面前,王老板也是一派的行家模样,一番话既夸了对方,又抬了自己,其中隐隐的火药味儿,也是不少的。

呵,卓雅的客户,也当有这样的自信和霸气。

只是这王老板,一人千面,倒让许诺有些叹为观止。

“王老板说得是,怎么样,再过去看看。”顾子夕笑着应着,招手叫来一个现场导购,带着客户去参观其它的陈列区。

…………。

“你这是想挖我们的客户呢?还是故作大方呢?”许诺看着顾子夕,轻轻的笑了起来。

“都不是,就是想和你多呆会儿。”顾子夕与她并肩在陈列区里慢慢的走着。

“顾子夕,男人在追女人时,是不是嘴里都会抹上一层蜜?”许诺看着他一本正经地样子,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大约是这样,而这种功能一般是自动自发的。”顾子夕也不介意她的调侃,反而一本正经的解释着:“就是站在自己想追求的那个女孩的面前,那蜂蜜就自动的涂了上去,神奇得很。”

“喂,顾子夕,你不要这么可爱好不好。”许诺止不住的笑了起来,只是笑意太盛,下意识的偷瞟着旁人,倒也没有人在注意她们,她这才放下心来。

“能让你这样笑,也不枉我逗你一场。”顾子夕只是温柔的看着她:“许诺,其实我担心你不快乐。虽然我知道你很勇敢。”

许诺慢慢停下笑声,转眸看向顾子夕——他一向冷凛而傲气的眸子里,真的有些担心、有些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