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5分居通告

权少的新妻 Chapter085 分居通告 无忧中文网

“你以什么身份见她?”顾子夕斜眼看着她,眼底透着淡淡的轻讽。

“顾氏总裁的母亲、顾氏的股东,这身份够了吗?”郑仪群目光逼视着他,毫不让步。

“你这身份,和她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要见你?”顾子夕看着她笑了:“我以为,你结婚后人会变得低调一些,没想到还这么强势。”

“子夕,别这样和妈妈说话。”面对顾子夕这样的态度,郑仪群有些无可奈何。

自从与顾东林再婚后,他与自己的关系便疏远起来,到得她以五十五岁高龄生了小儿子后,他的态度就更差了。

只是,无论如何,他都是自己的儿子,连气都无法对他生得久;只是,他难道不明白自己这个当妈的,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吗。

“子夕,你的身份,离婚再婚,对企业得有多大的影响?若只是离婚再婚,这影响咱们顾氏也担得起,可若蜜儿把梓诺的身世说出去,顾氏在业内哪里还站得住脚?梓诺又要怎么面对大人间的这些事情?”郑仪群皱着眉头说道:

“当年要死要活,蜜儿也是你自己争取来的老婆;蜜儿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这几年她也没太管你。以你的年龄、你的身份,怎么玩都不过份,只要不是来真的就行。”从一个母亲的角度来说,郑仪群的话说得相当的直白和透彻——只要不离婚、只要不做出影响顾氏的事情,她这个当妈的,也不会管他,也会劝媳妇儿不管他。

“所以你要见她、然后告诉她别想爬上枝头当凤凰?或者再给张支票,让她立刻离开?”顾子夕沉着眸子,冷冷的看着她——一想到这个女人对许诺有这种想法,他心里的火就开始压制不住的往上冒。

“若她同意,你也死心,我也放心;若她不同意,也不过是我这个当妈的恶毒了些,和你没什么关系,不会影响你们的感情。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郑仪群轻扬眉梢,眼底是高高在上的傲气。

“在我眼里、在我心里,你现在的身份只是顾东林太太,我一个股东的太太、我的婶婶,所以,你没必要见她。她也不会见你。”顾子夕站了起来,朝郑仪群做了个请的手势:“如果没有别的事,你可以走了。”

“顾子夕!”郑仪群被他的态度气得用力的站了起来,拍着桌子说道:“不要以为你现在翅膀硬了,就可以不听妈的话了。”

“你是我儿子我不能拿你怎么样。她既然不是我什么人,就别怪我对她不客气。”郑仪群怒声说道。

“你只管动她试试看。”顾子夕将双手撑在桌子上,一米八几的个子,向前倾斜着身体看着郑仪群,冷凛而强势,让一直惯于盛气凌人的郑仪群也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子夕,你、你怎么能这样对妈妈。”郑仪群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走开他的气息范围之外,仔细的看着这个儿子——冷漠而强势,一个标准的霸道总裁的模板,再无半分当年阳光少年的模样。

难道,自己真做错了?

难道,自以为是的为他好、费尽心思的为他好、这么大年纪还生一个小的来挡住顾东林父子的步伐,为他保住这个总裁的位置,最后却还要失去这个儿子?

“顾子夕,你为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这样对妈妈,你让妈妈太失望了。”想到这种可能,郑仪群不禁气得混身发抖。

“你让我失望已久。”顾子夕看着淡淡的说道:“我敢把她明明白白介绍给蜜儿,就没怕过你知道;我敢让她站在我的身边,自然能够护得了她周全。你早些年对蜜儿玩的那些把戏,我现在还真没放在眼里。”

“当然,你我的身份,说这些都没什么意思,我只警告你:你若敢对她出手,别怪我对你家的小少爷不客气。”

“你、你、你……”郑仪群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

郑仪群摔门而去之后,顾子夕也抓起了车钥匙往外走去。

“总裁,半小时后有个业绩报告会。”谢宝仪见顾子夕似要出门,忙站起来说到。

顾子夕停下脚步,抬腕看了看时间,便又折返回办公室,只是拿出电话给许诺打了过去:“在会场呢?”

“昨天那么晚,怎么没多睡会儿?”

“恩,没事找你,就想听听你的声音,想知道你在干什么。”

“你这女人,没良心。”

“我现在还有个会,你中午把时间留出来,一起吃饭。”

听着电话那边,许诺轻俏调皮的语调,顾子夕心里的火气倒是去了大半,原本冷得吓人的一张脸,也不禁温柔了下来。

只是,郑仪群这个人,为达目的,向来不择手段,当年为了为难蜜儿,不许她进门,不知使出了多少手段。

当年他们母子关系还很好、当年他还很年轻、当年他一直认为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当年他只和蜜儿一起忍着,因为那是母亲。

现在?

呵,顾子夕早已不再当年,而许诺也不是艾蜜儿。

“宝仪,帮我约华美玩具公司的吴小姐。我要定几个娃娃。”

“郑仪群,你想动她,咱们就走着瞧。”顾子夕挂了给谢宝仪的电话后,眼底已是一片冷凛。

…………

山顶别墅。

“她叫许诺,是卓雅公司的策划,以前和子夕是竞争关系。”

“长得,很漂亮、很年轻,似乎和子夕达成了什么协义,明知道我是他妻子,就那么站在我的面前。”说到这里,艾蜜儿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低了下去。

当年她和顾子夕在一起,没少受这个高贵婆婆的刁难,若她想出手去对付一个人,那人一般还轻易的躲不了。

而且,子夕也护不了——当年那么的爱自己,也只是让自己忍着。

何况,她现在什么也不是。

名不正、言不顺,他拿什么护她!

在婆婆突然的来、问了几句又突然的走后,艾蜜儿便窝在沙发里一动不动,想着婆婆会怎么对付那个许诺、想着因着这事顾子夕怕是又要对自己生气了吧、想着顾子夕给的两个选择,她要怎么办?

就这样一坐一想,便从天亮坐到了天黑、从白天想到了晚上。

梓诺回家的时候,便看见膝黑的屋子里,艾蜜儿蜷缩在沙发的一角,看起来毫无存在感。

“妈咪,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不开灯。”顾梓诺按铃喊来管家,将屋里所有的灯都打开后,才跑到艾蜜儿的身边。

“妈咪坐着坐着就忘了。”艾蜜儿蜷在沙发里的身体便动了动,看着梓诺温柔的说道:“梓诺一个人回来的吗?”

“恩,爹地在公司开会,这次新品上市的业绩很好,他们都开会到很晚,说要更好。”顾梓诺点了点头,在说起顾子夕时,眼底有着骄傲与崇拜。

“是吗?也有梓诺的功劳哦,听说梓诺让爹地拿下了y视的标王,对不对。”艾蜜儿伸手将儿子搂在怀里,感受着儿子温温软软的柔软,心里是满满的温暖——虽然不是亲生的,到现在,却也只有这个儿子,能让自己感到温暖。

所以,子夕,我不会离婚的,否则,我的梓诺怎么办?

梓诺宝贝,你永远是妈咪的儿子。

艾蜜儿抱紧着儿子,久悬未绝的心事,在他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里,便下了决心。

……第二节:关系*结束一段开始一段……

第二天.

“你一个策划主管,能忙成这样?”顾子夕看着坐在自己对面,还在收手机邮件的许诺,不由得抱怨起来:“你昨天已经放了我一次鸽子了,现在是不是应该专心一点儿?”

“sorry,最后一个邮件,马上好。”许诺抬头给了他一个讨好的笑容,便又低下头去回邮件。

顾子夕笑着摇了摇头,端起咖啡轻啜了一口后,好整以暇的说道:“我妈说想见见你。”

“恩。”许诺也不知道是听清楚了没有,只是应着,继续发她的邮件。

“许诺,我妈说想见见你。”顾子夕低头轻笑。

“恩?”许诺猛然抬起头来,手下一抖,手机掉进了面前的咖啡杯里:“你说什么?谁要见我?”

顾子夕忙站起来,帮她将手机从咖啡杯里抢出来,只是,被咖啡泡过的手机,已经黑了屏。

“顾子夕,你刚才说什么?”许诺被他的话吓到了,完全忽略了自己这多灾多难的手机。

“许诺,我妈说她要见你。”顾子夕放下已经黑屏的手机,定定的看着她。

“想和我说什么?”许诺愣愣的问道。

“我没问。”顾子夕看着她紧张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你很紧张。”

“我没有你想象中的勇敢,如果她给我很多的压力,我想我还是会退缩的。”从这个消息里回过神来的许诺,几乎一下子就明白了,顾子夕的母亲要见自己,会是什么情况。

他对自己的认真,已经让他的家人感觉到不妥了吗?想到这一点,许诺还是有些小小的窍喜;当然,更多的却仍是惶恐——爱情,原本就不是两个人的事,她想简单的爱,或许并不可以;

他们之间,并不是只有勇敢就够了的。

“顾子夕,其实我不适合去见的,对吧。”许诺低头轻声说道。

“又胡思乱想什么呢?”顾子夕微皱眉头,起身绕到她的身边坐下,看着她低低的说道:“对不起,不该和你提起这事。”

“许诺,不是你不适合,是她不适合。我们母子的关系不好,所以,我的女人怎么可以给她见呢。她的身份不合适。”顾子夕伸手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笑着说道:“所以我帮你推掉了。”

“那你还说了来吓我,我经不起吓的知不知道。”许诺瞪了他一眼,紧张的情绪一下子放松大半。

“那不是因你太过忽略我吗?我这么大个人坐在你对面,居然还不如一个手机能引起你的关注。”顾子夕看着她由紧张到放松,眉梢间仍带着些许落寞的表情,不禁有些后悔和她开这种玩笑——说好不要她委屈的,不经意间,仍是让她难过。

“我的手机?”

“啊,我的手机。”许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机刚才掉在咖啡里了,慌张的伸手去抓,手却被顾子夕握在手心:“顾子夕,我的手机。”

“我觉得,你应该买一个防水手机才成。”顾子夕笑着,松开握着她的手,看着她将手机抢进手里,却怎么也打不开。

“唉,又坏了。”许诺看着手机叹了口气,抬头看着顾子夕:“顾子夕,这次你真得赔我。”

“好。咱们吃完饭就去。”顾子夕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还真不行,我等着收邮件呢,这两天的数据很关键。”许诺皱眉说道:“我们大区要来新的老总了,我发现比以前的lynn更难搞,居然要求每小时报一次数据,真是要人命。”

“这次会议后,你不是要走了吗?这些事要慢慢交出去才好,莫里安没安排吗?”顾子夕看着她,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自己的工作,总得有个圆满的结果才好。”许诺拿着手机前前后后的看了半天,终是没办法,抬头看着顾子夕说道:“要不你在这儿吃东西,我先去买手机?”

“不许。”顾子夕瞪了她一眼,将自己的手机递到她手里:“先用我的手机吧,吃完东西再去买。”

“哟,你这一大总裁,手机里得有多少秘密呀,我怕我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许诺笑着,却并不去接——手机这东西,太过私人化,她只是单纯的爱着他,却不想涉入他的生活太多。

“我的生活很简单,除了工作就是孩子,没什么你不能看的。”顾子夕瞪了她一眼,拿起她的手将手机塞进她手里:“我看你没手机,今天一中午都不得安心。我现在去给你买。”

“算了算了,就先用你的吧,吃完饭一起去。”许诺忙将已经站起来的顾子夕拉住。

“那我去催一下餐,你先回邮件吧。”顾子夕看着她笑了:“不过,最后一封,吃饭的时候要专心。”

“知道了。”许诺点了点头,看着他手机屏保上顾梓诺一本正经的小模样,笑了笑,便快速的登录上自己的邮箱——果然,那个还没上任的区总,已经有雷霆似的邮件轰了过来,指责她这个小时的邮件已经晚了10分钟。

“切,我就再忍你几天,本小姐走了,你想轰谁轰谁去。”许诺瞪了那邮件一,仍是职业的先道了歉,才将marry发过来的报表加上分析文字转了过去。

而顾子夕说是去催餐,却在她的邮件发完后,还不见回来。

…………

“先生,二十出头的女孩子,用sm这款粉色的挺好。”

“还是ap这款浅金色吧。”

“也行,先生是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

“好的,您这边办手续。”

“原号没有身份证,可以办吗?”

“对不起,不能办。”

“那用这张身份证办个新号吧。”

“好的,请稍等。”

……

顾子夕拿着办好手续的电话,将自己的手机、办公室坐机全存了进去后,想了想,进了公司网站,下了一张自己在财经杂志专访时的照片做桌面。

做完这些后,顾子夕只觉心情一阵轻快——原来,只要想着她会高兴,他就会莫明的愉快起来。

…………

“子夕,你说的两条我都不想选,可是我又知道,你的意见我向来无从反驳。但凡有一条可以不与你分开的路……”

顾子夕的电话闪进来一条讯息,发件人是:蜜儿。

蜜儿,他妻子。

许诺一下子愣了,象扔一个烫手山竽似的,将他的电话给丢在了桌子上,看着那半段信息直发呆——而在心里的某个地方,却是一阵不知所措的慌乱。

…………

顾子夕回到餐厅的时候,餐点都已经上了,许诺却只是直直的坐着,眼睛盯着被她放在桌上的手机。

“你要是能把看这手机的劲头用来看我,我会非常高兴的。”顾子夕有些微微的变色,却仍开玩笑说道。

“哦,你来了。”许诺从电话上收回视线,抬头看着他勉强笑了笑。

“什么事?”顾子夕在他身边坐下,拿起手机扫了一眼,眸子不禁沉了下去:“看到了?”

“恩。”许诺轻轻点了点头:“顾子夕,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

“顾子夕,我……”许诺看着他一时语结。

“我和蜜儿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是五年。和你没有任何关系。”顾子夕看着她淡淡说道:“即便没有遇到你、没有爱上你,我和她也不过是这个结局。”

“许诺,别逃,我们说好了的。”顾子夕不再克制的伸手将她拥进怀里,下巴轻抵在她的头顶,乞求的说道:“许诺,我们说好了的。”

“我没有要逃的。”许诺轻轻的回答,却没有底气。

对着一桌子的菜,两个人难得抽出时间的约会,却都没有心情,只是这样轻轻相拥着、沉默着,感受着彼此的心跳、也感受着彼此的矛盾、彼此的挣扎。

…………

“但凡有一条可以不与你分开的路,我便是奋不顾身也要与你一起走下去。但凡有一条可以让我继续爱着、宠着梓诺的路,我便是无论如何,也要和他在一起。”

“可是,你愿意吗?子夕,若是一定要选,我们,就分居吧,只求你在任何时候,别让梓诺离开我。”

…………

“我和她谈话,是在决定和你在一起之前的事情,确实和你没关系。”顾子夕将信息划开,并不避着许诺,只是在时间上,仍然撒了慌——和蜜儿的关系,五年来就是如此,是分是合,于他来说,早已没有意义。

只是,决定了和许诺在一起,即便不能给她未来,却必须给她一个没有委屈的现在;决定了给她一段快乐无忧的恋爱时光,就必须给自己一个合适的身份站在她的身边。

只是,却仍不想让她有思想负担——社会道德的压力,他可以承受,而她却不行;她再勇敢,也敌不过整个社会;她再勇敢,她也只有一个人。

“许诺,相信我,我会有最好的安排。”顾子夕加重了拥着她的力度,声音低沉却有站坚持的力度。

“我相信。”许诺轻轻点了点头,原本在他怀里有些僵直的身体,慢慢的柔软了下来。

“手机买了,没你的身份证,所以重新申请了号,反正你也要离开卓雅了,换个号反而好。”顾子夕这才将新买的手机递给她。

“你脸皮怎么这么厚,用自己的照片做人家的桌面。”许诺拿过手机,一眼看到他的照片,不由得笑了。

刚才艾蜜儿信息所带来的困扰和慌乱,也强自压了下去。

“你要是觉得不公平,我也换你的照片做封面好了。”顾子夕轻笑,拿起手机调到自拍模式后,将镜头对准了依在自己怀里的她——镜头里的她,清清浅浅的笑意,懒懒的依在自己的怀里,是少见的温柔模样。

“喂,不要拍。”许诺不依的伸手去挡住手机镜头,他却早已抢着按下了快门——温润淳和的他、娇俏妩媚的她,相偎依在一起,便是最美、最温馨的画面。

“就这张了。”顾子夕笑着,将这张照片设作了手机桌面。

而这张她还带着些隐隐忧郁的照片,最后却成为他们共同走过这一段时光——唯一的照片。

在许久之后的某一天想起来,他只觉得心酸。

……

“下午好好儿上班,别胡思乱想,晚上等我电话。”送许诺到公司楼下,顾子夕俯下头在她额头间轻吻了一下,却吓得她的心扑通乱跳起来。

“顾子夕,你……”许诺慌乱的退后了一步,俏脸瞬间涨得通红。

顾子夕看着她暖暖轻笑:“原谅我,恋爱中的男人,总是会有些情不自禁。”

“别找借口。”许诺红着脸抗议着——谁又知道,他温唇碰触之间的柔软,如电流瞬间穿过她的全身,只感觉这样的碰触,是如此的美好。

“好,不找借口,我保证,下次一定先经过你的同意。”看着她脸红红的样子,顾子夕只能拼命压抑自己的情绪,才能克制住自己想要紧紧拥住她、深深吻住她的冲动——她是这样美好、爱情是这样美好,他又怎能不情不自禁。

“懒得理你。”许诺嗔怪一句,转身快步往大楼里走去——他是这样的温柔、爱情是这样的甜蜜,若说放弃,她又怎能舍得。

…………

卓雅公司。

“手机怎么打不通?”莫里安看见许诺回来,不禁皱起了眉头。

“掉咖啡里了,所以临时换了个号。”许诺不好意思的说道。

“恩,找个时间去把原号补回来吧,这几天会很多电话和信息的。”莫里安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不补了,最多一周,我就走了,也用不着了。”许诺说道。

莫里安抬头看了她一眼,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好,你去把新号码给行政部吧,省得这几天大家找不到你。”

“好。”许诺点了点头。

拿着莫里安给的数据回到坐位上,许诺给行政部和本部门同事发了邮件,通知了号码变更的事后,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顾子夕这张沉稳睿智的照片,想起刚才他停留在额上温润的吻,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温柔的笑意——真的是情不自禁呢。

想起顾子夕的那个温软轻触、那句‘情不自禁’,许诺盯着手机屏幕,不由得有些痴了。

…………

而顾子夕回到公司后,便让律师给艾蜜儿送去了分居协议。

山顶别墅的艾蜜儿,只是在信息发出去后的四小时内,便收到了律师文件,艰难的签下字后,在别墅里哭了个天昏地暗。

她顺着婆婆的意思,将丈夫推到另一个女人的**,得到一个儿子,却终于还是失去了丈夫。

这笔账,她从来没有算清楚过,最终是赚了还是亏了。

而直到签下那份分居协议,她才明白:她的爱情,就在她决定用儿子换地位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

…………

而两天后,顾氏官网的一份声明,更让艾蜜儿陷入绝望之中——

【因妻子近年潜心佛学,为不影响其修行,顾氏总裁忍痛与妻子达成分居协议。】

他做得可真绝,连后路都不给她留——分居两年,是可以起诉离婚的。为了那个许诺,他已经绝然到这个地步了吗?

只是,若是梓诺妈妈回来,他还会继续和许诺在一起吗?

对着那些俗气的指甲花、那样深沉的思念,那个女子在他的心里,才是最重要的。或许只有她,可以让他离开这个许诺吧。

艾蜜儿哭得睡着、醒来又接着继续哭,天昏地暗之后,想起那个和他缠绵十夜的女子——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一点点微弱的希望,又在心里升腾起来。

…………

“顾子夕,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做这种事?”郑仪群打过电话来怒吼着。

顾子夕却只淡淡说了一句:“我做事,不用向你汇报。”便挂了电话。

…………

“子夕,这时候分开,会对事情有影响的。”这是姐姐顾朝夕的电话。

“你那边一切按原计划来,我这边有新的计划。”顾子夕的声音,比之刚才,多了些温度,却也并不解释。

…………

和蜜儿十几年的关系,正式划上一段句话,此时的心情,有淡淡的心疼、有隐隐的失落、更多的,却是只是轻松,一直的责任、一直的压抑,因着这样一个决定,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又可以重新来过。

“许诺,晚上我们见个面。”顾子夕给许诺打过电话去。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

“这事和你没有关系,我不需要向你解释、也不需要向你证明。”顾子夕低沉的声音,有些许的疲惫:“只是,想见见你。”

“我不知道,这时候该不该见你。”电话那边,许诺的声音弱弱的传来,声音里的犹豫,早没了往日的果绝与勇敢。

“我们之间,没有该不该,只有想不想。”顾子夕霸道的替她做着决定:“所以,就这么说好了,晚上在办公室等我,我来接你。”

“喂,顾子夕——”许诺不由得语结。

“我想你、想见你,你没有理由不想、不见,是不是?”顾子夕低声诱哄着,温柔得让她无法拒绝:“于我来说,责任依然在,但心已解脱。我知道不适合庆祝,但希望你能分享我现在的心情。”

“那么,晚上见。”许诺轻叹了口气,声音里是无奈的甜蜜——他的霸道、他的温柔,总是让她轻易就缴械投降。

“晚上见。”顾子夕温柔一笑,挂了电话后,便让花店包了一束花送过去许诺的办公室——被人追的女孩,该享受被追求的快乐的。

她这样的快乐,只有他能给,他也愿意给——只要她能快乐。

…………

“顾总,有两个股东……”谢宝仪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顾子夕平静的脸上,满是温柔,一时间竟看得愣了。

“要找我?”顾子夕抬起头看着谢宝仪。

“是的,关于五家新客户无条件媒体支持的事。股东们好象有些疑问,需要听到您的解释。”谢宝仪忙收回目光,敛着眸子说道。

“你通知下周一开临时股东会,有问题周一会上说。”顾子夕冷冷说道。

“好的。”谢宝仪低头退了出去,帮顾子夕关上门后,站在门口,脑海里却尽是顾子夕温柔的模样——在顾氏工作六年,做他秘书三年,从没见过他如此的模样。

他的温柔,是为了谁?

……第三节:胜负?这其间的秘密……

中午,卓雅公司餐厅。

“顾氏官方发了总裁的分居声明。”莫里安看着许诺,似是无意的说道。

“我知道,今天整个办公室都在传这事。”许诺用勺子戳着餐盘里的饭菜,低声说道:“莫里安,会不会觉得我特别坏、特别下贱?”

“我的身份不方便发表意见,任何意见都是对情敌的恶意攻击。”莫里安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将她的餐盘拿到自己面前:“我们换换。”

“呃?”许诺看着他推过来的餐盘,低声说道:“那个,那样弄烂也味道也不错的。”

“你也别想太多,结合顾子夕的为人,加上这次新品年度首订的数据,顾子夕的这个声明,也不完全只是家事。”莫里安看着许诺,知道她心里仍是不安,虽然不想为顾子夕说话,却也是不忍见她难受。

“什么意思?”许诺一脸疑惑的看着莫里安。

“你不觉得这次的数据有些诡异吗?”莫里安看着许诺问道。

“从数据上看不出什么,只是这结果,当真是出乎意料。”许诺凝神细想了一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以顾子夕的个性,前三天的数据出来后,他应该有办法弥补,但整个数据,看不出弥补的痕迹,后面的下滑显得有些自暴自弃的感觉。”

“而且,给新客户无条件的媒体支持,简直就是昏招,这样的条件,客户完全可以不卖货,仅从媒体投入上,就能狠赚一笔。”

“所以,他的用意,让人琢磨不透。但卓雅的订单已成事实,我也想不出,他这样做,能对我们的结果有什么影响,能对掰回整个局势有什么帮助。”

许诺看着莫里安,边想边说道:“他是个商人,一切的做法皆是利益驱动,绝不会为了表面的所谓输赢,而放弃赚钱的机会。”

“看来你对他确实了解。”莫里安看着她笑了笑,那笑容里却有着淡淡的酸涩:“所以说,他这样做,不过是造势,造一个顾子夕这次策略失误,影响了他在顾氏的领导地位,同时也影响了家庭关系。”

“当然,也可以反向来推理,在这时候公布与妻子分居的事实,给他真正的对手造成错觉:他之所以频出昏招,完全是因为家庭破裂导致的失常发挥。从而将他真正的目的给掩盖住。”

“真正的目的?”许诺喃喃的重复着:“那又会是什么呢?这样做,损失的可是真金白银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倒是可以去问问。”莫里安笑着低下了头,专心吃被她用勺子戳得稀烂的饭菜。

“我才不问呢,也不关我的事。”许诺摇了摇头,低下头开始吃饭——果然,有了莫里安的这番分析,许诺心里的不安已经好了许多。

他是个商人,他唯利是图,他从不做无用功。

所以,他绝不会因为一段感情,而在关键时候让这样的消息去影响公司业绩;所以,一定是有别的原因的。

许诺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潜意识的将顾子夕与艾蜜儿婚姻走向结束的事情,与他与自己恋爱的事分开。

只是,真的是这样吗?

内心深处,怕是连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

…………

“许诺,有人送花儿。”与莫里安一起回办公室,刚进门alice便喊住了她,从前台抱出一大束香槟玫瑰递给她:“77朵,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呀?”

说着,还朝莫里安眨了眨眼睛。

“谁送……”许诺刚开口,听见alice说77朵,便将没说完的话吞了回去——今天是他说的那句‘我们恋爱吧’之后的第七天。

没想到,这么个大男人,在这些细节上,能做到如此的地步。

许诺抱着花,低头轻嗅之间,眸底一片喜悦。

而她身边的莫里安、办公室的林允儿,却都因此失了神、伤了心。

……

因为新品年度首订单的运作和统计全部完成,卓雅以销售额低于顾氏5个百分点、利润却高出顾氏25%个百分点的好成绩,在与顾氏的竟争中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所以莫里安通知连续加班一整周的同事们今天提前下班。

“shine,下班了,还不走?”同事看见许诺还在电脑里忙碌着,背着包边往外走边对她招呼着。

“还要一会儿,拜拜。”许诺从电脑里抬起头来,朝着同事挥了挥手,又继续去研究两个公司的数据,希望从中能看出一些端倪。

想着莫里安的分析,觉得有那么些道理,却又不完全符合逻辑——若是他这个对手公司的部门总监都能看出的问题,顾氏的股东又怎么会看不出?又怎么会由着他这样做?

埋头在电脑里,许诺将顾氏的数据进行了通盘分析,在上市发布会之前,他所有的投入和做法,都完全符合他的行事风格,也完全符合顾氏在业内的地位。

而在上市发布会第一天之后,顾氏和卓雅的数据出现咬合,直至卓雅的利润率测算开始超过顾氏,顾子夕便做了几个大胆的决定:引进新的经销商、给全年订单一亿以上的新经销商首订单50%授信(即授于信誉额度,不打钱直接可拿货)、给全年订单两亿以上的新销商全媒体支持。

这样的决定,看似被业绩给逼得急了的无奈之举,细细分析看来,却又处处透着诡异——这五个新经销商,就象是凭空冒出来的,挂着日货经销的执照,不死不活的经营着几个三线品牌。

而这次顾氏一放出口风,他们却象土豪一样,一举签下年销售3亿的任务,将顾氏的支持政策几乎一网打尽的拿走。

“毫无品牌作为的客户,顾子夕难道不怕这些支持都白给了?不怕把品牌做砸了?还是说他有意培养新的客户,以制肘老客户?”许诺盯着键盘,只觉和莫里安一样,百思不得其解。

“我觉得,这时候,我应该化身为这台电脑才甘心。”顾子夕低沉而淳厚的声音在耳边低低的响起的时候,许诺才惊觉时间已经到了6点——原本提前到3点半下班,所以到6点的时候,办公室基本已经空了。

“你怎么上来了。”许诺站起来,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见确实没人,心里倒松了口气。

“你这模样,倒象是我见不得人的。”顾子夕边帮她收着电脑,边埋怨的着说道,在看见屏幕上的数据时,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在研究顾氏的数据?”

“在研究你的打法。”许诺点了点头。

“我以为你至少会研究一下为什么会是77朵花、研究一下那一纸声明之后我们之间会有什么变化。”顾子夕看着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许诺,你让我很有挫败感,居然这一堆数据,比我更有吸引力。”

“少来,收好了没有,快走啦。”许诺举起拳头,作势要打他,见他不避不闪的迎了上来,只得抱起桌上的花,拉着他快速往外走去——

匆匆的步伐、满脸的笑意,只要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那些苦恼、那些矛盾、似乎也很难影响他们这快乐得象要飞扬起来的心情。

…………

“你不是在追她吗?”林允儿站在莫里安的面前,眼底是受伤的表情。

“我追她,不代表别人不能追呀!”莫里安只是淡淡的应着,从口袋里摸出的烟又放了回去。