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3甜甜蜜蜜

权少的新妻 Chapter083 甜甜蜜蜜 无忧中文网

这样的顾子夕?

她有些不习惯。

“那我……”许诺歪着头看着他,似乎在想接下去要怎么说。

“那就这样吧,不变了。”顾子夕打断了她的话:“我带你看看整个卖场。”

“顾子夕,是真担心还是假担心呢。”许诺不由得低头轻笑。

“算我自私,是真担心,却还是想你在身边。”顾子夕却不笑,放在身侧的手轻握成拳,控制住想牵她手的冲动。

“矫情。”许诺边看着陈列边往前走着,漫声说道:“顾子夕,你是个商人,我一直没有忘记。”

“那又如何?”顾子夕看着她低头垂眉的侧面,微卷的长睫轻轻颤动,那么迷人、那么让人心动。

“你投我以心动,我回你以心动,我们这样刚刚好;你不要担心我不快乐、我不要担心你妻子儿子的压力,这样刚刚好;一起走这样一段路,在一个合适的路口分开说再见,这样刚刚好;”

“所以,以你商人的算法来看,我们这样,刚刚好。”许诺看着手里的样品,声音轻轻的,有些许他未曾见过的温柔——这温柔里,有些许他曾经见过的哀伤。

这样的她,他多想毫无顾忌的拥她在怀里,虽然,他仍然不能给她一个——不说再见的承诺。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的投资再大一些,你也会考虑更大的回报吗?”顾子夕的声音微微的嘶哑,转身站到她的对面,高大的身影,让她感觉到些许的压力。

半晌,她将手里的样品放回到陈列架,抬头看着他笑着说道:“我喜欢任何刚刚好的状态,过了,我不喜欢、我会放弃、会丢掉。”

“许诺,你这算在安慰我吗?”顾子夕轻叹一口气,心疼她的善解人意。

“安慰?”许诺轻挑眉梢,笑得眉眼弯弯的说道:“你说是就算是吧,那你要怎么感谢我?”

“你脸皮也不薄啊,这是在暗示我,我们恋爱第一天应该有个正式的约会了吗?”见许诺如此努力的笑着,顾子夕心里一阵微暖,避开沉重的话题,努力让他们的选择变得轻松。

“你脑子里成天想的是什么呢。我的意思是,把顾氏今天的销售数据给我吧,省得我加班通过各种渠道去找呀。”许诺朝着他眨了眨眼睛,似是笃定了他做不到。

“与其这样,我更愿意和你一起有个法国大餐。”果然,一谈到工作,顾子夕立即就清醒起来。

“我还真没时间去和你一起法国大餐。”许诺转过身,探头看了看卖场的另一方,微笑着说道:“我得带客户回会场了,我带他过来是想让他下单的,不是让他来闲逛的,真被你们顾氏挖走了,我哭都来不及了。”

“这么现实呢?”顾子夕轻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在卓雅一天,卓雅的客户我都不会动。你离开了,倒是不一定。”

“哎哟,那我不是赚了?谢了,顾大总裁。”许诺俏皮的说道。

“调皮。”顾子夕看着她的笑脸,心里有股浓浓的喜悦——原来,卸去伤感的她,是这么活泼灵动。

“我真要走了,一会儿莫里安得打电话追过来了。”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对顾子夕说道。

听到她每每提到莫里安时的轻松与熟捻,顾子夕只觉不舒服。

只是,现在的他也只能受着不是?

顾子夕低头轻笑,对自己的小气与占有有些微微的心惊,再抬头时,眸底仍是温柔一片:“如果晚上我不许你加班,你会不会觉得我在故意让你做不出数据?”

“当然!”许诺轻扬眉梢,脸上一片理所当然。

“那等我电话吧。”顾子夕摇了摇头,这个女人呀,有时候似乎不太有情趣呢。

…………

离开卖场,许诺将客户带回到会场,交给销售部后,便去找莫里安。

“王本安这边怎么样?”莫里安见她回来,便快速走了过来——许诺带的客户,是公司第三大客户,华南总经销王本安。

公司第一大客户在华东,是莫里安亲自在跟进;第二大客户在华南,和lynn有些不同寻常的来往,所以这次的新品上市发布会并没有来。第三大客户就是许诺盯的王本安。

往年,这三大客户的生意额占了全公司的60%,所以只要搞定他们,全年的任务基本完成过半。

今年少了一个,所以他们两个订这两个大客户,销售经理负责将原有的潜力客户开发出来。

因为销售政策掌握在大区手里,所以新客户的开发市场部是没办法谈具体合作细节的。

但莫里安并不担心lynn不在,销售经理会消极怠工,因为年度销售指标是在销售部,利润指标是在市场部,所以这两个部门既相互配合、又相互制肘。

销售没办法为了销售额而放宽政策,因为所有的政策的利润率是在市场部把握;而市场部也不能随意加大市场投入,因为投入额度,是根据阶段性销售额的比例来计算的,所以销售部不出量,市场部的费用就有限,有预算也花不了。

所以,在新品上市这个环节上,两个部门是卯足了劲儿的打配合。

所以说lynn很历害,也很毒,宁愿牺牲一整年的销售和利润指标,来将莫里安拉下来,以削弱市场总部对大区的控制,搅乱这个局,然后拿到分公司市场控制权。

只可惜,野心太大的人,总是会在关键问题上犯点儿错,而这错,小则毁掉他的整个布局;大则毁掉他的整个事业;再大,就毁了他整个人生。

…………

“在华东开体验馆,成本的收回率是最好的,因为城市消费水平和我们的产品定位更吻合,所以华东的万总基本已经确定。d&b公司安排了员工在和万总沟通体验馆搭建的细节和成本。”莫里安对许诺说道。

“王总对体验馆倒是挺有兴趣,但在投入上还要再算计算计。”许诺将王本安算的数据、在顾氏陈列区记的要素说给了莫里安听:“他顾虑挺多,客户的接受程度、陈列面等等。”

莫里安想了想,点头说道:“让他想吧,这两天就不要再和他提体验馆的事儿,让销售部跟进年度订单就行。”

“好,我知道了。”许诺点了点头,随莫里安一起往订货区走去。

……第二节:恋爱?甜甜蜜蜜……

陪着客户下单、讲解,一直忙到晚上10点。

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对marry说到:“客户走得差不多了吧?晚饭我没怎么吃好,现在回房间泡面吃,你去不去。”

“我老板还没走呢,我可不敢走。”marry看了看远处还在和客户沟通的莫里安,摇了摇头。

“我实在饿得不行了啊,你一会儿帮我和莫里安说一声。”许诺走到开单区收起电脑,疲惫的说道。

“行啊,你去吧,帮我把水烧好啊,一会儿我也要吃,晚上还要加班做数据呢,今天又得到两三点了。可怜我的脸啊,都熬老了。”marry夸张的捧着自己的脸,一脸怪相的说道。

“唉哟,我们marry可是天生丽质、青春貌美,不怕不怕。”许诺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开玩笑着说道。

“有你这样青春美貌,我才是真不怕呢。”marry抬头看见林允儿和酒店经理走进会场,不禁收起了脸上的玩笑之色,低下头收拾手边的资料不再说话。

“我先回房间了。”许诺也不再说话,抱着电脑站了起来。

…………

“请问哪位是许诺小姐?”一个穿着仔裤格纹衬衣的三十岁上下的男子拎着一个超大的便携式保温包,站在会场中间四处张望着——随性帅气的气质,加上这个大袋子,突兀的站在会议大厅,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滑稽。

“我就是,什么事?”许诺停下步子。

“许小姐,您定的外卖到了。”看着许诺,男子眸光一亮,只是一会儿又敛了下去,看似专业的将那个滑稽的便携式保温包解开,从里面拿出餐盒递给许诺:“您清点一下,一份冰镇莲耳汤、一份蒸奶包、一份荷叶蒸蛋。”

“我?你是哪里的?我没点这个。”许诺皱了皱眉头,没有去接。

“**酒店三楼会议厅,卓雅公司许诺小姐,是您吧?”那男子咧开嘴一笑,满嘴的白牙整齐而眩目,让人直觉得诡异。

“是我。”许诺接过他递过来的纸条——纸条上字迹力透纸背,即便是随意写下的便条,也能看出写字人个性中的刚毅。

而那上面的字,明明白白写的就是自己!

正疑惑着,手机嘀嘀的收到简讯:“餐点送到了吗?我这边抽不开身,晚点过来接你。”

许诺不由得失笑,心下微微一暖,低头回了“收到”两个字后,便接过餐盒边对那个看起来很奇怪的男子说道:“不好意思,我朋友订的,忘了告诉我。”

“是你的就好。”男子点了点头,将餐盒递给她后,收起便携式保温包迅速离开——并未多说一句话。

…………

“嗨,许大美女,有人送宵夜呢?”marry走过来帮她接过抱着的电脑,神神秘秘的问道:“是eric?不会啊,他还在谈合同呢?难道我们的eric有情敌了?”

“这份给你,看能不能把你的嘴给堵上。”许诺瞪了她一眼,伸手递给她一个餐盒。

“啧啧啧,这餐盒好漂亮,居然是上等骨瓷的,下面还有隔温垫,天啦,是哪个暖男能有这么细心。”marry夸张的轻呼出声。

“这送外卖的用这种餐具,会不会亏啊?”许诺这才留心看手里的餐盒,确实精致漂亮,连雕纹都是立体的。

“外卖?”这次轮到marry瞪她了:“亏你想得出来。”

“好吧好吧,亏不亏也轮不到我们管,快去吃吧,真是饿了呢。”许诺心里微跳着,抱着餐盒一路小跑回下单区,坐下之后,还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微微的发热。

呵,这就是恋爱吗?

恋爱第一天?

顾子夕、顾子夕,我会不会太没用了,送个外卖也感动?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傻?

那个在你面前很洒脱的我,其实是很傻的对不对?

看着面前餐盒,许诺嘴角有着情不自禁的笑意,一如所有恋爱中的女孩——有些甜蜜、有些傻气。

…………

“小许、小许、找了你半天,在这儿呢。”才打开餐盒,便听见王本安的声音。

“王总。”许诺抬起头来,看见王本安正大步往这边走过来。

“小许,回来你就把我丢给销售不管了,这可不行。”王本安抱着电脑笑呵呵的走过来。

“哪里,销售的事我也不懂,我要和您谈销售、谈合同任务,那不是添乱麻。”许诺忙将餐盒盖起来,站起来对王本安笑着说道:“您看,有哪些我懂的问题,可以和您说说的。”

“丫头又拿腔耍调了吧。”那王本安哈哈一笑,对许诺说道:“这个体验馆,你再帮我算算吧。”

“成啊,就在这边吧,您坐。”许诺在心里哀叫一声,一边哀悼着自己可怜的胃,一边脸上带着职业的笑容,将面前的餐盒推开,让王本安在自己的对面坐下来。

marry见状不禁捂嘴轻笑,凑头在许诺耳边说道:“你先忙着,我去那边等你。”

“去吧去吧。”许诺笑着摇了摇头,接过王本安递过来的图纸仔细看起来。

…………

“恩?拿的是什么?”莫里安在送走最后一个客户后,转身看见抱着餐盒的marry。

marry朝许诺的方向呶了呶嘴,看着莫里安说道:“你给shine送的外卖,她刚打开还没吃一口呢,王本安就过来了,我看她是没时间吃了。”

“恩?”莫里安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一脸标准笑容的许诺,还有她桌上的餐盒,眸子沉沉的暗了下来——当然,这宵夜不是他送的。

应该是顾子夕吧,果然是结过婚的男人,对女孩子的心理把握这么好,在最适当的时候、做最适当的事情,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

许诺被他看中,又怎么能逃得了。

莫里安看着一身职业的许诺,似乎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标准笑容、一样的热情但带着疏离的态度、一样的敬业努力追求完美。

似乎,又和往日有了不同——标准的笑容里,多了些柔婉,整个人散发着温润的光彩。

是恋爱了吧,这样的柔婉与妩媚,是与自己在一起时从来都没有过的——如她所说,也曾试着接受自己,只是,这爱情,不由心来控制。

就象自己也曾想压抑对她的感情,也曾想顺其自然的和允儿结婚,却仍然做不到一样。

不能怪她吧,她还那么小。

莫里安轻叹了口气,从她身上收回视线,轻瞥了一眼另一边正酒店经理聊着什么的林允儿后,才对marry轻声问道:“你也没吃?饿了吧?”

“我没事,我减肥。”marry忙摇了摇头。

“再减风都能把你吹走了。”莫里安轻轻笑了笑,拿出五百块递给她:“最好能买点儿中餐面条什么的,实在没有,肯德鸡24小时餐厅也凑和。”

“好呀,我这就去。”marry环顾了一下大厅,快速数了下人头,便拿着钱跑了出去。

其实,让酒店安排人下碗面,是最快也是最方便的方式,看来eric还是顾念着lucy的面子呢,知道她没安排好,如果这时候让酒店去张罗,等于明明白白的打了她的脸。

这样的会议,最正常的情况,大家都要等到12点来统计当天的下单量,算到两三点是正常的事,行政部应该早就安排好工作人员的宵夜。

唉,真没想到,那个能干又理智的lucy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真是感情误人呀。

marry轻瞟了一眼看起来没什么变化的林允儿,暗自叹了口气,快步往外跑去。

…………

“小许,我刚去问了d&b公司的设计人员,说如果把体验馆改成专卖店的话,研发展示区能缩小三分之一,省下来的面积加在体验区,体验区可以再增加两个陈列柜,这样可陈列的产品就能增加20%的陈列面。下单区维持原来的设计比例不变。”王本安拿着刚找d&b画的临时图纸在上面比划着。

“你觉得这样会影响效果吗?从今天看到的客流数据来看,年轻人多会先体验再购买,最后顺便看一下研发区。但中年主妇,都会先看研发区,然后再体验到购买。”

“我们城市里,去逛超市的主妇多,年轻的女孩子都去逛商场了。所以,小许,你觉得我们西区要开专卖店的话,是不是这体验区不能缩小?就按现在的比例怎么样?虽然陈列面少了,但我们的单品也不是那么多,后面我加个仓库就行了。”王本安纠结着客流和数据,是他自己缠着d&b按他自己的意思做的初步设计,这会儿又纠结体验区缩小会不会影响效果。

许诺看了看图纸,认真问道:“王总,您说您那里去逛超市的主妇多、年轻的女孩子少,有具体数据吗?如果这个多少的差异不足20%的话,基本可以忽略,因为还存在单次购买量的差异。”

“而且,我们这是专卖店,不是超市店,从品味性上来讲,优质客户的比率比超市要大得多,所以实际的进店客户情况,可能和您今天在京百看到的会不同。”

许诺见王本安将她说的话记在本子上,心里不由得一阵佩服——这就是当老板的人,但凡对生意有好处的观点和事情,他们都不放过。

“另外,专卖店不同于体验馆,我们不可能每个店都配专业的产品人员做现场演示和专业讲解,所以这个部分,只能通过产品成份密封展示和现场mv来达到。”

“所以您看,d&b的设计人员,已经将研发展示区的设计做了修改——背景的陈列面改为液晶显示屏、实验区改为展示区、工作人员工作区改为流通动线,这样的设计,就是适合专卖店的。”许诺用记号笔将改动的地方圈了出来,一一指给王老板看。

“有道理,那么……”王本安还准备接着问,听见许诺的电话响,便打住了话头:“小许,你接电话。”

“不好意思。”许诺抱歉的笑了笑,拿起电话直接接了起来:“你好,许诺。”

“还在会场?”电话那边传来顾子夕疲惫却仍然温润的声音。

“恩,是的。”许诺下意识的轻瞥了王总一眼,轻应了一声。

“旁边有客人?”顾子夕似乎很了解她的工作状态。

“恩。”许诺只是简单的应着。

“宵夜还没吃?”听顾子夕的声音,似乎都能感觉到他眉头皱起来的样子。

“一会儿我打给你,现在有点儿忙。”许诺的视线停留在旁边的餐盒上,脸上是清浅的笑意。

“恩,去忙吧。”顾子夕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王总,我们继续,您的问题是?”许诺收起电话,看着王本安问道。

“小许,要不你先吃东西,你吃完了我们再聊。”王本安也看到她桌上的餐盒,假意的客气了一下。

“没事没事,我减肥,您问吧。”许诺拿过图纸笑着说道,心里却在想:减肥这个借口,可有多好用啊。

“那我就不客气了。”王本安才不管你是真减肥还是假减肥呢,他得抓紧时间把自己的问题搞明白,这可关系到一年的生意大事。

“刚才说到我们是专卖店、不是超市店,那公司给我们的开店补助、媒体补助,是不是会有不同?日化用品向来都是百货模式,各品类混杂,专卖店的全新模式,除了品牌的媒体促宣外,我们自己也是要在当地做促宣的。”王本安看着许诺算计着说道。

“专卖店的补贴政策eric明天的会议就会讲到,不同的面积、不同的地段,补贴都会不同;”

“至于媒体方面,今年我们在y视有连续三个月、每天三档的广告播出;在h市的卫视有半年的黄金档、还有节目赞助。”

“而且王总您要知道,卓雅的媒体,只能自己做,所以哪有什么补助之说。我要是去和eric申请这个,不被他骂死才怪。”许诺笑着摇了摇头,看着王本安说道:

“王总,华南的詹总今天没来,今年您在加把劲儿,把量给作上去,一举压下詹总,明年也好和新的总经理谈呀。”

“你们莫总监真的不做这个总经理?”王本安看着许诺,小声问道。

“eric懒得操那份心呢。”许诺轻笑:“不过,新来一个总经理,总归会有一些新政策,也总归要听eric的意见,我们市场部是总部直管,中国大区谁有事,我们市场部也不会有事。”

“所以,您想想好再下单。不过,媒体补助的事情,可千万别再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怂恿您提的呢,您这是想让我下课呢。”

“好好好,你们这些个外企的姑娘贼精贼精的,我说不过你。我晚上再回房间去算算,看看今年能做多大量。”王本安收起图纸笑着说道——这小姑娘当然给不了政策,透过她的嘴能知道一些内部消息,对于他做决定是相当有用的。

这生意是要做的,只是这单是现在下,还是等新任总经理来了再下,可是大有不同的;而从她的话里来看,lynn是不可能再回去当总经理了,他那边的情况就可以不用再考虑了。

王本安在心里算计着,收了图纸后对许诺笑着说道:“小许呀,你看这么晚了,我请你吃宵夜去吧。”

“真的不用了,您看,那边客服还在忙着呢,我们得把今天的订单统计出来,总部等着看呢。”许诺笑了笑,压低声音说道:“新的总经理也在看着呢,他接不接中国这个盘子,也得看看值不值得他接。”

“那你们忙,我出去给大家买点宵夜回来,小姑娘们都辛苦了。”王本安站起来,朝许诺挥了挥手,抱着电脑往外走去。

许诺轻扬了下眉梢,回到坐位上,打开外卖,慢慢的吃起来——顾子夕买的都是甜品,吃起来冰爽甜腻,很适合她的口味。

这甜甜腻腻的感觉,让一整天的疲惫全然散去,只是满心的欢喜。

这也是他追女生的经验吗?

许诺小口的吃着,心里暗暗的想着,为他这样的用心,感到喜悦与快乐——就算他很有经验,也要肯用心才成,不是吗。

…………

marry是和王本安一起回来的,当然最后这晚点的钱也是王本安出的,这个大老板,做人做事的方方面面,都有着自己的小算计,也很会用这样的小恩小惠去笼络一些基层员工,拉近和他们的关系,以让在沟通和工作上少些无谓的障碍。

“谢谢王总,您快去休息吧,这一整天也挺辛苦的。”marry笑得甜甜的将王本安送走后,将宵夜留了四份,其它的就分给客服的姑娘们了。

“我刚吃过了,不用了。”许诺对marry摇了摇头。

“呀,我忘了呢,我先收着,看行政部还有没有人没吃的。”marry笑着点了点头,拎着快餐转身对林允儿说道:“lucy,行政部还有人在忙着吗?我这里宵夜多了两份。”

刚送走酒店经理的林允儿,看着许诺面前精致的饭盒,沉着脸说道:“其它人我会安排。今天酒店有一个省里来的会议,所以没办法兼顾我们的宵夜,抱歉。”

“没事没事,我们自己有准备,lucy你也过来吃点儿吧,忙了一天了呢。”marry笑着说道。

“不用,谢谢。”林允儿淡淡回了一句,转身往外走去,在经过莫里安桌前时,轻瞟了他一眼——他低着头在算数据,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经过。

一向对自己、对工作要求极高的林允儿,心里一阵难受——以前的会议,也不是没出过问题,他有时候也是不给面子的拉着她就吼,为此两人也有激烈的争吵;而这一次,所有的问题,他都默默解决,连问都不问一句。

原来,做陌生人的感觉,就是这样,没有关注,也不会有埋怨、不会有争吵了,甚至连责怪也吝啬给了。

林允儿在心里苦笑,疾步走出会场后,看着街边安静的路灯,心里有些隐隐的发疼——是不是,她该离开卓雅?

否则每天的相见无言、每天看着他对她的软语轻笑,她又怎么能受得了。

…………

“我在酒店门口,方便下来吗?”顾子夕的讯息传来,许诺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莫里安。

“有事?”莫里安淡淡问道。

“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回来。”许诺点了点头。

“我送你出去,晚上要注意安全,早些回来。”莫里安站起来,叮嘱的话里意有所指,让许诺有些尴尬,却又感觉到温暖——如果是哥哥,这时候会不会也有这样的叮嘱?

“你这样叮着我看,就不怕他不高兴?”莫里安瞪了她一眼,转身径自往外走去——说是送她呢?却自己走得这么快。

许诺低头轻笑,却又感激感动。

…………

“现在是11点。”莫里安对顾子夕说道。

“你的身份,似乎不该和我说这话。”顾子夕定定的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或者,你把自己放在他兄长、家人的位置。”

“我不在乎自己是什么身份,却不允许你伤害她。”莫里安的神色也淡淡的,并不理会他带着讽刺的质问——就算知道这样为她好,或许是多余,只是,他担心她,怎么办?

“感情没有谁伤害谁一说,若有伤害,便是相互。你没有身份和立场来过问我和她的感情,我便也无需解释给你听。”顾子夕看见门内的许诺正快步走来,脸上的冷意稍暖,对莫里安说道:“你该相信她的智商,也可以相信我的诚意。”

“和你这种人讲诚意,就是一个笑话。”莫里安冷冷的说道:“不要用你所谓的诚意来侮辱我的智商,我只是提醒你,夜路走多也会湿鞋,到时候别拉着她一起下水。”

…………

许诺跑出来的时候,这两个男人就以这种对峙的姿式站着。

在看见她出来后,莫里安只是冷着脸说了句:“早些回来。”便转身离开。

“哦,知道了。”许诺转身看着他的背影下意识的应了一句。

“还在加班呢?送过来的甜品合味口吗?”顾子夕走到她身后,从背后将她圈进怀里。

“太甜了。”许诺低头看着他交握在自己腰间的大手,嘴角弯起情不自禁的笑意,没有看到莫里安在转身进去后的那一回头,看见她这样的依在他的怀里时,心里有多少的心酸与心痛。

“今天是恋爱第一天,要有个甜甜蜜蜜的开始、要你有个甜甜蜜蜜的记忆。”顾子夕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看着莫里安转身离去的背影,心里有戒备、也有矛盾——他真是自私的,将她拉离这样一个全心对她的男人身边,却不能给她一个有未来的承诺。

“过来找我有事吗?大家都还在加班,我一会儿还要回去。”许诺轻轻拉开他的手,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的大手里,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插进他的手指,然后再一根一根的交握起来,看着十指相扣的两只手,心里一片暖意。

“说好了今天要请你吃大餐的,当然要说话算数。”顾子夕静静的看着她的动作,握着她的手,只感觉——她,好小。

“没时间呢。”许诺摇了摇头。

“你要的数据,我让人发到你邮箱了,我们吃饭的时间,差不多顶得上你收集的时间吧。”顾子夕牵着她的手慢慢往外走去。

夜街上,路灯一盏接着一盏延绵不绝,如同一条璀璨灯路,让人心情明亮而快乐;灯下的树叶,在夜风里轻轻摇动,透过灯光斑驳在地上,明一片暗一片的有些凌乱的调皮。

牵手走在这静静的夜里、走在这只有树叶热闹着的街上,两人只觉人生,最美不过如此了——最爱最想,不过十指紧扣的一起走一段。

…………

“你对这里很熟?”走进一家古雅的小店,里面的灯光很幽暗,面积也不大,只是每一个台位的空间却留得十足,所以一共也只有六七个台位而已。

虽然已经过了11点,这六七个台位居然只有一个空位。而顾子夕进门便有一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男子出来打招呼,所以这位子应该是他之前就定好了的,否则连这一个怕是也空不出来。

“子夕,你来了。”那男子一条仔裤、一件格纹衬衣,简单中有种率性的洒脱——竟是刚才送外卖的人。

“是你?”许诺不由得失声。

“景阳,这家店的老板。你们见过?”顾子夕低头看着许诺,低声问道。

“许诺是吗?”那叫景阳的男子朝许诺洒脱的伸出右手,笑着说道:“很高兴认识你,希望我送的甜点,你还能满意。”

“你好,我叫许诺。”许诺伸出右手与他轻轻一握,算是正式的介绍了自己,心里隐约知道了这是什么情况。

“里面坐。”景阳走在前面,对顾子夕说道:“你让我亲手做这甜甜蜜蜜的东西,我自然得亲自送过去,看看是何方神圣,能让我们的顾大总裁花这样的心思。”

“多事。”顾子夕轻斥一句,将手搭在许诺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一下:“景阳这家店只做法餐,这些甜品是他的私人手艺,所以只能让他来做。”

“谢谢,味道很好。”许诺朝景阳点了点头,以示谢意。

而对于顾子夕这样的用心,心里却又多了份感慨——因为知道没有结果,所以才会用力狠狠去爱,是这样的吧。

“不用谢,喜欢就好,你们坐,子夕点的餐还得我亲自下厨去做呢,这家伙叼得很。”原本坐在他们对面,视线一直落在许诺身上的景阳突然站起来,笑着,却一脸认真的说道:“子夕久不求我、我也久不下厨,今天我们都有心情,等会儿一起喝一口。”

“好啊。”对他奇怪的表现,许诺也不问。对他似是熟捻的要求,许诺也不拒绝——既然是顾子夕的朋友,他自然会有安排。

景阳似乎有些奇怪她的过于淡定,淡定得不符合她的年龄——没有不明就理的惊讶、也没有故做了解的了然、更没有假装客套的热情。

直如一个由来已久的朋友,对他的邀请自然的回应。

他不知道,许诺只是信任而已——信任身边的这个男人会给她一个回答。

“你在这儿站着,那菜就能自己来了?”顾子夕皱了皱眉头,嫌弃的对景阳说道。

“我这就去。”景阳神色一收,转身就走。

“他就这德性,你习惯就好。”顾子夕看着他匆匆的背影笑了笑。

“你的朋友和你很不同。”许诺点了点头,端起茶杯轻啜了一口。

“恩,很好的朋友,和兄弟似的,他什么都知道,你不必太拘谨。”顾子夕看着她轻声解释着。

许诺微微一愣——什么都知道?

“许诺。”顾子夕拉过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沉声说道:“我能做到的,就是不委屈你,既然你勇敢了,就不要在勇敢里委屈,也不需要对我有任何顾虑。我这里,没有任何问题。”

“说什么呢,这么拗口。”沉默片刻,许诺微微一笑,被他握着的手轻轻曲起,在他的手心轻轻捞着,让他手痒心悸的握紧了不许她再乱动。

“调皮。”顾子夕的声音低沉淳厚,沉静里不见压抑。

“顾子夕,我还需要认识你的朋友吗?我以为,这件事,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许诺抬眼看着他。

“不是刻意的,遇到了,就认识一下。”顾子夕捏了捏她的手,安抚着说道——必竟,她还是有顾虑的,他不勉强。

“好啊。”许诺点了点头。

“顾子夕,我问你件事。”许诺突然坐直身体看着顾子夕。

见她突然很认真的样子,倒让顾子夕也紧张起来:“什么事?”

“就是、那个、我姐吧,这个月底要见我姐夫的爸妈,这女方见男方家长,有什么要注意的?我们要准备什么吗?”

“她只有我一个家人,我应该做什么呢?我见了我姐夫爸妈该说些什么?”

“还有,虽然季风爸爸妈妈的意见,最终不会影响他们结婚,但如果他们当场为难,我能发脾气吗?”

“你说,我姐就我这么一个家人,我总得维护得她有面子才是对吧?可我又担心把事情给弄坏了,也担心人家说我们没教养。我姐必竟要做人家媳妇儿呢,我也不能太强势对吧?”

“可太软弱也不行,以为我们家没人,欺负她怎么办?”

许诺皱着眉头,一脸为难的看着顾子夕:“顾子夕,我这就是操心的命,她是我姐呢,现在我得操心她出嫁。”

说得挺委屈,只是皱着的小脸上,那对幽深的眸子里却是喜悦与骄傲——是家长式的。

“顾子夕,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你也不懂啊?”许诺叹了口气,自觉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感觉。

------题外话------

各位亲,由于每天上传的时间都会稍晚,现将发文时间统一改在线天的14点前,谢谢,大家看文愉快。

有票的投票,没票的留言哦,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